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再见庶弟

【书名: 古代养家日常 第199章 再见庶弟 作者:曲流水

强烈推荐: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女配不掺和(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     黄昏时分, 残阳从西边斜射,穆子期的脚步顿了顿,负手而立,看着街面上的一切都笼罩在橘黄色的光芒中, 宅子周围先前还能听到施工的嘈杂声, 现在不知什么时候已安静下来,路上行人匆匆, 偶尔有一两人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 大约是听到倦鸟归巢时震动翅膀的声音, 或者是即将夜幕降临, 他的心情受到了影响。此时此刻,他特别怀念远在嵇城的家人, 恨不得立即出现在他们面前。

    不再多想,他摇摇头, 迈开脚步准备回客栈, 结果没走几步就被行人撞了下,这力道颇大,让他不由得一个趔趄, 幸好他反应很快,立马站稳了。

    “失礼了!”一道喑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穆子期下意识地抚抚肩膀, 笑道:“无事。”说着就下意识地偏头一看, 只见撞到他的人穿着一身面料略微粗糙的布衣, 上短褐下裤子, 一副普通的农户打扮, 此刻正微微抬起头看着自己,表情木然,只是眼里流露出的情绪极为复杂。

    穆子期心里觉得奇怪,正待询问,就见那人忽然用力推开他,拖着一条腿,脚步急慌慌地走了。

    被他的动作吸引,穆子期不由自主地转身望着对方的背影,凝神思考了会,发现方才匆匆一瞥,他没来得及仔细看清对方的面容,只隐约记得对方有些面善,年纪大约三十岁,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除此之外,就是对方的腿估摸着受伤了,走起路来不平衡,一瘸一拐的。

    “难不成是熟人?”穆子期喃喃自语,再想到这里是安宁县,说不准真的是熟人,小时候见过。

    “算了,不想了。”他还在回忆,就看到前方穆子贤的身影,知道这是来找自己了,就赶紧迎上去。

    “大郎,见你这么久没回来,我爹就让我找你。”穆子贤打量了下穆子期的脸,见没什么异色,暗暗松了口气,继续说道,“如何?婶婶那里没什么意外吧?”

    “暂时不清楚,我明天找人看看,说不定地窖早就被人发现了。”穆子期摇摇头,“不过地窖里没放有什么东西,就算有人无意中发现,应该也不会动我娘的尸骨。”说不定还会被吓着呢。

    除非是有深仇大恨,或者是心理变态,要不然这时候的人是不会随意动别人的尸身。就因为想到这一点,他才没有急慌慌去地窖确认。

    “你们去竹沟村了,那里的情况如何?”穆子期反问道。

    “唉——”一说起这个,穆子贤就有些怅然,“祖宗坟上的草长得老高,是我们这些做子孙的不孝,这么久才去看他们。”说着就把竹沟村看到的事一一道来。

    穆子期这才知道竹沟村早就被官府安排人住进去了,如今有几十户人家住在那里,穆家早先的房屋没有人修缮维持,应该说是非常容易破败,没想到现在是连点踪影都见不到了,早就被现在的村民推倒重建。

    “要不是咱们今日回来了了,指不定没过多久,祖坟都被人挖了。”穆子贤心有余悸,“今天去的时候我就发现村民们在山上开荒,咱们家的祖坟咋一看就是荒山,那里离村近,很容易被人盯上。”

    “应该不会吧?”穆子期一惊,摇头道,“如果是开荒,放火烧山或者把野草灌木丛清理干净,是不是坟他们总能辨认出来。”他说的是一般出现的情况。想当初在梅山镇,村民们开荒时就遇到过这种情况,大家总会绕过,很少去破坏。

    当然,如果以后没有人出现认领,说不定几十年后大家就不管不顾,随意处置了。

    “那大伯他们是怎么说?真的要迁坟吗?”穆子期又问。

    “当然要迁走!”穆子贤话说得斩钉截铁,“咱们都不住在这里了,没有人看着祖坟怎么行?我爹他们的意思是最好迁走,相信祖先们是不会怪罪的,想当初竹沟村也不是咱们家世代住的地方。呵呵,来之前爷爷就说过,人在哪里,祖先们就跟在哪里,这没什么。”

    几代以前,穆家也是从北方迁过来的。

    “大郎,你的意思呢?”穆子贤又补充道,“我爹说等你回去再商量。”

    穆子期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问他:“对了,阿德有没有帮我送帖子到知县府里?”他想尽快和这位师兄县令见面,明天正好是休沐日,对方应该有空,早日把事情办完,早日回家。

    回到客栈,大家就开始就着迁坟的事讨论起来,最后说来说去,还是打算迁走算了,他们现在在广南省生活得好好的,那里经济发达,人烟稠密,政通人和,相比安宁县还没有从战乱中恢复生机,当然是明州府更适合他们居住,更别提他们早已在当地攒下一份家业,足以安身立命。

    无论怎么看,都是明州府的教育、经济水平比这边高,人往高处走,想到后代子孙,大家更是下定决心。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穆家人就开始按照事先分好的任务忙碌起来。请风水先生、和竹沟村村民沟通、起棺、做法事……要忙的事情有很多,天天早出晚归。

    穆子期要去给叶氏收殓尸骨,在此之前,他先带着唐昕准备的谢礼到知县家里拜访。

    宁安县知县姓李,是高穆子期三届的大学直系师兄,他入学时对方早就外出实习了,双方没有见过面,但同一所学校出来就有天然的联系,攀个交情是正常的。当然,最主要的是,两人都认识伍师兄,要不是研究院的伍师兄介绍,他也不会知道对方在这里当县令。

    以伍师兄为谈话的起始,两人说起大学里的生活,比如哪个老师现在如何了,研究院又出了什么新的成果,继续读研到底能学到哪些知识,值不值得去攻读……这些都是他们谈话的内容,一时之间,两人竟然相谈甚欢。

    对于穆子期要办的事,这位李知县就大方地拍怕胸脯:“师弟,你需要帮忙尽管来找我,只要不触犯国法。”后面一句话就带着笑意了。

    “多谢师兄关照,我不会客气的。”想到自己曾经托对方帮自己买下祖宅,穆子期的感激更是浓厚,笑道,“请留步,下次师兄到嵇城一定要来找我。”

    他看得出来,这位李师兄的性格是真的热情直爽,非常乐于助人,所以说话也很是真诚。

    “哈哈,那是当然。”李知县大笑,还是把穆子期送到大门口,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的话,这才不舍地分开。

    拜访过当地知县后,穆家人要做的事变得顺畅多了,遇到的人都很是热情,虽说先前的态度就不错,但现在是更上一层楼,让他们感受得比较明显。

    穆子期最终在地窖里找到了叶氏的白骨,当他亲眼看到那一幕时,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此时此刻,伤心是很少的,如果有的话,早就这十几年的时光里被磨得差不多了。他只是觉得惋惜,叶氏为了穆怀恩这么一个不值得的男人而自尽,全然没有想过老叶氏和他这个亲生儿子,不知道他们还需要她。

    “如果你能活到现在,不知道你的想法会不会有什么改变?不要把全部的心思都寄托在一个心里没有你的男人身上,只有自己才是最值得依靠的。”穆子期叹道,前不久他还在报纸上看到几个知名的女性在呼吁,鼓励女人们走出后院,多读书多看报多学技能,不虚度光阴,活出自身的风采。

    “这个世界如此精彩,怎么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呢?”他低声呢喃,再次决定,以后一定要抓紧对自家女儿的教育,其中性格的塑造是重中之重。

    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他把叶氏的尸骨收殓起来,做了一场法事。等他捧着叶氏的灵牌离开祖宅时,外面已经围了一些爱看热闹的百姓,他随意抬眼看了一眼,结果很意外地发现,人群中竟然有一中年男人正直愣愣地盯着自己。

    没有错,他是在看自己。穆子期很确信这一点,这种看和旁人的不同,其他围观百姓在对上自己的视线时总会很快就移开,只有那名中年人目光闪烁,似乎故意凸显自己。

    穆子期有些惊诧,他捧着灵牌从对方身前经过,又迅速看了对方一眼,很快就记起这是昨天傍晚撞到自己的人,再仔细观察对方的五官和神情,他心中恍然。

    会是他么?穆子期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是极为惊讶的。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和庶弟穆子望见面的一天。

    穆子望、穆子舒……在没有逃离安宁县之前,他和这对兄妹的关系非常差劲,双方斗得如火如荼。一朝逃难,原以为再也见不到,没想到现在又碰到了!

    这是不是孽缘?

    一路思索着,穆子期把叶氏的棺材和灵牌放到县城郊外的义庄,等回程那天再一道运回去。

    回到客栈不久,他就让穆子贤出面去找人查探穆子望的近况。他暂时不打算做什么,但他还是想知道对方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免得发生什么措手不及的事。

    两天后,他就拿到了穆子望的资料,仔细看完后,他长舒一口气,一时之间,只觉得很久以前的愤怒全部消失殆尽了。

    有句话不是说了么?“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

    “老天有眼,他们那么狠毒,是有报应的。”穆子贤一脸开怀,他帮忙去调查,自然知道那名中年男子是谁,“大郎,我爷爷早就把他们的名字从族谱里划去了,他现在这么惨,你可不能心软。”

    在他看来,作为姨娘和庶子庶女,在大难临头之际,竟然席卷家中的财物逃跑,连祖母和嫡兄都顾不上,那简直是没有人性,太没有规矩,太狠毒了!尤其是那一马车的粮食,想当初在逃荒的路上,他们一族人每每饿着肚子就会念起,情绪就变得十分愤怒,到现在都念念不忘。

    “放心,我不会心软的。”穆子期肯定道,有关于穆子望的资料并不多,他只知道对方如今是独身一人,是安宁县下辖的某个村的村民,家中有官府分配到的两亩地,建有两间茅屋,除此之外,似乎就没有什么财产了。

    据穆子望身边熟悉的人说,他早年有过妻儿,不过在战乱时期死去,本人也因此伤了一条腿,因为医治不及时,以后要一直瘸着。至于章姨娘和穆子舒,没有任何踪迹,有村民听穆子望说过,他的亲人全都不在了。

    看来对方的经济情况并不好,穆子期暗暗地想,如果还有财物的话,他应该会拿出来用,不会让自己活得那么狼狈。事实上,对方粗糙的皮肤、蜡黄的脸色就足以说明生活的艰辛。

    回想起当初穆子望高傲矜持的神态,再看看他现在的不如意,奇怪的是,穆子期竟然没有什么报复的想法。

    大概是自己生活美满,对方活得不好,才有这种宽容心态吧?他暗自琢磨,其实视而不见也是挺好的。

    当穆子期打算对这人冷处理时,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冒出来。

    “你说什么?”穆子期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只觉得对方是不是疯了。

    “推荐我到管理学院读书,给我三百两银子,我就告诉你,爹临死前说的话。”穆子望一字一顿地重复一遍。

    穆子期都要被他理直气壮的态度给气笑了,他深吸一口气,觉得作为正常人的自己,和奇葩是沟通不了的。而他身边的穆家人很是愤怒,纷纷把穆子望围起来。

    “穆子望,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给你东西?”他眯起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至于穆怀恩临死前说的话,我并不想知道,也不感兴趣。穆子望,你如果识相的话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免得我记起以前的事……”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宽容了。

    他说的是实话,对于穆怀恩的遗言,他早就不感兴趣了,无论他是不是真的为章姨娘他们提前留好后路,还是为他和奶奶同样留了路,他都不在乎。

    穆子贤早就不耐烦了,他跃跃欲试地盯着穆子望,道:“大郎,要不要揍他一顿,打断他另外一条腿?”

    “算了,咱们又不是流氓,大夏吏治清明,咱们没必要因为他弄脏自己的手。”穆子期挥挥手,冷笑道。

    事情出乎穆子期的意料,他原以为穆子望达不到目的会死缠烂打,没想到他们只是这么一威胁,穆子贤靠近他挥手恐吓了几下,对方就一瘸一拐地跑掉了,看样子还是慌不择路。

    “咦,我又没打算真打,他这么害怕做什么?”穆子贤还很奇怪。

    “估摸着是怕挨打吧。”穆怀麦答道,“他现在处于弱势,以己度人,肯定害怕大郎找人对付他。”

    穆子期也觉得奇怪,他想了想,估计对方现在混得不好,被他这么一奚落,就鼓不起勇气了。

    自己到底要不要报复呢?他摸了摸下颌,不是很乐意脏了自己的手,毕竟他如今步入官场,无论穆子望和自己的关系如何,在世人眼里,对方是弱势群体。世人都是同情弱者的。

    “可能自己过得好就是对他最大的折磨吧?”穆子期喃喃自语,他的假期不多了,再不回去就会逾期,不好在这里多待,按照计划,他们明天就要启程回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古代养家日常相邻的书:重生之最强装逼系统无限密室逃脱错把男反派当女主重塑功德金身快穿之美人有毒明日追逐银河终结者魔道之游戏人生最强位面嚣张系统网游之都市修仙王者荣耀之王者终结者美漫世界的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