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回家

【书名: 六零娇宠纪 156.回家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网游之位面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炮灰攻略文艺大明星末世之人生赢家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奶爸的文艺人生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余坤城的身材健壮, 可是此刻眼底的青黑,给他健硕的体魄增添了一丝疲惫和虚弱,嘴唇微微发白, 胡子拉碴,看样子已经还几天没有刮过胡须了。

    “当初安安满月和周岁宴的时候,你不都送东西过来了吗, 何必这样客套。”顾建业毫不在意地说到, 一边抱着闺女笑着哄着, “这是你余叔叔, 那个是余叔叔家的哥哥。”

    他逗着闺女喊人,顾安安心中了然, 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常常出现在她爸嘴里, 怕老婆怕到死的粑耳朵余坤城,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铁汉柔情?

    可是看着他现在的模样, 似乎遇到什么问题了。

    “数数,咯咯。” 顾安安藏了点拙, 只是鹦鹉学舌的照着喊了两声,声音软软糯糯的, 小奶音简直把人都要萌化了。

    “老顾你还真是好福气, 儿女双全, 闺女还这么可爱。”余坤城摸了摸下巴的胡茬, 看着被自家好兄弟抱在怀里的女娃娃,又看了看自己边上那个不讨人喜欢的,眼前忽然一亮。

    “我说要不干脆也别麻烦了,我家这个臭小子也是你看大的,干脆定个娃娃亲,以后他要是敢欺负大侄女,老子打断他的腿,老顾你说咋样啊。”

    余坤城拍了拍手掌,越想这个主意越棒。

    顾安安原本就滚圆的眼睛这时候瞪得更圆了,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她才是个一岁出头的奶娃娃啊,想着还将视线转移到了边上那个傲娇的小鬼头身上,虽然现在看上去长得眉清目秀的,是知道长大会不会残啊。

    对于这个荒唐的提议,顾安安表示拒绝拒绝再拒绝。

    幸好她爸也没辜负她的期望。

    “想要闺女自个儿生去,我家宝贝不嫁人,你那点小心思都给老子滚一边去。”这话音刚落,两个人都僵在了那,余坤城的脸色有些暗沉。

    “不,我不是那意思——”顾建业想到了老伙计家里现在的情形,急忙想要解释。

    “没事,我和你谁不知道谁啊。”余坤城用力锤了顾建业一拳头,顾建业也配合地捂住左侧的胸口。

    “你不给没关系,等阳子长大了自然会帮我把你家的宝贝闺女哄过来,女生外向,到时候不知道是孝敬你这个当爸的,还是我这个当公公的。”

    余坤城拍了拍一旁的儿子的小脑袋,让他看好了,他未来的小媳妇就在他岳丈大人的怀里呢。

    余阳撇了撇嘴,看了眼被顾建业抱在怀里胖乎乎的顾安安,他才不要找白面馒头做媳妇呢,而且媳妇有什么好的,像他妈,只会和他爸吵架,他都不耐烦听。

    白面馒头.安安还不知道自己被一个四五岁的小屁孩嫌弃了,听了她爸的拒绝松了一口气,虽然说这娃娃亲也当不得数,可总归还是怪怪的。

    余坤城来的快去的也快,将一袋粮食和一个包裹放下,又和顾建业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顾安安看着站在她爸边上的那个傲娇小鬼,很想大喊一声那个已经快走出院子外的男人。

    大叔,你把你儿子落下啦!

    只是这句话也就在脑子里想想,看着那袋粮食和类似装了换洗衣物的包裹,她就知道那个小鬼估计要在她家住上一段时间。

    *****

    “你叫什么名字?”

    顾建业去地里找人去了,把几个孩子往铺了凉席的炕上一放,叮嘱今年已经五岁半的双胞胎儿子,看着弟弟和妹妹。

    “你们叫什么名字?”余阳没有回答,反问双胞胎道,眉眼间有些桀骜,显然对于自己被爸爸送到了乡下有所不满。

    “我叫顾向文,这是我弟弟顾向武,那个是我们的妹妹,顾安安。”顾向文多善良啊,一点都没和小弟弟计较,将三人全都介绍了一遍,说完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小伙伴,等着他自我介绍。

    “我叫余阳——”

    余阳没想到对方这么配合,他原本想着是激怒对方,然后打一架,这样一来,顾叔叔肯定得把他送回去,可是现在对面几个一点都不按套路来,让他多少有些挫败。

    “阳阳弟弟,以后你就住在我家了,你放心,我和向武会罩着你的。”顾向文拍了拍胸脯,心里美滋滋的,这可是现成的小弟啊,以后他在小丰村的“手下”就又多一个了。

    “别叫我阳阳,听上去娘们兮兮的。”余阳皱了皱眉,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小小的年纪,已经有了一些痞气。

    “叫我阳子吧,我爸就是这么叫我的。”

    余阳看着对面三张囧起来的包子脸,顿时败下阵来,这顾叔叔看上去挺正常的,家里几个孩子咋那么怪呢。

    他哪里知道,这顾向文和顾向武使出来的这一招,都是和妹妹顾安安学的,据他们的观察,每次做出这种可怜又可爱的小表情,就算是犯了错大人的惩罚也会轻一些,久而久之,这装可怜装上瘾了,犯了错装可怜,不犯错也装可怜,想要什么东西不好意思开口,接着装可怜,简直百试不爽。

    家里的几个大人现在已经有抗体,除了对顾安安这正宗的包子脸宽容,对于两个闯了祸想要蒙混过关的小子找揍不误,余阳还是单纯了些,没有料到人心的险恶。

    “好的阳子弟弟。”顾向文笑眯眯的点点头,心中若有所思,看样子眼前这个似乎不太好相处的弟弟吃软不吃硬,他找到压制对方的方法了。

    想着自己手下即将诞生的大员,顾向文乐滋滋的。

    ******

    中午的午饭依旧是在大队部解决的,苗翠花亲自拎了那袋粮食去了队上的食堂,在全队社员面前过了明路,接下去的一段日子,余阳的伙食也就在食堂解决了。一个四岁大的孩子吃得了多少,苗翠花觉得余坤城这粮食拿的还有些多,又倒了半袋出来,让顾建业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给余坤城带回去。

    具体为什么要把这孩子送到他们家来,顾安安也窝在大人的怀里听了大概。

    这余坤城有一个媳妇,脾气骄纵,只爱吃白面和大米,不喜欢吃那些掺了杂粮的窝窝头,精贵又难养,这件事顾安安早就知道了,这一次,问题还是出在这媳妇身上。

    余坤城的妻子沈悦是打哪来的,谁都不知道,他们两夫妻现在住在余坤城爷爷留下来的老房子里,他那个神秘的妻子,除了去供销社买东西,其他时候轻易不出门,也不爱和邻居交往,偶尔有点交流,别人也会被她那高高在上,蔑视众生的德行给吓跑,偏偏余坤城猪油蒙了心,一心一意宠着她,加上两人还有个儿子,只要她提的要求,一律满足。

    余坤城不仅要负责赚钱,还要负责所有的家务,连余阳这个儿子,也几乎是余坤城一手照顾大的,沈悦除了在孩子需要喝奶的时候负责喂奶,就没有见她在儿子的身上插把手过,甚至因为生产时的痛苦,对这个儿子还心有芥蒂。

    余坤城只有一个儿子,看着身边人都儿女成群了,多少有些眼热,尤其他最好的朋友,也就是顾建业,也就比他大了几岁,可是孩子已经比他多了两个,多少让他不是滋味,就想着磨着媳妇再生个闺女。

    可是沈悦在生大儿子余阳的时候实在是疼怕了,不肯再生,一直偷偷避着孕,余坤城不清楚,只以为缘分没到没怀上,还想着再努力一些,可是这上个月开始,沈悦就有些不对了,犟着不让他近身,以往也有这种情况,可是持续不久,从来就没有这样一闹就闹一个多月的,余坤城心里就犯了疑,这一番调查,真像简直犹如晴天霹雳。

    原来沈悦虽然一直在避孕,可是难免会有意外,她还是怀上了,因为不想再经历一次生孩子的痛苦,她不知在哪里找了个赤脚大夫,瞒着余坤城,花了些钱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了。

    余坤城第一反应是气,第二反应是心凉,他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看清过枕边人,如果对方和他清清楚楚说明白,凭他对她的爱,还会强迫她生孩子不成,可她偏偏要瞒着他把孩子打了,然后若无其事地和他相处,还装做没事人一样,继续在家里颐指气使。

    再多的爱也被这样的行为消磨没了。

    这些日子余家不太平,余坤城没有亲戚,沈悦的来历也无人知晓,在这里,余坤城能想到暂时托付儿子的对象也就顾建业一个。

    遇上这样的事,顾建业有些同情自己这兄弟,同时也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接下去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余坤城能看清楚最好,省的被那倒霉媳妇拖累。至于余阳,他自然当仁不让地接了过来。

    顾安安是个一岁出头的小屁孩,家里大人商量事也不会刻意避开她,听了爸爸的解释,她对于那个有些倔的小男孩忍不住有些同情。

    上辈子她没妈,可是有时候,有妈还不如没妈。

    顾雅琴给自家人开了后门,可也没太过分,别人的土豆炖鸡块里头可能就一块鸡块,他们的碗里,就有两到三块鸡块,差别不算特别大,别人就算看见了,顶多也就心里嘀咕一句,谁让人家有本事,能把自家人塞到厨房里去呢。

    现在还不能下地的孩子,也是和大人一样的伙食,而且吃起来,那凶猛劲儿比起那些在地里做了半天活的大人也没什么区别。

    “把鸡块给我。”

    顾向国恶狠狠地对着一旁的几个堂妹说到,没等她们的回答,就伸着筷子,在她们面前的碗里一阵搅和,把所有的肉块都夹到自己面前的碗里,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顾向国是顾家的长孙,今年六岁,前头还有一个八岁的姐姐顾红,他的脑袋圆滚滚的,可能是因为现在吃大锅饭,每天都吃的饱饱的,看上去白白胖胖的,还算可爱,可是这骄纵蛮狠抢食的模样,把这一丝可爱,挥霍殆尽。

    前段时间,一直都是咸菜馒头,或是白菜粉条,都是没什么油水的,顾安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一幕,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最小的顾丽今年才三岁,勉强能自己吃饭,看着面前的几块被大堂哥抢走,瘪了瘪嘴,大有要哭出来的架势,却被一旁的田芳用筷子拍了下嘴。

    “哭什么哭,再不吃饭小心连粥都没得喝。”

    女儿受了委屈,当妈的就像没看到一样,以往懦弱的田芳,在几个女儿面前却强硬了起来。

    顾丽小声的抽泣,却不敢哭出声来,留着泪吧嗒吧嗒地喝着面前的糊涂粥,只是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似乎生怕就如她妈说的那样,吃的慢了,堂哥会把她碗里的粥都倒走。

    周围的人对这一幕见怪不怪,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顾安安恶寒,想不明白为什么。

    重男轻女?可是大房的大堂姐顾红依旧美滋滋的吃着自己碗里的肉,还从她弟弟的碗里抢过来一块鸡块,而她的父母看上去也十分疼爱她,奶奶更是把自己当成手中的宝,所以二房的几个堂姐为什么就苦哈哈的和小白菜似得?

    顾安安来的还不久,对这个家的了解也不算太多,今天的这一幕,让她觉得那三个堂姐真的挺可怜的,可是她这小小的身板也做不了什么。

    ******

    “爸爸——”

    正午的时候日头最大,村里人都在自个家里午睡,养足精神好下地,家里的土炕上已经铺了芦苇杆编的草席,顾安安穿着个小红肚兜,屁屁上裹着个尿戒子,身上光溜溜的,四肢敞开霸道地占据了炕上最中心的位置,顾向文和顾向武就睡在她的左侧,顾雅琴拿着一个蒲扇,眼睛闭着,侧着身,有一下没一下地替孩子们扇着风,显然已经快睡着了。

    这七月的太阳实在是毒,顾向文兄弟俩怎么都睡不着,眼睛乌溜溜地打着转,看着妹妹睡得香甜,口水还不自觉的从嘴角溢出来,十分有兄妹爱的拉起她肚兜的一角,用那肚兜替她把口水抹干净,没一会,这肚兜就湿哒哒的,上头全是她的口水。

    两兄弟正纳闷地研究妹妹怎么这么爱流口水呢,就看到他们去去省城送货好些天的爸爸回来了,一时间太过高兴,忘记了压制声音,这下好了,该醒的不该醒的都醒了。

    顾向文和顾向武动作麻利地从炕上爬了下去,蹭蹭蹭,一人抱着顾建业一条腿,尖叫着往上怕看着他手里的东西,眼神放光。

    “没良心的,就知道惦记着吃。”

    顾建业一左一右在两个儿子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向文和向武两个也不觉得疼,捂着脑袋嘿嘿笑着,眼睛紧紧盯着顾建业高高举起的那只手。

    顾建业的手上拿着两支绿豆冰棍,这是他从县城买的,一路上都小心用棉布裹着,现在也已经化了一大半了,摸上去包装壳里一汪水,但还是凉沁沁的,光是看着,这暑意就消了大半。

    “自己去厨房那碗倒在碗里慢慢吃,记得给别忘了给爷爷和奶奶。”

    顾建业仔细叮嘱,两个小的欢呼着接过冰棍,也不知道听没听清楚。

    现在的冰棍种类不多,一种是纯糖水冻的,那种最便宜,一分钱两根,还有就是他现在给孩子买的绿豆棒冰,一分钱一根,再有就是更高级的奶砖了,那个可不便宜,得八分钱呢,一般人家都舍不得给孩子买那个,顶多就买根老冰棍或是绿豆、赤豆味儿的棒冰甜甜嘴。

    顾建业因为工作的原因,每天都是家里城里两头跑,在攒了点钱后,就买了辆上海牌自行车,这可是小丰村头一份,以往顾建业中午都是不怎么回来的,可是现在有了闺女,只要不出车,顾建业中午都得回来一趟,亲亲自家的胖闺女。

    “你别吵她,刚睡着呢。”

    顾建业戳了戳闺女胖乎乎手背上的小肉窝,顾安安在睡梦中可能感受到了骚扰,粉嘟嘟的小嘴一嘬一嘬的,眉头微微皱起,哼哼唧唧的,有要醒来的趋势。

    顾雅琴一把拍开丈夫那双不安分的手,瞪了他一眼,又顺着闺女的胖肚子轻轻地拍着,顾安安很快就松开了眉头,香甜地睡了过去。

    顾建业的眼底透过一丝失望,这闺女怎么就没醒呢,要是醒了,他就能光明正大的抱着闺女玩了。

    “你这一身臭汗的,下午还去县里吗?”顾雅琴看丈夫后辈的衬衫都湿透了,想着这次出车他一走就是三天,估计积了不少的脏衣服带回来,她得早点把衣服洗了,省得到时候没衣服穿。

    “不用去了,下午休息。”

    顾建业的眼神从胖闺女身上收回,对着媳妇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那行,你赶紧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冲个澡,我帮你把衣服一块都洗了。”顾雅琴也没了睡意,干脆地从炕上下来,看着睡在炕上的闺女,拿过一旁的枕头和棉被,将炕沿仔细围了一圈,以刚满月孩子的力气,翻不了身又爬不动,这个“围墙”就等于一道天堑,防止她从炕上掉下来。

    顾建业这开了三天车,为了省下住招待所的钱,每天晚上都是在车上睡的,腰酸背痛,早就困得眼皮打架了,不过他知道,妻子爱干净,他这幅样子,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上床的,只能苦着脸从炕上下来,打算速战速决冲个战斗澡,好早点回来抱着香香软软的闺女睡个大午觉。

    两人出去没多久,原本还睡得香甜的顾安安就缓缓睁开眼,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皱着眉,像是扭麻花一样扭了起来。

    原来,没了顾雅琴在一旁扇风,不知哪里跑来了一个大花蚊子,在顾安安白胖的胳膊上舒坦地吸起血来,顾安安就是被这又刺又痒的感觉闹醒的。

    现在农家驱蚊用的都是艾草,有两种使用方法,一种是把艾草晒成干,然后点燃,用那艾草点燃升起的烟气把蚊子熏走,还有一种,就是那艾草煮水,然后用那艾草水擦身,也能驱蚊。

    顾安安几乎每天都会被顾雅琴用艾草水擦好几次身,因为孩子的肉嫩,最遭蚊子喜欢,尤其是顾安安,她的皮肤白嫩,只要被蚊子咬了,那红肿的蚊子包看上去就特别触目惊心。因为她年纪小,受不得艾草烟的烟气,顾雅琴就每天熬一锅艾草水,得了空就替她擦擦身子,这么一来,她被蚊子咬的情况就好了很多。

    为了这个,王梅没少指桑骂槐的嘀咕,嫌弃她费水又费柴,可是人家也没直说,顾雅琴也就懒得搭理她,由她去了。

    今天这只大花蚊子,显然战斗力比一般蚊子更强点,居然没有被那一身的艾草味儿给熏走,顾安安抬了抬手臂,惊走了那只吸血的大蚊子,还没等她松口气,那只蚊子就有嗡嗡嗡的飞过来了,这一次的目标,是她翘翘的小鼻头。

    顾安安的眼睛都快蹬成了斗鸡眼,赶紧晃了晃脑袋,这要是被蚊子叮了鼻子,那该多可笑啊,她几乎已经可以想到自己鼻头肿肿的,被大哥二哥嘲笑的场景了。

    那只大花蚊子吸了顾安安香甜的血液,哪里舍得放弃,再次嗡嗡嗡朝顾安安飞来,顾安安抬手蹬腿扭屁股,没一会功夫就累的浑身是汗了,这奶娃娃的身体就是这点不好,要是换成以前的她,这么一个小小的蚊子,早被她一掌拍死了。

    等蚊子再次靠近,顾安安已经没了反抗的意思,自暴自弃地四肢敞开成大字形躺在床上,扭过头看着又停在她另一只胳膊上的蚊子,正准备吸血的蚊子,颓废地想着自己要是这只蚊子能大彻大悟,停止吸她血这个不仁道的事情就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