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视若珍宝4

【书名: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第66章 视若珍宝4 作者:光明在案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快穿之教你做人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这顿人物关系极为复杂的午餐好久才结束。

    沈铭烨吃完午饭下意识的犯困, 不由得捂着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亚哈斯盯着少年小巧的虎牙,下意识走上前, 用管家的语气问他是否要去午睡。

    “不, 我还不困。”少年明显想跟封斐铭再多呆一段时间,即使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还是硬撑着。

    看着封斐铭因为沈铭烨的哈欠又凑过去温声询问,心中醋意翻涌的约德尔终于忍不住提前拿出了自己的礼物, 来博取封斐铭的关注。

    “封, 前段时间我托一位朋友带了些c国的绿茶, 你要不要尝尝?”

    约德尔知道封斐铭十分喜欢这些东西, 果不其然,封斐铭闻言立刻看向了他。

    约德尔笑着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盒子, 上面祥云的花纹让封斐铭爱不释手。

    “看你还是不够忙,不然怎么还有心思寻这些东西。”封斐铭语气调侃, 但显然因为约德尔的上心而极为愉悦。

    “再忙,你的喜好我都记得。”约德尔目光灼灼的看着封斐铭,也许是沈铭烨的存在真的起了作用, 约德尔对封斐铭已经不只是单纯的朋友间的欣赏。

    看着这两人之间气氛渐佳,卿云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要是真让这两个人搞到一起,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可就算失败了。

    约德尔看封斐铭喜欢,又道:“机器人管家都配备有茶艺的程序, 虽然死板没有意境, 但聊胜于无, 让k来表演一下?”

    “k, 去把茶具拿来。”封斐铭点了点头,朝亚哈斯命令道。

    亚哈斯脸色又黑了黑,他可以无微不至的照顾沈铭烨,但却不能忍受封斐铭的命令,但是机器人的身体已经自主的动了起来。

    这时,沈铭烨的声音插了进来:“我来吧,茶艺我好像会一点。”

    闻言在场三人均将视线转到沈铭烨身上,封斐铭的一向温柔的嗓音中带着冷淡:“铭烨别闹,约德尔辛苦找来的茶叶,不要浪费。”

    不怪封斐铭不信他,在这个科技极端发达但许多古典艺术凋零的时代,别说是茶艺,天然的茶叶都十分少见。这也是约德尔仅拿来一小盒茶叶,就让封斐铭感到他心意的原因。

    茶艺的技巧可以被机器人模拟,但最吸引人的意境却是无法被演练出来。现在为数不多的茶艺大师均在c国,沈铭烨这个在e国土生土长的人,又哪里学的来茶艺?

    就单单是泡茶斟茶的技术,这个养尊处优的少年又哪里做得到?

    “我真的会……”少年因为封斐铭的拒绝低下了头。

    封斐铭敲着桌面的手指一僵,这些天沈铭烨一直用一种亮晶晶的,让人极为愉悦的目光看着他,现在乍一看到少年灰暗下去的眸色封斐铭还有些不习惯。

    这些天他一直都在约德尔面前对沈铭烨极为宠溺,现在这样拒绝是不是不好?封斐铭的心少见的动摇了。

    约德尔那边也发了话:“他要玩就让他试试吧,一些茶叶而已算不上珍贵。”

    约德尔端着酒杯没有看沈铭烨的眼睛,而是转向窗外。让封斐铭看到这个小孩的任性刚刚好,也许封斐铭自己并没发现,但约德尔却是看得清楚,封斐铭这些天对沈铭烨越来越温柔了。

    亚哈斯已经取来了茶具,卿云挑剔的看了一眼,虽然嫌弃但依旧伸手接下。

    少年一接过茶具,身上的气息顿时就沉静下来,窗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温暖而不躁动。

    他虽是混血儿的面孔,又是坐在这样一个欧式风格的餐厅里,周围格局背景没有一丝意境的加成。但沈铭烨的一举一动,伴着清亮的茶水在杯间流动,就完全的吸引了人的注意力。

    他们坐在色彩浓郁的餐厅内,却好似看到了翠竹,看到了缥缈的云雾,淡淡的茶香伴着清风徐徐吹来,将每个人心中的杂念和欲望吹去,让他们只能凝神看着沈铭烨莹白的手指。

    他不拘于每一个动作的角度,礼仪更是行的随意,但就因这样动作才带了一种行云流水的飘逸。

    当一杯清香四溢的茶水摆到他们面前的时候,约德尔和封斐铭才回过神来,看向少年沉静的面容。

    将杯中茶水一点点饮尽之后,餐厅内安静了好一会儿,封斐铭才开口打破了这一瞬让人沉溺的静谧,他目光复杂的看着沈铭烨:“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个?”

    “没…没刻意学,就是最近准备了一个跟c国有关的剧本而已,之前你说过你喜欢,但我真没花太多时间……”

    看封斐铭发问,少年一改泡茶时的从容,开始变得手足无措,说话也颠三倒四的,一会说是准备剧本时学到的,一会又强调自己没学太长时间。

    让人一眼就看出他费力掩饰的真相。

    沈铭烨的动作虽然不像机器人那样标准,但却熟练无比,一看就不是短时间练成的。而且茶艺这种东西,如果不费心体会,怎么可能在一举一动之间让他们几个全部都沉溺进去?

    况且,没有人比封斐铭更明白沈铭烨最近在做什么,他根本就没准备c国背景的剧本,而且近期也没有练习的茶艺。

    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封斐铭儿时对沈铭烨唯一一次提起自己喜欢茶艺的时候,这个孩子就记在了心里,费心的练习,但又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他就这样记了那么多年,又羞涩的不敢贸然表演。

    如果不是这次约德尔偶然带来了珍贵的茶叶,还恰好被沈铭烨看到,也许封斐铭一辈子也不知道有人竟然真的为了他的一句话,做出这样的努力。

    少年因为桌上两人的目光低下了头,两侧露出的耳尖通红通红。

    卿云的眼神却十分平静,他之所以选择表演茶艺,是因为沈铭烨真的练过学过,他一个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的人耗费了巨大的心力才将茶的意韵学到个皮毛。

    可惜在世界原来的走向中,他一直到死,这个腼腆的家伙都没能表演给封斐铭看。

    约德尔目光深深的看向一旁,低着头几乎缩成了一团的少年。说实话,约德尔虽然因为封斐铭对待沈铭烨的方式而吃醋,但他真的没有将这个软弱的小家伙当做一个对手。

    因为他比沈铭烨要强得多,能为封斐铭做的事也很多。

    但约德尔没想到,沈铭烨这个在他心里软弱无比的小东西,竟然也能为了封斐铭做到这一步。跨越半个世界,把一个近乎失传的技艺学到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少年直到现在还遮掩着自己的努力。

    约德尔完全能理解他,就像他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寻找到了c国原产的天然茶叶,却在封斐铭面前表现的云淡风轻一样。每个人都想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有能力的样子。

    少年低着头,约德尔看不清他的眼睛,但是他能想象出少年的目光该是怎样的炙热,又是怎样的柔软。

    约德尔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真能看到这样真挚的情感,竟然还是在自己的对手身上。

    “你……一直都记得,那时候我说的话?”封斐铭静静地看着沈铭烨。

    那时候指的是他刚来到这边的时候,为了讨他姑母的欢心,封斐铭刻意的讨沈铭烨欢心,给他说了很多似真似假的话。

    少年毛茸茸的发顶,轻轻上下晃动了两下。

    封斐铭半垂眸,遮住眼中的空茫。

    他从小的经历太过悲凉,很小时他也家庭美满,那时一群亲戚如众星捧月供着他父母。但意外一出,这群原本和颜悦色的亲戚就如吸血的恶鬼一般将他家的财产一抢而空,更是使用计谋抢走了封斐铭应有的遗产。之后封斐铭就彻底成了个拖油瓶,向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最终踢过了半个世界来到了他这个听都没听过的远房姑母家里。

    从那时,封斐铭就下定了决心,情感什么都是假的,钱和权才是最有用的东西。

    所以他趁虚而入,毫不犹豫的抢了帕特森家族,对沈铭烨他并没有任何愧疚。封斐铭甚至还认为他应该感谢自己,因为没有自己还有其他人掌权,到时候沈铭烨的日子可不像现在好过。

    但是封斐铭怎么也想不到,时隔多年他还能感到一种让他快要遗忘的温暖和悸动,竟然还是来自这个被他抢走了一切的少年。

    他竟然……真的一直记着他说的话,一直……这样悄悄地……爱着他。

    可笑。

    整个客厅里一片静默,本就沉默的机器人管家,此时更像是呆滞了一般愣愣的看着桌边的沈铭烨。

    如果有人仔细看去,应该能看到机器人管家的电子眼中有一抹极深的震惊。

    其实在场众人,最为震惊的当属亚哈斯莫属了。因为他竟然在沈铭烨这个混血少年的身上,看到了他画上那个人的影子。

    两人在外貌上没有任何相似,甚至表现出的气质上也大相径庭,但亚哈斯就是觉得像,不他心中简直升起一种“终于找到他”的激动。

    就在这个少年斟茶的时候,独属于他的那一丝气息隐隐的笼罩在整个空间,被亚哈斯敏锐的捕捉到。

    往常在家的时候,每天亚哈斯即使不作画也要在画室里呆上一段时间,否则就会焦躁无比,似乎失去了自己追随的目标。

    但现在亚哈斯进入机器人的身体后,已经快超过24小时,但亚哈斯却没有一丝想起那个画上的场景。因为在这里,他可以一直追随着少年的身影,让他一直保持在自己的视线内。

    苦恼于自己现在境况的亚哈斯甚至有种感激,感激自己有这个机会接触少年,甚至感激封斐铭给这个机器人的命令是一直监视着少年。

    这样亚哈斯就能一直看着他,跟着他,再也不用忍受失去他的焦躁和痛苦。

    约德尔没有久留,他告辞时深深的看了一眼沈铭烨,眼中的轻蔑终于消失不见。因为不管少年是否弱小,他在爱情上的地位跟他平等。

    “婚约的事……我会再努力跟父亲反应的。虽然你不承认,这婚约就已经不成立了,但是两家同时作出声明会更好一点。”

    约德尔的话立刻将紧紧凝视着沈铭烨的亚哈斯惊醒。

    该死!他都忘了,婚约只是少年单方面解除的,而他现在被困在这个机器人的身体里,约德尔找谁去解除婚约?

    亚哈斯极少有后悔的时候,但现在他却后悔到想掐死之前拒绝约德尔解除婚约要求的自己……

    约德尔看着因为自己的话,眼睛一瞬间变得明亮,甚至还破天荒朝自己露出个笑的少年,心里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单单想到跟自己彻彻底底解除婚约,就那么开心?

    约德尔走后,沈铭烨的心情也一直保持着,他明显因为困扰自己的许久的婚约问题有了完美解决的希望而松了口气。毕竟他单方面任性的不承认很有可能给两家带来嫌隙,但约德尔如果能劝说埃尔蒙德家族接受,这就不一样了。

    但沈铭烨的开心并没有撑到晚上,因为傍晚的时候封斐铭接了个电话又要离开。

    “今晚……不能待在家里吗?”沈铭烨扯了扯欲要离开的封斐铭的袖子。

    封斐铭因为午餐后的事,明显对沈铭烨更为温和,但他只是心软了一瞬而已,并没有到为了沈铭烨推开工作的地步。

    “抱歉,临时出了些问题。”封斐铭最终还是拿着外套离开,但临走时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少年,顿了顿还是留了句话,“晚上,应该能够回来。”

    仅这一句不确定的话,就安抚了少年。

    沈铭烨一直把他送出了门,末了还踮着脚尖朝他挥手:“路上小心!早……早点回来!”

    少年贴心的举动看得亚哈斯心中酸涩不已,同时他看着封斐铭的悬浮车的尾巴眸色越来越暗。

    这个男人今晚绝对不会回来,因为亚哈斯看得清楚,经过今天中午的事,少年的真心虽然让封斐铭对他态度温和了一点,但同时也让封斐铭内心的黑暗无处遁形。

    所以,封斐铭采取的是逃避。

    亚哈斯咬牙切齿,既然已经决定了逃避,为什么又要给少年希望?他是不是不知道,就因为他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以沈铭烨的性子,他足足能等到深夜!

    “k,我们按照计划来布置客厅吧!斐铭说他会回来的。”少年转过身朝着亚哈斯笑。

    亚哈斯弯腰行了个执事礼:“遵命。”

    虽然这样说着,亚哈斯却制止了少年上前帮忙的行动。少年的生日,怎么能劳烦他自己来做准备?

    亚哈斯低下头掩住眼中的情感,沈铭烨这样期待,他又怎么舍得说出真话扫他的兴?同时亚哈斯几乎隐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暴虐,他的少年……怎么看上了封斐铭这个狼心狗肺的玩意儿?

    卿云意思意思忙了两下让管家k身上的摄像头拍到,之后就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指挥着亚哈斯干活。

    他一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随着他的命令忙上忙下的机器人,这人到底是谁?

    绝对不是原来的管家k,因为在k的程序里,只有一个主人就是封斐铭。封斐铭甚至连个第二权限都没给沈铭烨。管家k对沈铭烨的例行照顾也只是封斐铭的命令罢了。

    也就是说,正常的管家k绝对不会对沈铭烨说出“遵命”这样的字眼。

    所以现在这个机器人的身体里,绝对有其他人在操控。

    是约德尔?约德尔做不到这么冷静的做出这样的模样。

    到了晚上,亚哈斯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晚餐已经准备好,是中式的,客厅也被费心的布置好,但是封斐铭一直没有回来。

    “用餐吗?少爷?”亚哈斯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走上前问在客厅里坐着看书,同时也在等待封斐铭的沈铭烨。

    不出亚哈斯所料,少年笑着朝他摇摇头,道:“斐铭说今晚回来,我不能不等他的,而且这是我们给他的惊喜。“

    亚哈斯心里简直在暴躁的怒吼,这是你的生日,为什么要给他惊喜?

    但他心里有多暴躁,看着少年的目光就有多温柔。他的爱,不该被这样践踏,而应该被人捧在手心呵护。

    亚哈斯现在特别想回到自己的身体,然后立刻来到这个冰冷的地方把少年带走,在埃尔蒙德家给他最无微不至的宠爱,让他再也不用为他人心烦,让他放心的追逐自己的梦想。

    但是……

    看着少年时不时看向门外的目光,亚哈斯心中骤然一痛。

    即使他有机会来带走少年又有什么用呢?沈铭烨深爱着封斐铭,更可怕的是,封斐铭再少年心中同样做出爱他的假象,这要让本就沉溺在爱情中的少年怎样脱身呢?

    而且知道了他的身份,沈铭烨又会怎么看他这个几乎可以称为是他“长辈”的人的求爱呢?

    想到这些,亚哈斯整个人都颓废了。

    但这个夜晚,亚哈斯注定不能沉溺在自己的情绪中。封斐铭一直没有回来,而沈铭烨一直在等着,直到饭菜都已经凉掉,直到月亮慢慢升上天空。

    少年在客厅昏黄的灯光下已经看完了两本书,他时不时望向门外的眼睛中,神采已经慢慢消退,到最后只剩下丝丝缕缕的担心。

    但是不管亚哈斯怎么劝他去用餐,少年都始终拒绝。

    终于,沈铭烨合上了手中的书本,他转头看着亚哈斯道:“k……要不要给斐铭打个电话?他不会在路上出了事吧?”

    本来以为沈铭烨已经决定要吃饭的亚哈斯,听到少年这句话,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应声去联系封斐铭。

    他该庆幸,封斐铭为了时刻监控沈铭烨在家里有没有做出一些夺权的危险动作,给了管家k联系他的权力。

    亚哈斯拨通了封斐铭的号码,接通电话的是他的秘书。

    秘书用甜美的嗓音告诉亚哈斯:“boss与约德尔先生去海蓝湾观看一年一度的蓝月,请问您有要事吗?”

    听到秘书的话,亚哈斯简直手脚冰凉,幸亏他没有外放。否则让身后一直关注他的少年知道,他心心念念的人明明答应了他,却跑去跟别人约会,等到了现在的沈铭烨会怎么样?

    亚哈斯沉默了好几秒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朝着少年撒谎:“主人工作上临时出了些问题,走不开。”

    一直看着亚哈斯打电话的沈铭烨闻言终于松了口气,笑了笑道:“他没事就好。”

    亚哈斯刚想借此让少年早点吃完晚饭睡觉,但少年下一句话却是:“那斐铭忙完了应该会回来的,我再等一等。”

    已经到了半夜,凉意逐渐渗透到屋内的每个角落,少年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

    亚哈斯立刻拿了个毯子给少年披上,动作温柔,同时将屋内的空调调高了点。

    卿云扶着肩膀上柔软的薄毯,微微愣神。

    他当然能猜到封斐铭这会儿八成再跟约德尔约会,这个男人缺爱却又最看不上别人的真情,就算是对约德尔也不是十足的真心。

    但是沈铭烨不知道,所以他该装的还得装。但是管家k竟然能对他说出,这样“善意的谎言”倒是让他很惊讶。

    他看着在他身后面无表情,却出奇的显得眉眼温柔的亚哈斯,突然一个猜测涌上心头。

    卿云瞬间伸出手按在了男人的腰部,按到皮肤下的机械组织,他这才反应过来,这只是个机器人而已,根本没有穴位而言。

    刚收回手,卿云又打了个喷嚏。这次他打完之后,其实是有点懵逼的,因为这不是他装的……

    亚哈斯看着少年披着毯子依旧连打了两个喷嚏,迷茫的小眼神配上通红的鼻尖显得异常可爱,又异常的惹人心疼。

    “吃点东西去休息吧?嗯?”亚哈斯凑近了温柔的揉了揉少年的发顶。

    “不要,我要等……”卿云还有点愣神,话语也不是沈铭烨式的乖巧,反而带上了他自己的任性。他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感冒,这具身体是他强化过的,虽然大部分的能量都加成在了艺术创作上,但身体他也兼顾到了。

    他竟然也会给感冒?

    这样想着,卿云就感到有些头晕,这种眩晕完全在他的忍受范围内,但依旧让他惊奇非常。

    亚哈斯敏感的感觉到少年身上的异常的温度,立刻伸手试了试他的额头。

    很烫。

    亚哈斯仔细端详着少年的脸色,脸颊上的确通红一片。原来亚哈斯只以为是他打喷嚏造成的,没想到倒是因为发烧了吗?

    “你发烧了,快,去床上躺着。”亚哈斯的话带上了焦急,也忽略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他太大意了,昨晚少年就看书不知道看到什么时候,今晚又坐在客厅等到深夜,身体怎么能撑得住?

    “发烧?”卿云还是有点发愣,面前的机器人管家脸上破天荒的呈现出一种焦急的神色。

    没等他拒绝,这个不知身份的男人,一下就把他打横抱起来,大步向楼上跨去。

    男人的臂膀很稳,让昏昏欲睡的卿云竟然产生了一种想要依赖的感觉,他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在亚哈斯的肩膀上蹭了蹭,并熟练地给自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肩膀上沉甸甸的触感让亚哈斯心软的一塌糊涂,他快速走进少年的房间,绕过那一面巨大的书柜将人放到柔软的大床上。

    小小的少年在床上缩成一团,亚哈斯立刻转身去找退烧药。他都已经将药拿到,倒水的时候却皱了皱眉头愣住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当初埃尔蒙德家跟帕特森家族决定联姻的时候,为了后代曾经给沈铭烨和约德尔做过全面的检查和基因配对,那时候好像有谁说过沈铭烨是特殊的过敏体质,药物什么的不能乱用。

    亚哈斯看着手中的退烧药说明书上“过敏体质慎用”那句话,顿时愁的皱起了眉。

    立刻给家庭医生打了个电话,亚哈斯安排好人在外面等着,自己则迅速回到少年身边。

    卿云躺在大床上,盖在他身上的薄被已经被他踢到一边,甚至衣服领口都搓弄的解开了些许。他浑身泛着异样的红晕,半睁的眼眸像是晕染了泪水的痕迹,在灯光照耀下散出晶莹的光。

    亚哈斯走到床边,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色。

    但是处在这样一副机器人的身体里,亚哈斯的灵魂几乎都要沸腾,身体却做不出任何相应的反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相邻的书:重生顶级编剧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帝王驯养记星海大领主桃运医神游戏降临异世界如何打出完美结局[综水浒]女配不薄命女总裁的特种司机公公有喜了系统让我普度众生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