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新事物现

【书名: 古代养家日常 第172章 新事物现 作者:曲流水

强烈推荐:林珍的综穿人生山村名医农家乐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什么?解释什么?”唐昕疑惑地眨眨眼, 有些不解, 脑袋却不由自主地歪到一边,不敢直视。

    穆子期一怔, 随即反应过来,他摸摸额角, 忍不住笑道:“没事, 是我反应过度了。昨晚和无病聊得太晚,都不知什么时候睡着,没有你起得早。”他赶紧解释自己一大早从季无病房里出来的原因。

    好吧,他承认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主要是先前季文甫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于深刻, 尤其是这个时代同样有人好男风,想想自己和季无病、严日初之间的亲密关系——昨晚竟然还同床共寝, 他就不自觉地想歪。

    “旅途劳累, 昕儿,你为何不睡迟一点?”穆子期接着问。

    “习惯这个时辰起来, 想睡也睡不着。”唐昕摇摇头, 侧头从走廊这里朝外面望去, 发现天色刚蒙蒙发亮, 想到未穆子期和自己的作息差不多,不知为何, 心里涌起了一股甜意。

    “我也是如此。”这话穆子期深有同感, 他打了个哈欠, 问她, “那你现在准备去做什么?”

    “我准备到客栈后面的庭院走走,等吃过早膳,我还得去拜访老师和父亲的友人。”唐昕说起自己的行程,虽然他们之前早就讨论过了,“最起码得去师公那里看看,师傅她老人家嘴上不说,心里定是惦记的。”难得回来一趟,总要上门拜访,别的不说,师公他们肯定想知道师傅的近况。

    “真的不用我陪同?”穆子期还是不放心,哪能放任女朋友自己一个人赶车到处乱跑呢?所以他还是再次询问。

    “我还是不放心,你长得那么好看,万一有坏人怎么办?”他认真地说道。

    唐昕扑哧一笑,眼睛眨了眨,娇嗔道:“就会胡说八道,你以为我是那种弱不禁风的人?而且光天化日之下,街上有人巡逻,哪有什么危险?”

    穆子期叹了口气,再次询问:“真的不用吗?”语气可怜兮兮的。

    “不用,你自个儿还有一堆事要忙,再陪我去办事,估摸着明天就回不去明州府,时间紧急,咱们分头行动。至于安全……你放心,我第一个就去师公家里,到时再让方家一名下人跟着我便是。”唐昕说到这里,顿了顿,视线不自觉地从穆子期的下巴轻轻划过,干咳一声,继续说道,“师傅和我的启蒙恩师是旧识,我小时候曾在夷州岛海泰城见过她,所以我和方家的关系很是亲近,你不用担心。”

    她这样一说,穆子期总算放心了,心里忍不住暗忖:看来他去世的岳父倒是给唐家兄妹留下一笔人脉。即便如此,他还是很佩服他们,毕竟人走茶凉物是人非,他们兄妹俩能和这些人一直保持良好的关系,应该付出过很大的努力。

    “好吧,那我就放心了。”穆子期点点头,摸摸肚子,昨晚下车太晚,他们只吃了汤和粥,都是汤汤水水,对于年轻的他们来说,经过一晚上的消化,肚子很快就饿了。

    “昕儿,我先去洗漱了。”他突然察觉到自己起床竟然没有洗漱!想到自己蓬头垢面出现在唐昕面前,不知怎么的,他觉得羞赧了。

    “嗯,我等你一起用早膳。”唐昕微微点头,不敢再看他的面容,总觉得对方即便发髻有些凌乱,下巴冒着一层青色的胡茬,和平日的衣着整洁不一样,可同样让她脸红心跳。

    等唐昕下楼后,穆子期赶紧转身回房,见床上的季无病和严日初还睡得香甜,不由得庆幸客栈的床铺宽度足够,能勉强容纳他们三个大男人,要不然昨晚肯定有人被挤下床。

    抱起被子,他回房洗漱、刮胡子,伸伸懒腰,活动一下筋骨,怕唐昕在下面久等,就赶紧关好房门下楼。

    “小二,烫两碗米粉,加多点肉酱,再炒一碟小菜,放一点点盐就行了。”问清楚唐昕想吃什么后,穆子期开始点餐。

    两人本来想到街上吃的,只是想到这家客栈的饭菜味道很有特色,就没有外出。

    吃着香喷喷的早饭,美好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不久,季无病和严日初也起床了,等吃过早饭,大家就分头行动,唐昕先走一步,穆子期先送她到方家。

    回来后,等穆子期三人踏出客栈门口时,天光大亮,冬日的太阳也出来了,天气晴朗,这让大家的心情极好。

    “什么?竟然有自行车了?”刚走了没多久,冷不丁看到街头驶来一辆自行车,穆子期突然目瞪口呆。

    “这就是自行车?”严日初同样大吃一惊,就算他曾经听穆子期描述过自行车的外貌,也有幸见过一两次,可如今突然撞见有人在街上行驶,照样觉得惊讶,“速度好快,比得上马车了。”

    只见一位身穿修身羽绒服的年轻男子骑着一辆自行车正向他们这边驶来,他的身边有一辆马车,速度竟然比不上他,此刻马车里有人掀开车帘朝外看,大家能看到里面的小少年一副吃惊的模样,嘴巴张得大大的。

    其实不止是马车里的小少年,街上的其他行人同样是如此,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骑车的年轻人身上。此时此刻,这俩看起来结构简单的两轮自行车显得格外神秘和显眼,不亚于在闹市里骑上一匹千里挑一的骏马。

    作为焦点人物的年轻人眼睛发亮,故作不在乎地呼啸而过,把一众欣羡和诧异的目光远远甩在身后。

    “那是什么?没有牛马拉着竟然能跑得那么快?”穆子期听到前面有一位中年男子大声询问。

    “你没看报纸么?这是商部刚刚推出的自行车,不用牛不用马,自己就能走的车子,呃,叫什么自行车。《夏国新闻报》上说这是夏国大学研究所研制出来的,耗费了八年时间,是一种全新的工具,以后想去哪里,一辆自行车就能走到,不用再等马车了。”有知道的人大声应道,见众人的目光看向自己,他颇为愉悦。

    “这自行车不用吃草,就是费力点,不过你看它骨架这般小,买了后放在哪里都方便,不像牛马,就算是买一头驴,你也得在院子给它搭个棚子,嘿,房子小些的,根本就没地方放,再说了,这个自行车不用吃草就不会拉,这省了多少事啊!”

    “你说的这些,报纸上都写过啦,我听茶楼里的说书先生说过,这个自行车以后会大大推广,首先就用在军中,民间只有一小部分流出,想买的要快点去买!”旁边一位提着鸟笼溜达的老大爷补充道。

    “卖多少钱?”渐渐聚集过来的人群中,有人立即心急地问起来。

    “听说是十两银子吧。”提着鸟笼的老大爷回想了下,不确定地答道。

    “这么贵!”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老大爷撇撇嘴:“这自行车比牛还好,这个价钱很正常,毕竟数量不多。觉得贵的话可以再等等,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商部很多东西都这样,刚推出来时价格惊人,等个一年半载,价格就降下来了。”

    “可自行车不能耕地啊?这哪能相同?”有人叫道。

    “反正各有各的好处,哎,咱们大夏的新鲜事物层出不穷,稍不留神就变成井底之蛙,不和你们聊了,我先走一步。”老大爷说到这里,见笼中的鸟儿在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连忙摆手,“大家让让,老朽的鸟饿得等不及了,你们想知道什么就去看报纸,不行的话就去茶楼坐坐,那里什么都能听到。”话刚说完,见人群让出一条通道,就迈步离开了。

    “我识字的话早就自个儿买张报纸去看了。”有人嘀咕道。

    ……

    人们继续在讨论自行车的事,大家在人行道上望了一会儿,没能再见到第二辆自行车,心里很是失望,不过讨论还在进行,各抒己见,不一会儿,竟然吵起来了。

    可以说,新出现的自行车以拉风的形象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作为一国都城的阳城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自行车,毕竟这里聚集的人太多,其中家资颇丰的人不少,对于他们而言,十两银子不算多贵。

    穆子期三人看完事情的经过,离开人群,一边往夏国大学的方向走去,一边也在低声议论。

    “我之前怎么没看到报纸上说自行车出来了?”穆子期很是郁闷,亏他还以为自己一直在关注着潮流呢。而且自行车的出现是他期盼已久的事,结果自己竟然不知道!

    “不知道很正常,三天前商部才正式造势,之前只在《阳城新闻报》上提过,你们在船上就错过了。”季无病不以为意,解释道,“差点忘记了,自行车从今天开始售卖,忙完今天的事,我准备去买一辆,十两银子不算贵,以后赶路就方便了。”

    “真的比马车快吗?”严日初好奇这个。

    “不一定,刚才是特殊情况,马车不能在街上狂奔,自行车不同,依我看,马车还是比自行车速度快,哈哈,起码坐马车不用自己出力。”穆子期此时的心情非常好,他打算好了,如果平福县有自行车卖,他一定要买一辆,以后去哪里都比现在方便。

    三人说着话,很快就来到夏国大学,毕竟他们住的客栈离这里很近。

    知道在阳城停留的时间只有一天,于是,在这一天里,穆子期先去学校上交自己的期末功课,这次他回来过年,就没有必要再把完成的功课寄回来,主要是这个邮费不算便宜。再者,难得回来一趟,总要去拜访一下教过自己的老师吧?

    就算只是在老师家里坐坐,或者说说话,起码也是联络感情了。出去这么久,穆子期深有感触,礼多人不怪,感情是越接触越深厚,多认识人对自己以后的发展有好处,比如这次,单是同校师兄和同学的关系网就让他受益。

    要不是自己是安景然的师弟,两人的关系能这么快就亲近起来吗?他知道当初和他们一起干活的曾吏员就有意在讨好安景然,可惜安景然似乎没有接受。

    从辅导员办公房出来时,穆子期突然闪过一丝念头。他觉得自己挺功利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只是想到家里年迈的奶奶,还有尚年幼的弟弟妹妹,这一点感想很快就被他抛在脑后。

    只要保持初心,真诚待人,他不觉得自己会变多少。

    这趟校园之行让穆子期收获良多,他和几个留校的同学交换了信息,大家都很是高兴,连伍师兄都特意从研究室出来和他说话。

    “在相省那边干得如何?想不想回来?”伍师兄搂着他的肩膀,两人走到一旁的荔枝树旁,“想回来的话,我帮你想想办法。”神情很是认真。

    “谢谢师兄,只是不用了,我在那里干得不错,每次看到村民们热切的目光,看到他们的生活一点点地变好,看到我们梅山镇一点点地变得繁荣,还有听到百姓说大夏好的时候,我觉得非常高兴。”穆子期很是感激,“无论是在研究所还是在外边,大家都是为朝廷、为陛下做事,大家各司其职,都是为了早日统一天下,从异族手中夺回我们先辈的土地。”

    他的思想课没有白上,在政治上绝对是正确的,口号能张口就来。

    “可惜了,你很适合做研究,蔡教授还念叨着你呢。”伍师兄内心失望,“不过人各有志,我也不能勉强你。”千百年来,走上仕途一展抱负是众多读书人的目标,虽说研究人员的待遇很高,有些甚至比部分官员的俸禄高许多,可在世人眼中,这到底是不一样的。

    也许过了十几年,这种想法会慢慢改变吧?伍师兄暗想,没有再强求,接着说起学校的其他事情。

    穆子期见状,暗暗松了口气。他是自家知道自家事,去做研究工作不一定适合自己,毕竟他属于那种勤奋型人才,而进行科学研究,可能更适合天才,比如眼前的伍师兄和季无病。而且他还有一层隐忧,就怕自己什么时候会露出马脚,暴露出自己是一位“穿越者”的事实。

    尽管知道三位穿越者大佬就算知道这个事实,可能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说不定只是轻轻一笑就揭过,可他还是不想冒险。

    在学校食堂吃了午饭后,再看到校园内风华正茂的大一新生,穆子期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等办完事,和季无病等人汇集后,大家见太阳还未落山,天色还早,想到今早看到的自行车,就决定到商部开设的店铺看看。

    结果很失望,刚准备开口就被店里的工作人员举起的牌子打击到。

    “自行车已售罄。”

    “那什么时候来新的?”季无病早已对自行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死心地追问。他没有意料到会卖得那么快,好吧,他心中早有预感,只是正事要紧,这一下子就拖到现在。

    “明天有一批,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公子明日记得来早一点。”工作人员笑眯眯的,“这自行车很好卖,可惜产能跟不上,军中雷打不动要占据一大半。”他们是有提成的,想到白花花的银子从眼前流过,他也很是心疼。

    “那就没有办法了。”严日初摊摊手,“走吧,明天再来看,不对,你明天一早就要回县城了,哪有空去买?”季无病还没到放假的时候,明天自然要回到自己实习的地方。

    “没事。”季无病咬咬牙,“我找人帮我买,反正我不算急,算了,大不了过完年再来。”他们专业同样有人留在学校,还是可以找到人帮忙的。

    穆子期和严日初叹了口气,他们远在相省,就算买了也难运到那边。不过倒是可以买回来给家人使用。

    回到客栈时,穆子期第一时间去找唐昕,想知道她回来了没有。

    看着他的背影,季无病感叹道:“子期真的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咱们三个多好啊,去哪里都在一起,不像现在,咱们两个还在这里探讨今晚的菜式呢,子期就跑去找唐姑娘了。”

    “你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依我看,傅姑娘如果现在出现在你面前,你也是同样的做法,唉,到时肯定是剩下我孤零零一人,真可怜呀。”严日初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季无病一下子不说话了。

    “嘿嘿,走吧,去问问掌柜我们的船票买好没?我很想家了。”严日初见季无病哑口无言,就乐滋滋地笑道。

    季无病无语。

    短暂的相聚再是离别,告别依依不舍的季无病,次日清晨,穆子期他们再次背上行囊,踏上归途。

    先送唐昕回家,穆子期再送严日初到他叔叔住的地方。

    “真郁闷,现在就剩下我家住在平安县了。”严日初下车,嘴里嘟嚷着。他会在府城这里住一晚,明天早上才能回去,现在天色晚了,不好再赶路。

    “伯父已经升得够快了,指不定明年就调到府城,你不用急。”穆子期不以为然,是的,严日初的父亲又升了,今年三月就从芙蓉镇升到县城,是农业部的副部长。至于郝村长,他变成了芙蓉镇的镇长。

    时常和家人通信,他对大家的近况还算了解,而且严日初也会偶尔说起。

    等严日初进屋后,穆子期就让马车往林家的方向走。事实上,他现在的心情有些忐忑,不单单是近乡情怯,还是因为住址的事。

    在上次的信中,老叶氏说家里的新房已经建好了,连装修、家具之类的都一一弄好,不过家里人不想那么快就搬进去,说要散散味道,而且住在林家还是比较舒服的,离明州府第二中学近,有利于穆子安上下学。

    想想这是一个多月前的事,现在接近过年,就算老叶氏不想搬,可万一林家大爷和大娘们突然要搬回来呢?要知道郝村长的女儿玥玥到入学的年龄了,算一算,今年正好是八岁,适合入女学。

    罢了,就算奶奶他们不在林家,新家的位置也可以问问林家。

    穆子期很快就想到这点,忍不住自嘲,看来赶了一天的路,自己的脑子真的生锈了。

    于是,就在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中,穆子期在林家门前停下,付完车钱后,谢过帮忙搬行李的车夫,他看了看紧闭的大门,拿起掉漆的铜环在门上扣了扣。

    几乎是下一瞬间,他就听到门内传来一阵熟悉的狗叫声。

    “汪汪汪,呜呜……”

    听到旺财激动的叫声,穆子期一下子跟着激动起来。

    果然,在传来挠门的声音后,里面很快就响起脚步声。

    “咿呀”一声,大门被人急促地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人。

    “大哥!”穆子清定睛一看,见到风尘仆仆的穆子期,立即惊叫起来,他跑过来搂住穆子期,大叫道,“大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几乎整个人都跳到穆子期身上。

    穆子清响亮的叫声很快就引起里屋的人的注意力,很快,老叶氏就在穆圆圆的扶持下急匆匆地走出来,跟在身边的是同样激动的穆子安。

    “奶奶!”看着眼神焦灼激动的老叶氏,穆子期眼睛顿时变得酸涩起来,“您慢点走。”

    “大郎!”

    “大哥!”

    “大哥,你回来了!”

    一年多未见,再次团聚,大家都很是激动,穆子期被老叶氏从头摸到尾,大家嘴里说着话,其实牛头不对马嘴,有时候根本答不上来。

    好半晌,穆子期终于缓过劲来,他扶住老叶氏的手臂,笑道:“奶奶,外边冷,咱们先回房,您放心,我还要在家里待好多天呢,有话咱们慢慢说,不用急。”

    他又看向穆子清:“对了,我的行李还在门外,三郎和安安帮我拿进来。”

    穆子清和穆子安响亮地应了一声,神采奕奕。

    回到屋内,一阵暖意袭来,大家一一落座。穆子期弯腰摸摸一直在他腿边打转的旺财,含笑道:“奶奶,旺财还记得我呢?隔着门就知道是我了。”

    “这畜生比人都机灵。”老叶氏坐在他身边,拉着他的另一只手,眼睛紧紧地盯着穆子期,左看右看,生怕他那里饿瘦了,或者有什么不对劲。就算刚才确认过一遍,她还是觉得看不够。

    “大哥,我们前两天刚接到你的信呢,正在推测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原先以为是快要过年,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真是太好了!”穆圆圆给穆子期端来一杯热水,用的是他原先的杯子,“大哥,肚子饿吗?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穆子期坐直身子,把手从旺财身上收回来,笑道:“你们吃过了?”

    “现在天黑得快,呵呵,我们也饿得快,都吃过了。哎呀,早知道大哥今晚回来,我们就等你一起吃,今晚都没剩有什么菜。奶奶,要不我到街上去买肉回来?对了,大哥最喜欢吃烧鸡,我们买烧鸡怎么样?”穆子清忙问道。

    现在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店铺都不开门了,穆子期不想麻烦,摇摇头:“刚从船上下来,不想吃油腻的,我喝碗白粥,吃点咸菜就可以了。想吃好吃的,明天再说。”

    “再煎个鸡蛋,炒点腊肉。”老叶氏一锤定音,二话不说就开始指挥穆子清他们忙碌起来。

    被推着去洗澡,等洗完出来,穆子期发现自己的行李已经归到房间里,和简单的饭菜也做好了。

    在家人的注视下吃着晚饭,一边慢慢聊着,昏黄的烛光下,大家说说笑笑,气氛十分温馨。

    看到这一幕,穆子期只觉得神清气爽,很是安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古代养家日常相邻的书:重生之最强装逼系统无限密室逃脱错把男反派当女主重塑功德金身快穿之美人有毒明日追逐银河终结者魔道之游戏人生最强位面嚣张系统网游之都市修仙王者荣耀之王者终结者美漫世界的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