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66

【书名: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 第66章 66 作者:咎书

强烈推荐:娘娘不想活六零小娇妻瓜田李夏六十年代白富美修真归来我家萝莉是大明星重生当军嫂奶爸的文艺人生     第六十六章

    赵传译拿的是烈酒, 他这小子不崇洋媚外, 和当代那些喜欢威士忌的年轻人相比, 赵传译从小受他老头熏陶, 是个纯正的二锅头迷, 所以刚才喝的酒是有度数的。

    周鹭一杯酒下肚,只觉小腹有所涨意,喉头好像涌了一团火。她其实酒量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喝, 一下子灌太猛了, 连后劲时间都没到, 就感觉有些晕。

    周鹭赶快喝了口茶, 扭头一看, 发现隔壁的宋月笙已经自觉地把原本给她准备的玉米汁拆了封。

    发现周鹭在看自己, 宋月笙以为是她想喝,顺手把自己喝了一半的杯子送到她嘴边:“要尝一口吗?味道不错,玉米味很浓。”

    周鹭闻着玉米浓汁的香味, 轻微晕眩的大脑有些受不住。她就着宋月笙的手先试探地舔了一口, 感觉味道确实尚可,这才捧着杯子全喝了。

    “还要吗?”宋月笙看她脸有点红, 一时分不清她到底是热的还是晕的。他用手背触了一下她脸蛋的温度,开口说:“你好烫,不会是被我传染了。”

    “啧啧,”刚吃了几条香炸小鱼的赵传译放下筷子,摇头说, “小宋爷,两个大男人陪你们吃饭,秀恩爱也不要太明目张胆吧,给条活路啊。”

    邓黎在旁边撑场子,假做安慰:“算了,传译,算了,别罚酒了。”

    邓黎这话刚好提醒了赵传译,本来他还没往那上面想。一听邓黎这么说,赵传译马上给自己满上了,见周鹭微睁着眼,眼神略带迷离地看着他,他毕竟还抱着点怜惜的心,只给周鹭倒了半杯。

    “意思一下,不能白看你们恩爱。”赵传译道,“我也不会苛待女人,你放心,喝完这杯,剩下的都是我和老邓的事情。”

    周鹭见推辞不过,加上她已经有点犯迷糊了,动作比脑子快地先抓起杯子干了。赵传译看这女人居然比自己还爽快,很快不甘示弱地也紧随其后干了。

    宋月笙在桌子底下给邓黎摆出一个“了”的姿势。自家女人自己心疼,再往上可就猛了。

    邓黎点头,呼朋引伴地与赵传译抱着酒瓶吹牛掰去了。

    周鹭感觉全身的血好像都开始往一处涌,或许真是她酒量下降了,她揉揉山根处,吐出一口带着酒味的火气。

    宋月笙明知故问:“还好受吗?要是不舒服,我先送你回去。”

    周鹭讲客气,向来是个礼数周全的人,又是第一次和宋月笙的好友同桌吃饭,不可能做出这种“人家还在吃,自己先走”的事情。

    她摆摆手,把宋月笙才倒满玉米汁的杯子喝了精光:“没事,等吃完了一起吧,你都没有吃多少。”

    宋月笙一笑,心里有点微不足道的内疚。他算计人家,结果小鹭居然还关心了他没吃多少。

    可惜这点内疚随着周鹭越来越红的脸和越来越水润的眼睛越变越少,他一边在心里摒弃自己,一边给周鹭夹菜。

    “难受的话吃点饭,压压酒意。传译就是这个个性,没有恶意的。”虽然赵传译不在“阴谋小队”里,但同样占据了本次非常重要的一个助攻席位。

    而且和邓黎不一样,他还是难能可贵的“纯天然助攻手”,以后有这种机会,还要多多利用啊,所以宋月笙替赵传译说了几句好话。

    周鹭点头。做小胖鹭的时候她就能察觉到,赵传译傻是傻了点,人还算仗义,可以来往。

    “我知道,没事,不怪他,就是……”周鹭托着腮帮子,低声说了一句,“这人好像有点缺心眼。”

    她后一句话说的音调低,宋月笙还是把耳朵凑近了听才听清的。

    宋月笙失笑:“这也是他的一大特点。”

    “某些事情上,你别听他的,感冒了不能乱喝酒。他壮得像头熊,你不能和他比。”周鹭脑子发晕,开始把以往不会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宋月笙越听越好笑,觉得她这模样怪可爱,他给她挖了一勺蟹籽拌着饭吃:“好。你多吃点,别晕了。”

    “没晕。”周鹭仰着脖子,眼前冒着小星星,她歪着脑袋说,“我酒量好,以前和路总他们喝酒,都没人能灌晕我。”

    宋月笙眼眸一深,知道周鹭这是在说他没能参与到的过去。虽然三年前分手的事情怪不上谁,但是那无端缺失的几年却是让人遗憾又嫉妒。尤其这几年里,周鹭的风头与日俱增,可这风头,与他无关。

    “之前,经常应酬吗?”宋月笙递给她一块热毛巾。周鹭接过敷在脑袋上,脸色顿时红上加红,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

    “红苹果”张开嘴,露出里面鲜嫩的果肉,她说:“也没有经常。有时候导演、制片人请客吃饭,不可能不去。或者碰上公司的活动或者明星聚会,总要被多多少少灌一点。”

    她的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没有多少背景和靠山,只好凭自己去拼了。

    宋月笙笑笑,一手揽上她的肩:“以后我保护你,这种酒宴不想去就别去了。”

    “么么哒。”周鹭说。

    宋月笙弯着眼睛,真想来个加深版的现场版么么哒。他眼睛一瞟,见邓黎与赵传译两个二十万伏特的家伙终于将一瓶酒干到了底,内心的激动逐渐开始按耐不住了。

    喝完了酒,邓黎和赵传译分别找了代驾过来将车开往城区里,宋月笙是其中唯一一个没有沾酒精的人,用不上代驾。

    他揽着周鹭,扶她上了副驾驶,怕车里闷,宋月笙开着窗户,没开冷气。

    午后的空气质量尚算清新,加上最近温度也有所下降,一场秋雨一场寒,如今已不再是离开空调就不能活的夏日了。

    小路上没多少车,宋月笙的时速到了将近100码,他见周鹭躺在副驾上昏昏欲睡,便把速度降低了点。

    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宋月笙伸长胳膊,把他放在后座的西装外套捞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搭在了周鹭身上。

    没想周鹭这回睡得浅,被他这样一搭,反而醒了。她睡眼惺忪地皱起眉头,望着窗外:“我们去哪儿?”

    “去我家。”宋月笙说。

    周鹭被他这理所当然的语气说愣了三秒,过了将近一分钟她才反应过来,她歪着脖子:“去你家做什么?”

    宋月笙一手覆在方向盘上,见红灯变绿,他踩下油门,车子顿时快速蹿了出去。

    “我去拿几件衣服。”宋月笙说。

    他把车开上高架桥,这条路周鹭熟悉,下了桥之后再拐几个弯就到他家了。见这位主已经自作主张地把车开到了将近目的地的地方,周鹭只好妥协,她乖觉地点头:“哦。”

    此时周鹭大脑的一大半已被酒精占领,懒得再去思考一些复杂问题。她打个哈欠,调整了一下小脑袋的位置,打算再睡一觉。

    谁知还不等她睡熟,开快车的宋月笙就已经将suv驾驶到了小别墅门口。

    “一起进去吗?”宋月笙解开安全带,完全侧过身面带周鹭。他脸上白里透红,眼带桃花,操着方向盘的手松了下来,发白的指骨轻敲了敲座椅。

    周鹭:“不进去了,我就在这儿等。”

    宋月笙见她懒洋洋地不太想动,开口说:“可能有点久,车里太闷了。我家还有些之前买的玩具,你收拾一下,下回去见胖团的时候,一起带着吧。”

    关键时刻,宋月笙请出了小萌物胖团。

    周鹭想了想,反正过几天她还是要再去趟兽医站。小胖团看样子对她有好感,她也答应了要带零食去。既然这样,那就跟着一起收拾吧。

    周鹭说:“那好,你快点哦。我累了,想睡觉。”

    大脑和身子都负荷过重,导致周鹭说得很直白。宋月笙平静地勾了勾唇,乌黑的瞳孔闪着光。

    “好。”他说。

    周鹭打着哈欠下了车,宋月笙到里屋找衣服去了。周鹭便弯下腰整理小玩具。最开始和宋月笙谈恋爱的时候,她来这个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没想到居然会以一个狗身在这里度过了漫长日子。

    周鹭抓起几个羊奶布丁放进收纳袋里,起身的时候腰有点疼,脑子也晕乎乎的。她扶着墙,去沙发上躺了一会儿。

    宋月笙家的灰色沙发又大又舒服,周鹭一个没准,直接躺睡着了。

    以收拾东西为借口的宋月笙掐着时间,感觉外面没了动静,这才打开门出去了。

    一瞧,周鹭果然歪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乖顺地很。

    宋月笙踏着步子过去,先去厨房给周鹭泡了杯蜂蜜水喝,这是解酒良药。蜂蜜用温开水一冲,香味很快弥漫出来。

    他走回客厅,将杯子放进了沙发前的茶几上,然后坐到沙发的另一边,软软的沙发垫很快塌陷了下去。

    宋月笙伸出手,见周鹭皱着眉头,似乎真的不太好受,便轻轻地抚上她的额头,替她按着穴位。

    周鹭的额头被按得又酸又疼,胸腔里的酒意倒是好了一些。她才睁开眼,就看到宋月笙挽着袖子,在灯火阑珊处,眼也不眨地盯着她。

    周鹭心里一跳,忽然悸动起来,她用软绵绵的语气迷糊糊地张嘴:“月笙。”

    宋月笙微微弯下腰,他伸出一根手指,将她发丝撩在耳后,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又轻又浪的声音:“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心111八,久久,被水淹死的龙王爷几位宝贝投的地雷,么么哒!

    这几天变天了,我这儿好冷,大家注意身体,别像小宋爷一样弄感冒了╭(╯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相邻的书:红楼之十三养妻记我家小猫咪超凶![穿书]同桌共眠[娱乐圈]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卡美洛的英雄王陛下[综漫]儿媳高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