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别人的洞房花烛夜

【书名: 大宋国贼 134 别人的洞房花烛夜 作者:江南老司机

强烈推荐:民国之文豪崛起汉祚高门间谍的战争龙起南洋大文豪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王汉手头有一份名单,上写之人都和许知远交好,最少,是有交情。

    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漏过一个的心思,王汉要把名单上之人全部杀完,以他的效率,一夜去掉五个轻而易举,使用手法也非常隐秘,比如诛杀枢密院蔡文,是伪造成吃酒暴毙。诛杀礼部王盼,则是趁他和人争风吃醋之时借刀。

    如此连续杀了十多个,王汉开始察觉出不对味。

    杀的太容易,死的人根本不像是穿越者。

    有敌人在暗处隐藏,杀肯定是要杀的,但不能滥杀,不然将大宋的精英都给灭了,这个国家还要怎么发展?

    王汉暂缓了行动,认真著书,暗地里打听观察,要把东京的青年才俊达官贵人都结交了,跟他们亲近,然后再试探他们的身份。

    时间进入隆冬,徐真的妹子要出嫁,所嫁对象是尚书省都事张焕之子张彦,喜帖前三日便送了过来,李清照早早的备份薄礼,只等结婚之日便去吃席。

    王汉心里却莫名一动,张彦是谁?怎么从未听过,徐真也算个聪明人,一向眼光高,将他那个宝贝妹子看的比天仙都重,连官家想要他都不舍,按说应该攀个高枝,怎么会嫁个都事之子?

    都事是从八品文官,尚书省里的记录员,除非人特别聪慧,不然只能熬资历,老了或许能升到五品。至于都事的儿子,和普通人相比毫无优势,那个官又不能世袭,职位也不高,若是自己不努力,估计父亲死后也只是个家道中落。

    徐真那么聪明,怎么会犯这样的糊涂?

    王汉自己乔庄之后去打听,还真给问出来,果然是事情出奇必有妖。

    说是五月春末,赵佶要扩充后宫,自然在民间选秀女。这是大件事,所选之家一跃成为皇亲,可不是谁都有这份殊荣,大富之家不愿意,中小家庭却是削尖脑袋往里钻。

    其中东城有孙家米店,祖上也出过官员,后面子弟再考不中,便没了依仗,听闻皇家招人,便想送女儿入宫。

    那女儿自然有几分颜色,原本是要说给张彦,却因为皇帝横插一脚,棒打鸳鸯散。张彦听说后,便做了一首词: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桨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此首曲子一出,立即被勾栏里的歌伎买了去,在坊间传唱。太平年代,民众图的就是个醉生梦死,儿女私情。这份棒打鸳鸯散的悲剧引起众多清倌人共鸣,惹起一场不小的轰动。

    又因为那张彦有才,便有许多人结交,渐渐的走出公众视线。某日某天,张彦和友人逛街,无意中发现当街卖纸鸢的徐有容,一时惊为天人,神魂颠倒,再也挪不动脚步。

    这世间男人心思,只有男人最懂,友人一见张彦态度,便明白他的意思,前后穿针引线,终于将此事说成,成就一段美好姻缘。

    那张彦有什么本事,不光是会做诗词,还有好手工,他做的风筝纸鸢比徐有容的更大更精巧,飞的更高也飞的更远。

    再加上他是太学生,才高八斗,徐真没有理由拒绝,于是定了婚期。

    古往今来的爱情故事缘由何起各有论断,唯独因才华而起的爱情最让读书人追捧,王汉仔细琢磨品味,把那首曲子让红豆唱了几回,越听越觉得耳熟,只是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后面蔡湘从郓城归来,也把赵如烟带来,王汉这才知道,那一生一代一双人,是清朝纳兰容若的作品。

    这回落了实锤,还有什么话说。

    知道真相的瞬间,王汉按捺不住要去把他剁了,却又疑惑,这些穿越者来狙杀自己,为什么总是改不了爱装逼的毛病?自己真有才学,便做几首原创诗词,总是说些后人的段子来刷存在感,图个什么?

    正如许知远那般,莫不是一个陷阱?

    心里便多了个心眼,先不忙动手,而是仔细勘察研究,看看张彦的朋友圈,关系网,用他来和许知远的朋友圈做比较,两份名单相结合,发现了七个共同好友。

    即便如此,王汉也不敢确定潜在敌人已锁定,还是要再三确认后才下手。

    最好的办法,是能活捉张彦,给他上手段,还愁拉不出后续贼人。

    却说结婚当日,王汉拖着瘸腿,前去张家贺喜,跟那徐宁坐在一起,也算娘家人。

    眼见那一对新人在礼堂对拜,和和美美,王汉笑的无比愉快,等到新人敬酒,他还要推脱拒绝,说自己腿伤正养,不能饮酒。

    说腿伤,等到礼成,他还要入去洞房里闹新娘,跟新人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逗的众人笑。

    宋时婚闹,都是些雅趣,最多的便是对对联,唱曲儿,猜字谜,至于后世那些婚闹要占尽新娘伴娘便宜的,都是元蒙入关之后野猪皮贵族编排出来恶心汉人的玩意,那些大老爷摆出高高在上的嘴脸,把穷人的新娘各种糟蹋,还不许新郎生气,美其名曰老祖宗传下的习俗,其实不对。

    真正的汉人闹婚是极其雅致的,没文化的人还闹不了。

    等到宾朋散尽,新人便要入洞房,喝合卺酒。一对新人对烛相顾,各自羞涩欢喜自是不提。只说两口子举杯齐眉,一饮而尽,那张彦便挽着徐有容胳膊,要往床榻上送。

    这里刚把凤冠霞帔拆完,外套褪下,刚露出一对香肩肚兜,张彦就坚持不住,站在地上身体晃两晃,咣当声跌倒。

    徐有容惊讶,起身去扶,结果自己也昏昏沉沉,向地上扑去。还好王汉眼疾手快,从床下钻出,将她接住,重新放去床上。

    而后,吹灯灭蜡,关好床帐,给美人盖好被子,自己在屋里一番搜寻。

    好家伙,还真给找到好东西,一根重达二十多公斤的反器材狙击,不出意外的话,正是这玩意害的王汉瘸腿。

    相比起纳兰容若的诗,这把狙击才是真正的实锤,王汉将张彦脱了个赤条条,而后捆了,这才拿了醋在他鼻尖转一转,让他醒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国贼相邻的书:北宋最强大少爷明鹿鼎记超品小厮勒胡马春秋霸途钢铁燃魂正统天命高危职业蝶与谍逆袭大清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挣扎在贞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