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暴君15

【书名: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第92章 暴君15 作者:光明在案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七零年代美滋滋死亡万花筒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我是大反派[快穿]     **被戚岳的话吓了个半死, 一个踉跄趴倒在泥泞里,一句话都说不利索:“戚、戚将军?”

    戚岳黑沉的目光看着**,他一挥手, 身后士兵立刻动作, 不出片刻便将这群扬言要造反的人五花大绑。

    他没理会嚎叫着的**, 而是率先走向了那立在细雨中的青年,抬手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支开,给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挡着雨。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戚岳总算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句话的含义,他贪婪的描画这青年清隽的眉眼,过了好久才温声道:“是我来晚了。”

    眼看这人如此放肆的站在大皇子身边,卿云身后的侍卫阻挡不急, 刚想厉和一声, 却想到出京时卫临卫阁老嘱咐他们几个的话:“在外莫要暴露殿下身份, 切记要小心镇北将军戚岳。”

    现如今看到需要他们“多加小心”的镇北将军, 跟自家殿下如此亲密的模样,这侍卫憋红了脸,最终只对着卿云憋出了一句:“公子……这人……”

    卿云挥了挥手止住侍卫欲要上前的动作,自己则仰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这眉眼之中都饱含着思念的男人:“哦?戚将军哪里来晚?是来晚了没见到你那未过门的妻子?张家小姐此前不久才刚刚跑走, 将军理应在路上遇到才对。”

    这暗含酸意的话不由自主便脱出口, 卿云却皱皱眉有些后悔,于是脸色不由自主又冷淡了点。

    戚岳看着他, 直觉这人一颦一笑均美好无比, 无论是先前浅淡的嘲讽笑意, 还是如今微微冷肃下来的眉眼都看得他晃神。

    他低头满面饥渴却浑然不知的靠近青年的脸庞,顺从自己心意低声说道:“张家小姐?跟我有什么关系?当年那婚事我至始至终都没答应过。”

    那**听见了戚岳的话,跪地嚎叫:“戚将军,你与小女的婚事可是皇上赐下的!”

    闻言,戚岳表情一肃,他摘下披风披在青年身上,自己大步走近**,一马鞭扯着这人的脖子将人拉了过来,一字一顿道:“我戚岳宁愿抗旨承受砍头之刑,也不愿随随便便娶一个并不心仪的女子,更何况还是你这畜生的女儿!”

    看着这两人对峙,侍卫凑到卿云耳边,踌躇道:“公子,这人危险无比,我等要如何行事才好?”

    “无碍。”卿云淡淡摇头。

    但听到这侍卫话语的周围难民却起了心思,知道这新来的戚将军恐怕会对大皇子不利,均围了过来防备的看着戚岳,同时言语上也小心翼翼,学着那侍卫并不敢轻易泄露大皇子身份。

    收拾完**,戚岳安排手下的士兵接替这些人治水的人物,而后才回到了卿云身边。

    看到青年身边人对自己的防备,戚岳哭笑不得中又有一种自豪,青年的好自然人人都能看得出,这才来湘州几天就已经被湘州百姓这样爱护?

    唯有那大皇子……

    戚岳眼中又闪过一丝不快,凑近了,执起青年的手道:“怎么就带了这么少的人手前来?那大皇子难道不知湘州的危险?”

    看着男人干脆利落的解决掉婚事,卿云这几天心中的郁气终于消散了大半,连男人言语上的不逊都没有引得他生气,反倒还悠哉的抬眸看了看这男人脸上复杂的表情。这一看还真让卿云发现了点有趣至极的东西。

    这蠢货提起大皇子的时候,眼中怎么闪过一股明晃晃的酸意?

    眸中闪过一丝玩味,卿云被挑起了兴趣,于是故意用维护的语气道:“大皇子自然做好了万全准备。”

    此话一出,卿云明显感到男人握着自己手掌的手收紧了一瞬,与此同时那双漆黑的眸子中的嫉妒几乎要沸腾。

    再次听到青年维护大皇子,戚岳心中好似被插进了一把利剑搅动,痛的他眼眶发红。

    他怎能这样温柔的提起他人?他们之间……应该只有彼此才对……

    妒意在戚岳心中翻腾,惹得他心底封存的某些念头就要破土而出,但是之前诋毁大皇子惹得青年生气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戚岳只能将自己对大皇子的怒意压在心底。

    看到男人眼中隐忍又压抑的妒意,卿云简直要笑出声来。

    这个蠢货!

    他到没想到,这男人每一世倒是都蠢得与众不同,没认出来他倒罢了,心里倒还嫉妒上了?

    卿云心中因为张落烟引起的郁气终于消散的一干二净,他看着男人眼中的挣扎,竟然还升起一种爽快。

    呵呵,把他当知己?那就让他抱着这嫉妒的心情过一辈子吧!卿云此刻脑海中甚至都在盘算,要如何伪造出自己与大皇子实为两人的假象了。

    眼看天上又要下气暴雨,几人只好先回城。

    听到大皇子回来了,湘州城内的百姓们立刻出来迎接,远远看到大皇子的身影,城内百姓便跪成了一片,真心实意的道:“参见大皇子!”

    “恭迎大皇子回城。”

    “大皇子辛苦了!”

    虽然这呼声并不整齐,但胜在情义真切,凡是听到之人均能看出这整城的百姓定对这大皇子无比信服。

    看到这万民相迎的场景,戚岳下意识一愣,狐疑的看向身边的青年。当看到青年腰间的玉佩时,才恍然大悟道:“没想到燕飒竟然把象征自己身份的玉佩给了你,见玉佩如大皇子亲临,这事他做的倒不错。”

    见那大皇子的贴身玉佩竟然挂在青年腰间,戚岳语气更加酸溜溜的了,又伸手拢了拢青年身上的披风,这股酸意才微微缓解。

    卿云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戚岳。

    看到湘州百姓相迎的时候,他便暗道不妙,只觉得那么快就让这人知道真相真是便宜这男人了,但没想到他还是高估了这人的智商。

    戚岳能坐到镇北大将军的位置上,定然不是蠢人,但偏偏他第一眼见到这青年就像把世上各种美好的词汇堆砌到这人身上,哪里会把他与风评不佳的大皇子联系到一起?更别说后来察觉到青年与大皇子的“亲密”关系之后。

    戚岳一路跟着卿云,他走走停停,大半个湘州城走过来,已经对湘州百姓之前的处境十分了解。

    待到回到住处之时,戚岳已经满面愧疚,他看着面带讽笑的青年,捂脸苦笑道:“翔风莫要这样看我,湘州百姓沦落如此境地,我戚岳当真是……罪不可赦!”

    “哼,你倒也知道。”看不得这人露出颓废的模样,卿云大发慈悲的抬起脚尖踢了踢这人小腿。

    仅仅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便让戚岳满血复活,他对湘州的百姓愧疚无比,更是对**恨之入骨,但是最终让他露出如此颓态的还是心中那抹恐惧。

    他害怕青年万一因为此事心里对他有了不好的印象,他该如何是好?但是青年脚尖的磨蹭好似传到了他的心底,让戚岳一瞬间就安定下来。

    他不由露出笑容,死皮赖脸的凑上去:“是,我该死,我罪不可赦,翔风罚我!”

    “我哪有能耐惩罚三皇子派来治水的镇北大将军?”卿云哼笑一声,上挑的凤眼轻轻刮了一眼这又开始卖蠢的男人。

    听到青年提起三皇子,戚岳没像往常那般与他争论储君之事,而是想了想再度执起青年的手,眼带笑意道:“我知翔风支持大皇子,但我则不然。你我不若比上一比,看看最终是你能把大皇子推上皇位,还是我扶持其他人上位?”

    “哦?”看不出这男人的心思,卿云扬了扬下巴,忽而笑了,“比就比,当我会怕了你?”

    反正最后赢得人总会是他,他敢保证,不管这男人要扶持谁上位,最终知道大皇子是他时定当俯首称臣。

    看着青年少见的流露出这种骄傲又狡黠的模样,戚岳贪婪地凝视着他的眉眼,心中却已经决定,即使背上反贼的名声,即使在史书上留下忘恩负义的污点,他戚岳也要扶持翔风上位。

    这世间危险千千万万,虽说那至高的位置也不太平,但总能震慑大部分的阴谋诡计,他就算费劲千辛万苦也要保青年一世平安,一世张扬。

    既然他心系天下,他就给他一个能大展拳脚的位置,而不是屈居在大皇子之下。

    镇北将军戚岳竟然来到了湘州?

    知道这一消息的湘州百姓一阵慌乱,毕竟**借着戚岳的名声危害四方,湘州百姓们对戚岳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反而像面对**一般忐忑无比。

    有人安慰道:“大家莫要慌乱,有大皇子在,这镇北将军不敢作乱的!”

    但是当初看到卿云侍卫反应的前去治水的百姓却满面严肃:“那戚将军听说是三皇子麾下,恐怕要对大皇子不利,我等看到大皇子身后的侍卫都不敢在那戚岳的面前暴露大皇子的身份。这镇北将军现在并未做什么出格之事,我们可万万不可拖累大皇子。”

    “是是是,定然不能让那戚岳对大皇子不利!”现如今湘州百姓已对卿云十分信服,哪管这镇北将军是谁派来的,他们受着大皇子恩惠,只要对大皇子不利对他们来说就是敌人。

    这样的话一传十十传百,所有湘州人都对此事上了心,只要是戚岳在的时候,没有一人敢点破大皇子的身份。

    知道戚岳来到湘州的还有一人,那就是**之女张落烟。

    张落烟并不是蠢人,更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女子。她很早就开始插手家族生意,后来亲自出面帮助**震慑朝廷来的钦差,也是她自己的主意。甚至先前跑到治水之地做出那副求饶的模样,也只是假象,当时张落烟前去的目的是将城中大皇子身边的人手状况告诉**,帮助其谋反。

    但张落烟万万没想到继大皇子之后戚岳本人竟然也来到了湘州,而且二话不说的镇压了她父亲谋划多日的造反。

    事到如今,张落烟不会蠢到认为戚岳当真对她有什么情感,但城中盛传之事还是让张落烟心中有了谋划。

    如今镇北大将军戚岳隶属三皇子麾下,自然与大皇子不合,现在这戚岳还不知道朝廷来的钦差就是大皇子本人,所以两人之间才维持着平静。

    而张落烟却不打算让两人之间的平静再继续下去了,她趁着四处无人跑到一处小院,于院中积水上捡起几朵极为娇艳的花朵。

    看着这几朵虽然零落,香气却极为诱人的花,张落烟眼中渗出一抹精明。她不知道这戚岳跟那大皇子之间的恩怨到了什么地步,不过她料想,只要是个男人,知道自己未婚妻被他人强迫玷污定会对那人恨之入骨,即使这个未婚妻并不得他心意。

    将那花朵藏入怀中,张落烟匆匆离开,那双眼睛中的精明已经转为明晃晃的得意。

    两个男人之间的矛盾爆发,而她这个作为受害者的弱女子恰好得以在夹缝中生存。而且以她这几日对那大皇子的观察,说不得她更能借着这个男人的愧疚一举救下她的父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相邻的书:重生顶级编剧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帝王驯养记星海大领主桃运医神游戏降临异世界如何打出完美结局[综水浒]女配不薄命女总裁的特种司机公公有喜了系统让我普度众生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