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暴君16

【书名: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第93章 暴君16 作者:光明在案

强烈推荐:我是大反派[快穿]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     三皇子筹办多日,终于决定攻打京城。

    夜半时刻, 燕岚带着他集结的那些地方军队, 将京城围了个水泄不通。看着京城紧闭的城门, 终于等到此日的燕岚, 心中自是激动无比。

    但杨辉站在燕岚马前, 却恳求道:“三皇子三思, 您手握圣旨本就占了上风, 这些军队仅做自保手段便可,万万不可做这攻城之事啊!”

    这话杨辉说了无数遍,现在临近京城, 是他对燕岚最后一次提醒。此时的杨辉比之刚离开朝堂之时, 好似老了二十多岁, 身形佝偻, 白发苍苍。特别是那双眼睛, 其中的精明自信已经消失不见, 隐隐的显出一种颓丧。

    眼看着作为正儿八经的储君人选的燕岚, 一步步走向现在攻打京城的反贼之路,杨辉内心怎么也想不透, 原本让他欣赏无比的三皇子怎么变成了如此模样?

    若是那大皇子政事上出错, 或是率先使用武力,那三皇子带兵攻城无可厚非。但偏偏那大皇子一举一动均坦坦荡荡得人赞誉, 如今还亲自赴想湘州治水。到此种情况, 三皇子应该正大光明的拿着圣旨与之对抗才对, 为何就选择了这带兵攻城的手段?偏偏还是最上不得台面的夜袭。

    “老师不必多说, 事已至此,岚心意已决,不管那燕飒做出何种模样他都是个囚禁帝王,妄图谋朝篡位的反贼,待本宫救出父皇,谁是谁非自见分晓!”

    燕岚挥挥手示意杨辉下去,自己则策马走到队伍的最前面。

    杨辉看着三皇子冷硬的面容,目光中的期待终于消失殆尽,他原地跪下朝着皇城沉沉的叩首一拜,而后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了三皇子的阵营。

    即使三皇子还顶着太子的头衔,即使他今晚可能成功的拿下京城登基为帝,但杨辉却已经失望透顶,燕岚再也不是他要追随的帝王之才了。

    没有在意杨辉的离开,燕岚目光沉沉的盯着京城的城门。他自是知道带兵攻打京城定会给他的名声上添上一个污点,但是除此之外他毫无办法不是吗?

    京城里已经传出大皇子身体痊愈的消息,整个京城均将燕飒视为下一任的帝王,他燕岚就算拿着圣旨昭告百姓他才是大燕的太子,也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支持。

    燕飒已经是民心所向,他燕岚就只能用暴力手段将这民心给打散。

    眼中闪过一丝厉光,燕岚举起手中的剑,高呼道:“众位将士听令,大皇子软禁当今圣上,欲行谋朝篡位之事,父皇必然危在旦夕,今夜我们便要进京勤王,挽救大燕!”

    “进京勤王!挽救大燕!”

    后方的均对被燕飒的话激励,随着他一起振臂高呼。

    随着这群人震天的呼喊,漆黑的城墙上突然有了亮光,瞬间一根根火把被点燃,燕岚一仰头便看到一队队身穿战甲,气势雄浑的御林军悄无声息的站在城墙上,恍若等候多时。

    被这突然显现出来的精良军队吓了一跳,燕岚阵营的呼声顿时弱了下去。

    御林军统领方锐慢慢的走上前,厉声询问:“城下何人,为何私自集结军队,是想要造反吗?”

    燕岚被如今御林军呈现出来的崭新面貌惊了一跳,他定了定神,这朗声回到:“吾乃大燕三皇子燕岚,此次前来特为援助帝王,捉拿反贼燕飒!”

    一听燕岚的话,方锐立刻仰头大笑起来:“大皇子是反贼?这位自称是三皇子之人,你可好好看看,大皇子勤勤恳恳心系百姓,如今更是亲自到湘州治水,而您倒枉顾京城百姓性命,私建军队做这夜袭之事,到底谁是反贼?”

    燕岚被方锐毫不客气的言语弄得脸色乍青乍红,他沉着脸一挥手,对身边人道:“宣读圣旨!让这群受反贼利用的御林军知道,本宫便是父皇钦定的太子!”

    “三皇子燕岚,器质冲远,仁为重任……朕择其为太子,望其仁厚爱民,保我大燕江山永固。”

    方锐等人,一直听着这冗长的圣旨内容念完,这才看向身后幽幽出声:“刚好,陈公公您不是也有一道圣旨要宣?”

    拿着圣旨等候已久的陈炳,此时终于上前,扯开了尖细的嗓音:“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三皇子燕岚残害兄长,欺上瞒下,不忠不孝,且结党营私,意欲谋反,朕心甚痛!撤其皇子头衔,打入天牢!”

    收了圣旨,陈炳看着三皇子冷笑道:“三皇子还不快认罪?”

    听完这道圣旨,燕岚不怒反笑:“这反贼燕飒实在大胆,竟然敢伪造圣旨,更是罪不可赦!各位将士不要被其蒙蔽,给本宫开始攻城!”

    这圣旨说他残害兄长,欺上瞒下,燕岚起先还真心惊肉跳一瞬,但后来确是欣喜起来,燕飒若是伪造圣旨,当真是一桩大罪。

    燕岚人马呼和这朝着城门攻去,但有人不经意仰头一瞥却惊了一跳当即停住了脚步。

    他们看到一个明黄色的身影,被人搀扶着慢慢出现在了城墙上。与此同时,苏公公尖细的嗓音划破夜空,即刻震住了燕岚集结起来的地方军队。

    “皇上驾到!”

    乍一听到苏公公苍老却熟悉异常的声音,燕岚一惊,险些从马上跌下。他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看向城墙,就看到那个白发苍苍的年老帝王,面色阴沉眼含怒气的看着他。

    攻城的士兵均看到宏明帝的身影,刚刚升起的气势如同戳破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

    宏明帝立在夜风之中,眼眶发红的看着这个欺骗了自己多年的儿子,就是他还有他的母亲,彻彻底底的破坏了宏明帝心中最珍贵的东西,更是让他的飒儿直到如今都不愿跟他相见。

    帝王威严的声音在城墙上响起,压下了所有的骚乱:“老三,朕还活着呢,你带着军队是要作甚?”

    “父、父皇……您没事?”亲眼看到宏明帝出现,燕岚太过惊讶,踉踉跄跄从马上下来,“儿臣,儿臣担心您的安危才……”

    宏明帝竟然真的活着,燕飒没囚禁他?

    燕岚现在心中极为震动,既然宏明帝出现为真,那刚刚的圣旨且不是也是真的?圣旨上说他残害兄长欺上瞒下……难道他当年所做之事……

    宏明帝阴沉无比的嗓音,彻底让燕岚的心坠入了深渊:“当年飒儿所遇祸事,朕可要好好跟你算算了,御林军听令,即刻将这反贼拿下!与这一帮玩忽职守的地方军官一起押入天牢!”

    “末将遵命!”方锐领旨。

    下方被燕岚诱哄,只以为自己做了勤王之师的地方军官们,听到宏明帝的话均惶恐不已,立刻跪地求饶:“皇上饶命!臣等均是受了三皇子的哄骗,臣等并无反心啊!”

    眼看下面士兵跪成一片,御林军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这些反贼压下。

    尘埃落定,宏明帝没有急着回宫,而是问陈炳:“你跟朕说实话,飒儿到底去了何处,为何朕在整个皇宫中都找不见他?”

    陈炳眼看瞒不住,只能跪下请罪:“请皇上恕罪,湘州水患严重,大皇子亲自前往湘州治水已有多日!”

    “什么?飒儿竟然亲自去了湘州?他的身体哪儿能撑得住?你们这些做奴才的干什么吃的,竟然不知阻拦!把那卫临给朕叫来!”

    宏明帝震怒无比,生怕自己如今刚有悔改之心,便只能白发人送黑发人。

    此时,御林军统领又上报:“启禀陛下,属下未见镇北将军戚岳等人,听闻戚将军以代替三皇子赴湘州治水。”

    宏明帝的心立刻变得冰凉无比,之前他可是对戚岳下令若是有必要,杀了大皇子也无碍,如今他与燕飒同在湘州若是碰见了……

    那戚岳向来对他忠心无比,想到最坏的结果,宏明帝直觉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当即眼一翻晕了过去。

    对宏明帝“忠心”无比的镇北大将军戚岳,这会儿早一颗心都扑在了“大皇子”身上而不知。他领着跟着他前来的那队镇北军,在青年的命令下乖巧无比的挖通沟渠治水。

    这队镇北军在自家将军的带领下,像被戴上项圈的猛兽,伸出自己能够撕裂敌人的锋利爪牙乖巧无比的挖着河道里的淤泥。

    今日湘州是个罕见的晴天,看着日头西下,戚岳手上挖着淤泥的动作不停,心思却明显早就不在这里,人也是频频转头看着湘州城的方向。

    一看自家将军这魂不守舍的模样,这群士兵就知道,将军肯定又在想大皇子手下的那个青年。

    戚岳的确想的抓耳挠腮的,往日里即使他频频劝阻,翔风也会日日来到治水之地看望他,更是会送来食物和水,今日怎么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来?就连食物也只是差别人送来的。

    莫不是出现了什么状况?戚岳心中担心无比。

    在湘州的这些日子,可以说是戚岳经历过的最快活的时光。他与青年离的那样近,日日得以相见,晚上偶尔也会秉烛夜谈,而且两人这段时间都为了湘州之事出谋划策,相谈甚欢,也没有往日立场的限制,虽然……

    虽然青年总会莫名其妙谈起大皇子,让他心塞不已。

    眼看最后一条河道也已经疏通的差不多了,戚岳带着众人收工,急急忙忙的赶回湘州城。

    湘州城内同往常一般一片安详,连看着他戚岳的表情也是一如即让让人摸不到头脑的防备。

    现如今水患已经平息,城中积聚的难民也多回了自己的家,城中百姓的生活逐渐变得井井有条,而且少了**的剥削,人们脸上时时刻刻都挂着红润的微笑,简直让人看不出此地刚刚经受一场水患。

    虽说城内气氛并未大变 ,但看到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谈论的人们,戚岳还是敏锐的察觉到有些变化。

    “听说大……”在墙角讨论着的几位劳工,看到戚岳前来,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称呼吞了下去,“听说公子明日就要回京,可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我在太守府内的亲戚说看到公子带来的侍卫已经收拾好的行李。”

    模模糊糊听到这几句话,戚岳心里便有了成算,翔风竟然已经打算回去了吗?为何没有告诉他?

    火急火燎的回到太守府,戚岳连洗漱都没来得及,就顶着一身臭汗敲响了卿云的房门。急切的敲了两声,却没有听到青年特有的悦耳嗓音,戚岳一急想也不想便推门进去。

    戚岳一进门便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香气,他皱眉看了看屋内的香炉。近日里为了防止疫病的传播,日日都要点燃一些草药熏一熏,所以戚岳并没在意,而是熟门熟路的转到里间。

    一进入里间,戚岳便看到屏风后一道瘦削还带着些许孱弱的身影,那身影长发披散明显在穿着衣服。

    是刚沐浴完?

    非礼勿视,戚岳觉得自己该把头转开,但他的眼睛却像不听使唤一般死死的黏在屏风上。

    那模糊的轮廓轻而易举的便让他热血沸腾,但戚岳心里却始终像是被什么的东西蒙盖住,滚烫的情感找不到爆发的出口,弄得他浑身憋闷。

    “谁让你进来的?”青年的嗓音从屏风后响起,似乎带着些往常没有的沙哑,弄得戚岳耳尖不由自主的动了动。

    卿云随后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微湿的发披在身后,更有两缕发丝垂在身前,发梢在雪白的中衣上氤氲出一道蜿蜒的水渍。

    “你……”怎么没擦净头发,身上都湿了。

    戚岳想这样说,但混着这室内的香气,他总觉得自己这话一说出口便像是调戏,只能咳了一声移开眼:“你明日便要离开?”

    卿云坐在榻上,斜睨他一眼:“湘州之事已经告一段落,我不走留着作甚?”

    其实卿云灵魂强度不断增加,如今也能渐渐感受到世界规则一点一滴的变化,他察觉天道对这个世界的把控似乎变弱了些,便猜测三皇子应该出了事,所以才决定尽快回京。

    说着卿云皱了皱眉,今日沐浴过为何还是感觉一阵燥热?卿云不由扯了扯自己中衣的领口,让微凉的风灌进来。

    居高临下的瞥见青年的动作,戚岳视线一扫而过便觉脑袋一阵炸响,身体也几乎瞬间就起了反应。

    这反应让戚岳不知所措,他怎么能对青年升起这种念头?但这念头又好像藏在他心中千年万年,让戚岳完全不能自控。

    离开,立刻离开,不能伤害他。

    理智疯狂的吼叫着,但戚岳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反倒一步步缓慢走到青年对面坐下,隔着矮几遮住自己身上的反应。

    “那我送你回京。”

    “嗤,我可不敢让你送,万一你把我绑去送给三皇子,我可敌不过你的镇北军。”卿云嘴上调笑,眼神却是隐隐瞥向里间也放着的香炉。这香气不对劲,今日的草药是谁送来的?

    “胡说,我怎么会把你送给他人。”就算是绑也是绑在自己怀里。戚岳隐去后面半句话,却感到自己心里的欲望像是被放出闸门的猛兽,完全不受控制。

    此时此刻,往日在他心中萦绕的朦胧情感全部变得一清二楚,甚至连梦中隐隐约约的旖旎都变得清晰可见。

    他竟然从第一次见面就想着把青年……

    怕青年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儿,戚岳又欲盖弥彰的解释着:“翔风说笑,你我昨日秉烛夜谈时,怎么不见你防备我?”

    秉烛夜谈?

    一听这话卿云简直气不打一处来,这人昨晚在他房里留到了三更才走,夜深人静,他们谈完湘州之事又天南地北的谈了许多。

    但卿云万万没想到,这男人当真一晚上就只与他纯聊天,一改前几个世界粘着他求欢的蠢样子,这个世界反倒是柳下惠附身一般。

    若不是这人看着他的眼神中满满都是情意,卿云都要以为自己这回认错人了。两人都老夫老夫了,这男人突然纯情一回,卿云可以说是非常不满意。

    卿云看了一眼香炉便没再理会,他巴不得今天能把男人给憋死。嗔怒之间,卿云不慎挥落了茶盏,瓷片迸溅,立刻引得戚岳站了起来:“小心!”

    他顾不上隐藏自己身体的反应,匆匆忙忙绕道卿云这边,执起他的手仔细查看着。两人肌肤甫一接触,便觉一阵颤栗传来,卿云不由眯了眯眼,狭长的凤眼中一阵水光闪过,他不由咬了咬唇。

    “咬什么?咬破了该如何是好。”戚岳看着青年嫣红似血的唇,只觉得自己好似干渴的要死了一般。他鬼使神差的拉着青年的手腕,极为放肆的凑过去在那嫣红的唇上轻舔了舔,瞬间嗅到一片清新的水汽,他便像饥渴的鱼一般离不开青年的唇。

    这是让戚岳灵魂炸裂的甜美。

    “唔!”熟悉的凶狠霸道再次将卿云席卷,他眯起来的双眼闪过一丝得意,哼,让你装,装不下去了吧?

    男人一如既往的凶狠,噬咬的他脖颈一阵疼痛。卿云却不准备让这男人如意,抬脚便将人踹了出去。

    戚岳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察觉到青年拒绝的动作,顿时觉得一桶凉水自头顶浇下,整个人都颓废了。

    他在拒绝他,他……不想要,他会不会觉得他可恶可憎?

    恐慌一阵阵袭来,戚岳捂住自己通红充血的双眼,嗓音卑微的哀求道歉:“是我不好,是我孟浪了,你别生气好不好?我、我今天不对劲,我将这香炉带走。”

    卿云侧躺在床上,扯了扯自己中衣的带子,欣赏够了男人颓废心痛的模样,这才哼笑一声,挑了挑下巴道:“谁让你走了?去屏风后,把自己洗干净了再送上来。”

    听见青年沙哑软糯的鼻音,颓丧的戚岳像是突然又点燃了生命的火焰,整个人冲向屏风后,跳进卿云刚刚沐浴的浴桶,水花四溅,竟然连屏风都带倒。

    看着男人火急火燎的模样,卿云愉悦的笑出了声。

    夜幕降临,一个女子的身影穿过花园中的小道朝着大皇子居住的房间走去。张落烟在卿云门前停下,她看了看屋内摇曳的灯光皱了皱眉,大皇子竟然这会儿还没睡?

    侧耳听了听,喘息声夹杂着大皇子异常诱人的闷哼传来,张落烟脸色一变,屋里有其他人?她的一番谋划竟然都替其他女人做了嫁衣?

    张落烟脸色奇差,她在门前走了走,最终还是不甘心,咬了咬牙打开门走了进去。

    不到片刻,便听某个男人怒气冲冲的爆呵一声:“滚!”

    张落烟连滚带爬的从屋内出来,她面色惊惶,什么镇北将军与大皇子不合,这两人明明是、是那种关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相邻的书:重生顶级编剧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帝王驯养记星海大领主桃运医神游戏降临异世界如何打出完美结局[综水浒]女配不薄命女总裁的特种司机公公有喜了系统让我普度众生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