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05

【书名: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 第5章 05 作者:咎书

强烈推荐:我家萝莉是大明星修真归来重生当军嫂六十年代白富美奶爸的文艺人生瓜田李夏六零小娇妻末日刁民     第五章

    宋月笙见到“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的小狗崽,拿着雨伞的手还停滞在原地。他早上因为要谈合同,所以出门出得急。等公司的事情解决完了,这才想起家里没人束缚的小狗,于是去而复返。

    没想到,眼前所见,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虽然地上有些被咬掉的沙发碎屑和莫名其妙断掉的几根半截牙签,但是整个家里尚算整洁,远远没有达到网上照片那样山呼海啸般的“撕家”效果。

    最让人疑惑的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电视为什么打开了?而且,这狗崽子还趴在地板上,俨然以一副看电视的主人模样自居。

    宋月笙觉得自己魔怔了,他开始怀疑这狗崽子的灵魂里是不是装了一个万年不死的狗精。

    而此时的周鹭,忙不迭装模作样地咬起了电视遥控器,边咬她还边趟在地上,以自己肥胖的小身子为轴心,开始螺旋式打转转。

    “蜡笔。”宋月笙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他试探性地叫道。

    周鹭装作听不懂他在叫谁,继续咬着遥控器,四爪并用地转啊转。

    这副蠢样才有点像狗。

    宋月笙把雨伞放在鞋柜上,他蹲下身,对着小狗崽故技重施:“来喝奶,蜡笔。”

    周鹭艰难地将自己身体转到了电视机前。她将嘴里的遥控器松开,因为力度没有把握好,遥控器下弹的时候不小心还砸到了她脆弱的狗鼻子。

    由于疼,周鹭四只爪子没有章法地胡乱扑腾半天,在挣扎中,她“不小心”按熄了电视的电源开关。

    然后,周鹭肥硕的身躯在地上滚了好几滚,她缩回沙发边,锲而不舍地继续去咬沙发腿。

    这只狗如果不是太傻就是太聪明。

    宋月笙看向狗崽子打滚时候沾上的满身碎屑与地板上它流的几大滴哈喇子,决定暂时还是把它归类到“太傻”里。

    一条狗会有预谋地自己开电视?

    他是疯了才会想到这种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宋月笙把邓黎拿来的航空箱收拾好,用诱拐的方式将周鹭骗到了里面。

    他特地回来带狗崽子一起去公司。

    弄好出门后,宋月笙预约了一个保洁来家里。帮着邓黎养了两天狗,总感觉吃饭的时候都舔着一嘴狗毛,有洁癖的处女座要受不了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条狗崽除了第一次认不清厕所,接下来再没有随地大小便过。

    看来作为一条狗,它也有羞耻心。

    周鹭被宋月笙打包进航空箱后,便一直处于动也不动的状态。由于她现在的体积小,航空箱还算宽敞。她摸摸白肚皮,在陪着宋月笙去公司的路上,安稳地睡了一觉。

    “宋总,你的狗好可爱,我可以摸摸它吗?”等周鹭被吵醒时,她已经安全到了公司。

    公司的前台夏珊珊姿态妩媚,一向仗着自己的姿色勇于与老板攀谈。这回见宋月笙拿着一只可爱的小狗狗,夏珊珊眼睛一亮,娇滴滴地向宋月笙问道。

    宋月笙的长相偏为秀梃俊美。他皮肤白皙,加上那双会说话的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眉目星光都有层层温柔,仿佛能让人感受到和风细雨,红情绿意。

    “你要想摸当然可以。不过,老话说同类相斥,它要是看到你,发起狂来抓伤了你的脸可不好。”宋月笙声音清澈地道。

    这句话可比眨着狗眼卖萌的小狗崽还要可爱百倍。夏珊珊嫩脸一红,果然不再提想要摸狗的请求。

    宋月笙父亲早逝,他早早出来混迹商场,生就了一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出众的样貌加万贯家财已足以让他在情场里所向披靡,何况宋月笙还不爱摆阔少架子,一般场合下,他很少会让女孩感到难堪。

    是以,他自己的公司里,暗恋老板的员工就有不少,夏珊珊便是妄图“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其中一个。

    周鹭眼见着姑娘的俏脸从白色变成艳丽的粉红,不由在心里唾弃起宋月笙。别人不知道,她自认还算是了解他。

    这人舌上舌下两套功夫,嘴里真真假假难以辨别,对着姑娘家的时候尤其明显,多少人因此错许了芳心。

    周鹭见夏珊珊有意识地将胸前的衣领拉低一些,故意露出胸前的沟壑,不禁翻了翻小狗眼。她露出一块眼白,对这类“狗男狗女”深表厌弃。

    从前台去办公室的一路上,周鹭碰到不少这类特殊问候,甚至有几个胆大的还私自将手放进航空箱里摸她的屁股!真是过分!

    周鹭将毛茸茸的屁股藏地隐蔽了点,这才减少了一些骚扰。

    到了宋月笙的私人办公室,他便把航空箱中的小狗崽放了出来。宋月笙的办公室里铺着一张卡其色的波斯地毯,触感柔软,在上面滚来滚去的滋味比家里要好多了。

    周鹭享受地从东边滚到西边,小狗眼同时觑了一圈办公室的规划。

    周鹭出道的时候被宋月笙变相地“包”过一年,虽然说他给予了她演艺上不少帮助,但是他的事业她识相地从不参与。

    一是为了避嫌,二是她对他头顶的光环确实没多大兴趣。别人想着丑小鸭变天鹅,她只希望能够尽量完善自己的前途。

    “要嘘嘘提前叫,不然把你从楼上扔下去哦。”在周鹭回忆过去的当口,宋月笙以免万一,对着小狗崽危言耸听了一句。

    周鹭不以为然地从鼻孔里喷气。她将自己团成团,趴在会客沙发下面。周鹭眼睛滴溜溜乱转,她意识到了,这是她逃跑的最好时机。

    早上的新闻里面已经说得很明确,周鹭的身体现在正在人民医院接受长期治疗,她想偷偷溜到人民医院去亲自探寻一下。

    此时,秘书敲门进来,将手上拿着的一份文件递给宋月笙:“宋总,今天十一点要开会,陈总他们都已经到了会议室。”

    宋月笙的秘书竟然是名男性,周鹭看着眼前的平头男人吃惊了一把。她以为至少会是个和前台一样的香艳美人。

    宋月笙理理衣领和袖边,拿起桌上的钢笔插在西装口袋里:“走吧。”

    说完,他用脚尖点了点缩在沙发下面的一团毛状物:“找个人帮我看着狗,别让它在公司里到处跑。”

    秘书点头,他抱起团成团的周鹭,将它交给了外面办公桌的一位年轻女孩子:“小楂,来,你比较细心。这是宋总的狗,一定看好了。”

    一个“宋总的狗”便能说明一切,叫“小楂”的女孩满心欢喜地接过狗,又是摸周鹭的小耳朵,又是摸她的大屁股,不时还伸手挠挠她的下巴。

    女孩明显养过小动物,接过手后特地喂了点水给狗崽子喝,摸它颈子的手法也很温柔,比宋月笙那种粗糙式养法强了不止百倍。

    周鹭乖顺地将水杯里的水舔干净。大厅的中央空调冷气很足,她收回挂在嘴边的小舌头,趴在桌上,脑子里已经在计划逃跑路线。

    因为小狗崽的存在,小楂全然成了办公室里的大半个焦点,不少好事之徒过来围观起周鹭——

    “真可爱,好像是柯基。

    “腿没有传说中那么短啊,可能是因为年纪还小吧,屁股倒是真挺大的。

    “我没吃早饭,好饿啊,看到吐司面包就更饿了。”

    ……你丫的屁股才是吐司面包!

    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周鹭的小身子往后缩了缩,努力将自己的屁股缩小存在感。

    “昨天的新闻你们看了没?据说周鹭颅脑损伤,很难醒过来。”

    诶,七嘴八舌中难得发现一句有用的。

    周鹭听到自己的名字后,立刻竖起耳朵,她现在耳聪目明,很快便找到了开启这个话题的人。

    “看了,我还挺喜欢她的戏,闹成现在这样真是怪可怜的。因为《锦绣权》,她的粉丝疯狂地到处喷人,得罪了不少大腕儿。娱乐圈改朝换代那么快,再不醒,她的事业堪危啊。”

    “你小点声。”一个穿着花衣服的年轻人推搡了说这话的人一把,他伸出一根手指,做出噤声的手势,“别让宋总听见。”

    看来宋月笙这护短又顾念旧情的脾气,许多人都知道。

    周鹭舔舔自己肉乎乎的爪子,趁小楂不注意,她一口咬在了小楂办公桌的绿色盆栽上。

    花衣服的年轻人继续神秘兮兮地说:“我听说周鹭进医院的时候,宋总还去看过几次呢,咱们宋总就是好风度。要我说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传闻说不准有几分可信度。”

    这话一出,又是三三两两的议论声,周鹭却没心情再听下去。

    她见小楂也在看热闹,找准时机从办公桌跃到椅子,又从椅子跳到地上。她迈着爪子,开始往门口的方向狂奔。

    其实他们所谓的传闻周鹭心里一直很清楚,无非是什么“影后成名原是借力富少”的话。

    周鹭和宋月笙当初的一段,外围观众知道的不算多,因为大部分绯闻被宋月笙压了下来,但是贴近他们生活的一些人还是对这些事能如数家珍。

    他们两个从认识到分开,周鹭自觉没有对不起宋月笙的地方。当然,严格来说,宋月笙也没对不起她。至少作为一个浪荡的金主,他当初连“二奶”都没多包。

    唯一令周鹭顿觉不爽的地方便是,明明最后她吃亏比较多,分开以后,好名声却都被他宋月笙占去了。

    这也造成了周鹭对“传闻”生理性厌恶的一大原因。

    周鹭马不停蹄地跑啊跑,新的希望就在前方,在前方!

    “砰!”周鹭的小狗头不小心撞到了一双墨绿色高跟鞋上,高跟鞋前镶着的一颗钻打得小狗崽今早刚刚受伤的鼻子又遭重创。

    周鹭四抓朝天地瘫在地上,她捂着自己的黑鼻头,眼圈有点红。

    “谁家的狗,这么可爱?”一道女声在周鹭头顶上方响起。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昨天修了前文的对话内容,因为小宋爷的设定是伪·浪荡富二代,前面不小心把他写得有点冷,已经看到这里的宝贝就不用回头再看了,这只是对昨天频繁伪更给一个解释~

    以及,昨天评论区有人觉得蜡笔没有胖团好听,还怀疑作者君的审美(*'へ'*)阿书不服气啊,蜡笔难道没有胖团好听吗,胖团是随手胡诌的,蜡笔可是我想了很久的狗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相邻的书:红楼之十三养妻记我家小猫咪超凶![穿书]同桌共眠[娱乐圈]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卡美洛的英雄王陛下[综漫]儿媳高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