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他有躁郁症5

【书名: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第117章 他有躁郁症5 作者:光明在案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本着良心活下去[综]丹宫之主破道[修真]坐等飞升     一直到宴会过后, 向晨羽都没有从琴房内出来,二楼的走廊里,一直回荡着若有若无的小提琴声。一听便知道, 那个沉默又阴沉的孩子在练琴。

    向父向母往常已经习惯了向晨羽的这个模样,或者说,他的这种与向家人相处的方式,正是向父向母, 以及向晨今一手造就的。

    一开始向晨今刚回到向家的时候,向晨羽虽然忐忑, 但依旧上前试着搭话, 但是结果并不让他开心。向父向母一门心思放在向晨今身上。向晨羽在这一家三口眼中简直碍眼至极,无论是站着还是坐着都会惹得人烦。

    小小的向晨羽融不进他们的生活,更是不想承受向母莫名其妙的斥责, 便一看到他们三人聚在一起,就乖乖的道琴房中练琴,有时候甚至到三人都用完晚饭的时候,保姆才会将他叫来用餐。

    但是想到今晚向晨羽在众位宾客前的表现,向母突然又不满了起来。她端着一个果盘, 放在向晨今面前, 同时朝着向父抱怨道:“他今天躲躲闪闪的也太上不得台面了吧?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向家亏待了他呢!”

    向母话中一点心虚都没有, 显然是当真觉得向家没有一点亏待向晨羽。毕竟在向母看来, 他们收养了向晨羽这个上不得台面的孤儿, 给他吃给他穿, 还教导他音乐, 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至于向晨羽的天赋消失,和他失聪的那只耳朵,明明是他自己没造化,关他们向家什么事儿?

    向父倒是没有理会絮絮叨叨的向母,而是放下手中的报纸,向着楼上的琴房走去:“我过去看看。”

    与向母不同,向父功利心极强,同时他也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向父早年也对音乐有着无上的梦想,但是现实的打击是巨大的。他很快就认识到自己的天赋不佳,也许终其一生也难以达到像是图瑞斯,罗瑟夫这样的程度。

    但是向父又向往着一个音乐家巨大的号召力和其所能获得的荣誉和财富,于是年仅十岁的向晨羽在网络上出现的时候,向父立刻就起了心思,他很快就在其余想要收养向晨羽的人们动作之前,就办理好了收养手续。

    没有天赋的向父,用自己臆想的方法,用最严厉的手段教导着向晨羽,拼命想把向晨羽培养成一流的小提琴演奏家,甚至是最伟大的音乐家,但却用这个方法把他的才华磨得一干二净。眼看着这个小时候充满灵气的孩子,再也演奏不出美妙的琴音,向父彻彻底底失望了,对向晨羽严厉的教导也带上了泄愤的意味。

    现在眼看着向晨羽再次大放光芒,向父心中却是再次起了心思,他记得有个地下赌场,似乎弄了个新鲜的玩法。

    赌场中选用高难度的曲子,让不同的选手演奏,模拟的是国际音乐大赛的程序,背后却让人下着赌注,以此来揽财。

    向晨羽既然能演奏出《流水》,那么参加这个比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向父目露贪婪,他刚刚踏上二楼的走廊,却看到管家匆忙跑了过来,对着他们道:“先生,夫人,卫家的人前来拜访。”

    “卫家?”向父听到管家的话,立刻收住了自己的脚步,转而又走了下来。

    卫家的地位非同小可,卫家人来拜访,他这个家主不去迎接,这可说不过去。

    向晨今听到管家的话,先是诧异的挑了挑眉,而后倒是了然的笑了笑道:“可能是世昂来找我的吧?”

    “世昂?宝贝你竟然认识卫世昂?”向母和向父看到向晨今谈起卫世昂时熟稔的样子,立刻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他们向家虽然在京城小有名气,但说的好听点向父向母也只是名气不怎么大的音乐家而已,跟卫家那种世家大族压根沾不上边,此时听到自家宝贝儿子竟然认识卫家最小的继承人卫世昂,怎么能不惊讶?

    毕竟世人皆知,卫家现在的掌权人卫长修好像有点什么毛病,人也不近女色,说不定再过个几年就要把位置让给卫世昂了。

    看着父母惊喜的眼光,向晨今但笑不语。

    不一会儿,访客便进来了。

    来的人是卫铭,但是即使来的不是卫家什么重要的人物,向父向母依旧受宠若惊。

    向父立刻迎了过去,并且招呼着:“卫先生快请坐!”

    卫铭完全没心思跟向父寒暄,他开门见山道:“请问向晨羽先生在吗?我去过他的学校,但是据说他今晚回家了。”

    “向晨羽?”一听卫铭的话,向父愣了,他小心翼翼的问,“您确定,您要找的是向晨羽?”

    不是向晨今?

    “对,就是在国际音乐大赛上成功演奏出《流水》的向晨羽先生!”卫铭颔首,同时耳朵也捕捉到细微的琴音,抬头向楼上望了过去。

    得到卫铭的肯定,向父整个人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一旁的向母也犹疑的看向向晨今,而向晨今面色不变,放在膝头的手掌却是狠狠的握成了拳头。

    向晨羽什么时候认识的卫家人?难道就因为他演奏出《流水》,就能连卫家人也吸引住吗?

    从向晨羽在初赛上大放光彩就一直压抑在心底的嫉妒,终于再次冲破重围,在向晨今心中翻涌了起来,这不由让他再次忆起当初刚刚回到向家时,他心中产生的危机感。面对被称为神童的向晨羽,他简直就像一个粗鄙的乞丐一样!

    二楼一直回荡着的琴声戛然而止,卿云抬起头,皱眉看着门外的管家:“您说什么?卫家人找我?”

    管家此时也略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态度,恭敬道:“是的,卫铭先生请您到卫家老宅走上一趟。”

    卿云收起琴,低头沉吟了一下,这才回道:“好,我等会儿便下去。”

    卫家人找他?跟卫世昂有关吗?

    卿云得到的关于卫家的消息并不多,只知道最后卫世昂跟向晨今在一起了,而向晨羽只是一个因为嫉妒,不断在暗中给两人使绊子,却反倒将两人越推越近的小配角而已。

    他的阴沉衬托着向晨今的开朗,机械无比的音乐又凸显着向晨今在音乐上的才华,让本就喜欢音乐的卫世昂对向晨今越来越米莱。

    总之,向晨羽本身跟向家的接触并不多,按理说卫家人并没有理由来找他才对。总不能是卫世昂为了想要修理他一顿,才把他叫过去的吧?

    最终,卿云在向家三人或是惊讶或是嫉妒的注视下,坐上了卫家的车子。

    卿云发现一直到卫家老宅,那个所谓的卫先生都没有对他说一句话。现在已经是夜晚十一点多,整个卫家老宅一片灯火通明,而宅中的仆人也是匆忙进进出出。

    卫铭快步的跑进屋,抓住管家略带急切的询问:“boss怎么样了?”

    管家一脸苦涩的朝卫铭摇了摇头:“刚刚躁狂发作后,医生注射了镇定剂,但是少爷醒来竟然立刻就陷入了抑郁状态,这次比较严重,放之前有奇效的《流水》也没用。”

    “我找来了向晨羽先生,希望他的演奏能让boss的状态缓解一下。”卫铭介绍了一下身后的少年。

    “哦?是那个演奏出《流水》的向晨羽?”管家看着卿云诧异的挑了挑眉,而后却又意味不明的看向了卫铭。

    卫铭看懂了管家的意思,苦笑一声:“即使boss不同意,我也必须把向先生请过来。”

    他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带着卿云上了二楼。

    卿云跟在卫铭身后,眉头隐隐的皱起,这个卫铭跟管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们口中的boss又是谁?

    卿云脑海中略过一个名字——卫长修,在他得到的信息中,卫长修是卫家的现任家主,但是精神上似乎有些疾病,很快便被卫世昂代替。

    但是如果仅仅按照世界原来的走向来看,在国际音乐大赛的这个时候,卫长修已经被卫家其他想要夺权的人,合力送入了精神病院才对。

    一步步踏上二楼,看到二楼大厅极为严阵以待的保镖,还有几位医疗人员,卿云心中却缓缓有了底。

    霸道又强势,以带病之躯掌控了卫家这个庞然大物,还彻底改变了卫长修原来的命运,不是那个男人又是谁?

    站在大厅中,卿云看了看那个紧闭的房门,转头问卫铭:“需要我做什么?”

    他一边问,一边拿出了自己的琴。在他看来,卫家之所以能找上他,难保不是看上他音乐上的才能,所以卿云才把琴带上,现在看来他应该没错。

    卫长修有天生的躁郁症,而那个男人灵魂中本身就有伤,指不定被影响成什么样子。

    “您只需要在这里演奏便可以,就演奏您在国际大赛初赛上演奏的那首《流水》,尽量做到分毫不差,当然,卫家会付给您报酬,您的收入不会比世界最顶尖的音乐会少。”

    卫铭眼含压迫的看向自己身前那个黑发少年,尽管他语气恭敬,但话语中还是带上了隐隐的威胁。毕竟boss的安危必须要重视,而且少年对卫铭来说仅仅是一个刚刚扬名而且备受争议的小提琴手而已,卫铭仅仅把他当做卫长修的一味药来看待,哪里谈得上多么恭敬?若真是恭敬,也不会就这样随意的把人从向家带来。

    卿云看他一眼,将琴放在了肩上,却没有按照卫铭的吩咐拉起《流水》。而是按照自己的判断,演奏起了另外一首极为治愈的乐曲。

    温和如同清风拂面般的小提琴声响起,更是轻轻的钻入门缝,传入卧室内陷入抑郁中的卫长修耳朵中,男人的目光几乎瞬间就绽放了神采。

    卫铭听到少年弹奏的乐曲不对,眉头一皱就要开口阻止,但是却被少年难以言喻的冰冷眼神制止。

    卫铭一惊,他倒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安静无比的小小少年,竟然还能露出这样的眼神。

    卿云一首温柔治愈的小夜曲拉完,当最后一个音符落地之后,那扇紧闭的房门内,就传来卫长修沉稳威严的声音:“卫铭,你自己去领罚。”

    卫铭的身形一顿,却是更为惊讶了。向晨羽演奏的不是那天那首曲子,boss是怎么一瞬间就辨别出今天他请来的人,就是前些天那首曲子的演奏者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相邻的书:重生顶级编剧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帝王驯养记星海大领主桃运医神游戏降临异世界如何打出完美结局[综水浒]女配不薄命女总裁的特种司机公公有喜了系统让我普度众生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