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答应

【书名: 六零娇宠纪 162.答应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超能右手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末世之人生赢家奶爸的文艺人生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村里人都是节省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城里看病的, 遇到赤脚大夫也看不好的病,要么熬着,要不过的时候, 才会去城里。

    最先发现顾安安不对劲的是顾建业,他一洗完澡, 就兴冲冲的回了屋子, 准备抱着香喷喷的宝贝闺女好好睡个午觉,没想到, 这一入手,安安的身子滚烫滚烫的, 小脸蛋还透着一丝极其不正常的红晕,顾建业试着想要叫醒闺女,哪知道顾安安双眼紧闭,哼唧哼唧的叮咛着, 就是没有醒过来。

    顾建业当下就急了, 外头的苗翠花和正在洗衣服的顾雅琴听到了顾建业的惊呼声, 也走了进来,看着被他抱在怀里不太正常的孩子, 急忙就催促他带着安安去了卫生站,苗翠花比他们夫妻还想的多了点, 回房拿了几块钱, 预备着随时去县城的大医院。

    “啊——呀——”

    正当顾建业觉得这赤脚医生不太靠谱, 想要带着闺女去县城仔细检查的时候,顾安安幽幽地醒了过来,她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只觉得脑袋胀痛,一抽一抽的,让一重生就没受过罪,备受宠爱呵护的小姑娘瘪了瘪嘴。

    “啊啊——”

    小丫头窝在爸爸的怀里,边上还有妈妈和奶奶关切的目光,让原本还挺正常的顾安安忍不住有些想哭,眼睛鼻头红红的,哼唧哼唧的却不哭出声。

    苗翠花觉得孙女那是遭大罪了,那叫一个心疼,心肝啊宝贝啊叠声哄着,恨不得自己替孙女把这罪给受了。

    “妈,要不送安安去城里吧,看安安的样子,也不像是吃热啊。”顾建业看着闺女难受的样子,根本就沉不下心来。

    “都怪我,是我没有看好安安,你说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就一会的功夫,怎么就这样了呢。”前头的两个儿子都皮实,即便有小病小痛,顾雅琴也不会那么担心,可是闺女那么娇娇小小的一团,她用点力都怕弄疼她,现在这样,不是剜她的心吗。

    边上的赤脚大夫满头黑线,不就是种个暑吗,用得着这样生离死别的模样吗,而且这农村女娃娃还真不稀罕,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对闺女怎么好的。

    “哇——”

    顾安安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号了起来,脑海中回荡着前世的一幕幕和今生的一幕幕,看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得家人,心中下定决定,从今天起,她就是顾安安,1957年出生的顾安安。

    顾建业不知道闺女在想什么,看她哭的撕心裂肺,小脸憋得通红通红,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就要带着闺女去县城。

    苗翠花和顾雅琴也没意见,催促着顾建业动作快点,马上回家骑着自行车带着孩子去县城。

    顾安安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事了,看把爸妈和奶奶给急的,只是一开始哭的过火,这时候即便停了下来,也止不住的打了好几个嗝。

    “啊啊——”

    顾安安好不容易止住哭泣,这厢顾建业几人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苗翠花给媳妇拿了钱,又给她装了一个小布袋,里头放着几件顾安安的换洗衣服,谁也不知道这县城的大夫会怎么说。

    顾建业已经准备好了,看着抱着孩子的妻子催促了几声。

    “不就是个丫头片子吗,还去县城看大夫,哪来的那么金贵,也不怕受不了那福气。”王梅站在屋里,看着忙进忙出的老三一家,尤其是看到婆婆往顾雅琴手里塞钱的动作时,更是嫉妒的直泛酸。

    这一次,田芳也是有些不赞同的,在她看来,在女娃娃身上花钱是没有必要的,赤脚大夫都说了是吃热,还去县城大医院做什么,那不是白费钱呢,有那钱,给家里的几个男娃买点什么东西不好。

    不过田芳没王梅那个胆子,只敢在心里腹诽,却不会说出来。

    “你给我闭嘴吧。”苗翠花看着儿子媳妇骑着车离开,这才忧心忡忡的从外头进来,正好听到了王梅那句略带诅咒的话。

    “你想在这个家当家做主,先把我和你爹熬死再说吧。”这王梅自从给顾家生了个长孙,还真以为自己是人物了,她也就是懒得和她计较,一般她眼红泛酸,不太过分她也就让让她,现在看来,这女人真是让不得,得寸进尺,说的就是王梅这样的女人。

    “妈,我不是这意思。”王梅也没想到自己气不过说的那句话刚好就被老太太听见了,腆着脸笑了笑解释道。虽然心里的确挺想这两个老不死的早点蹬腿的,可是明面上,这话是千万不能说出来的。

    “哼,有没有你心里知道。”苗翠花毫不客气,“你要是嫌我这个老婆子偏心眼,从今天起,你们一房就搬出去,反正我和你爸自己也能养活自己,用不着你们来养老。”

    苗翠花想着,现在孩子都各有各的小家庭了,早点分家也好,反正他们一定是跟着老三的,老大憨,老二蠢,一个个的哪有老三来的讨人喜欢。

    顾保田和苗翠花从来就不掩饰自己的偏心,他们都把孩子养大了,还给他们娶了媳妇,之后的日子难不成还得她像个老妈子一样在后头给他们擦屁股不成,当然是自己怎么开心怎么过了。

    而且老三孝顺,老三媳妇又是他们亲手带大的,那情分和别的媳妇能一样吗,她知道,老大和老二媳妇对自己偷偷补贴老三一家不满意,可是他们有什么资格不满意,她的钱,想给谁话就给谁花,再怎么说,她也就三个字——她乐意。

    “妈——”

    王梅怎么也没想到苗翠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这一房要是被赶出去,那老头子的补贴,还有老三在运输队干活能拿到的好处,岂不是都和他们这一房无关了。

    王梅就不明白了,自己不就是随口那么一句吗,她妈用得着那么较真吗,却没有意识到,是这些年她接二连三的挑衅,促使了这件事的发生,今天她那翻拈酸吃醋的话只是导火索罢了。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苗翠花还没说什么,就见到刚刚骑着自行车出去的老三夫妇又回来了,她见此急忙迎了上去。

    “妈,安安好像没事了,我刚骑到村口呢,安安就不哭了,还冲着我们笑,身子也不烫了,精神头似乎也恢复了,可能真的和王叔说的那样只是吃热罢了。”

    顾建业表情带着松快,没事就好,谁乐意孩子去医院受罪呢。

    苗翠花听了儿子的话,掖了掖孙女的额头,看她精神很好,脸也不红了,还伸着藕节般白胖的小手冲她要抱抱,连喊阿弥陀佛,这提起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

    顾安安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羞赧的,毕竟她前世也是个成年人了,还和小孩子似的一难受就委屈的哭鼻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还因为这个,让家里人担心,真是罪过罪过。

    孙女没事,苗翠花自然开心,不过刚刚心里冒出来的那个关于分家的苗头,却有越长越高之势,只等晚上和老头子商量。

    顾安安被带回房,脱光光擦了个温水澡,换了一件新肚兜,屁屁上也裹了个干净的尿戒子,浑身清清爽爽地躺到床上,可能有了刚刚发生的那一幕,顾雅琴也不愿意去洗衣服了,寸步不离地躺在闺女边上,生怕自己一错眼,闺女就出什么事了。

    顾建业知道媳妇的想法,乖乖的自己去打水洗衣服,在看孩子上面,肯定是当妈的更有经验。顾向文和顾向武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也明白,应该不是什么好事,端着装着已经化成绿豆汤的冰棍,坐在炕上小口小口喝着,眼睛没从胖妹妹身上移开过。

    顾安安就这样被三个人六只眼睛盯着,脸皮再厚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干脆闭眼,当做睡觉,心里却开始思考刚刚发生的那些事。

    她记得自己刚刚似乎控制那只蚊子做了一系列动作,但是忽略了自身越来越混沌的意识,刚刚仿佛撕裂般的脑部疼痛不是错觉,顾安安能肯定自己不是吃热,据她的初步估计,刚刚造成混乱的原因,极大可能就是这个重生附带的金手指。

    顾安安想着,可能操纵动物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像有些修真异能小说中写的那样,操控动物需要精神力,刚刚那般头痛欲裂,极有可能是精神力透支的结果。

    这么想着,顾安安忍不住皱了皱眉,不知道这精神力能不能锻炼,不然,要是控制一个米粒大的蚊子就废了,那这金手指岂不是鸡肋。

    想是这么想,可是顾安安已经十分庆幸了,有疼爱自己的家人,比一百个金手指还让她来的开心,至于这个异能是不是鸡肋,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了上辈子的经历,顾安安想的比大多数人都开。

    ******

    “今晚叫大家过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宣布。”

    顾家的堂屋里,坐了满满一屋子的人,除了顾家人以外,小丰村的大队长,苗翠花的亲大哥苗铁牛,会计林伯,以及顾保田的亲大哥顾保山以及弟弟顾保林也都坐在上首的位置。

    “爸,妈,这是出啥事了?”顾建军不知道中午发生的事,有些纳闷父母如此郑重的原因,也忽略了妻子王梅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在。

    分家是大事,顾家所有的小辈都到场了,包括还是奶娃娃的顾安安,正窝在她妈的怀里,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和你爸年纪也都大了,想早点考虑好以后的事,趁咱们两个老的还在,把这个家先给分了。”

    苗翠花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却让大房和二房的人脸色大变,顾建业对这个消息没什么意见,毕竟怎么样都不会亏待了他,反而对他们一家来说,分家还是件大好事呢。

    “分家,妈,怎么忽然就要分家了呢。”

    顾建军的脸上有些紧张,在小丰村,很少有父母双方都还活着就给孩子分家的,很多人家,子辈都已经当爷爷了,只要上头两个老人还在,依旧一群兄弟住在一块,当然也有那些兄弟不和睦的,早早就闹开了,父母没办法,就替孩子分家的。

    顾建军自认为他们三兄弟感情挺好的,远远没到要分家的地步啊。

    “我和你妈定的主意,哪有你多嘴的份。”

    顾保田的脾气不算好,毕竟是见过血的人,身上带着一股煞气,家里的小辈都怕他,见到他就和老鼠见到猫一样,远远躲着,唯独老三家的孩子对这个爷爷特别亲,每天爷爷长爷爷短的,要亲亲要抱抱,别说老爷子本来就偏心眼了,就是不偏心的人,长此以往那心也得长歪了去。

    果然,顾保田这一发话,都没人敢吱声了。

    “其实爸妈想要早分家也没什么,即便分了家,咱们也是爸妈的儿子,该孝敬的还是要孝敬,难不成就因为分开住呢,咱们就不是爸妈的儿子,就不是兄弟了吗?”

    说分家,顾建业那一定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啊,他现在的工作油水多,隔三差五就能忘家里带点好东西回来,即便藏得仅,偶尔总是少不得让其他两家人沾点便宜,这让自私又小气的顾建业别提多憋屈了,他赚的东西,那必须是他媳妇孩子的,和他两个哥哥家有什么关系,要是眼红,有本事也去把爸哄好了,自己赚去啊。

    “建业这话敞亮,即便分家,你们也还是一家人,只是不在一块住了罢了,而且分了家,你们兄弟妯娌间也能少点摩擦,远香近臭,没准这感情还更好了。”

    苗铁牛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说到,这分家的提议是他亲妹子提出来的,他自然无条件赞成,这外甥亲,那也是因为那是他妹的娃子啊,没他妹妹这层关系,他管他们是谁呢。

    苗铁牛平日里在处理公事上是大局为重、公正严明,偶尔徇点私,也不会太过分,可比其他村的大队长好多了,不然村里人也不会选他当队长,一当还是这么多年,地位稳固,可是在私事上,苗铁牛那性子和苗翠花一模一样,都是偏心眼到理直气壮的,苗铁牛偏心这个唯一的妹子,妹子偏心最小的儿子,秉着一切向妹妹看齐的标准,苗铁牛最看重的也是顾建业这个外甥。

    所有人都这么说,顾建军和顾建党也都知道这件事是注定了,没法改变的了,只能认命。

    现在分家也没以前复杂,以前有田有地,那是农民最大的财产,现在田地都是国家的了,除了房子,也就锅碗瓢盆,被褥衣服,以及一些农具,还有院子里养的那些鸡鸭是大头。

    那些鸡鸭说起来也不全是自家的财产,其中一半都是要养成后交给国家的集体鸡和集体鸭,只是暂时按人头分给村民养,只有少数几只是自家的。

    今年要分的,就是这些东西。

    “建军是老大,向国和红子是长孙和长孙女,爸妈应该和咱们一家过。”王梅可看不上那些东西,现在家里最值钱的是房子,以及坐在主位上,不怒自威的老爷子啊。

    “呸,谁要和你过,我和你爸早就决定好了,咱们两个以后就靠老三养老了。”苗翠花看着算盘打得极响的大儿媳妇,朝她啐了一口,想也不想地回答。

    老大和老二哪有老三来的讨人喜欢,而且老三家还有她最疼爱的小孙女安安呢,她的宝贝那样娇,每天不见她这个奶奶就难过,她可舍不得孙女伤心。

    苗翠花一想到每天嗷嗷叫着找她抱抱亲亲的孙女,心里别提多自豪了,这么些个小辈里面,唯独安安最黏她,她也觉得这个孙女最讨人喜欢,一天没见着,这心里就空落落的。

    她哪里知道,这是顾安安上辈子养成的识人眼色的本事,最为孤儿院的孩子,即便她所在的孤儿院已经算是比较和睦的了,也难免会有些摩擦,这时候,能讨孤儿院的阿姨和那些义工开心,就显得极其重要了。

    顾安安一来,就发现这个家真正当家做主的人,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在大boss面前刷好感度,人心都是肉长的,先天的血缘之情不说,后天的努力也不能忘啊。

    现在看来,她的这个做法很成功,至少顾保田和苗翠花都已经习惯了这个每天都要撒娇的小孙女了。

    “妈——”王梅就这么被驳了面子,别提多尴尬了,拧了把丈夫腰上的肉,让他说句话。

    “你个婆娘拧我干啥。”顾建军没有体会到媳妇的意思,瞪了她一眼,不知道她干啥发疯。

    “老三比咱们几个哥哥有出息,爸妈跟着老三也是应该的。”顾建军丝毫没觉得他妈的选择有错啊,老三那么能干,爸妈跟着老三日子也能更宽松,他丝毫没有想到,他爸那么高的补贴,其实压根就不需要养老,还能补贴一块住的儿子。

    王梅被自己丈夫的愚蠢都快气死了,看着被丈夫那惊呼声吸引过来的众人,脸涨的通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国子和红妮儿说你今天不爽利,王梅忙着照顾你都没空给他俩做饭了,我就带着你几个侄子侄女来看看你。”

    苗翠花睨了后头的王梅一眼,就这小心思还敢在她眼皮子底下蹦跶,用屁股想就知道,这蹭吃蹭喝的主意一定是王梅起的头,她那个傻儿子没准还被蒙在鼓里呢。

    若是平常年月,这孙子孙女来家里吃饭,她也不会怎么样,可现在是平常时候吗,那粮食是要命的,她到是会拿她这个老婆子充大方,也不知使这些下作的手段,省下的那些粮食都送去了谁的嘴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