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迎亲

【书名: 六零娇宠纪 160.迎亲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末世之人生赢家奶爸的文艺人生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顾丽是怎么掉河里的, 没人说得清,有人发现她落水的时候,那一块就只有她一个人, 边上还放着一个木盆子, 里头放着两三件小衣, 看上去是女性大人贴身穿的, 估计是洗衣服的时候落的河。

    田芳是该多狠心,才让一个五岁出头的女娃娃去河边洗衣裳, 要不是正好有人那个时间去河边洗毡布,恐怕顾丽就直接在那淹死了。

    据围观的人讲, 刚刚被救上来的顾丽,小脸惨白惨白的,鼻子里,嘴里带着些许淤泥, 肚子鼓胀胀的, 村里人有经验, 帮着去掉了鼻子和口腔里的河泥,将那呛进去的河水按压出来,幸好还算及时,顾丽还有几口气在,在将河水吐出来的时候还短暂性的清醒了几秒钟, 只是这人很快就又迷糊了, 整个人还冰冰凉的, 不是是不是在水里泡了会儿,抱上来的时候吹了冷风着了凉。

    发生了这样的事,顾保田和苗翠花是一定要过去的,顾建业和顾雅琴作为三叔三婶也应该到场,至于下头一众小的就不用了,苗翠花想也知道,下在老二家里头一定乱糟糟的,几个孩子过去没准还会被惊到。

    可是顾安安怎么会错过这样的大事呢,别说她和这个堂姐感情还挺好的,就是一般的交情,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落水了,身份还是她的堂姐,她也会担心好奇。

    苗翠花看着黏在自己边上,抱着自己的小腿不撒手的宝贝孙女,只能苦笑着把人带上了,同样好奇的顾向文和顾向武两兄弟就没这么好运了,顾建业对着想要耍赖的两兄弟一人一个脑瓜子,喝令他们留在家里陪余阳这个弟弟,然后一群人就急急忙忙跟着来报信的村里人朝顾家老宅赶了过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苗翠花这还担心着呢,就见着顾家老宅的院子里,王梅和田芳两人撕扯在一块,周围闹哄哄的挤着一群人,一部分是看热闹的,一部分是觉得不太好,在边上拉架的。

    可这田芳不知为了什么,显然已经打红了眼,谁要过来拉架,她就和谁拼命,边上的人不敢靠她太近,只敢过去拉着另一边的王梅。

    不知道是顾安安的错觉,还是现实就是那样,她总觉得边上的人似乎在拉偏架,那几个中年妇人扯着王梅的两只手,害的她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脸上被田芳抓了好几道血印子,肚子上也被踹了好几下。

    作为王梅的丈夫,顾建军就蹲在地上,浑身带着丧气,看着自家媳妇被弟妹打,也没有别的话,只是扭过头去不忍看。

    苗翠花挤开人群,那些拉架的人看老太太来了,眼前一亮,这才正经地将扭打在一块的两人拉开,王梅也总算结束了这番被单方面的虐打。

    “妈,这田芳发疯了,我是她大嫂,她连我都打,还有没有规矩了,这样的女人就该休了,什么东西这是。”

    王梅的脸上火辣辣的,今天下午苗翠花的那翻话让自家男人知道了她把粮食送去娘家的事,并且勒令她把送去的粮食拿回来。

    这送去娘家的东西还能要回来不成?她王梅还要脸呢,只是这男人眼见就气极了,王梅这不下午就赶回娘家商量主意去了,这刚刚回来呢,就见院子里挤满了人,她那妯娌一见她回来,就一副要和她拼命的架势,她想回手还被拉架的人扯住,吃了不少哑巴亏。

    那胆小懦弱的田芳一向就只有被她欺负的分,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今天居然敢爬她头上去了,她要是不让她好看,她王梅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这是怎么回事?”苗翠花没有搭理王梅,直接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的田芳。

    “妈!”王梅有些不满,妈怎么不问她反而去问那个失心疯的女人,这件事明显就是她受委屈啊,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闭嘴,这里没你的事。”苗翠花揉了揉脑袋,这老大到底给自己相看了一个多蠢的媳妇啊,没见着拉架的人都在拉偏架吗,她看了,刚刚拉架的那几个都是村里出了名的和气人,不存在故意搞破坏的意图,那这么一来,就说明一定是错在王梅,几个人看不下去,才会这么做的。

    “妈,丽妮儿不好了,就是被这个女人给害死的。”苗翠花一出现,田芳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萎了,畏畏缩缩的,抽噎着,对着苗翠花哭诉,一点都没有刚刚打人时的泼辣。

    “田芳你少在那血口喷人,谁碰你家那个赔钱货了,丽妮儿不好,我这当大伯母的一点都不知情,我才刚刚从娘家回来你就给我泼这一身的脏水,你要脸不要脸啊。”

    王梅又生气又委屈,就二房那几个小白菜,她搭理都嫌低档次,还用得着去害她们。

    “怎么不是你!”

    田芳推开人群,冲进屋子,拿着一个木盆出来:“大伙瞅瞅,咱们家丽妮儿就是在给这个女人洗小衣的时候,掉进河里去的,你说这人怎么这么毒呢,丽妮儿才五岁,人都还没到大腿高呢,这么小一个娃娃,她就这么磨搓她啊。”

    田芳的泪哗哗的流,她是更喜欢儿子,可女儿也是她肚子里掉下来的肉,以往她不在意,可是真的要失去这个女儿饿了,田芳还是心痛的。

    “你自己看看,这条大红色的裤衩是不是你用前年冬天从妈那里求来的红布做的,还有这个裤衩,是你用大哥的汗衫改的,还有一个破洞。”

    现场围观的可有不少村里的汉子,看着嘿嘿直笑,被一旁的媳妇拧着耳朵拽了出去,临走的时候,那些妇人没一个瞪田芳的,反倒是本就已经羞愤到极点的王梅,被人剜了好几眼。

    已经分家的大伯母让一个五岁的侄女去河边洗衣服,还害的那小丫头掉河里,生死未卜,到哪儿都要被人看不起。

    就像此刻,看着自己媳妇受辱,可是顾建军还是一声不吭,那头埋得更低了,丝毫没觉得二弟妹做的过分,只觉得自己对不起二弟一家。

    “顾红,你个死丫头给我滚出来。”

    王梅听了田芳的话,总算捋清楚了前因后果,她强忍着怒气,朝屋里大吼了几声,“你再不给老娘滚出来,我扒了你的皮。”

    这里头似乎还有些误会,田芳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好一会儿,这顾家大房的屋里才慢腾腾地走出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她捏着耳垂,满眼的惊恐。

    “妈——”她唯唯诺诺地喊了一声。

    “别喊我妈,你看老娘不打死你!”王梅在四周看了一圈,随手捡起一个手腕粗的木棍,冲着顾红疾步走去。

    “我让你洗衣服,你这个懒骨头就推给你堂妹,看着你娘被人误会,还躲在屋子里当龟孙,看我不打死你这个惹祸精,你堂妹要是出事,你就给她赔命。”

    王梅把刚刚被打的气都撒女儿顾红身上了,一棍棍的,重重打到顾红的身上。

    “哇——妈,你别打了,好疼啊。”

    “爸,爸,你别让妈打我,我好疼啊!”

    顾红哭叫着在院子里闪躲,看母女这模样,围观的人也看明白了,估计就是王梅有事,把这洗衣服的活交给了闺女,而后她那个不省心的闺女,抓了更小的堂妹,这才有了这么一出。

    这么一来,刚刚拉偏架的人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这件事里王梅也没错,这十岁的姑娘,在农村也是半个大人了,洗衣做饭,照顾更小的孩子,这些活都做的很利索了。

    只是这真要较起真来,顾红也只是个半大孩子,也不能真看着王梅把人打死,那些围观的,也只能半真半假的上去拉架。

    王梅本来也不是真心要打闺女的,只是这要是不打,二房就有理由找她的麻烦了,王梅打了几下出出气,看着闺女哭的凄惨,这顿时就又开始心疼了,见有人拉架,立马就作势停了下来。

    “去给你二叔二婶赔罪,他们要是不原谅你,你就别回家了。”

    王梅踹了闺女顾红一角,把人踹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田芳的面前。

    “行了!”

    顾保田看着这乌烟瘴气的一幕,心头又有些不顺了,这娶妻娶贤果然没有说错,你看老三家的是他和媳妇照顾大的,从来就没有这糟七糟八的事,一家子和和乐乐的,住在一块也舒心。

    “老二媳妇,丽妮儿怎么样了?”

    闺女出了事,当娘的只知道哭和撒泼,就这一点,顾保田也看不上这二媳妇。

    “丽妮儿,丽妮儿......”田芳说着说着就要哭,看的顾保田头疼。

    “老二,你来说话。”他直接看向一旁的顾建党。

    “王大夫说他看不好,让咱们把人送县城里去。”顾建党从头到尾都有些游离在事情之外,等老爷子开口了,这才喏喏地回答道。

    “那你们怎么不把人送过去!”顾建业算是服了他二哥二嫂了,这闺女都快活不了了,还顾着和凶手计较,再大的事儿等人救活了不成吗,一点轻重缓急都不知道。

    刚刚见二嫂为四侄女出头,顾建业还以为这两人转性了呢,好吧,还是俩糊涂蛋子。

    “去,去城里......”

    田芳张了张嘴,好几次想说话,却又开不了口。

    这村里人哪有去城里看病的,这得花多少钱呢,田芳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县城的医院长什么样,因此这闺女一出事,她除了哭,隐隐也带着些许放弃的意思,能不能熬过去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其实田芳心里早给闺女打了死票了,这也是她刚刚如此气愤的原因之一。

    苗翠花翻了个白眼,直接下令:“建党你去把你闺女抱出来,建业,你去和你舅借驴车,赶紧把丽妮儿送去县城医院。”

    这好生生的人也不能就这样死了,不管救得活救不活,总要试试。

    “妈,那钱——”田芳的眼睛闪了闪,妈该不是要替她出钱吧。

    “老大家的,你不是死的吧!”苗翠花没有搭理田芳,冲着王梅吼了一声,“这事是你家惹出来的,赶紧回屋拿钱去。”

    分家的时候,每房都是分钱的,即便后头修屋子花了点钱,那也花不了多少。

    “妈——”王梅不想动,她和田芳的想法是一样的,这看病得花多少钱呢,一个丫头而已,熬熬就得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