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过程惨烈

【书名: 古代养家日常 第81章 过程惨烈 作者:曲流水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     “大伯,你, 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穆子期震惊至极, 找到亲戚的喜悦尚未来得及品尝, 就首先询问道, “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找来的是穆怀麦,这是大爷爷的大儿子,他记得分别那年, 对方才三十岁出头,正处于人生中最好的阶段之一, 可现在一看,几乎不敢认了, 瘦得非常明显,脸上的肉几乎没有了,整个人看起来老了十岁不止。

    “哎,说来话长。”穆怀麦看着已经长得高高大大的穆子期,生机勃勃, 再看他的脸, 要不是和他父亲有几分相似, 依然残留着小时候的影子, 他还真的不敢认。

    穆子期转头对跟出来的严日初说道:“阿初,是我堂伯找来了, 你先回寝室和无病说一声, 让他不用担心, 如果辅导员找我, 你再跟他说,我现在要出去一趟。”大门这里人来人往,不是认亲谈事的好地方。

    “那你今晚还回来吗?”严日初原先也以为是穆圆圆出事,这是他认识几年的小妹妹,心里着急,就不顾穆子期的反对,也跟着跑出来了。

    “嗯,会回的。”夜不归宿被发现很麻烦,穆子期暂时不想惹来麻烦。

    严日初听到这里,就朝一直看向这边的穆怀麦点头笑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

    “走,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一下,学堂里人太多了,不是说话的地方。”穆子期拉着他的手,询问道,“可吃了晚饭?”其实心里惴惴不安,他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吃了。”穆怀麦点头,又看向穆子期,“大郎,你没吃的话,我请你。”

    穆子期看了看他,弯腰想帮他提起行李,摇头道:“我已经在食堂吃过,你一定很累了,我先帮你找个客栈住。”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赶路刚来到这里。

    “我自己来,这个包袱不重。”穆怀麦慌忙拒绝。

    穆子期也不强求帮忙,在去客栈的路上,他终于按耐不住了,赶紧问道:“大伯,大爷爷、三爷爷他们到底怎么样了?他们还好吗?”

    这话一出,穆怀麦就从找到穆子期的喜悦中醒来,他侧了侧身体,擦了下眼睛,低声道:“大郎,我真后悔啊,后悔当初没有当机立断跟着你们走,就算要到广南省重新适应,就算船票真的那么贵,凑一凑还是可以把孩子们送上船。”

    穆子期的心咯噔一下,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到底是在大街上,两人强抑制着情绪,不敢再说话。

    好不容易走到开学前他住的客栈,穆子期为穆怀麦订了个单人间,周围没有人打扰,有话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大伯,其他人到底怎么样了?”穆子期追问。

    穆怀麦露出一副苦涩的神情。

    果然,随着穆怀麦的述说,穆子期也跟着难过起来。

    “你们走后没多久,城里生病的人越来越多,这时城中有传言说邻县已经发生瘟疫,本县也有,我们本来想离开县城的,可当时人心惶惶,官府许进不许出,又做了一些安排,下发食醋和一些防疫的药材,衙役还挨家挨户搜查病人,一旦得知有病就要被隔离。”

    穆怀麦说到这里抹了把脸,继续说道,“当时有你们提醒,我们早早就买了药物和粮食回来,不出门倒是能熬过一段时间,后来你三爷爷他们找上门了,得知你五爷爷家的三丫发烧呕吐,被邻居报上去后就被官府强行拉走。房东和他们住得近,认为是我们这些外地人带来的瘟疫,就不肯再租房给他们,无奈之下,你三爷爷他们只能找来。”

    穆子期静静地听着,当初离开之前,他买的那座小院子就是卖给大房。

    “你知道的,房子只有一进,要住进二十几个人显得太小,可没办法,其他地方都不肯出租房子,再有,官府那里一直没有做出防疫和治病的药,只要被拉走的人都没法救活,那段时间,你五爷爷家的婶婶整天以泪洗面,大家都知道被拉走的三丫应该是回不来了,万幸其他人没有被传染。”

    穆子期暗暗叹了口气,五爷爷本来有两个儿子,一个孙子和四个孙女,结果在逃荒的路上,他家的大儿媳在慌乱中只顾着照顾儿子,把两个女儿给忘记了,导致她们夭折。小儿媳不同,对两个女儿都很看重,一直照顾得不错,那时冷不丁在瘟疫中折去一个,肯定很痛心。

    “刚开始还好,虽然住得挤了点,可我们买有粮,还能勉强熬得过去,只是半个月后,瘟疫传染的范围又扩大了,每天都有人被染上,到了一个月后,就算你染上了,也不会有官府上门,这时候已经没有人管了,官府的人也不知什么时候离开,当时大家都不敢出外面乱走,竟然不知道。”

    “老天不保佑,前面大半个月都没出事,后面就出事了,家里陆陆续续有人染上病。”穆怀麦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

    穆子期双眼一酸,原来记忆中那些面容熟悉的人可能都不在了吗?他突然不敢再问下去。

    “当时大家都吵起来了,不知该怎么办。”穆怀麦哽咽了下,接过穆子期递过来的手帕,强忍着眼泪继续说。

    “那你们能出去么?去人少的乡下可能会比较好。”穆子期忙问,他经常在书籍上看到瘟疫过后十室九空的描写,现在听起来,远比书籍上冷冰冰的描述要令人揪心。

    “这时候没有人拦着,我们当然想走,生病的人自愿留在房里等死,一部分人离开,这一走就是往你们离开的方向走,听人说在海边可能会好点,可路上竟然遇到了劫匪,我们有粮食,劫匪没完没了,我们抵挡不住,见外面那么乱,我们只好往山里钻,住了一段时间,粮食快吃完了,又想起等死的家人,还是决定回林县,当时想的是要死就死在一块儿好了。”

    穆子期吸吸鼻子,知道经过肯定很艰难,远比这几句概括的话艰难得多。

    继续听下去,穆子期知道他们回去之后,被留在林县的人连粮食都没吃完就死了,城里每天都有人拉着自己亲人的尸身出城焚烧,大家无心生产,每天发生的抢砸等恶性事件增多。

    “那段时间特别难熬,家里的粮食不够吃了,我们就算出去外面抢,也抢不到多少,后来,你三爷爷和五爷爷为了不拖累儿孙,绝食了,死的时候身上还摸出几块零碎的饼。”穆怀麦流泪不止,“我爹也绝食,幸好被我及时发现,就救了回来,当初二十六人,现在就只剩下六个人了!六个人啊,大郎!老天爷真是狠心呐!”

    “什么?”穆子期大吃一惊,整个人颤抖起来,尽管早就知道情况不容乐观,可竟然只剩下六人?

    穆子期不由得捂住胸口,这一刻,心中的悲痛难以遏制。

    “大房就只有我和我爹,还有我大儿子活着,可怜我二弟一家都不在了,我媳妇也带着未出世的孩子走了。”似乎想起了当时的绝望,穆怀麦一个大男人哭得眼睛都肿了,涕泗横流,“三房就仅剩下你五堂叔和他小儿子阿满,四房你四奶奶为了把一口吃的留给孙子安安,自己也饿死了。五房的人早早就染病没了。”最先被拉走的三丫就是五房的。

    听到这一连串代表死亡的话语,穆子期和穆怀麦相对着痛哭。

    “大郎,你三爷爷他们没福啊,他们刚走了没几天,瘟疫渐渐平息,大夏的朝廷就运来粮食,救了我们一命。”不知过了多久,把痛苦发泄出来后,穆子期叫小二打水上来,两人洗了脸,情绪总算稍微平复下来。

    “有了救济粮,我们总算是活过来了,可林县不是大夏的地盘,他们送了一次粮后就走了,我们没办法,只好想方设法到城外种地,当时人不是走了就是死掉,外面的地都荒着,想种多少都没人理。”穆怀麦接着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

    等到天色彻底黑下来,房间里点上蜡烛后,穆子期终于了解到他们来这里的经过。知道他们在林县生活了三年,本来生活已经逐渐变好,没想到一年之前,大夏和大金在福省交战,林县临近福省,陷入战火之中,

    无奈之下,为了躲避兵灾,他们又重新变成了流民,经过种种巧合和努力,他们终于来到广南省。之所以没有留在福省,主要是福省那边挤满了从大金逃难过来的人,想到穆家二房在这里,他们就义无反顾地过来了。

    虽然没有收到穆子期寄过去的信,可穆怀麦他们还是被分到明州府,不过是在落凤县,离平安县较远,两地一个在西,一个在南,走路起码要花上两天时间,坐牛车也要一天多。

    穆子期因为中考而名声大噪,这才在机缘巧合之下被穆怀麦听到。

    “本来不抱什么指望,可没想到真的是你,这下好了,我爹总算是放心了。”穆怀麦说到这里又想哭了,本来亲人去世的悲痛,经过几年的时间他们已经渐渐抚平,可现在一说起来,他仍然觉得伤心不已。

    两人又说了许多,穆子期详细问过他们的生活情况,知道穆家六人没有被分开,他们被分到同一个村,现在生活还能过得去。

    “那大伯你怎么那么瘦?”穆子期皱眉。

    “这是刚经过秋收,前不久又病了一场才瘦下来的,要不然我早就来找你了。”穆怀麦握住他的手,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道,“大郎,你出息了,我爹知道你现在读书那么好,一定很高兴。”

    “我明天就写信回去告诉奶奶,等她收到信了就让她去看你们。”穆子期马上说道,虽然过程惨烈,但终究还是知道族人的消息,老叶氏一定会去落凤县看他们的。

    “你写好信我带去就行,我得早点回去告诉我爹这个消息。”在这天灾人祸中能生存下来,现在又找到族人,穆怀麦只觉得胸口终于舒畅了些,“要是有可能,我想带二婶她老人家一起去落凤县看看,以后也好有个地方走动。”

    穆子期自然没有意见,又因天色已晚,替穆怀麦点了一大碗面后,在对方的强烈要求下,他还是回寝室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古代养家日常相邻的书:重生之最强装逼系统无限密室逃脱错把男反派当女主重塑功德金身快穿之美人有毒明日追逐银河终结者魔道之游戏人生最强位面嚣张系统网游之都市修仙王者荣耀之王者终结者美漫世界的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