145.甜蜜

【书名: 六零娇宠纪 145.甜蜜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炮灰攻略网游之位面超能右手我家萝莉是大明星文艺大明星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奶爸的文艺人生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国子和红妮儿说你今天不爽利,王梅忙着照顾你都没空给他俩做饭了, 我就带着你几个侄子侄女来看看你。”

    苗翠花睨了后头的王梅一眼, 就这小心思还敢在她眼皮子底下蹦跶,用屁股想就知道, 这蹭吃蹭喝的主意一定是王梅起的头,她那个傻儿子没准还被蒙在鼓里呢。

    若是平常年月, 这孙子孙女来家里吃饭,她也不会怎么样,可现在是平常时候吗, 那粮食是要命的,她到是会拿她这个老婆子充大方, 也不知使这些下作的手段, 省下的那些粮食都送去了谁的嘴里。

    “妈想啊, 你小时候生病胃口不好, 就喜欢吃妈腌的酸豆角, 开胃解馋, 今天特地过来给你带了一些。”

    顾建军挠了挠头, 疑惑地看向一旁的王梅,他哪儿不舒服了, 他怎么不知道。

    “你可别撑着,你现在可是当家人了, 妈今个儿来就是来照顾你的。”苗翠花没等他反应过来, 抱着顾安安, 一手拉着顾建军的胳膊,二话不说就朝顾建军节,也就是之前的顾家老宅走去。

    顾家几兄弟分家后,这顾家的老宅就被分成了两半,院子中间隔了道篱笆,合用的堂屋也被砌起来的砖分成了两半,互不打扰,和独立的两栋房没区别。

    “还没做饭吧,你放心,国子和红妮儿有你三弟媳妇看着呢,妈今天就给你露一手,让你吃些好的。”

    苗翠花把人按椅子上,嘴里巴巴儿的的说着,压根就没给顾建军和王梅插话的空当。

    “粮食放在老地方吧,妈知道,你们两个别忙活了,妈自己会找的。”苗翠花说完朝边上的几个小娃娃瞅了一眼,“好好陪你们大伯大婶聊聊天,这些日子没见着,你大伯想你们了。”

    说完,苗翠花就大摇大摆朝灶房走去,她这次非让王梅好好出一次血,让她知道教训。

    “妈,我来帮你吧。”

    王梅心头一慌,急忙跟上去。

    “不用,你妈我还没到要人服侍的地步呢。”

    苗翠花摆摆手,一进灶房直接拿栓子把灶房的门给拴上,任凭这王梅把门敲得啪啪响,苗翠花就是不开门。

    “奶奶的小乖乖啊,奶奶今天给你做一顿好吃的,咱们今天一定要把这肚子吃的溜圆喽。”

    苗翠花将乖孙女放到一旁的小马扎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裹起来的手绢,拿出里头的枣糕,约莫顾安安半个拳头大,让她慢慢啃着,自个儿则是像掉进米窝的老鼠一般,搓着手,哼着歌朝放着米粮的地方走去。

    厉害了我的奶!

    顾安安用小米牙磨着甜滋滋的枣糕,心里头已经猜到了奶奶要做什么,忍不住有些佩服,又有些黑线。

    “这该死的王梅!”

    苗翠花的笑脸在看到那几袋粮食的时候就僵住了,重重的喘息了好几声,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要出去撕了那女人的心思,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闭上眼,良久才定下神。

    顾安安一直都关注着奶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也不知道大伯母究竟做了什么,这些天,她一直怂恿大堂哥和大堂姐来家里吃饭,奶奶都没有这样生气过。

    说起来,这家里一群亲戚,顾安安最不喜欢的就是大伯母王梅,以及大伯家的大堂哥和大堂姐。每次见面,大伯母偶尔趁人不注意看着他们一家那阴测测的眼神让她很是不喜。

    不过如果将心比心,她是大伯母估计也不会对占了家里大半资源的三叔子一家有好感,只是理解归理解,这辈子被宠的有些娇气的顾安安还是不喜欢他,也不喜欢被她教的敌视他们一家的大堂哥和二堂哥。

    你不喜欢我,我也不搭理你,就是这么任性。

    苗翠花看着粮袋里所剩无几的大米,约莫也就两斤左右的重量,她掂了掂粮袋,从里头舀了半碗的大米,淘洗干净后就用瓦锅上火煮,趁着熬米粥的功夫,苗翠花又打开了面袋,看着里头同样所剩无几的白/面,全都倒进盆里,加水开始和面,一点玉米面都没加,直接做起了白面馍馍,丝毫都没有替儿子心疼。

    苗老太太忙得热火朝天,顾安安则是安安静静地啃着自己的枣糕,在奶奶看过来的时候冲奶奶甜甜的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有时候实在太可爱了,老太太还会放下手里的活,亲宝贝孙女一口,然后再接着“败”家。

    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这灶房的门终于打开了,王梅火急火燎地冲进去,看着那摆了满满当当一灶台的吃食,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翻着白眼,恨不得晕厥过去。

    这老不死的,太狠了。

    苗翠花用顾建军家里的粮食做了两蒸笼的白面馒头,一盘子的烙饼,八个蒸鸡蛋,以及顾安安同学现在的口粮,香喷喷的大米粥,里头还打了两个土鸡蛋,喷喷香的,勾的人口水直流。

    “妈想啊,这不是刚发粮没多久吗,应该难得大方一次好好给你补补,反正家里也不缺那些粮。”

    苗翠花笑着端着大米粥出来,抱着宝贝孙女,在转向一旁的王梅的时候,顿时又变了脸色,“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不知道去把里头的饭菜搬出来吗,还真准备当甩手掌柜,让我这个老太太从头到尾服侍你吃饭啦。”

    王梅被瞪了一眼,想起一家子还住在一起时,被老太太支配的恐惧,放下满心的怨怼,乖乖的进屋,将老太太做好的东西端了出来。

    “都吃饭的功夫了,秀妮儿几个也该回去吃饭了吧,还有向文和向武,三弟妹估计都等急了。”

    王梅恨啊,家里拢共就剩下这么一点精粮,全被老太太一顿糟蹋了,不过幸好,现在天气也不是那么热,馒头和烙饼还有鸡蛋,能放个几天,到时候她把馒头泡水,和玉米面或是番薯一块煮了,照样好吃,至于鸡蛋和烙饼当然是留给儿子吃的,其他人想都别想碰。

    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那几个小鬼赶紧赶回家里去。

    “不用,我和老二家的还有雅琴说了,几个孩子今天就留他大伯家吃饭了。”苗翠花不动如山,坐的四平八稳的,连眼角都没抬一下,仔细地喂着乖孙女喝最早熬完的,现在温度正好的大米粥。

    “就是,几个孩子难得来家里,就一块吃吧。”

    顾建军的神经有些粗,虽然觉得今天这伙食似乎好的过分,应该花了不少粮食,但是这都是他妈的爱啊,看他妈多关心他,不知从哪儿听岔了消息,以为他不舒服,特地带了他最爱的酸豆角过来,还给他做了这么一顿好吃的。

    谁说他妈心里只有老三,明明还很是有他的。

    顾建军都一把年纪了,不好当着小辈的面失态,不然,恐怕当场就要泪目了。

    王梅听着自家那个缺心眼的话,恨不得拿蒸笼甩他那张蠢脸上,这气不上不下的,看着一个个欢呼着,直接朝胖胖软软的白面馒头上招呼的几个小屁孩,牙齿都快被咬碎了。

    “来,奶奶给你们分鸡蛋。”

    顾建军家拢共十个鸡蛋,苗老太一个,顾建军一个,顾向文和顾向武两兄弟各一个,顾秀三姐妹各一个,连余阳也没拉下,正好八个,剩下的两个被老太太打散,加到顾安安现在正喝着的大米粥里了,一个不剩,就是没王梅的分。

    这鸡蛋一分,王梅更加要气昏过去了,要是诅咒能伤人,现在这一屋子的,除了她自己,估计都没一个活人了,连顾建军也不例外。

    顾秀顾春和顾丽三姐妹不敢吃这些好东西,以往就是在队上吃大锅饭的时候,这些东西也到不了她们几姐妹的嘴里,此刻被大伯母恶狠狠地盯着,几姐妹更加不敢开口了。

    “吃啊,愣着做什么。”

    顾向文剥好自己手里的鸡蛋,掰成两半,露出白嫩嫩的蛋白,和黄灿灿的蛋黄,勾地几姐妹口水直流。

    他把剥好的鸡蛋给最小的顾丽,让她赶紧吃,自己则是拿过顾丽面前的那个还没剥的鸡蛋,开动起来。

    这样的诱惑摆在顾丽的面前,她是彻底忍不住了,直接一口将半个鸡蛋白塞进嘴里,剩下的两姐妹互看了一眼,也不再拘谨,飞速剥起了眼前的鸡蛋。

    这样的好机会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大不了时候被打一顿骂一顿,反正她们都习惯了。

    王梅看自己要是再气下去,那些好东西估计都能被造完了,赶紧也加入其中,至少不能把便宜都让人占去。

    一顿饭下来,这桌子上干干净净的,老太太带来的那些酱菜也全配着馒头和烙饼吃完了,一个个肚子撑得连道都走不动。

    “建军啊,你们这屋子重新修了地窖还是杂物间呢?”

    吃完饭,苗翠花就当起了甩手掌柜,差使王梅整起了桌子。

    王梅正一肚子怨怼呢,听了老太太的话顿时就僵住了。

    “没呢,我现在哪有空修那个,再说了,灶房挺大的,粮食放那里刚刚好。”顾建军想也不想地回到到。

    “这样啊?”苗翠花的眼神顿时就冷了下来,“我刚刚想啊,你们两口子加国子和红妮儿,应该少说也分了500多斤粮食吧,怎么这灶房里摆着的粮食,看上去只有两三百斤的模样,我还以为你是把粮食放别处了呢。”

    这家里是遭贼了啊,至于贼是那个,不用想也猜到了。

    “这饭都吃完了,妈也不留了,以后你和王梅哪个不舒服,让国子来家里说一声就成,妈再带着你几个侄子侄女来看你啊。”

    苗翠花站起身,她的儿子她知道,就对她和老头子傻了一点,对着外人,可一点都不傻。

    王梅的紧张还没过去,就被老太太后头加的这句话给憋住了。

    就今天这样,以后傻子还敢去招惹她呢,儿子和闺女在老不死家里也就蹭了三天的饭,好家伙,这老太太直接带着一群人吃走了加倍的分量,还全是好东西,就这样,她还敢有下一次吗。

    “数数,咯咯。” 顾安安藏了点拙,只是鹦鹉学舌的照着喊了两声,声音软软糯糯的,小奶音简直把人都要萌化了。

    “老顾你还真是好福气,儿女双全,闺女还这么可爱。”余坤城摸了摸下巴的胡茬,看着被自家好兄弟抱在怀里的女娃娃,又看了看自己边上那个不讨人喜欢的,眼前忽然一亮。

    “我说要不干脆也别麻烦了,我家这个臭小子也是你看大的,干脆定个娃娃亲,以后他要是敢欺负大侄女,老子打断他的腿,老顾你说咋样啊。”

    余坤城拍了拍手掌,越想这个主意越棒。

    顾安安原本就滚圆的眼睛这时候瞪得更圆了,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她才是个一岁出头的奶娃娃啊,想着还将视线转移到了边上那个傲娇的小鬼头身上,虽然现在看上去长得眉清目秀的,是知道长大会不会残啊。

    对于这个荒唐的提议,顾安安表示拒绝拒绝再拒绝。

    幸好她爸也没辜负她的期望。

    “想要闺女自个儿生去,我家宝贝不嫁人,你那点小心思都给老子滚一边去。”这话音刚落,两个人都僵在了那,余坤城的脸色有些暗沉。

    “不,我不是那意思——”顾建业想到了老伙计家里现在的情形,急忙想要解释。

    “没事,我和你谁不知道谁啊。”余坤城用力锤了顾建业一拳头,顾建业也配合地捂住左侧的胸口。

    “你不给没关系,等阳子长大了自然会帮我把你家的宝贝闺女哄过来,女生外向,到时候不知道是孝敬你这个当爸的,还是我这个当公公的。”

    余坤城拍了拍一旁的儿子的小脑袋,让他看好了,他未来的小媳妇就在他岳丈大人的怀里呢。

    余阳撇了撇嘴,看了眼被顾建业抱在怀里胖乎乎的顾安安,他才不要找白面馒头做媳妇呢,而且媳妇有什么好的,像他妈,只会和他爸吵架,他都不耐烦听。

    白面馒头.安安还不知道自己被一个四五岁的小屁孩嫌弃了,听了她爸的拒绝松了一口气,虽然说这娃娃亲也当不得数,可总归还是怪怪的。

    余坤城来的快去的也快,将一袋粮食和一个包裹放下,又和顾建业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顾安安看着站在她爸边上的那个傲娇小鬼,很想大喊一声那个已经快走出院子外的男人。

    大叔,你把你儿子落下啦!

    只是这句话也就在脑子里想想,看着那袋粮食和类似装了换洗衣物的包裹,她就知道那个小鬼估计要在她家住上一段时间。

    *****

    “你叫什么名字?”

    顾建业去地里找人去了,把几个孩子往铺了凉席的炕上一放,叮嘱今年已经五岁半的双胞胎儿子,看着弟弟和妹妹。

    “你们叫什么名字?”余阳没有回答,反问双胞胎道,眉眼间有些桀骜,显然对于自己被爸爸送到了乡下有所不满。

    “我叫顾向文,这是我弟弟顾向武,那个是我们的妹妹,顾安安。”顾向文多善良啊,一点都没和小弟弟计较,将三人全都介绍了一遍,说完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小伙伴,等着他自我介绍。

    “我叫余阳——”

    余阳没想到对方这么配合,他原本想着是激怒对方,然后打一架,这样一来,顾叔叔肯定得把他送回去,可是现在对面几个一点都不按套路来,让他多少有些挫败。

    “阳阳弟弟,以后你就住在我家了,你放心,我和向武会罩着你的。”顾向文拍了拍胸脯,心里美滋滋的,这可是现成的小弟啊,以后他在小丰村的“手下”就又多一个了。

    “别叫我阳阳,听上去娘们兮兮的。”余阳皱了皱眉,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小小的年纪,已经有了一些痞气。

    “叫我阳子吧,我爸就是这么叫我的。”

    余阳看着对面三张囧起来的包子脸,顿时败下阵来,这顾叔叔看上去挺正常的,家里几个孩子咋那么怪呢。

    他哪里知道,这顾向文和顾向武使出来的这一招,都是和妹妹顾安安学的,据他们的观察,每次做出这种可怜又可爱的小表情,就算是犯了错大人的惩罚也会轻一些,久而久之,这装可怜装上瘾了,犯了错装可怜,不犯错也装可怜,想要什么东西不好意思开口,接着装可怜,简直百试不爽。

    家里的几个大人现在已经有抗体,除了对顾安安这正宗的包子脸宽容,对于两个闯了祸想要蒙混过关的小子找揍不误,余阳还是单纯了些,没有料到人心的险恶。

    “好的阳子弟弟。”顾向文笑眯眯的点点头,心中若有所思,看样子眼前这个似乎不太好相处的弟弟吃软不吃硬,他找到压制对方的方法了。

    想着自己手下即将诞生的大员,顾向文乐滋滋的。

    ******

    中午的午饭依旧是在大队部解决的,苗翠花亲自拎了那袋粮食去了队上的食堂,在全队社员面前过了明路,接下去的一段日子,余阳的伙食也就在食堂解决了。一个四岁大的孩子吃得了多少,苗翠花觉得余坤城这粮食拿的还有些多,又倒了半袋出来,让顾建业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给余坤城带回去。

    具体为什么要把这孩子送到他们家来,顾安安也窝在大人的怀里听了大概。

    这余坤城有一个媳妇,脾气骄纵,只爱吃白面和大米,不喜欢吃那些掺了杂粮的窝窝头,精贵又难养,这件事顾安安早就知道了,这一次,问题还是出在这媳妇身上。

    余坤城的妻子沈悦是打哪来的,谁都不知道,他们两夫妻现在住在余坤城爷爷留下来的老房子里,他那个神秘的妻子,除了去供销社买东西,其他时候轻易不出门,也不爱和邻居交往,偶尔有点交流,别人也会被她那高高在上,蔑视众生的德行给吓跑,偏偏余坤城猪油蒙了心,一心一意宠着她,加上两人还有个儿子,只要她提的要求,一律满足。

    余坤城不仅要负责赚钱,还要负责所有的家务,连余阳这个儿子,也几乎是余坤城一手照顾大的,沈悦除了在孩子需要喝奶的时候负责喂奶,就没有见她在儿子的身上插把手过,甚至因为生产时的痛苦,对这个儿子还心有芥蒂。

    余坤城只有一个儿子,看着身边人都儿女成群了,多少有些眼热,尤其他最好的朋友,也就是顾建业,也就比他大了几岁,可是孩子已经比他多了两个,多少让他不是滋味,就想着磨着媳妇再生个闺女。

    可是沈悦在生大儿子余阳的时候实在是疼怕了,不肯再生,一直偷偷避着孕,余坤城不清楚,只以为缘分没到没怀上,还想着再努力一些,可是这上个月开始,沈悦就有些不对了,犟着不让他近身,以往也有这种情况,可是持续不久,从来就没有这样一闹就闹一个多月的,余坤城心里就犯了疑,这一番调查,真像简直犹如晴天霹雳。

    原来沈悦虽然一直在避孕,可是难免会有意外,她还是怀上了,因为不想再经历一次生孩子的痛苦,她不知在哪里找了个赤脚大夫,瞒着余坤城,花了些钱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了。

    余坤城第一反应是气,第二反应是心凉,他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看清过枕边人,如果对方和他清清楚楚说明白,凭他对她的爱,还会强迫她生孩子不成,可她偏偏要瞒着他把孩子打了,然后若无其事地和他相处,还装做没事人一样,继续在家里颐指气使。

    再多的爱也被这样的行为消磨没了。

    这些日子余家不太平,余坤城没有亲戚,沈悦的来历也无人知晓,在这里,余坤城能想到暂时托付儿子的对象也就顾建业一个。

    遇上这样的事,顾建业有些同情自己这兄弟,同时也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接下去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余坤城能看清楚最好,省的被那倒霉媳妇拖累。至于余阳,他自然当仁不让地接了过来。

    顾安安是个一岁出头的小屁孩,家里大人商量事也不会刻意避开她,听了爸爸的解释,她对于那个有些倔的小男孩忍不住有些同情。

    上辈子她没妈,可是有时候,有妈还不如没妈。

    “说正经事。”顾建业正了正神色,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零散的毛票。

    顾安安看着都是一分的纸币,最大面值的还是很久以前老版的一元纸钞,那些一分的纸币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正常的纸币小一些,上面写着中国人民银行,右侧印着辆大卡车,顾安安眼尖地看到上头印着一九五五年,顿时就惊住了,那么早的纸币早就已经停止流通了吧,她到底是重生在了哪个年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