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书名: 以杀证道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作者:海派蜡烛

强烈推荐:农家乐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汉侯幼崽护养协会     就像徐世暄所说的那样, 庐临州确确实实完了,最为繁华的开元国都已经变为了一个无底深坑,群龙无首之下乱起来只是时间问题,可这究竟是凡人之间的麻烦,对于修仙之人来讲, 庐临州魔门的状况才是真正值得关心的问题。

    “今后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凉拌呗。”

    徐世暄的坐姿就跟他本人一样总是没个正形, 而他身后则是伤痕累累的同门们,打眼看上去还真是一群老弱病残。

    “门主和长老都不见踪影,按白师妹所说的情况来看, 八成是凶多吉少,被人当做活祭填了法阵, ”他嘴里叼了根野草,神情里倒没有多少悲痛,“说实在的,能逃出这么多出来我就已经很喜出望外了, 毕竟我们先前对孰湖的态度可不怎么美妙。”

    这么说着,他接过了孙智递过来的名册,打开瞧了几眼, 扁了扁嘴, “得了,几千年攒下的家底全部付之一炬了, 真是看着就肉疼。”

    庐临州魔门本来就是靠着给皇帝当国师起家的, 现在皇家都没了, 他们自然也就沦为了闲人一群。

    “门派驻地是没有了,”一脸牙疼的合上名册,徐世暄对着面前的白心离无奈的耸了耸肩,“以后我们大概会去别的魔门打秋风吧,毕竟庐临州已经不适合修士呆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呢。”

    他说完一下子凑近了一言不发的青年,脸上也换上了不正经的笑意,他暗搓搓的用手肘捅了捅后者。

    “说起来,真应该被大力关怀的是你们家白师妹呀,我可是听说了,小姑娘都吓哭了啊。”

    “什么叫我们家白师妹,”白心离终于搭理了他一句,“姑娘家的名声是让你随意败坏的吗?”

    “啧啧啧,假正经,咱俩谁不知道谁呀,你其实觉得她超——可爱吧?”

    众人临时驻扎的营地就这么大,那日白恬对着白心离哭的样子被许多人都看到了,要说里面反应最大的当属徐世暄了。

    不管他们当时到底说了什么,事后白恬和白心离之间气氛的微妙改变都没逃过徐大冰人的法眼。他发自内心的认为,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到了他这张巧嘴发挥的时刻了!

    一个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就摆在眼前,正对着他忙不迭地招手,热情的堪比勾栏里的姑娘。他激动,他兴奋,若不是时机不太好,他差点就要按耐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跑去对郭槐献言献策了。

    虽然他也没能忍多久就是了。

    这又有什么呢?反正他和白心离两看两相厌已经不是第一天了,谁还在乎关系能不能更糟啊。

    要是能被姓徐的几句话就说的面红耳赤,那白心离这些年真是白忍受他的骚扰了,因此他闻言只是停下了擦拭无我的动作,抬头看了徐世暄一眼。

    “好好好,是我孟浪了,”徐世暄被看的连忙举起双手告饶,“是你们北海剑宗的白师妹,这样行了吧?你姓白,她也姓白,三百年前是一家,不要这么严苛嘛。”

    “这不一样。”

    “我知道,我知道,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夸张的做了个捧心的动作,徐世暄冲天翻了个白眼,“但我提醒你啊,你可是讨不到媳妇的剑修,太君子会吃亏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突然又兴奋了起来。

    “对啊!你们是北海剑宗啊!瞧我这脑子,竟然一直没反应过来!你们最不缺的就是光棍啊!”

    “你这么朽木不可雕不要紧,白师妹还拥有整个山头的树啊!”说着说着,他还真就掰着手指头数起来了,“姓穆的不行,不靠谱,姓李的不行,太老了,姓方的也不行,跟大爷我同款的桃花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就这么把北海剑宗的适龄男弟子轮了一遍,越数越摇头的赵括突然兴奋的大喊了一声,“有了!”

    无视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他一下子凑近白心离,拍了拍他的肩膀,神秘兮兮的问道,“这位道友,你看赵括赵师弟如何?”

    “亲传弟子,长得也俊俏,性格也好,一看就是听话的那种,就是年纪小了点,可俗话说得好,女大三抱金砖……”

    徐世暄越说越觉得自己英明神武,然而在最激动的时候却戛然而止了,因为白心离……又看了他一眼。

    “对不起,大佬,原谅我年幼无知,”他往后猛退了一步,“我还想多活几年,你千万要克制砍死我的冲动。”

    离大佬欣然点头。

    发觉自己逃离了生命危险的徐世暄长舒了一口气,盘腿坐到了地上,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胆大包天的又去戳离大佬。

    “说正经的,”他把音量控制在了仅能让对方听到的范围,“看她反应那么大,白师妹她以前……不会是山神吧?”

    没等白心离反应,他就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了下去,“明人不说暗话,咱俩都是过来人,人们都说杀鸡儆猴,但其实杀鸡是儆不了猴的,真正能儆猴,当然还是杀猴。”

    “我第一次看到有仙灵死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我真的吓坏了,怎么也想不清楚,明明看到死人也不会多眨一下眼,为什么会被这点事吓得浑身发抖?那时候我还不明白,这是因为我从骨子里就没把自己当人看。”

    “那种发自于本能的恐惧,我一个大男人都扛不太住,更何况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亲眼看着一名山灵被活活榨干本源,于我们而言,不亚于目睹一场残忍的凌迟,她竟然只是哭一场,我都要自愧不如了。”

    “别说是我,”徐世暄伸出手指着擦剑的青年,“你白心离难道就没害怕过?”

    “怕,怎么不怕,”白心离将无我收回了鞘里,扭头与徐世暄对视,“恐惧正是我还存在的证据。”

    “我们变得越来越像人了……”徐世暄喃喃念叨着,然后陡然一拍大腿,“所以你更要抓紧啊!凡人都讲究早婚早育,你知道吗!”

    三句离不开催婚……白心离这回是真的不想理他了。

    自讨了没趣的徐世暄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他决定转移目标,再战江湖。

    “………狡猾……太狡猾了……”

    赵括双手死死扣住棺材沿,盯着徐世暄和白心离的方向愤愤不平,以至于阿恬不得不担忧他会把素楹师姐的棺材给弄坏,哪怕这口棺材也只是权宜之计。

    毕竟他们是打算扶灵回去的。

    不光是素楹师姐,他们为所有死去的同门都制作了棺材。身体不完整的就拼起来,拼不起来的就带走剑,阿恬自己记不清这些日子在深坑里翻找过多少次才凑齐了所有人。

    “可恶,”赵括絮叨个不停,“那个姓徐的不会是个断袖吧,一有机会就霸占着大师兄,他只怕是想死。”

    围绕在他身侧的六块命牌纷纷撞击表示同意。

    “呵。”

    阿恬低头温婉一笑,手指发出了“咔吧”一声。

    赵括打了个寒颤,哭丧着脸说道,“白师妹你别这样,我现在一看到你就害怕……总觉得你揍过我。”

    别说,赵括还真的被阿恬揍过,毕竟同门弟子总是避免不了切磋切磋,可这次不一样,那种感觉毫无道理又逼真的要命,硬要形容的话,那就是:

    他觉得自己被往死里揍过。

    赵括本能的觉得这样不行,于是他打算从罪魁祸首下手,“温柔点,师妹你对我温柔点,你可是大家闺秀啊!”

    被劝诫的阿恬深觉有理的点了点头,“赵师兄,你知道吗?我以前觉得自己必须要遵照闺秀的准则来才行,后来我觉得我要遵从本性,不要勉强……”

    赵括想起了在半山腰飞自己做棺材的白恬,那时候的她确实变了一些,平白让人生出了距离感来,可眼前的白师妹好像又回到了刚入宗门的时候,甚至比那时更有真切感。

    简单,又很纯粹。

    他这么想着,也跟着点了点头,然后就猝不及防的听到了下句。

    “可那日哭完之后我突然想明白了,”阿恬温温柔柔的说道,“修仙之路,巍峨险途,何必要刻意勉强自己呢?想当大家闺秀没什么不对,想要遵照本心也没什么不对,二者兼顾也很简单,只要把所有人都揍到承认我是大家闺秀就行了。”

    “不,我觉得不是这个道理……”

    大吃一惊的赵括还想挣扎一下,然后他就被人从身后按着脑袋推到了一边。

    “小小年纪就会霸占姑娘,去去去,找你大师兄玩去!”徐世暄的语调无比嫌弃。

    被偷袭了一把的赵括很想打包这恶贼的狗头,可这点报复心最终还是输给了跟大师兄独处的诱惑,带着同样雀跃的六块命牌屁颠屁颠的跑走了。

    没了碍事的人搅局,徐世暄认认真真的打量了阿恬几眼,郑重其事的说道,“我不太懂你啊,白师妹。”

    阿恬愣住了,然后就听到了他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你明明那么近水楼台,干嘛不对月亮下手啊!师兄我为你着急啊!”

    他一边说一边把半个身子都靠在了棺木上。

    “你和白心离那么合适,发展发展嘛!”

    阿恬想要开口,又被他伸出手给制止了。

    “你别说,听我说,”徐世暄清了清嗓子,伸出了三根手指头,“你瞧瞧,我给你数数看啊。”

    “父母之命。”

    “你们有了。”

    “媒妁之言。”

    他指了指自己。

    “所以你们到底在折腾什么?”他皱着眉头,“能用一对大雁解决的问题都不要迟疑啊!”

    话没说完,徐世暄突然哎呦一声捂住了后脑勺,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石子在地上弹了弹。

    阿恬看着他的惨样,噗嗤一声笑了,不是方才故意吓唬赵括的假笑,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笑容。

    曾经有一个人也提到过大雁,后来她背叛了她。

    曾经有一个人也提到过婚约,现在她躺在了手边棺材里。

    她发誓会取前者性命,她决心为后者讨回公道。

    除此之外,不必烦忧。

    “你说的对,我认真考虑了一下,”她歪了歪头,手轻轻搭在棺材盖上,像是在抚摸,“既然我与大师兄的婚约已成事实,那就不要浪费了。”

    这下换徐世暄愣住了。

    阿恬抬起头,看向了站在远处的白心离,后者被赵括缠的忍不住弹了颗石子在少年的脑门上,于是她又笑了。

    “不过在那之前,我要先打过他才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以杀证道相邻的书:森勿语梦证道天途最强后勤尸道天下HELLO,我的甜心小初恋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综]今天玲子不打怪全民修炼在清朝龙之禁锢次元位面大穿梭全能农民混都市快穿之希望你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