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68

【书名: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 第68章 68 作者:咎书

强烈推荐:奶爸的文艺人生末日刁民重生当军嫂我家萝莉是大明星修真归来六十年代白富美瓜田李夏六零小娇妻     第六十八章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周鹭疑惑地用手指戳了戳, 然后感受到那东西极有灵性地弹了弹, 算是对她的回复。

    周鹭:“……”可不得了。

    她迅速缩回手指, 装作自己刚才是在梦游。

    还不等她做完装睡准备, 头顶忽然传来一声轻笑:“醒了?”

    不,没醒!

    周鹭悠悠打了个哈欠,仿佛是刚被宋月笙这一句话惊醒, 她若无其事收回手, 偷偷在床单上蹭了蹭:“几点钟了?”

    “快七点, 醒了的话我们出去吃饭。”宋月笙放下手机, 胸膛仍是赤/裸的, 他腰间精瘦, 一眼看去就很结实雄厚, 说话的时候肌肉似乎还轻微地动了动。

    周鹭不敢仔细睁大眼睛看他。这时候她恨起了自己双眼1.5的视力,她要是个高度近视多好。不管肌肉肥肉,反正总是白花花一片, 也不会让人如此脸红心跳。

    周鹭埋头看着被窝说:“那你先起来。”

    “又不是没见过, ”宋月笙勾了勾唇,“而且你都穿着衣服呢, 你见过谁吃糖,是不剥糖衣的。”

    他把她比作糖……是什么居心!

    周鹭裹着被子,九月的天里,她也不怕热,生怕什么时候一不留神给人含化了, 她催促:“你先起来。”

    宋月笙略微地向左转了个身。本来在周鹭的角度上,她只能看到他窄瘦的侧腰。这下好了,转身之后,他顿时变成了“坦胸相对”。

    周鹭:“……”为什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小鹭,”宋月笙使坏地在她腰间轻轻戳了一下,他挑眉,“起来之前,你先告诉我。你刚才,戳我做什么?”

    周鹭满脸无辜:“我没戳你,那是梦游。你之前不也说我睡觉不老实吗。”

    宋月笙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医院里随口调戏她的话居然成了打自己脸的借口,他懒洋洋地笑:“确实不老实。你不知道,刚才你使劲往我怀里钻,还要枕着我的手睡觉,我半边胳膊都被你压麻了。”

    周鹭才不信!

    宋月笙这家伙巧舌如簧,没有的事情能说成有,一分真相能被他添油加醋说到十分,还往他怀里钻。她都晕成了那样,即使是真的钻了钻,也多半是把他当成人形抱枕,可没其他心思。

    周鹭含糊地嘟囔了一声:“我没有,你别想骗我。”

    宋月笙吹了一声跑调的口哨:“我骗你做什么,就是因为你乱跑,我一下午都没睡好。”

    周鹭刚想回一句“你怎么没睡好”,忽然发现她的大腿根处被什么东西轻轻地抵住了。

    宋月笙单手支着头,他扫了眼越睡越往被子里滑的周鹭,眉眼都要笑成了一团:“本来已经要压下去一点了,被你一戳,又起来了。”

    后面的话宋月笙没有明说,可他那意犹未尽的语气摆明显示了四个字——“你要负责”。

    周鹭一觉醒来,什么都没做,先莫名其妙被赖上了。

    当然,只是她自觉什么都没做。

    周鹭用力解释:“你自己急色,不能怪我。”

    “呵,”宋月笙低笑了一声,他伸出一指轻滑了滑她的脸,“我要真急,刚才打横将你抱过来之后,就直接开饭了,哪会挨到你醒来。”

    “小鹭,这三年小家伙都憋坏了。”宋月笙缓慢地向她那边移了一点。他的两只手都露在被子外头,掌心的温度却还是滚烫滚烫,他的右手伸进被子,一下子抓住了周鹭放在身侧的柔软手心。

    宋月笙把她的小手放进自己手掌里,狠狠揉了揉,他摩挲着她青葱的食指:“小鹭乖。”

    周鹭想要挣脱,却发现他的呼吸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近到她快要听到他砰砰砰跳动的心跳声了。

    周鹭也不是不经人事的小女孩,三年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自然欢爱过。宋月笙现在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有欲/望确实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两人才和好没多久,而且她的腰……真能承受得住宋月笙三年都没发泄过的浴火吗。

    “我,腰还坏着。”宋月笙一胳膊堵死了周鹭的退路,他将她整个圈进怀里。周鹭只好硬着头皮,小声说了个最实诚的理由。

    宋月笙猛地搂紧了她,周鹭的这句话正中了他的下怀。

    他的确是想死她了,日想夜想,可他也不是因为一时的激/情而枉顾周鹭健康的人,否则即使他今夜得到了,两人之后也走不长久。

    宋月笙抱紧她细软的腰肢。这柔软的身子贴近他胸膛之后,他呼吸声喘重了几下。他低头,凑到周鹭耳朵根前,先是似有若无地轻吹了一口气,看到她那软软的小耳朵成功变红后,他才贴着她的耳垂说:“可以用手帮我。”

    周鹭一张脸都要滴出血了。她以往和宋月笙做羞羞的事情时,两人花样不多,最多中途换几个姿势,别提什么用手了。

    她虽然拍电影的时候也多多少少拍过几次亲热戏,但那都是逢场作戏的一些手段。周鹭一直觉得自己心理素质不错,至少和别的男明星近距离接触时,很少会因为忘台词或者表情不对,出现反复ng的情况。

    怎么今天在宋月笙面前,她忽然像一个初入战场的小兵一样,被敌军一步步攻城略地,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呢。

    宋月笙见周鹭没有挣扎,也没说不,憋了好久的火气越来越往上涌。他亲了亲她的小鼻子,语气很温柔:“你可怜一下小小宋,它为了你,快要爆炸了。”

    周鹭自己也要热得爆炸了,她攥紧被子。

    宋月笙抓住她手心的手带着她一寸寸往下移,一直移到内/裤边缘。

    他原先套上去的短裤在几分钟前察觉到周鹭醒来时,就被踢掉了,所以周鹭的手直接隔着内/裤感受到了小小宋鲜活的搏动。

    “我下午帮你解酒,揉了穴位,你也揉揉它好不好。”宋月笙知道她害羞,一步步告诉她怎么做。嘴里询问地说着好不好,手却已经实际地引导她到了正位。

    周鹭这下是真的要自燃了,从没有人告诉她还能这么玩。

    她娇娇颤颤地,终于抬头看了眼宋月笙。

    宋月笙鼻梁挺直,短发的根部上出了点小细汗,见她看自己,他似笑非笑地弯着眼睛,亲着她的额头娇宠地叫了一遍她的小名。

    那是情到深处时,一个男人对心爱的女人标准的宠溺语气。

    见周鹭的脸蛋被自己吻过之后更添了一层红扑扑,宋月笙埋下头,用力亲上了女孩娇嫩的唇瓣。

    唇瓣上仿佛还有花味,酒味尽去之后,只剩下了浓郁的槐花香。宋月笙喉头滚动,边领着她的手在下身运作,边狠狠地还在嘴上欺负她。

    时隔三年,周鹭再次在这个男人身上体会到了比以往更盛的“衣冠禽兽”滋味。

    两人紧紧挨着,宋月笙就好像一个食肉动物,肌肉迸发时凶猛的力量把一边的新鲜肉块都汗湿了。

    等他借着她的手完全发/泄出来时,两人都是气喘吁吁,一个是累的,一个羞的。

    周鹭迅速拿起床边的卷纸,撕了一大截将自己的手擦干净,擦到一半时,却被宋月笙夺过来帮她擦了。

    他用纸细细抹着她细嫩的手指,毫不顾忌地又在她唇珠上亲了一下:“小小宋可以证明,这几年我只有你,以这一亿的大单起誓。”

    周鹭睡觉的时候,宋月笙也转过了弯来,大概明白了究竟是自己的哪句话打开了她纠葛已久的心结,所以专门挑了能抚慰她心思的话说。

    周鹭现在整个小心脏都还在扑通,对于宋月笙的事后表白,她“嗯嗯”地含糊了一声。

    宋月笙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因为下/半/身的触感不太好,内/裤打湿了大半,被子也多多少少沾了点东西。

    他索性掀开被子,取了旁边椅子上的空调被盖到了周鹭的腿上:“要还不舒服,再躺一会儿。我去洗个澡,弄完了就带你去吃饭。”

    听到“吃饭”二字,周鹭的眼睛明显亮了亮,她好久没吃过好东西了。本来以为中午能榨干赵传译,结果光顾着喝酒,菜也没怎么享受。

    宋月笙捕捉到了她的小情绪,笑说:“除了火锅或者其他不太健康的东西不能吃之外,地方随你挑。”

    “我养得起。”宋月笙道。

    他说完便下了床,没想到周鹭也跟着下来了。

    因为她之前是被宋月笙抱过来的,所以地上只有一双拖鞋,她的两只小脚赤/裸地站在地板上,刚起来,又开着空调,脚心不由觉得有点凉。

    宋月笙听到声音,回头看时便见到周鹭左脚的五根指头微微弯着。一发现他的视线转移过来,她的左脚窘促地藏在了后面去,轻轻磨了磨右脚脚腕。

    宋月笙一挑眉,将自己的塑料拖鞋让了出来,他弯下腰,一手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踝。

    周鹭退无可退,尴尬地单脚站着说:“你做什么。”

    “能做什么。”宋月笙握着她的两只小脚,将它们一个个套进了拖鞋里,“要变天了,别在这时候着凉。”

    帮她穿好鞋,宋月笙站起身,视线从她的脚重新转到她的脸上。他语气有几分调侃:“否则,到时候感冒了,说是被我传染的,我可百口莫辩。”

    “对你名誉也不好啊。”宋月笙笑道。

    周鹭的目光不由看向他内/裤上湿了的那一大片,想到他“对你名誉也不好”这句话里的隐藏意义,她不由加快了脚步,快速略过他,冲进卫生间洗净了手。

    宋月笙赤着脚去客厅外面重新穿了双拖鞋。进浴室之前,刚好和擦完手的周鹭碰个正着。

    想起这双细软柔嫩的手刚才带给他的极致体验,他的桃花眼弯起了明显的弧度。

    对于他们,时间还很长,这几年的缺失,总可以慢慢补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嘘!为了以后能坐上加长版豪华小汽车,大家打枪的不要,偷偷的进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寄养在前男友家的日子相邻的书:红楼之十三养妻记我家小猫咪超凶![穿书]同桌共眠[娱乐圈]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卡美洛的英雄王陛下[综漫]儿媳高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