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

【书名: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 第44章 44 作者:咎书

强烈推荐:六十年代白富美瓜田李夏修真归来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六零小娇妻重生当军嫂奶爸的文艺人生娘娘不想活     第四十四章

    宋月笙问完话, 又自顾自地来了番自问自答。他学着小狗崽的样子挠了挠她圆润的下巴,他说:“我问你做什么, 你又不会讲话。”

    宋月笙口吻认真,仿佛他才是真正的从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那位。

    周鹭打个哈欠, 这才觉得宋月笙的语气像一个正常人该说的话。只要他不再时不时地吃她小屁股上的热豆腐,她可以不把宋月笙是“柯基屁股控”的事情告诉别人。

    宋月笙的眼睛扫了扫电视。他仔细想了想, 拿出一张白纸和钢笔, 把认为有嫌疑的人用笔尖在纸上“刷刷”写了下来。

    周鹭为了知道宋月笙在作什么妖,特地趁他洗澡的时候攀着板凳腿爬到了椅子上面去。宋月笙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 那张白纸被他放到了桌子最边缘处,小短腿甚至不需要怎么出力就能用爪子摸到一点纸的边。

    不过周鹭很小心, 为了避免她“锋利”的爪子不小心撕碎纸张的意外事故。她只是趴在桌上, 用爪子尖尖撑着桌角,眯着眼睛凑着小脑袋望。

    白纸上一共写了三个人名。第一是“姚依茗”,第二是“杨梦寻”, 第三则是一个被划掉的字, 但是从那几笔不明显的划痕来看, 周鹭还是十分敏锐地分辨出了, 这个字是一个半边的足字旁。

    带足的字, 周鹭首先想到的是路,而后自然而然地由路想到了路星舟。因为是自己老板, 所以周鹭经常能看到路星舟那一手俊气的签名,先想到他是很正常的思维。

    周鹭收回爪子,觉得如果宋月笙原本真是打算写“路”, 那他与路星舟怕是有什么隔世的“深仇大恨”在,连这种事情他都不忘他。

    除了被涂掉的足字外,沈蕴的名字被宋月笙放到了最后一个,而且他似乎是嫌麻烦,连沈蕴的名字都没写全,只有一个单调的“沈”字。周鹭觉得要不是自己机智,是无法由它准确想到沈蕴的。

    周鹭利落地驱使小短腿从板凳上跳下来,好像再次起了心理暗示。直觉告诉她,这里面,宋月笙对沈蕴的怀疑可能是最小的。

    周鹭忍不住哼了一声,她一爪踢飞了球,然后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跑到地板上趴着去了。

    茶几上的手机响起了新信息声,周鹭瞥了眼水声没停的浴室间,她探着狗头,明目张胆地对宋月笙的手机做了番视察。

    “明天见面,我把事情当面和你说清楚吧。”

    发件人连个备注都没有,是一串长长的数字,而且最后几位尾数看着有点熟悉,应该是周鹭通讯录里也有的人。

    看这短信里纠缠不的口吻,多半是女人,周鹭纯凭臆想,已经脑补出了一部优质青春偶像剧。

    宋月笙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时,就见小狗崽仰着肚皮躺在地上。她平常最引以为傲的小屁股缩到了毛茸茸的后腿下面,两条小胖腿正无章法地踢着茶几,乍一看还以为她是在做什么狗类的瑜伽运动。

    宋月笙走过去拿起手机先看了眼,而后才把目光放到小崽子身上。他出来得急,头发根上湿哒哒地滴着水不说,全身上下还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

    内裤虽然有松紧的弹性,但是因为没全部擦干的水迹,所以边缘紧紧勾勒在他的大腿上,某个地方的轮廓看着也若隐若现。

    周鹭紧张地咽下口水,她捂着狗眼,飞快地转了个身子面对他。

    宋月笙一笑,他拿着浴巾擦头发,稳稳当当地坐到沙发上去。临近睡前,他给自己开了瓶牛奶喝。

    当然,宋月笙也没区别对待,给自己倒完奶之后,还给小狗崽也泡了碗羊奶。

    周鹭看到羊奶,对食物本能的热爱让她终于找到充分的理由离开辣眼睛的某人面前。她卷起舌头,撅着屁股喝奶。

    喝着喝着,周鹭冥冥中总觉得今天的奶味道哪里不对,大概是宋月笙泡的时候水温不够,腥味似乎比往常要大一点。

    周鹭联想到了一种奇怪的东西上面,她小狗脸一红,用爪子推开碗,突然没了继续喝奶的欲/望。

    宋月笙见周鹭喝一半不喝了,状似关心地走过去弯腰摸了摸她软软的耳朵,他眯着桃花眼笑说:“再不喝就凉了。”

    好在宋月笙这回知道羞,给下半身披了半截浴巾才蹲下,不然周鹭也不知道以自己现在这个高度……会看到什么尺寸的东西。

    宋月笙平常会健身,所以上半身的身材保持地很好。穿衣服的时候不显,赤/裸着身体才能看到他健硕的腰身与微微隆起的一点肌肉,再配上从发尾流到胸膛处的几滴透明小水滴,看着有股“肌色可餐”的性感。

    周鹭不敢再看了,她哈拉哈拉吐着舌头,觉得好像有点热。

    “不喝那我倒掉了,等凉了你会拉肚子。”宋月笙好似没有察觉到小狗崽越跳越快的心脏速度,他殷殷凝望周鹭,用心平气和的语气低声说。

    倒掉吧倒掉吧。

    周鹭无所谓地继续吐舌头。

    宋月笙见小狗崽确实没有阻止他的动作,这才拿起狗食盆,准备把剩余的一点羊奶喂进马桶。

    他刚打算站直身体,却感觉到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摸了一把他的胸肌?

    宋月笙一下没反应过来,他愣了愣才回头看。

    周鹭见宋月笙发现了自己爪子的“不轨行为”,底气不太足,却偏偏还要装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喂,泥摸了我那么多下屁股,我就摸一下,算起来还是我吃亏的!

    周鹭睁圆乌黑的眼睛,她梗着短脖子,小狗头仰着,气势上绝对不输人。

    宋月笙嘴角一咧,唇线愉悦地弯成一个弧度。他一双桃花眼里好像有什么即将得逞的笑容,他声音咧咧,懒洋洋地:“呵,学会占便宜了。”

    你憋乱说,我只是爪子打滑!

    周鹭继续仰着狗头,抵死不承认刚才那一下是出于“情不自禁”的故意。

    宋月笙抬起小狗崽的下巴,蹭了蹭她的鼻尖。他慢慢站起身,有意在小狗崽面前用修长食指擦掉了胸膛上出的一点细汗,然后才拿着碗,倒掉了羊奶。

    风骚,流氓!

    周鹭在心里默默腹诽,并且决定下次宋月笙要是再这样毫不遮掩地耍流氓,她……她……她就再摸他一次!

    周鹭晃晃狗头,她动动爪子,满足地呵出一口气。

    翌日,周鹭一个人被留在了家里。宋月笙大早上就整装出了门,而且看样子应该不是去上班,大概率是去赴昨天那条短信的约。

    不知道是哪个小妖精。

    周鹭蛮横地咬一口用来磨牙的泛着花生香味的洁齿骨,结果一个不小心,白色小乳牙被“咯噔”一下磕掉一颗。

    她用粉红肉爪捂着腮帮子,狗生第一次经历换牙,还有点手足无措。

    由于垃圾桶没有套塑料袋,因此周鹭把掉下来的牙齿直接叼进自己的狗食盆里放着,打算等宋月笙回来了再处理。

    不过,谁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万一夜不归宿怎么办。

    周鹭躺倒在地上,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下去。她两只后腿踩着小板凳,到门把手旁边去观察了下动静。

    结果下板凳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前爪真的打了个滑,直接把门锁按死了。

    周鹭赶快收回爪子,她惶恐地用脑袋贴着门板看。因为好多次见过宋月笙晚上的时候锁门,所以她现在几乎可以断定,她刚才无意的那一下好像……是真的从里面将门反锁了。

    周鹭战战兢兢地又爬上椅子,想再尽自己所能地做点挽救措施。

    宋家的里门要解开反锁对人而言很简单,只需要把锁孔往外一拉就可以。但是小狗的爪子只有肉垫,没有指头。周鹭努力了半天,尝试用爪子拉、用嘴巴咬,甚至拿脑袋顶都没办法。

    她心很累地从板凳上呲溜下来,觉得宋月笙回来时要是发现开不开门,八成要给她好看。

    不知道拿屁屁换顿打顶不顶用。

    周鹭哆哆嗦嗦地舔了舔腿边的毛,打算先把自己洗白白一点。

    晚上八点半,周鹭察觉门锁处传来了声音,她立刻闻声而起,晃荡着爪子跑到门边去。

    宋月笙第一个门开得很顺利,周鹭听到了一声“吱吖”。至于第二个,宋月笙拿钥匙拧了近一分钟都拧不开。

    最近日子里不太平的事有些多,宋月笙心里的预感不好,他赶快用两指扣了扣门,朗声叫道:“胖团。”

    周鹭两爪巴着门,“汪汪汪”地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宋月笙听到叫声回复过来,这才安下了心。门锁打不开,他只好找了个锁匠来,结果锁匠表示“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从外很难打开”。

    从里面反锁……

    剧情和宋月笙想象地有点出入,本来害怕是有不怀好意的敌人过来,没想到只是猪队友又犯了傻。

    宋月笙取下眼镜用衣袖擦了擦镜片,然后打了119的消防报警电话。

    宋家的二楼阳台楼层高。晚上这个点,小区内的过道里停了不少车,119的大红车进不来,车上长长的扶梯也没办法用。

    不能从二楼爬进去,几个消防队员一合计,决定把他家小客房的一个防盗网锯了,从窗户里溜缝钻进来开门。

    听说是狗在家反锁了门,有个刚进队的年轻小男孩还觉得有趣,进去之前与宋月笙开玩笑道:“你家狗这么调皮,不如捐给我们队呀。我把它训练成警犬,保证它不再捣蛋。”

    宋月笙正在给辛苦的同志们发水,听年轻人这么说。他发水的手一顿,觉得这孩子真是其心可诛。

    开玩笑,老婆能随便捐吗?!

    宋月笙抽了口长气,他笑笑:“能教好的。”

    年轻人本来也就随口一说,对宋月笙的拒绝并没太在意。倒是旁边一位将要一起和他进去的队员认真地扯扯宋月笙的衣袖说:“你家狗咬人吗?”

    因为亲眼看到了门的高度,所以队员们都觉得会反锁这个门的狗一定是个身高马大、力气十足的霸气犬,完全没想到是一条小柯基干出来的事情。

    他还有点怕地说:“那你一定要和它说好,等会儿我们进去了别让它咬我们。”

    宋月笙瞧着他脸上单纯的神色,正经八百地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记者书:提问,为什么看到内裤会咽口水呢?

    周鹭:你憋做标题党,我是紧张!

    记者书:提问,为什么要用爪子摸小宋爷胸?

    周鹭:说了是爪子打滑,打滑!

    记者书:提问,喝羊奶的时候想到了什么东西所以不想喝了?

    周鹭:……蟹蟹大家的观看,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

    ps:以后没有按时更新的话,当天在该章留言的宝宝都会得到补偿的红包一封~昨天的已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相邻的书:红楼之十三养妻记我家小猫咪超凶![穿书]同桌共眠[娱乐圈]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卡美洛的英雄王陛下[综漫]儿媳高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