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0

【书名: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 第30章 30 作者:咎书

强烈推荐:我家萝莉是大明星修真归来六十年代白富美重生当军嫂瓜田李夏奶爸的文艺人生六零小娇妻末日刁民     第三十章

    周鹭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身后的宋月笙仿佛在和她比拼耐力一样。除了最开始问了句“你在装睡吗”, 再没有别的动静了。

    周鹭心里急惶惶地,背部那道炙热不过的视线让她装睡都装地不得踏实。她心一横, 终于不再做鸵鸟, 她懒散地捂嘴打了个哈欠,装作迷迷糊糊刚睁开眼的样子。

    周鹭翻过身,果然看到宋月笙已经自行找了个椅子坐下,他两手插在衣兜里, 好整以暇地靠着椅背。

    见周鹭转过来看他,宋月笙悠悠哉地笑:“醒了?”

    周鹭点点头,却并没开口讲话,她黑白分明的眼珠咕噜转了转。

    不是说精神状态都已经正常了吗?怎么看着还是有点奇怪。

    宋月笙紧了紧脖子上松松垮垮的领带,想着要怎么找话题开口才能不尴尬。分手了许久的前男女朋友,阔别几年再见面, 一般情况下都是说些什么?

    流连花丛的小宋爷明显没有吃回头草的经验。

    他挑了挑眼尾,说出口的话落入老套:“好点了吗?”

    周鹭抿出一个笑, 尽力让脸上的表情保持自然:“嗯……感觉比前两天好一些。”

    说完, 周鹭就恨不得狠狠打自己嘴一巴掌。

    啊呸!哪壶不开提哪壶。好端端地, 你提醒他前两天的事干嘛!他要是问你为什么咬他,你说什么?被狗上身了吗!

    周鹭抿着唇,心里已经把刚才说傻话的自己剐了好几刀。

    宋月笙看她一眼, 不置可否地挑起嘴角:“唔,确实要比前两天强。”

    他横出左手手腕,佯装看手表时间, 实则是以一种非常显眼的方式在周鹭面前展示了几秒钟自己虎口上的咬痕。

    宋月笙道:“需不需要我帮你削个苹果吃?”

    周鹭的眼角瞟过那道伤疤,她知道是自己的牙齿做的好事,赶紧摇头,一阵脸热地说:“不了,不用麻烦。”

    宋月笙已经手快地拿起水果刀和刚洗好的苹果,他勾起唇角说:“不麻烦,你这么好的牙口,别浪费了。”

    就知道他在记恨被咬一口的事!周鹭在暗地里磨了磨牙。

    早上路星舟来病房的时候拿了一盒果篮,宋月笙前天来的时候也带了一提。周鹭注意到宋月笙似乎很嫌弃路星舟的东西,发现病房里多了一份除他之外的“慰问品”后,他连眼角眉梢都是凉的。

    周鹭在心里揣度,他和路星舟两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有的过节,起源于生意场上吗?

    路星舟的主业一直都是以娱乐圈为大头,宋月笙虽然也会偶尔投资几部电影,但都是小打小闹,宋氏的根基并不是娱乐行业,所以他们在生意场上结怨的可能性应该很小。

    如果不是因为生意,那,是因为女人?

    周鹭抬眼看宋月笙,刚好看到他利落地削断最后一根苹果皮,他把一个光溜溜的苹果递给周鹭。

    宋月笙见周鹭一副“有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的小鹿斑比样,他睨她一眼,主动道:“有问题想问我?”

    还是被发现了。

    周鹭拿着大苹果,犹犹豫豫地说:“路总哪里得罪过你吗?”

    宋月笙听她张嘴要讲和路星舟有关的事,不由扯着嘴角冷哼:“当然。”

    提到这里,宋月笙闭口不言地看了周鹭几眼,他一手搭在椅背上,笑地格外有深意。

    周鹭被这笑容盯得头皮发麻,吃苹果都吃得战战兢兢,总觉得宋月笙太过奇怪。好像她只要再提一次“路星舟”,就会碰到什么定时炸弹一样。

    在这样的眼神注视下,她实在开不了口继续问下去,索性换了个话题说:“你家的狗好吗?”

    周鹭心里记挂着吃了农药生死不明的胖团和这两次灵魂互换之谜。正好趁着宋月笙在,得撬开他的嘴,多挖点信息。

    “你怎么知道我养狗了?”宋月笙眼神一深,慢腾腾地说道。

    周鹭反应极快,充分拿出了夺影后时的演技,她张嘴说:“哦。是我早上和小刘聊天,她听王主任提起过,然后就随口告诉我了。”

    小刘是一直照护周鹭的护士。

    宋月笙点头,他伸直坐得有些酸麻的长腿,靠了靠椅背,想到正在兽医站救治的胖团,他头疼地道:“昨晚小家伙不小心农药中毒了,我连夜把它送到了宠物医院。今天早上我去看它,那儿的兽医说我走之后,还给它做了次抢救。”

    昨晚宋月笙走后,胖团被抢救过?!

    周鹭对宋月笙和邓黎两人离去的脚步声有印象,也就是说宋月笙走的时候,她还是胖团。至于后来的抢救,周鹭就记忆模糊了。

    所以她变回周鹭,应该是在宋月笙走之后,胖团在抢救中或者抢救之前的这段时间吗?

    周鹭低头沉思,全然没注意额边有缕碎发垂了下来。

    看着她细软的发丝,宋月笙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帮她撩到耳后去,周鹭却本能性地避开他的手,偏了偏头。

    宋月笙的手僵在半空中,尴尬地缩了回来。他眼皮一垂,缓缓地笑了笑:“你这是怕我吗,小鹭?”

    最后一声小鹭被他喊得格外有腔调,话句的尾音连挑了几个转。他今天没有戴眼镜,一双桃花眼因为没了镜片的遮掩显得温和又多情。

    周鹭实在吃不消这样的语气,本来她那下偏头也只是应急反应,不过是由于太久没和人亲密接触过而已。

    “我怕你做什么?”周鹭用餐巾纸包住吃完剩下的苹果核,平静笑道。

    宋月笙:“但愿是我想多了。”

    “上回见面,你和我说了个“汪”。”宋月笙面色坦然地一手点点桌子,“汪什么?”

    汪……

    原来宋月笙让小张去调查“汪”,是因为胖团喊了声“汪”吗?幸好它只喊了一声,要是连着“汪汪汪”,让她怎么圆!

    周鹭道:“没什么特别意思,当时刚打完哈欠,小宋爷多心了。”

    “哦?是我多心了吗?”宋月笙皱眉,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遍周鹭全身。

    旁边的周鹭未免宋月笙起疑,猛点了点头。

    宋月笙莞尔:“那就当是我多心。我再问你,你当初受伤是因为没有系保险绳吗?”

    宋月笙提起这事儿,不由牵扯到周鹭回忆里遥远的过去。

    在电影城拍《锦绣权》的那个时候,距今已久久四个月,虽然说她大多数时间都处在意识不清醒里,可真要回忆起来还是觉得有几分吃力。

    “当时场地受限,没办法系两根绳。”周鹭顿了顿,说。

    宋月笙追问道:“你是因为想救姚依茗,才把自己搭上的?”

    周鹭:“差不多。”

    “你可真是双商高啊周鹭。”宋月笙被这个答案气笑了,“自己没系绳子心里居然一点数都没有?这回是亏你命大,再有下次,我看你八成会头朝地,直接见地府阎王去了。”

    很久没听过的“宋氏数落”再次听来居然有种隐约的安心和亲密感,她是进化成了抖吗?

    周鹭在心里唾弃自己。

    “哪有下次。”周鹭对他笑露了八颗白牙,“一次就把我吓得要死,捡回条命都算我有福气。”

    “原来你还知道。”宋月笙半靠在床边的桌子上,抿出一个笑,“邓黎才说我犯小人,女人和狗都双双住院。看来这话不假,你这智商没比胖团聪明多少。”

    他这是,把谁叫做他女人?周鹭瞪圆眼睛。

    四下保持了几秒钟的静谧无声。宋月笙似乎也自知失言,他解开了衬衣腕上的一粒纽扣,眼里波光徐徐。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这两天一直卡文,明天的更新可能又要等到晚上九点了,我需要捋一捋本文的几条线,不过会尽量更新一个肥章!

    关于大家关心的周鹭和胖团会不会再换回去的事,其实这几章都有提示,没错,就是大家想的那样~

    最后感谢这两天灌溉营养液的雷锋们(づ ̄3 ̄)づ爱泥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相邻的书:红楼之十三养妻记我家小猫咪超凶![穿书]同桌共眠[娱乐圈]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卡美洛的英雄王陛下[综漫]儿媳高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