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寻宝

【书名: 六零娇宠纪 147.寻宝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网游之位面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炮灰攻略文艺大明星末世之人生赢家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奶爸的文艺人生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没什么大碍,可能就是吃热了,回去给孩子用温凉水擦身, 每隔一段时间给她喂点水就行了。”

    小丰村有自己的卫生站,说是卫生站, 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小平房,里头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赤脚大夫,平日里就替村里人看看病,收费也不贵,看个病买点药也就几分钱到几毛钱之间的事。

    村里人都是节省的, 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城里看病的, 遇到赤脚大夫也看不好的病,要么熬着,要不过的时候, 才会去城里。

    最先发现顾安安不对劲的是顾建业,他一洗完澡, 就兴冲冲的回了屋子,准备抱着香喷喷的宝贝闺女好好睡个午觉,没想到, 这一入手, 安安的身子滚烫滚烫的,小脸蛋还透着一丝极其不正常的红晕, 顾建业试着想要叫醒闺女, 哪知道顾安安双眼紧闭, 哼唧哼唧的叮咛着,就是没有醒过来。

    顾建业当下就急了,外头的苗翠花和正在洗衣服的顾雅琴听到了顾建业的惊呼声,也走了进来,看着被他抱在怀里不太正常的孩子,急忙就催促他带着安安去了卫生站,苗翠花比他们夫妻还想的多了点,回房拿了几块钱,预备着随时去县城的大医院。

    “啊——呀——”

    正当顾建业觉得这赤脚医生不太靠谱,想要带着闺女去县城仔细检查的时候,顾安安幽幽地醒了过来,她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只觉得脑袋胀痛,一抽一抽的,让一重生就没受过罪,备受宠爱呵护的小姑娘瘪了瘪嘴。

    “啊啊——”

    小丫头窝在爸爸的怀里,边上还有妈妈和奶奶关切的目光,让原本还挺正常的顾安安忍不住有些想哭,眼睛鼻头红红的,哼唧哼唧的却不哭出声。

    苗翠花觉得孙女那是遭大罪了,那叫一个心疼,心肝啊宝贝啊叠声哄着,恨不得自己替孙女把这罪给受了。

    “妈,要不送安安去城里吧,看安安的样子,也不像是吃热啊。”顾建业看着闺女难受的样子,根本就沉不下心来。

    “都怪我,是我没有看好安安,你说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就一会的功夫,怎么就这样了呢。”前头的两个儿子都皮实,即便有小病小痛,顾雅琴也不会那么担心,可是闺女那么娇娇小小的一团,她用点力都怕弄疼她,现在这样,不是剜她的心吗。

    边上的赤脚大夫满头黑线,不就是种个暑吗,用得着这样生离死别的模样吗,而且这农村女娃娃还真不稀罕,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对闺女怎么好的。

    “哇——”

    顾安安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号了起来,脑海中回荡着前世的一幕幕和今生的一幕幕,看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得家人,心中下定决定,从今天起,她就是顾安安,1957年出生的顾安安。

    顾建业不知道闺女在想什么,看她哭的撕心裂肺,小脸憋得通红通红,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就要带着闺女去县城。

    苗翠花和顾雅琴也没意见,催促着顾建业动作快点,马上回家骑着自行车带着孩子去县城。

    顾安安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事了,看把爸妈和奶奶给急的,只是一开始哭的过火,这时候即便停了下来,也止不住的打了好几个嗝。

    “啊啊——”

    顾安安好不容易止住哭泣,这厢顾建业几人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苗翠花给媳妇拿了钱,又给她装了一个小布袋,里头放着几件顾安安的换洗衣服,谁也不知道这县城的大夫会怎么说。

    顾建业已经准备好了,看着抱着孩子的妻子催促了几声。

    “不就是个丫头片子吗,还去县城看大夫,哪来的那么金贵,也不怕受不了那福气。”王梅站在屋里,看着忙进忙出的老三一家,尤其是看到婆婆往顾雅琴手里塞钱的动作时,更是嫉妒的直泛酸。

    这一次,田芳也是有些不赞同的,在她看来,在女娃娃身上花钱是没有必要的,赤脚大夫都说了是吃热,还去县城大医院做什么,那不是白费钱呢,有那钱,给家里的几个男娃买点什么东西不好。

    不过田芳没王梅那个胆子,只敢在心里腹诽,却不会说出来。

    “你给我闭嘴吧。”苗翠花看着儿子媳妇骑着车离开,这才忧心忡忡的从外头进来,正好听到了王梅那句略带诅咒的话。

    “你想在这个家当家做主,先把我和你爹熬死再说吧。”这王梅自从给顾家生了个长孙,还真以为自己是人物了,她也就是懒得和她计较,一般她眼红泛酸,不太过分她也就让让她,现在看来,这女人真是让不得,得寸进尺,说的就是王梅这样的女人。

    “妈,我不是这意思。”王梅也没想到自己气不过说的那句话刚好就被老太太听见了,腆着脸笑了笑解释道。虽然心里的确挺想这两个老不死的早点蹬腿的,可是明面上,这话是千万不能说出来的。

    “哼,有没有你心里知道。”苗翠花毫不客气,“你要是嫌我这个老婆子偏心眼,从今天起,你们一房就搬出去,反正我和你爸自己也能养活自己,用不着你们来养老。”

    苗翠花想着,现在孩子都各有各的小家庭了,早点分家也好,反正他们一定是跟着老三的,老大憨,老二蠢,一个个的哪有老三来的讨人喜欢。

    顾保田和苗翠花从来就不掩饰自己的偏心,他们都把孩子养大了,还给他们娶了媳妇,之后的日子难不成还得她像个老妈子一样在后头给他们擦屁股不成,当然是自己怎么开心怎么过了。

    而且老三孝顺,老三媳妇又是他们亲手带大的,那情分和别的媳妇能一样吗,她知道,老大和老二媳妇对自己偷偷补贴老三一家不满意,可是他们有什么资格不满意,她的钱,想给谁话就给谁花,再怎么说,她也就三个字——她乐意。

    “妈——”

    王梅怎么也没想到苗翠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这一房要是被赶出去,那老头子的补贴,还有老三在运输队干活能拿到的好处,岂不是都和他们这一房无关了。

    王梅就不明白了,自己不就是随口那么一句吗,她妈用得着那么较真吗,却没有意识到,是这些年她接二连三的挑衅,促使了这件事的发生,今天她那翻拈酸吃醋的话只是导火索罢了。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苗翠花还没说什么,就见到刚刚骑着自行车出去的老三夫妇又回来了,她见此急忙迎了上去。

    “妈,安安好像没事了,我刚骑到村口呢,安安就不哭了,还冲着我们笑,身子也不烫了,精神头似乎也恢复了,可能真的和王叔说的那样只是吃热罢了。”

    顾建业表情带着松快,没事就好,谁乐意孩子去医院受罪呢。

    苗翠花听了儿子的话,掖了掖孙女的额头,看她精神很好,脸也不红了,还伸着藕节般白胖的小手冲她要抱抱,连喊阿弥陀佛,这提起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

    顾安安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羞赧的,毕竟她前世也是个成年人了,还和小孩子似的一难受就委屈的哭鼻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还因为这个,让家里人担心,真是罪过罪过。

    孙女没事,苗翠花自然开心,不过刚刚心里冒出来的那个关于分家的苗头,却有越长越高之势,只等晚上和老头子商量。

    “没什么大碍,可能就是吃热了,回去给孩子用温凉水擦身,每隔一段时间给她喂点水就行了。”

    小丰村有自己的卫生站,说是卫生站,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小平房,里头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赤脚大夫,平日里就替村里人看看病,收费也不贵,看个病买点药也就几分钱到几毛钱之间的事。

    村里人都是节省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城里看病的,遇到赤脚大夫也看不好的病,要么熬着,要不过的时候,才会去城里。

    最先发现顾安安不对劲的是顾建业,他一洗完澡,就兴冲冲的回了屋子,准备抱着香喷喷的宝贝闺女好好睡个午觉,没想到,这一入手,安安的身子滚烫滚烫的,小脸蛋还透着一丝极其不正常的红晕,顾建业试着想要叫醒闺女,哪知道顾安安双眼紧闭,哼唧哼唧的叮咛着,就是没有醒过来。

    顾建业当下就急了,外头的苗翠花和正在洗衣服的顾雅琴听到了顾建业的惊呼声,也走了进来,看着被他抱在怀里不太正常的孩子,急忙就催促他带着安安去了卫生站,苗翠花比他们夫妻还想的多了点,回房拿了几块钱,预备着随时去县城的大医院。

    “啊——呀——”

    正当顾建业觉得这赤脚医生不太靠谱,想要带着闺女去县城仔细检查的时候,顾安安幽幽地醒了过来,她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只觉得脑袋胀痛,一抽一抽的,让一重生就没受过罪,备受宠爱呵护的小姑娘瘪了瘪嘴。

    “啊啊——”

    小丫头窝在爸爸的怀里,边上还有妈妈和奶奶关切的目光,让原本还挺正常的顾安安忍不住有些想哭,眼睛鼻头红红的,哼唧哼唧的却不哭出声。

    苗翠花觉得孙女那是遭大罪了,那叫一个心疼,心肝啊宝贝啊叠声哄着,恨不得自己替孙女把这罪给受了。

    “妈,要不送安安去城里吧,看安安的样子,也不像是吃热啊。”顾建业看着闺女难受的样子,根本就沉不下心来。

    “都怪我,是我没有看好安安,你说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就一会的功夫,怎么就这样了呢。”前头的两个儿子都皮实,即便有小病小痛,顾雅琴也不会那么担心,可是闺女那么娇娇小小的一团,她用点力都怕弄疼她,现在这样,不是剜她的心吗。

    边上的赤脚大夫满头黑线,不就是种个暑吗,用得着这样生离死别的模样吗,而且这农村女娃娃还真不稀罕,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对闺女怎么好的。

    “哇——”

    顾安安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号了起来,脑海中回荡着前世的一幕幕和今生的一幕幕,看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得家人,心中下定决定,从今天起,她就是顾安安,1957年出生的顾安安。

    顾建业不知道闺女在想什么,看她哭的撕心裂肺,小脸憋得通红通红,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就要带着闺女去县城。

    苗翠花和顾雅琴也没意见,催促着顾建业动作快点,马上回家骑着自行车带着孩子去县城。

    顾安安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事了,看把爸妈和奶奶给急的,只是一开始哭的过火,这时候即便停了下来,也止不住的打了好几个嗝。

    “啊啊——”

    顾安安好不容易止住哭泣,这厢顾建业几人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苗翠花给媳妇拿了钱,又给她装了一个小布袋,里头放着几件顾安安的换洗衣服,谁也不知道这县城的大夫会怎么说。

    顾建业已经准备好了,看着抱着孩子的妻子催促了几声。

    “不就是个丫头片子吗,还去县城看大夫,哪来的那么金贵,也不怕受不了那福气。”王梅站在屋里,看着忙进忙出的老三一家,尤其是看到婆婆往顾雅琴手里塞钱的动作时,更是嫉妒的直泛酸。

    这一次,田芳也是有些不赞同的,在她看来,在女娃娃身上花钱是没有必要的,赤脚大夫都说了是吃热,还去县城大医院做什么,那不是白费钱呢,有那钱,给家里的几个男娃买点什么东西不好。

    不过田芳没王梅那个胆子,只敢在心里腹诽,却不会说出来。

    “你给我闭嘴吧。”苗翠花看着儿子媳妇骑着车离开,这才忧心忡忡的从外头进来,正好听到了王梅那句略带诅咒的话。

    “你想在这个家当家做主,先把我和你爹熬死再说吧。”这王梅自从给顾家生了个长孙,还真以为自己是人物了,她也就是懒得和她计较,一般她眼红泛酸,不太过分她也就让让她,现在看来,这女人真是让不得,得寸进尺,说的就是王梅这样的女人。

    “妈,我不是这意思。”王梅也没想到自己气不过说的那句话刚好就被老太太听见了,腆着脸笑了笑解释道。虽然心里的确挺想这两个老不死的早点蹬腿的,可是明面上,这话是千万不能说出来的。

    “哼,有没有你心里知道。”苗翠花毫不客气,“你要是嫌我这个老婆子偏心眼,从今天起,你们一房就搬出去,反正我和你爸自己也能养活自己,用不着你们来养老。”

    苗翠花想着,现在孩子都各有各的小家庭了,早点分家也好,反正他们一定是跟着老三的,老大憨,老二蠢,一个个的哪有老三来的讨人喜欢。

    顾保田和苗翠花从来就不掩饰自己的偏心,他们都把孩子养大了,还给他们娶了媳妇,之后的日子难不成还得她像个老妈子一样在后头给他们擦屁股不成,当然是自己怎么开心怎么过了。

    而且老三孝顺,老三媳妇又是他们亲手带大的,那情分和别的媳妇能一样吗,她知道,老大和老二媳妇对自己偷偷补贴老三一家不满意,可是他们有什么资格不满意,她的钱,想给谁话就给谁花,再怎么说,她也就三个字——她乐意。

    “妈——”

    王梅怎么也没想到苗翠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这一房要是被赶出去,那老头子的补贴,还有老三在运输队干活能拿到的好处,岂不是都和他们这一房无关了。

    王梅就不明白了,自己不就是随口那么一句吗,她妈用得着那么较真吗,却没有意识到,是这些年她接二连三的挑衅,促使了这件事的发生,今天她那翻拈酸吃醋的话只是导火索罢了。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苗翠花还没说什么,就见到刚刚骑着自行车出去的老三夫妇又回来了,她见此急忙迎了上去。

    “妈,安安好像没事了,我刚骑到村口呢,安安就不哭了,还冲着我们笑,身子也不烫了,精神头似乎也恢复了,可能真的和王叔说的那样只是吃热罢了。”

    顾建业表情带着松快,没事就好,谁乐意孩子去医院受罪呢。

    苗翠花听了儿子的话,掖了掖孙女的额头,看她精神很好,脸也不红了,还伸着藕节般白胖的小手冲她要抱抱,连喊阿弥陀佛,这提起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

    顾安安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羞赧的,毕竟她前世也是个成年人了,还和小孩子似的一难受就委屈的哭鼻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还因为这个,让家里人担心,真是罪过罪过。

    孙女没事,苗翠花自然开心,不过刚刚心里冒出来的那个关于分家的苗头,却有越长越高之势,只等晚上和老头子商量。

    “咱闺女能嫌弃她爸。”顾建业想也不想地说到,狠狠在顾安安粉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了好几口,亲完闺女,凑到顾雅琴的边上,“而且,我这一身男人味,不是你最喜欢的吗?”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尾音拉长带着些许暧昧。

    “孩子都在呢,你说什么浑话呢。”顾雅琴气的锤了顾建业好几下,又气又羞。

    顾建业看着发飙的媳妇,又看了看瞪大眼睛盯着他看的两个儿子,摸了摸鼻子,不过,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的,谁叫媳妇这么惹人怜爱呢,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依旧娇羞的和新婚时那样,让他看着就想欺负一下。

    顾安安看着打情骂俏的新爸妈,这一世的父母看上去感情似乎很好,而且新爸爸和新妈妈似乎都很疼爱自己。她的心里隐隐有了一丝期盼,也许,这辈子她终于能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了。

    “说正经事。”顾建业正了正神色,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零散的毛票。

    顾安安看着都是一分的纸币,最大面值的还是很久以前老版的一元纸钞,那些一分的纸币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正常的纸币小一些,上面写着中国人民银行,右侧印着辆大卡车,顾安安眼尖地看到上头印着一九五五年,顿时就惊住了,那么早的纸币早就已经停止流通了吧,她到底是重生在了哪个年代?

    顾安安的小脑袋快速旋转,看着纸币上的文字,她现在所处的年代一定是在五五年以后,怪不得家里的装饰如此简陋陈旧,在这个年代,这样反而是正常的。

    “咱们安安还是个小财迷,盯着这些钱连饭都不肯吃了。”顾建业笑的一脸宠溺,看着宝贝闺女盯着他手上的那叠纸钞,打趣地说到,“这些钱爸爸都给咱们安安攒着,让安安念书上大学,做城里人,还要给咱们安安攒缝纫机自行车,让大家都羡慕我顾建业的宝贝闺女。”

    顾建业说的信心满满,儿子的将来都要靠他们自己去拼搏,可是闺女不同,安安娇娇软软的,就该被捧在手心里,他这个当爹的一定会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捧到他面前,绝对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

    “哪有你这样当爸的,也不怕还孩子宠坏了没人要。”顾雅琴娇嗔地说到,她家男人还真奇怪,人家谁不喜欢儿子呢,偏偏他做梦都想要闺女,“也没见你喜欢顾红她们几姐妹啊,对她们和向国这个侄子也没什么区别,怎么到了安安身上,你就喜欢女孩子了。”

    “你当我傻啊,那又不是我的种,我是脑袋有坑放着自家的孩子不宠,有那闲心去管别人家的孩子,她们有大二哥看着呢,我这个当三叔的,当然是尽心尽力宠自家的孩子啦。”

    顾建业点了点媳妇的脑袋,他一向看不上两个哥哥,就和木头人一样,都是爸妈的孩子,他爸她妈又不是一开始就偏心眼的,一点好听话都不会说,不知道爸妈也是要哄着呢,就这样,还想从两个老人手上得到好处,活该日子过的苦哈哈。

    不过这样也好,爸妈疼自己这一家,他能得到的好处也就更多,顾建业从来就不掩饰自己的自私,他的心眼小,就容得下自己一家人,再加上爸妈,至于两个哥哥,那就是别人家了,别人家的日子过得好他不眼红,过得糟糕,也别想从他身上占便宜。他的小金库,可都是属于自家宝贝闺女的。

    顾雅琴能和顾建业走到一块,心眼也大不到哪里去,作为被顾保田和苗翠花娇宠长大的姑娘,她的性子还是有些爱娇的,和一般的村里姑娘不一样,吃不得委屈受不得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