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暴君7

【书名: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第84章 暴君7 作者:光明在案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盛世医香七零年代美滋滋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戚岳猝不及防被他偷袭成功, 立刻感到一股热意在身体内乱窜, 马上就要让他出丑。戚岳不得不立刻分出一份内力压下身体的反应, 但是不知为何胸腔内却依旧躁动无比。

    他反手钳住卿云的手臂, 猛地将人拉进自己怀里。

    近距离的接触,立刻让卿云嗅到了某种熟悉的气息, 表情马上变得阴沉。

    这个对三皇子忠心无比, 最终一剑削下燕飒头颅的镇北大将军, 竟然就是他要找的男人!

    他今日刚思念着何时能见到他, 结果这个男人却盘算着怎么刺杀他?

    “公子竟然也作出这样狡诈之事?”戚岳调笑, 他并未感到危机即将到来, 看着青年微微显出苍白的唇色,温声道, “你身体根基有损, 莫要再动武力,否则身体会受不住的。”

    然而他话音刚落, 就感到一阵劲风袭来,当即被卿云踹的倒翻出去。

    “滚!”青年气恼厉和在戚岳耳中也悦耳无比,他不知青年为何恼了,只想再次凑上前去。

    看着两人在屋顶上翻飞, 已经派人去调遣御林军的卫临却吓得几乎要晕过去,大皇子,那可是身体虚弱无比的大皇子啊, 要是摔着半点……

    陈炳虽然担心, 但毕竟见证过卿云驯服御林军的场景, 于是安慰卫临:“卫阁老无需担心公子为了强身健体,自小习武,虽然身体依旧受病痛折磨,但于武学上还是有一番建树的。”

    在场还有一个比卫临还要急的人,那就是戚岳的军师。见到卿云竟然能跟戚岳打成平手,他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但是今天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往日里的沉稳冷静被丢掉了九天云外,竟然像吃错药了一般,打着打着还上瘾了?

    大皇子不在,刺杀不成,当然要立刻逃走,否则等到御林军围城,他们要离开可就麻烦了!

    看着戚岳再次朝着白衣青年粘了过去,军师抓耳挠腮的跟着戚岳的身影乱转,却无法加入战局,终于忍不住一声大吼:“老大,再不走来不及了!”

    戚岳一愣,一抬头就看到远处升起一股熟悉的信号烟。

    军师和戚岳面色立刻凝重起来,三皇子那边出了什么事,竟然连这紧急的信号烟也放了出来?

    看到戚岳脸色,卿云讥讽道:“怎么?你主子燕岚出事了?”

    戚岳下意识想辩驳自己并非燕岚的奴才,但身后御林军已到,他只好抽身离开。

    临走之前,戚岳使个巧劲夺走了青年手中的扇子,与此同时留下一句话:“大皇子并非良主,望公子另谋出路!”

    卿云从楼上腾空而下,卫临立刻跑上去紧张兮兮的询问:“翔风可安好无事?”

    翔风?他叫翔风?

    已经走远的戚岳隐隐约约听到了卫临的话语,不由将这个名字放在嘴边轻轻呢喃出声。

    念着念着,戚岳再次低低的笑出声,眉眼间满是欣赏,更有一丝隐藏极深的倾慕,看得军师满脸惊恐,只觉得自家将军从北部来到京城后莫不是水土不服,怎么这样奇怪?

    卿云面无表情的凝视着戚岳离开的背影。

    这人最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一直到现在都没认出他就是大皇子本人?

    看着卿云脸色,卫临王铭和匆忙赶来的御林军统领方锐,以及早就吓得跪在他面前的礼部尚书大气不敢出一声。

    大皇子执政这两月,他们可是也逐渐摸清了大皇子的性情,只知道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发怒,都是像现在这样,脸色平静至极,但是一双凤目却是幽深至极暗含怒意。

    而且,大皇子轻易不会发怒,若是发怒定有雷霆之势,弄不好他们这些人都要遭殃。

    礼部尚书的脸简直白的发青,他万万没有料到,大皇子今日竟然会来到青阳楼,偏偏还看到了今日的论题。

    可是他更没想到,大皇子竟然会在青阳楼遇袭,那歹贼简直放肆至极,最后更是对大皇子口出不逊。

    想着想着,礼部尚书也渐渐动了心思,大皇子今日遭到刺杀,会不会是三皇子的手笔?

    礼部尚书能想到的事,卫临自然能想得到。而且他怕大皇子出事,不顾自身安危,与打斗的两人离的极近,隐隐约约也听到了卿云的话语。

    今日那蒙面人是镇北将军戚岳?三皇子竟然能将他请来?

    略一思索,卫临便想到戚岳回京的原因。众所周知,戚岳是宏明帝手下一员大将,极受宏明帝信任,宏明帝出事,他自然会马不停蹄的从北面边关赶来救驾。

    想到宏明帝,卫临皱了皱眉,他平日里可要再加把劲儿了。

    在场众人各有所思,卿云也收回了目光,他看看周围渐渐围过来的百姓,一挥手,沉声道:“莫要引起骚乱,回宫。”

    一行人这才浩浩荡荡离开。

    “大皇子遇刺?”被软禁在景阳宫的宏明帝,听闻这一消息,立刻一拍桌子怒道,“他身边的人是做什么吃的?竟然在京城就能让堂堂皇子遇到刺客!”

    说着宏明帝似乎觉得自己话中太过关心那个不孝的大儿子,当即一甩袖子又道:“哼,自己心里也没个数,身体不好还往宫外跑什么!”

    苏公公跟在帝王身后团团转,一边劝着宏明帝消气,一边心想,陛下这些日子对大皇子的态度可是越来越奇怪了。

    不过让苏公公更加奇怪的却是大皇子对待皇上的态度,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宏明帝,自然对他的身体十分了解。皇上之所以能够托着破败的身体活到现在,全靠有大皇子送来的药支撑。

    但试图谋朝篡位的大皇子,为何又这样辛苦求药,拖住皇上的生命呢?

    还有日日将朝中状况送过来的举动,这简直就像……就像不受父母重视的小孩,拿着自己手上的成绩来讨父母一个赞赏一般。

    这念头一出来,苏公公立刻摇摇头将脑海中不切实际的猜想甩开,他可是见证了大皇子的心狠手辣,如今更知道他手段成熟老道,哪里会做出这样的事。

    宏明帝现在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处境,嚎了两嗓子除了苏公公没人理会之后,自己便平复下了心情,坐在桌边凑着光看起了卫临今日送来的东西。

    卫临自从知道卿云并不限制宏明帝了解朝政之后,就时不时的将大皇子的惊人之语,或者让他赞叹不已的事迹写下来,送到宏明帝手中。

    看着纸上“残花也好,断木也罢,有用便可。”这句话,宏明帝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哼了一声,斥道:“这卫临倒是一条好狗,知道怎么为自己主子办事儿。”

    但是,他虽语气不虞,目光中却是露出思索之色,最终摇摇头颓丧的叹了口气,苦笑道:“卫临倒是想多了,他日日送来这些消息,想要扭转老大在朕心中的印象。却不知道,朕现如今如虎落平阳,朕的话又有何用?老大登基,难道还缺朕的一句话?”

    其实宏明帝现在早就了解,如今的大燕帝国,他的话已经不算数了。也许三皇子燕岚想要登基还需要他的圣旨支持,但燕飒却不同,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比宏明帝的一张圣旨来的有用。

    一次次感叹于这个孩子的才能,宏明帝有时甚至既是自豪又是自愧不如。但是即使这样,宏明帝却对当初大皇子逼宫囚禁他的事不能释怀。

    老大若是对他封老三为太子的决定不满,大可早就表现出自己的才能,为何逼宫做出篡位之事?

    越是年老的帝王,越不能容忍亲子的背叛,所以他宁愿扶持一个看起来听话的三皇子上位,也不便宜了自己这个不肖的大儿子。

    苏公公看着宏明帝又阴沉下来的脸色,心里一个念头滚来滚去,想说又不敢说。但这些日子跟宏明帝的相依为命,已经让苏公公不再像先前那般惧怕宏明帝。

    于是他犹犹豫豫,还是将心中想法说出口:“陛下您说大皇子登基已经不缺您的一句话,但为何……大皇子把持朝政至今,却始终没有登基的意思?”

    一听连身边的苏公公也在为大皇子说话,宏明帝下意识的就要张口训斥,但是心里却是猛然一动。

    是啊,为何这个孩子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却是迟迟没有登基呢?

    越想越觉得其中似有隐情,宏明帝再次朝着外面的宫女叫到:“传大皇子来见朕!”

    但是宏明帝类似的话已经说了无数遍,却始终没有见到大皇子。这次他是当真有心询问,所以见到没人搭理他,宏明帝心中异常烦闷,脾气也越发的大了。

    陈炳今日送药来的时候,险些被帝王摔过来的茶盏砸破脑袋。

    “老大呢?让他来见朕!”宏明帝看着陈炳,语气不善。

    陈炳一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立刻就笑出了声,这老皇帝怕不是现在还弄不清自己身份吧,竟然如今还是如此嚣张。

    虽然这样想,但陈炳却没敢做出无礼的样子。

    毕竟大皇子对待宏明帝的态度的确让陈炳捉摸不透,若说是关心,为何又要将宏明帝囚禁起来,让他顶着至高无上的身份,却过着这样堪称屈辱的日子?若是不关心,又何苦用药物吊住宏明帝的命?

    “陛下息怒,大皇子日日忙于政事,身体又缠绵病榻,怕是不能来见您。”陈炳恭恭敬敬的回答宏明帝的话。

    怕是陈炳恭敬的态度,让宏明帝又找回了昔日在朝堂上的意气风发,立刻斥道:“忙于政事?缠绵病榻?他有时间跑出宫去,就没时间来看看他父皇?”

    “如此不孝,若是让媛媛知道,必定不会认他这个儿子!”

    宏明帝此话一出,室内一片静默,甚至宏明帝也略有些后悔。媛媛是皇后的名讳,皇后于大皇子十三岁的时候,毫无原因的就生了重病,没多久便殡天。

    这整个后宫中,皇上最爱的女人就是皇后,就连后来受宠的三皇子之母淑妃也是因为与皇后有五分相似,才得到宏明帝的宠爱。

    一直跟着大皇子的陈炳更是知道,皇后之死就是大皇子处境和心态转变的一个分水岭,而且大皇子心中一直对皇后的死因有所怀疑。

    再次熟稔无比的叫出皇后的闺名,宏明帝像是突然老了十岁,他颓然的坐在床上,无力的朝陈炳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皇后去世已有七年有余,整个皇宫已经物是人非,昔日让宏明帝最为宠爱的儿子,如今却让他最难面对。

    但是男人感慨起来,往往只会埋怨他人的变化,却是没有看到皇后死后他对淑妃母子的大肆宠爱,和对大皇子燕飒的漠视。

    陈炳回去后,将今日宏明帝的话尽数告诉了卿云。他汇报时心情极为忐忑,因为自从从青阳楼遇刺回来之后,向不轻易发怒的大皇子便一改常态的气得摔了两个茶盏。

    “哦?他这样说的?”卿云批阅完最后一本奏折,这才抬了抬眼皮看了看明显忐忑的陈炳,见陈炳点头后,立刻嗤笑一声,“他倒是有脸再提起母后的名字。”

    其实燕飒的怀疑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当初皇后的死的确有猫腻,而且绝对与三皇子的母亲淑妃有关。

    虽然淑妃去年也已经病逝,但是卿云依旧揪出了当初涉及整个事件的人,并从其口中挖出了真相。

    “你先下去,本宫自有打算。”卿云挥挥手。

    陈炳弯着腰退了下去,一出书房的门立刻徐徐吐出一口气。看来大皇子的确因为今日遇刺的事情耿耿于怀,一言一语带着异样的压迫力,让陈炳喘不过气来。

    卿云的确火大,他万万没想到这次那个男人竟然彻底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上,虽然傻乎乎的没弄明白他的真实身份,但是推翻大皇子扶持三皇子的意图却不减。

    一想到这人一心以燕岚马首是瞻的模样,卿云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执笔在宣纸上写下“戚岳”这两个杀气腾腾的大字,卿云冷哼一声。

    想让燕岚登上皇位?做梦。

    他要让戚岳亲眼看着燕岚一败涂地,然后让这个蠢货跟着他的三皇子有多远滚多远!

    出了京城的戚岳突然感到背后寒毛直竖,以为有人偷袭,回头一看却没察觉有任何杀意。

    他带领着军师等人马不停蹄的赶回三皇子所在的驻扎地,远远地,便看到两方人马交战。一方是正是他带来的镇北军,另一方则看不清标志,似乎是某个王侯家中豢养的私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相邻的书:重生顶级编剧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帝王驯养记星海大领主桃运医神游戏降临异世界如何打出完美结局[综水浒]女配不薄命女总裁的特种司机公公有喜了系统让我普度众生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