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他有躁郁症2

【书名: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第114章 他有躁郁症2 作者:光明在案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丹宫之主坐等飞升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赫鲁塔夫是个技术流的小提琴手, 他最喜欢炫技式的表演,以至于现在一提起赫鲁塔夫的名字,人们就会想起那些高难度的曲目。

    毕竟有人罗列的世上十首最难的小提琴曲目,赫鲁塔夫的作品就占了一半有余。但是号称技巧最为高超的随想曲《流水》在这十首最难曲目中,却只能屈居第二。

    且不说赫鲁塔夫因为他本身的高傲性格, 一直在音乐界中树敌无数。

    就是在现代中, 大家往往更注重音乐中所传达的感情,而不是所谓的小提琴技巧。所以这个排行榜的制作人,把第一名给了一位最伟大的作曲家的协奏曲, 只因为这位作曲家连连经历了人生的高氵朝和噩梦, 他将自己对于人生的所有感悟, 全部都融于这首协奏曲中,没有人能够完完全全的把握住这首协奏曲的情感。

    甚至这首曲子在演奏时, 往往需要不同的小提琴手来演奏不同的乐章,甚至是一个乐章的快速和慢速部分都需要有不同的人来体悟。

    但是被称为“魔鬼颤音”的《流水》在如今音乐界的地位却是不断地下滑, 因为慢慢有人认为, 《流水》这首随想曲所需要的技巧虽难, 但是跟赫鲁塔夫其余炫技似的随想曲和变奏曲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有人提议《流水》应该将第二名的位置让出来。

    不过卿云却不这样认为,在他看赖《流水》这首曲子, 完全不输于第一名的《d大调协奏曲》。

    该卿云上场了, 他拿着自己的琴一步步, 脚步坚定的踏上了舞台。

    国际音乐大赛的场地在最有名的首都歌剧院, 向晨羽已经很久没有再次登上如此广阔的舞台。从前他在露天开阔的广场上演奏时, 这个开朗的男孩儿永远不懂得紧张。

    但是现在的他,一握住琴弓,身体就会不自觉地紧绷起来,像是一个僵硬的机器人。甚至在卿云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都能感受到这副身体的颤抖。

    人人都斥责向晨羽的演奏机械无比,却没有人知道他在演奏时有多么费力的用自己的右耳捕捉琴箱发出的音调,又是有多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去出错。

    但是即使如此,即使这样困难,这个少年还是如此热爱着小提琴,因为小提琴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亮,也是跟他无忧无虑童年唯一的联系。

    主持人热情洋溢的声音响起:“下面有请第十二号选手向晨羽,带来他的表演——赫鲁塔夫的随想曲《流水》!”

    说道这,主持人微不可查的一顿,为什么他的台词卡上没有写明第十二号选手要演奏的曲目具体是《流水》的哪一乐章?

    总不可能他要把整首曲子全部演奏出来吧?

    哦,上帝保佑这个自大的家伙吧!主持人无奈的耸了耸肩,他想也许是下面统计曲目的人粗心大意弄错了,不然他可不相信在这个小小的初赛上竟然敢有人挑战《流水》的第二乐章,怕是一不小心就会错乱的不成样子。

    旁边的评委们,一听到主持人所报的曲目,有几位脸色立刻就变得不虞,有的则是惊讶的挑了挑眉,不置可否。而十位评委中唯二的两位技术型评委,脸色也不见得多么好看。

    因为在感情派评委看来,在他们都在场的情况下,这个选手还是义无反顾的选了赫鲁塔夫的曲子,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简直是对他们的挑衅。

    而那两位技术型评委,却把赫鲁塔夫的《流水》视为心中的神曲,连他们自己都不能完全保证,可以一点不错的将第二乐章演奏出来,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初赛中的音乐学院的学生抱有期待呢?

    甚至有位愤怒的评委,还没听到卿云的演奏,就干脆利落的给了他一个零分。

    当然这个脾气火爆的评委只是例外,评委们大多碍于自己的教养,即使是心中不悦,也不会表现的太过明显,毕竟这只是初赛而已。但是台下的观众听到下一位要演奏的选手的名字,却是立刻就变得兴趣缺缺。

    在电脑前观看比赛实况转播的观众们,纷纷发表自己的评论:

    【向晨羽?emmmmm我先去打个游戏再来,或者等他哥哥向晨今上场的时候再来叫我……】

    【哈哈哈,你们怎么都要离开?我倒是想看看他演奏《流水》出错的样子!】

    【愤怒!希望他不要侮辱我心中的《流水》!人要有自知之明,做不到的事就不要轻易去尝试。】

    【楼上技术派的退散吧,不要说得流水好像很高档的样子,只是些没有意义的音符而已,你们赫鲁塔夫党可以离开了!】

    【不不不,我倒觉得不是曲子的问题,这个选手好像每次的演奏都很无聊,虽然不会出错,但是我总觉得他的音色太过机械了,无论多么感情充沛的曲子在他手中都会被毁掉。】

    【赞同楼上,简直毁曲狂魔,真不知道向晨羽小时候怎么被誉为神童的。】

    讽刺向晨羽本身技术的言论有,攻击赫鲁塔夫以及《流水》这首曲子的也有,向晨羽和他所要表演的曲目,简直成了众矢之中。

    这也不怪观众们反应强烈,因为向晨羽之前的表现的确不够让人满意,他的娴熟的技巧的确让人赞扬,他也因此才得以进入初赛的决赛。

    但是凡事听过他音乐的人,纷纷表示他的音乐中缺少了一种东西,所以才让人感到索然无味。现在还留在现场,或者蹲守在电脑前看他表演的已经是少数,一部分人已经无聊的离开,想到等到下一个选手上台的时候再回来。

    比起嘘声一片,台下淅淅零零位子空了大半,这对演奏者来说才是最糟糕的情况。卿云没有在意台下人的反应,毕竟他已经遭受过最锋利的攻击,也已经获得过最高的赞扬,他的心态,早已经能够做到宠辱不惊。

    他左手持琴,将自己的脸颊缓缓的靠在了腮托上。他要把这个可怜男孩儿的梦想,和他心中对音乐矢志不渝的热爱,完完全全的释放出来。

    那个脾气火爆,更是愤怒的给卿云打了零分的评委,刚要拂袖离开,却被一抹奇异的音色勾住了心神。

    这位评委,于音乐上极为敏感的耳朵不由颤动了两下,他就这样僵住了身体,任由音符如同流水一般,缓缓的流入他的耳朵,侵占他的神经。

    这是一种极为奇异的音色,像是冰冷又无情的自然规则,但又带着一种悄无声息的雀跃,似乎有什么珍贵的东西正在萌发。

    小提琴悠扬的声音,伴随着那个少年闭着眼睛的身影,一下闯入众人的心房。

    电脑前刚要起身离开的而某些观众,也不由被这宛如流水叮当的音乐吸引住,堪堪停下了身影。

    细雨潇潇,泉水叮咚,还有溪水窸窸窣窣的流淌,这些自然界中浑然天成的声音从那个黑发少年手中传来。

    一瞬间就把他们从高贵宽阔的歌剧院,带到了细雨飘洒的山林。

    这只是水的声音吗?并不,在这声音中似乎蕴含着某些让人期待的东西,它在酝酿着,蛰伏着,却让人抓心挠肺的想要追寻,就如同期待一个新生的婴儿。

    甚至一种说不出的焦躁,在第一乐章的慢板中传达出来。这种焦躁,如同看着小鸡一点点啄开蛋壳,又如同产房外的父亲来回徘徊的身影。

    水,孕育着生命。

    向晨羽为了更好掌握这首曲子,早已经把赫鲁塔夫的生平记得滚瓜烂熟。以卿云本身的阅历看来,《流水》作为赫鲁塔夫的最后一首作品,在他的生命中,绝对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赫鲁塔夫在晚年之时,经历了一场重病,但他很幸运的通过了生与死的考验,在与病魔的战斗中胜出了。

    康复了的赫鲁塔夫变得异常的豁然洒落,他没有再流连于各种高档的演奏会,更是用一改平时的高傲投身自然,拖着自己年老的身体,看遍了整个世界的山山水水,并且谱写了《流水》这首曲子,竟然用弦乐器完美的将各种流水的声音表现了出来。

    做出《流水》这首随想曲之后,赫鲁塔夫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作品,甚至他在《流水》演奏的前一天就无奈离世。

    但是据记载,赫鲁塔夫离世之时却没有任何的遗憾,遗容满是安详。

    有人说这是因为赫鲁塔夫终于在技巧上做出了最极致的突破,《流水》已经是他的顶尖之作,所以他才这样安详离世。

    在病痛中挣扎了千年万年的卿云,却不这样认为。他完全能体会一个人战胜命运之后,所能获得的转变。

    高傲的赫鲁塔夫之所以停止了自己炫技的行为,是因为,《流水》这首曲子完全推翻了他之前的人生信条,更是带给了他新生。

    第一乐章的最后,一个微小的停顿后,节奏忽然转快,新的生命已经萌芽而出。每个人的心情都不由得变得欢快,音乐如同欢快流淌的河流发出“哗哗”的欢笑声。

    此时就连摄影人员都不由眯起了眼睛,开始随着音乐的节拍晃动起身体,摄影机就这样定格在那个少年微微翘起的嘴角上。

    没有人再去想,这少年会不会跳过第二乐章。

    因为第二乐章已经到了,极富技巧性的颤音星星点点冒了出来,河流的流淌也时不时泛起了波澜。欢快被掩藏进心底,忐忑和担心却又冒了出来。

    音乐的节奏加快,一种无声的压抑却浮上人们的心头,在场的观众们不由睁开了自己微眯的眼睛,看向那个舞台上沉浸在自己音乐中的少年。

    他的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就连表情也变得凝重,甚至是狰狞。

    开始了,魔鬼的颤音。

    这是一种极致的压抑,不断冒出的颤音,描绘出一种陌生又熟悉的鼓动。没有人知道这是属于什么声音,曾经有人用电子仪器模拟出了《流水》的每一个乐章,然后逐段分析这首随想曲中到底描绘了多少种流水的声音。

    他们均能将音乐与自然中的流水对应起来,除了第二乐章。

    没有人知道第二乐章到底描绘的是什么声音,所以才将其命名为“魔鬼的颤音”。但是卿云知道,第二乐章不只是流水,这一乐章描绘的是人体内鼓动的血液。

    是血液冲进心脏,又被猛地泵出的声音,更是血液在动脉中不断鼓动的声音。

    这种声音让人类下意识的感觉到压抑,然而他们却挣脱不出来,只能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舞台上的那个少年。

    痛苦,悲哀,还有引而不发的惊讶,全都在听众的心中交织炸裂!

    休息室内,向晨今猛地从座位上坐起来,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这是《流水》?以技巧著称的《流水》?

    向晨今不可置信的看向舞台的方向,往常就算是音乐大家在演奏《流水》时,人们也是评判他们的技巧居多。

    而现在,有谁能空出心神来评价少年演奏的技巧?

    他们完全都被少年拉入了音乐的领域,这首曲子中蕴含的情感已经占满了他们的脑袋,让他们根本没有余力去思考所谓的音乐技巧!

    眼看第二乐章就要结束,向晨今看了看休息室内同样沉浸在音乐中的选手们,不由的咬牙期待着,出错吧!出错吧!

    第二乐章结尾有个难度非常大的转折,除非最顶尖的小提琴手,没有人能够圆滑的过度过去!

    然而卿云绝对不会让向晨今如意。

    霎时间,如同百川入海,先前的压抑一扫而空,面前是一片宽广,音乐中隐藏的律动也变得稳定。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呼出了一口气,抹了把脸上的汗。

    紧接着音乐平缓了下来,舞台上那个少年的表情也变得安逸,恍若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听众们均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享受这一瞬间的宁静。

    悠扬平缓的音乐,再次变成了涓涓细流,但却像两个迟暮的老人,手拉着手在夕阳下漫步,他们走过了一生,经历了各种坎坷,终于步入人生的暮年。

    小提琴声缓缓的变得细弱,消失,只余下台上少年的轻轻喘息声,和汗水砸到琴箱上的声音。

    所有人睁开双眼,但却没有任何谈话的欲望。

    如梦初醒,又像经历了一个圆满的人生,这是所有人的感触,而且结合他们自身特有的经历,每个人心中又有自己独特的滋味。

    台上的少年已经悄无声息的退场,这时在场的观众们才想起自己忘记送上自己的掌声。霎时间掌声雷动,原本稀少的观众一听此时的掌声都吓了一跳,转头一看,身边一开始离开的伙伴,不知什么时候都走了回来,他们忘记坐回自己的坐位,仅仅站在门口脸涨得通红,为那个少年鼓着掌。

    比赛要到最后才公布分数。

    先前那个给卿云打了零分的评委,此时死不要脸的从工作人员手中抓回自己的号码牌:“不不不!不不不,你让我改一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相邻的书:重生顶级编剧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帝王驯养记星海大领主桃运医神游戏降临异世界如何打出完美结局[综水浒]女配不薄命女总裁的特种司机公公有喜了系统让我普度众生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