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他有躁郁症19

【书名: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第130章 他有躁郁症19 作者:光明在案

强烈推荐: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盛世医香大神农(种田+系统)山村名医快穿之护短狂魔     鬼鬼祟祟的将绑住了手脚的少年搬进车中, 向父一出门,却跟刚进门的向晨羽打了个照面, 当即心里一个哆嗦。

    但他看到是自己儿子之后,立刻就变了语气:“还不快来帮忙!”

    “父亲,您……”向晨羽也被向父的举动吓到了,他低头看看车里沉睡不醒的向晨羽,不明所以的看向向父。

    向父脸色阴沉:“快过来, 把这个小子卖了, 我们家就有救了, 你还是向家的小公子。要不然等这小子醒了, 你我都没命!”

    看到向晨今还愣着,向父冷声道:“难道你想让他指出, 是你拿了他的曲子吗?”

    这句话终于触动了向晨今, 他扔下手里的琴, 跑进了驾驶座上, 而向父则待在车子的后座,防止向晨羽突然醒来。

    就在这个状况百出的夜晚, 网上关于向晨羽和向晨今的纠纷越闹越热远远没有平息的迹象。

    此时作为其中一方的向晨羽, 突然在自己的个人主页上发表了声明,忏悔自己的罪过。这篇声明中,向晨羽不仅承认是自己拿走向晨今的乐谱参赛, 更是表示对不起向家的教导, 根本没有颜面再呆在音乐圈内。

    他表示他要退出音乐圈, 并且放弃自己的小提琴。

    这篇声明一出, 并没像向父认为的那样让事件平息下去,反而一石激起千层浪。

    因为就在几分钟前,著名的小提琴家罗瑟夫转发了一个默默无闻的消息,刚好证明向晨羽才是那首乐曲的真正主人。

    这则消息出自音乐学院的一个老教授,这位教授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但是在国内人们只知其名,却没有跟他密切接触过。

    但是谁都知道,这位教授是一个出色的音乐家,更是教导出了罗瑟夫和图瑞斯两大出名的小提琴演奏家。年老之后他转而研究音乐理论,慢慢的淡出众人的视线,但是最近他被首都音乐学院聘请作为荣誉教授,在国内停留了约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位教授的话具有绝对的权威性,却苦于没有热度,于是被罗瑟夫转发之后,才收到众人的关注。

    在这个教授的个人主页上,先是放上了一张图片。这是一张照片,照片中有一张尚未完成的乐谱,被人粗暴的从乐谱本上撕下来,可怜巴巴的贴在了公示栏上。

    从背景上看,这是音乐学院大礼堂前的公示栏,而且在公示栏的玻璃上隐隐约约反射出几位笑得不怀好意的学生的影子,在照片上显得异常清晰。

    罗瑟夫的关注者众多,而且他本人便是音乐大赛的评委,所以也被卷入这次的抄袭事件,有不少人都关注着他的动向,以及他对向晨羽的评论。

    所以,罗瑟夫已转发这条消息,几分钟内阅读量就快速的增长了上去。

    网友们看到教授发布的这张图片,一开始还有点不明所以,但是有心人立刻就将向晨羽和向晨今在赛后呈给大赛的乐谱与这张图上的乐谱相比较,立刻便发现,这张乐谱与两位选手在决赛上演奏的曲子基本一般无二。

    在这篇博客的文字部分,教授首先向他的学生图瑞斯询问,确定向晨今是在七月一日才跟他提起这首曲子的灵感,并在他的帮助下才创作了这首曲子。而教授本人则确定,他早在六月二十日,就已经在大礼堂拍下了这首乐谱的未完成版。

    但这只是一张照片而已!并没有确定时间,甚至连创作者的署名都没有,又能证明什么呢?

    网友们纷纷发出自己的质疑,但是教授却做出了这样的回应:

    “你们不必怀疑我虚构时间,因为我拍下这个乐谱是来自一个极为偶然,同时又十分轰动的事件,音乐学院中人人皆知。这是一起校园凌霸事件,这首乐谱的主人,也就是向晨羽同学,被一群不怀好意的学生攻击。他们拿走他的乐谱,撕下来贴在公告栏上,同时拿走他的小提琴,大肆的嘲笑他侮辱他。”

    教授的这番话,已经惹起了轩然大波,向晨羽的粉丝更是瞬间炸了起来。

    因为他不仅证明了这首乐谱的原作者是谁,更是告诉他们,可爱的小羽毛竟然在学校中遭受这样的攻击!

    但是教授的话并没完,他又附上了根据向晨今的演奏而扒出的曲谱,跟他拍下的那张乐谱相比对,这已经可以证明,向晨今用于比赛的乐曲《地狱》完全来自这个半成品。

    就像是嫌弃自己的话引起的骚乱还不大一样,教授再次揭晓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学校在调查那次校园凌霸事件时,有不少同学将矛头指向了向晨今,称自己是受其挑拨。

    但当学校要给予向晨今处分时,作为受害者的向晨羽亲自向学校恳求,因此才并未损害向晨今同学的声誉。

    此时在这个话题之下,向父的声明,向晨今表示痛心的言语,以及罗瑟夫转发的教授的声明,全部罗列在话题的最顶端,形成一个讽刺的三足鼎立的姿势。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要被向父和向晨今的态度蒙蔽过去时,没想到竟然揭露了这样一个真相!

    乐曲真正的作者是向晨羽,他早在六月二十日,就已经完成了乐曲的前半部分,而真正作为剽窃者的向晨今,不仅直接拿着这首半成品上场,竟然联合自己的父亲,把污水破上了真正的受害者身上?

    现在再想起,决赛上向晨今冲上舞台,义正言辞又无辜的言论,他的支持者们心中不由涌起一股被欺骗的愤怒。

    首先看过向父的声明,而怒骂向晨羽白眼狼的网友,再看到教授所揭露的事实真相,均觉得脸火辣辣的疼。

    风向急转,原本全部倒向向家和向晨今的言论,再次转变。

    向晨今策划校园凌霸事件,来对付自己的弟弟,同时又拿走了弟弟的乐谱参赛。而作为受害者的向晨羽,反而恳求学校保全向晨今的名誉?

    向来一副慈父面孔的向父,却在这时直接发声支持自己的亲子,同时装模作样替养子说话的语气,实在让人作呕。

    向晨今做梦也想不到,竟然是当初他自己策划的阴谋,揭开了他最后的伪装。如果没有向晨今自己策划的校园凌霸事件,教授也不会看到这篇乐谱,也就没有任何人能够证明这首曲子是向晨羽原创的。

    向父和向晨今多年来营造的形象,被撕得粉碎。

    原本跟向晨今走得近的同学,却开始忐忑了,纷纷在社交平台发声表示自己的怀疑。

    【向晨今一直是个好哥哥啊……先前还帮助向晨羽来着,卧槽别都是装的啊……】

    【之前向晨羽闹过好几次,说向晨今拿走他的乐谱,我就想问,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事件热度不断攀升,向家的矛盾惹得音乐圈外的外人也来看热闹,然而几分钟向晨羽诚恳的道歉的声明一出,知道了真相,涌入他的个人主页安慰他的粉丝们,顿时吓得心惊胆战。

    声明中,言辞恳切又颓败的语句,将关注此事的网友们完全绕晕了头,甚至从中嗅出了一些让人忐忑的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证明你清白了吗小羽毛?为什么要认错?】

    【小羽毛,你快出来回复我们一下!】

    【发表这篇声明的真的是小羽毛吗?他在唯一的一次采访中说道,小提琴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他怎么可能放弃小提琴?】

    【是不是向家逼他了?毕竟养子就是养子,先前向立言不是句句都在维护向晨今?】

    向晨羽的粉丝们迅速将他发布的信息顶了上去,与前面几人的声明排在一起,此时却让网友们看出了明晃晃的阴谋。

    那个教授参与此事,显然是个意外,如果没有他揭露真相,向父先发表声明指出向晨羽的错处,向晨羽再亲自道歉,宣布退出音乐圈。

    那这个少年可就是完完全全的消失在公众视野中了!

    【啊啊啊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羽毛遭遇了什么才要承认泼到自己身上的脏水!】

    【小羽毛别怕,你出来,向家不要你,我们养你……】

    然而不管粉丝们怎样呼号,刚刚发布了一条声明的少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踪影。于此同时,向晨今和向父面对网友的攻击,也丝毫没有回应。

    向晨今和向父还不知道网上发生的事,他们正怀着既紧张又激动的心情,要彻底榨干一个少年的价值,将他卖进暗无天日的地下赌场。

    刚到赌场,向父找了个侧门,要把车子后座上的少年搬下来。他与向晨今合力将少年抬进赌场,却没与看到,就在他们不远处,一个隐在阴影中的人,将这一幕完完整整的拍了下来,尤其将向晨今和向父的脸拍的一清二楚。

    将少年抬进赌场,有赌场的工作人员接手之后,向晨今便快速的从赌场内退了出来。他完全没有顾忌自己的父亲,飞快的发动车子离开赌场。

    此刻向晨今一颗心仿佛从胸腔内跳出来一般,他再怎么厌恶向晨羽也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而已,现如今做出这种犯罪的事件,心里自然紧张无比。

    但同时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逸涌入他的头脑,让他止不住的勾起自己的嘴角。

    从今以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向晨羽了,再也没有人跟他向晨今抢东西了!

    那边向父和赌场的工作人员从侧门搬着向晨羽往楼上走,向父却发现他们走的路线不够隐秘,身边不断有赌场的客人向他们投注好奇的目光。

    但赌场的工作人员一脸淡定,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这才让向父放下了心。

    此时,在走廊上,两位年轻人边走边拿着手机谈论着什么。

    “你看消息了吗?惊天大反转,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据说都有粉丝担心的报警了。”

    另外一人答道:“嗤,发生这种破事儿,这家子人也是够可以的。”

    向父背过身,好奇的听着两位年轻人谈论,但并没与听出什么头绪。但这时,原本昏睡的少年突然转醒,他不知用什么方法挣脱了手上的绳索,伸出手一下拉住和他们擦肩而过的两位年轻人中的一个。

    “救我!”少年睁大了眼睛求救,却立刻被身后赌场的打手捂住嘴巴,制住了双手。

    “唔!”少年挣扎的力气很大,抱住他的打手心里发苦。

    妈的,他可是接到了消息,这个少年可是金贵的可以,一根头发都不能掉,否则老板就得要他的命!

    但他又必须将少年带过去,可不难为死他了。

    这时,向父看不惯吵闹的向晨羽,一巴掌朝着少年的脸扇了过去:“叫什么叫!你现在这个样子活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打手吓得立刻转过身,挡住了向父的巴掌,气急败坏的朝着向父吼了一声:“瞎闹什么?跟着老子走,再闹引来了人,老子连你也干掉!”

    三人再次匆匆忙忙的离开,然而先前被卿云拉住的两位年轻人却愣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平静。

    “卧槽!你看清了吗?是向晨羽。”其中一位恍惚道,显然对现在的情况还不能接受。

    “嗯,看清了,另外一个是向立言,向晨羽的养父。”

    说着两人对视一眼,大叫一声:“竟然把人给卖了?”

    “快快快,发消息,这可是大新闻!”

    网上一直在寻找向晨羽的网友们,将#寻找小羽毛#这个话题顶到了最高,并随时有人刷新这个话题下的消息。

    突然一条新冒出来的消息,立刻吸引住人们的眼球。

    【向晨羽被他养父卖到赌场去了!】

    这条消息细心的附上了坐标,对此有了解的人立刻顶起这条消息。

    【这个地方?那还真有可能,去过的人应该知道,这个赌场开设了一个音乐比赛,据说选手严重缺乏。】

    【我现在就在这个地方,好像看到有人抬着个昏迷的少年进去了。】

    【我会说曾经我在这里不止一次见过向立言吗?】

    这些层出不穷的消息,直接将向晨羽的粉丝吓了个半死。他们的偶像被养父卖进了地下赌场?这不是电视剧里才会有的情节吗?

    原本还有人怀疑向立言其实是无辜的,只不过被自己的亲儿子向晨今欺骗了罢了,现在一看,一切恐怕都是这个道貌岸然的“养父”的谋划。

    【卧槽!真的假的,被卖进赌场?这是犯法的事吧?真有人敢干?】

    【一定是有人借着这件事炒热度!都是假的,都是闹着玩的,小羽毛现在肯定是安全的……天呐,希望他一定安全……】

    【不管真假,这个消息吓到我了,现在打字的手还在发抖。】

    【希望是假的,但我已经报警了,万一是真的呢?】

    【小羽毛前脚还被人骂成白眼狼,剽窃者,后脚就被自己的养父卖进了赌场,我现在完全理解他为什么能创作出《梦回天堂》这样的曲子,希望他平平安安。】

    【同样已经报警,希望人多一点,警察会重视!为小羽毛祈祷!】

    先前因为向晨羽和向晨今引起的怒骂已经消失不见,屏幕上充满了戾气的评论已经被各种祈祷的言语代替。或许有人依旧在吊儿郎当的恶意揣测这只是炒作,但更多的人则是真心实意的为向晨羽祈祷着。

    他们爱他的音乐,也爱这个可怜又温暖的少年。

    网上乱成一团,关注事态的向母也一直跟向立言打着电话,但现在向父却是一点其他的心思都没有,他的双眼只能看到金钱的符号,看着向晨羽的表情好似看着一堆金币。

    “叫你们老板来,我跟他好好谈谈价钱。”向父抽了根烟,一边对那名打手道,他指了指被绑起来的向晨羽,“看到了吗?那可是演奏出《流水》和《d大调协奏曲》的人,绝对是个值钱的货,你们只要收进来,能给你们赚得盆体满钵!”

    那名打手看了向父一眼,目光既是不屑,又夹杂着些许同情,仿佛看着一个死到临头而不知的可怜虫。

    但他表面上却是恭敬的点头答应,而后走出了房门,好似真的要找老板去一般。

    “您这是犯罪!”沙发上清醒的向晨羽,朝着向父说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了您,会让您仇恨到将我卖到这个地方?”

    “得罪?”抽着烟的向父笑了,那笑声完全不像是从一个音乐家的口中发出来的,粗鄙而又可恶至极,“你不是得罪我,只是来还债了罢了!”

    “向家养了你那么多年,是你该还的时候了,你忘了当初我收养你时资助那所孤儿院,花了多少钱吗?”

    又听向父提到了孤儿院,少年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开始用一种不解疑惑,带着些许愤怒,却唯独没有仇恨的语气道:“向先生,您让我失去了左耳的听力,又拿走了我打工挣来的钱,这些还不够吗?您花的钱,我完全可以还给您!”

    “左耳的听力?”听到向晨羽提到这个,向父反而哈哈大笑,“我倒忘了,你也是命大,竟然那么多次都熬过来了,幸亏当时没打死你,否则我现在可就亏本了。”

    说着他又沉下脸来,威胁向晨羽:“听着,待会儿不要对这里的老板提起你耳朵的事,否则拉低了价钱,我让你好看。”

    向父走到向晨羽面前,拉着他的头发威胁道:“你要知道,就算卖了你,我也是你身后的受益人,自此以后,你这一辈子都得给我做牛做马的赚钱,所以你给我老实点。”

    这会儿向父已经有些焦躁了,他一圈圈踱着步,朝着门外吼道:“老板呢?快把你们老板叫过来!”

    突然,房内却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嗓音压抑着最极致的怒火,像是从地狱里钻出的索命修罗一般,一下便让向父打了个哆嗦。

    “你要找我?”

    这时,房内那面光洁的墙壁,缓缓的升了上去。向父惊讶的转头看过去,就见到墙后面连同另一个包间,包间内站着一行人,唯一一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正用难以言喻的凶狠眼光看着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相邻的书:重生顶级编剧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帝王驯养记星海大领主桃运医神游戏降临异世界如何打出完美结局[综水浒]女配不薄命女总裁的特种司机公公有喜了系统让我普度众生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