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48

【书名: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 第48章 48 作者:咎书

强烈推荐:修真归来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六十年代白富美重生当军嫂瓜田李夏奶爸的文艺人生六零小娇妻末日刁民     第四十八章

    不仅是宋月笙样子疏离, 陈知行的表情也略微有点僵硬。他戴着一副细边框眼镜,白面书生般的脸出了点小细汗。

    “我刚从x市回来。”陈知行放下公文包和行李箱,换上了宋月笙准备好的一次性拖鞋。

    宋月笙点头,又拿一次性茶杯给他倒了杯水喝,宋月笙好整以暇地靠在椅子上,眸光扫了他一眼,淡道:“商业城的事情顺利吗?”

    陈知行接过杯子,眼神无意识地四处乱瞟:“挺顺利的。”

    然后两人就开始了漫长的关于商业城的一系列规划。

    周鹭本来以为能有八卦听, 结果差点被这无聊的谈话给直接催眠。她恹恹地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巴着床沿翻到婴儿床上去,打算趁着大好太阳,睡个暖呼呼的午觉。

    宋月笙买的几乎是所有版本里最迷你的婴儿床, 床沿设置地很低, 小狗崽每回顺着板凳往上一爬,就能顺利翻进去。

    她挺着肚子, 撅起小屁股微微一耸, 整条狗很快安全着陆到了软软的床面上。

    周鹭一嘴咬起被子,蹬了蹬腿, 先把自己的粉肚皮盖上了。

    宋月笙和陈知行的谈话也终于从漫无边际的“商业城”上一点点地走向重点。

    “在x市谈项目的时候, 你都是一个人吗?”宋月笙翘着腿喝了口茶,他装模作样地拍了拍身上的灰, 忽然问道。

    陈知行目光一顿。这小眼镜虽然也混迹商场,但是临危经验明显不如宋月笙多,在这样的逼问下他呼吸一停, 有点心虚地低头看着茶叶片。

    宋月笙却没这样轻松地放过他,他一挑眉,一手敲敲桌子,从鼻音里继续发出一声略带压迫性的低问:“嗯?”

    “小宋爷,请你有话直说。”陈知行的肩膀耸下来,他抬了抬眼镜腿,只是略微收缩起来的胳膊显得这动作带点猥琐的怂。

    好看热闹的小狗崽见陈知行直接叫了句“小宋爷”,立刻领悟到两人的状态开始变得剑拔弩张了。她又八卦地伸出狗脑袋,在婴儿床的床柱缝隙间,眨着一对狗眼看。

    宋月笙也用食指抬了抬眼镜腿。对比陈知行,他的姿态不紧不慢地,仿佛很悠闲。只有开口时,他这温和的假象里才会显露出一点固执和坚硬。

    宋月笙说:“知行。名义上你是我姐夫,走出去外面的人怎么看你我不知道,但是至少公司上下都给了你最起码的尊重和肯定。”

    “我自认没有任何地方亏待过你。x市的事情是从我爸活着的时候就开始准备。如果不是非常信任,我不可能把它全权交到某一个人手上。”宋月笙自嘲似的揉了揉单边的眉骨,“我这样相信你,有一部分原因确实在于我把你当一家人来看,但是,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我认可你的能力。”

    宋月笙看了他一眼,他扯扯嘴角:“不知道,你有没有辜负我的信任。”

    宋月笙似乎熟知“剖人如何剖心”之道,始终不点明主题就算了,话里不明说,可话外几乎每句都带着让人足以自惭形秽的谴责。

    旁听的周鹭虽然仍旧一头雾水地,但是她忽然心生一种感慨。当年以为自己头顶一片青天的宋月笙,没有像对陈知行这样对她,果真还是对她存了点不忍和喜爱吧。不然就她当时那初出茅庐的口才,还不被宋月笙秒成个渣渣。

    周鹭挠挠脸,抓着床杆继续看下去。

    陈知行似乎受不住这样大的心理压力了。他牵起一个半笑不笑的假笑,薄唇轻启:“在x市我不是一个人。这种说法,是你想听到的吗?”

    他继而面无表情地说道:“宋总,你所谓的信任不过是面子工程而已。你要真相信我,我在x市的时候,你就不会找人调查我。如果不调查我,又怎么能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呢。”

    宋月笙听他语带愤慨,淡淡看了他一眼,没告诉陈知行自己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宋月笙不过是因为担心周鹭,所以才会找人去盯住沈蕴。没想到,盯着沈蕴的时候,他的人居然顺藤摸瓜地撞破了沈蕴和陈知行在x市私会的丑事。

    虽然当时并没惊动他们,可沈蕴大小算是个公众人物,对“狗仔”这类潜行者存在着后天培养出的职业敏锐性,所以两人仅在x市会了两次面,沈蕴便迅速赶到了金蛇奖典礼上。

    沈蕴和陈知行本来都以为跟踪他们的会是娱乐记者,谁想到陈知行的飞机刚一落地,就碰到来“殷勤”接机的小张,被这样请到了宋月笙家里来之后,又经过阴阳怪气的一顿过问。陈知行要是还看不出来x市是谁的人,他就白长这么大岁数了。

    宋月笙镇定地笑笑,觉得像陈知行这样一点点爬上来的寒门学子,似乎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通病——心比天高。

    当初陈知行在公司做事的时候给宋菁看上,而后依靠宋菁,一路青云直上,在宋氏混到了副总的位置。这其中就像宋月笙说的那样,若不是出于宋菁的原因,宋月笙不会对他青眼相看。但如果说陈知行是全靠宋菁,他也拿不到商业城这种重要项目。

    可惜的是,陈知行在宋月笙手下干了这么长时间,一直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还傻乎乎地以为自己不过是沾了“长公主”的光才入了皇帝的眼。

    本来宋月笙是预备等商业城的事情尘埃落定了,再添把手,好好培养陈知行的。结果出了这档糟心的事,他恶心地恨不得马上一脚把陈知行踢开公司。

    宋月笙呵了口气,语调平缓:“你放心,我对你和沈蕴的那些事没兴趣,只要你回家之后自己向我姐交代清楚,那些照片,我会让它安稳地存在手机里面。”

    “至于公司,明早还请你自觉递辞呈上来,不然,大家都会闹得很难看。”宋月笙点了根烟,他用烟头轻点了点烟灰缸的玻璃边缘,缓缓对上了陈知行的眼睛。

    宋月笙说这话也不是纯粹为了自己,自己的姐姐自己了解,他明白宋菁那好面子甚于他的性格。要真被外界知道她的婚姻以男方出轨宣告告终,宋菁怕是要羞愤地无颜见人了。

    所以宋月笙提出这种说法,也是站在她的角度考虑,先和敌人来个虚晃,麻痹了敌人的知觉再想退路。

    陈知行果然被这发□□迷住了,完全没想到其实宋菁自己也不希望看到这种羞耻的照片流于外界。他想了想,为了沈蕴的事业和他的事业,他选择了妥协地点头。

    给一旁的周鹭惊呆了,没想到这看似平静的海面下藏着的居然是这样一个深水大□□。

    她记起沈蕴在雷声的洗手间里那发嗲的撒娇语气,神经敏感地抖了抖小肥崽崽身上刚长起的鸡皮疙瘩。

    看不出这小眼镜这么重口,老婆是宋菁还不满足,竟然还偷偷包了一个不同口味的小三。这晚上回去要是给宋菁摊牌,她不得一鞭子抽死他呀。

    周鹭想到自己和宋菁寥寥的几次会面,默默替这位劈腿的勇士默哀。

    不过……照片什么的,听起来倒挺有意思,不知道会不会出现限制级场面。她的睡意消散了一点,小狗眼微微一动,迈着小短腿灵活地又从婴儿床上爬了下来。

    她跑到宋月笙腿边去乖巧趴好,只是作妖的小爪子慢慢摸到了桌子边上。

    宋月笙见这家伙哪有热闹往哪钻,忙把它抱在了腿间,他一手慢悠悠撸着小胖崽的毛,语气有点凉:“亲戚一场,我还是提醒你一句,沈蕴这种女人不是你能拿捏住的。听说她怀孕了,祝你好运。”

    宋月笙嘴里说着“祝你好运”,眼角眉梢的笑意却明显写着“你大概是绿了”几个字。

    连小狗崽都看懂了,她用爪爪捂着肚子,趴在宋月笙腿上,直打哈哈地从鼻子里喷气。

    陈知行笑意没变,他抱起双臂,做了一个充满防备又略带攻击性的动作。他说:“宋总,那我也提醒您一句。您和周鹭分手之前,我听说,宋菁曾去找过她几次。不知道,这和你们后来关系断裂,存不存在因果联系呢。”

    陈知行嘴角一扯,笑得有些可恶。

    宋月笙并不知道他和周鹭间还可能存在着这段往事。他的桃花眼微闪,忽而视线下移,望向腿上的小狗崽。

    小狗崽抖了抖耳朵,她慢腾腾低下头,稍显落寞地舔了舔爪子上的碎毛。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这几章会把几年前所有的误会都讲清楚,然后就开始正式地甜甜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相邻的书:红楼之十三养妻记我家小猫咪超凶![穿书]同桌共眠[娱乐圈]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卡美洛的英雄王陛下[综漫]儿媳高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