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4章 牛奶公司有何价值被盯上

【书名: 重生资本狂人 第0184章 牛奶公司有何价值被盯上 作者:杰奏

强烈推荐:还看今朝青越观网游之位面超能右手我家萝莉是大明星一路凡尘文艺大明星炮灰攻略     网》|》|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閱讀。

    高弦收购牛奶公司的决定,之所以把身边的人都吓了一跳,原因在于牛奶公司并非一般的公司,成立时间不过三个年头,严格计算起来,连完整三年时间都没有的高益一系,和牛奶公司一系比起来,有点像孩子和大人。

    牛奶公司的兴旺发达,和两种当前显得稀松平常的东西密切相关,那就是牛奶和冰。

    粗看起来,牛奶和冰这两样东西,彼此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

    可事实上,在上个世纪,乃至本世纪前叶的香江,牛奶和冰不但是紧俏物资,而且两者混在一起后,形成的冰镇牛奶,还是一种非常高级的饮料。

    牛奶公司的“本体”,由英国医生温逊于一八八六年创建。

    中国人除了游牧民族之外,通过饮奶来补充营养的习惯并不常见;而像英国佬这样的西洋人,饮食习惯则离不开牛奶。

    因此,不难想象,对于抢了香江,并在这里搞殖民开发的洋人,牛奶供应严重不足,很多人都是带着容器,守在从英国本土海运过来的奶牛旁,做嗷嗷待哺状。

    另外,跑到香江这些热带地区搞殖民开发的洋人,还要面对一个天敌,那就是中文俗称打摆子的疟疾,患者的死亡率颇高。

    恰好温逊医生就是研究诸如疟疾之类的热带病,其民间声望之高可想而知。

    强劲的市场需求,加上温逊医生的个人声望,使得牛奶公司迅速成长为香江的知名公司,又因为廉价向公立医院的病员供给鲜奶,而获得相当高的社会地位。

    不过,温逊医生本人在学术成就上颇有造诣,提出了蚊子可能是疟原虫宿主的假说,并与当时在印度服役的英**医官罗纳德·罗斯合作研究,证明蚊子确实是疟原虫的宿主,且疟疾是经由蚊子叮咬而传播,而罗纳德·罗斯更是因为这个成就,获得了一九零二的诺贝尔医学奖。

    因此,温逊医生的心思不全在商业上,钱赚得差不多后,便辞去牛奶公司的大班职位,带着在东方积累下的财富和学术成就,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在英国本土创办了伦敦热带医学校,并在那里终老。

    香江这边的牛奶公司,则继续发展壮大着,比如在一九零四年收购了太古洋行的肉类冷藏库。自此进入制冰业。

    不过,牛奶公司在制冰领域的真正做大,是通过收购怡和洋行旗下的香江制冰公司。

    冰,做为商品,之所以能在早期的香江成为紧俏物资,也和西洋人与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差异密切相关。

    拿英国佬来讲,随便翻一下地图不难发现,他们所生活的英国本土地区,要比香江所处的热带地区,纬度高了很多。

    说白了,以英国佬为代表的西洋人,属于“耐寒动物”,有吃冰的习惯。

    当这些家伙抢了香江后,很快发现,中国人可以在骄阳似火的大夏天,惬意地喝着热茶,而他们则热得焦头烂额,苦不堪言。

    那个“香港脚”名称的起源,便算得上一个佐证。

    正因为如此,殖民地强盗们只要赚够了钱,就不对香江留恋半分,纷纷返回英国伦敦逍遥快活。

    早在英国人抢了香江的一八四零年代,有一个名叫丢杜的米国人,来到了香江,发现了冰块的巨大商机。

    丢杜家族在储冰方面,有着成熟的维持低温土办法,进而,丢杜也就成功地做上了运冰卖冰的生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丢杜声称,自己用船运来的冰,是美利坚的天然冰,干净卫生无污染,每磅售价五仙,结果被顾客们一抢而光。

    因为西洋人太喜欢冰块了,所以丢杜的“炎中送冰”,深得港岛西洋人的赞誉。以至于港府也把丢杜的冰块生意,看成了慈善性的事业。进而免费批给丢杜一块建制冰厂的地皮,限期为七十五年,附带条件是廉价供应公立医院用冰。

    丢杜由此在香江垄断这个行业长达二十年,可谓赚得盆满钵溢,从原来的一文不名,到偿还了所有债务,并在半山区盖了一幢古堡式的庄园宅邸。

    如此血赚的买卖,当然引得无数人眼红。

    后来有个叫凯尔的英商人,买了用结晶硝酸铵作冷却剂的人工制冰的专利,把制冰机运到香江,开始和丢杜抢生意,掀起了价格大战,斗了长达十多年的时间。

    表面上看,这是一场人工冰和天然冰的竞争,但骨子里是丢杜背后,以旗昌洋行为首的美资财团,和凯尔背后,以怡和洋行为首的英资财团,互不相让地狗咬狗斗法。

    可惜的是,当时米国只是资本主义世界里的小弟,还不是米帝,美资财团最后败下阵来,不再为丢杜提供财政支持。

    欠了一屁股债的丢杜,当时就崩溃了,于是便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地去找凯尔,想告诉对方,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实际上,凯尔此时的处境也类似.怡和洋行就不耐烦地追问他,什么时候才能盈利,还不起钱,后果自己掂量着。

    丢杜和凯尔的这次会面,没有像以前那样剑拔弩张,而是同病相怜地抱头痛哭。

    两人最后一合计,咱们怎么这么傻啊,既然价格战分不出胜负,那就合伙垄断香江的冰块行业呗。

    于是,丢杜和凯尔收拾残局,舔净伤口,于一八八零年最后一天,正式组建了香江制冰公司,由名下物业最多的凯尔担任董事长,丢杜则出任总经理。

    这个合并而成的香江制冰公司,独霸了香江的冰块市场,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制定垄断价格——马上提价为每磅冰块五仙。

    当时米国流行一个“托拉斯”的词,香江制冰公司便被称为制冰托拉斯,其风光程度可想而知。

    但有一样,丢杜和凯尔终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两个人和好了没多久,又开始撕。

    随着技术的进步,天然冰肯定比不了人工冰,加上年老体衰,力不从心,丢杜最后识趣地出让了股份,回米国安度晚年了。

    这个结局要比之前的破产好了无数倍,丢杜也未必吃亏。

    眼见着香江制冰公司成了自己的家族企业,凯尔心里别提多美了,干劲十足地把公司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并踌躇满志地贷了一笔款,从英国引进新式制冰机,不但出冰量大,而且成本低。

    这时候,大债主怡和洋行咳嗽一声,登场了。

    怡和大班把凯尔叫进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诉苦,说本商行在星加坡投资失败,需要注入资金,可子公司的经营状况均不佳,本商行己陷入财政危机了。

    凯尔一听就明白了,怡和要摘果子了。

    他不想死得难看,于是识趣地主动提出,愿意把香江制冰公司,拱手让给怡和洋行管理。

    就这样,怡和洋行不费吹灰之力地拿下了香江的制冰托拉斯,并独享这份利益到一九一八年。

    这一年,丢杜的那块免费地皮,快要到期了,于是业主怡和洋行提出继续使用的申请。

    香江制冰公司都是香江的制冰托拉斯了,其盈利程度尽人皆知,港府肯定不能再以慈善公益之名,让香江制冰公司免费使用地皮,于是给九百九十九年的租期,开价一万二千五百港元。

    如此长的租期,实际上就相当于这块地皮归租地者永久所有,对于不差钱的怡和洋行,简直就是白捡便宜。

    可占惯了便宜的怡和洋行,并不知足,借口这块地皮异常潮湿,除了做冰库,不适合他用,还价八千港元,而且还要分五年付款。

    因为其它英资,早就看不惯怡和洋行长期享受特殊待遇、占尽了便宜,所以压力巨大的港府,便没有答应,气得怡和大班放狠话,没这块地皮,就不开冰场了。

    双方僵持不下,只好让港督裁决。

    可港督也不想犯众怒,于是维持了原来的条件。

    这一下,在无数幸灾乐祸的眼光里,骑虎难下的怡和大班,丢尽了颜面。

    牛奶公司大班非常有眼色,马上去给怡和大班送“梯子”,局面一直这么僵持着太难看,不如干脆把香江制冰公司卖给牛奶公司吧。

    要挟港府失败的怡和大班,果然收下了“梯子”,说了一通,西方已经发明了小型电动制冰机,相信普及到香江的西洋人家庭将是早晚的事,而目前仍然鼎盛的制冰业,前景不容乐观云云,然后,把香江制冰公司卖给了牛奶公司。

    自此,原来的牛奶公司,重组为今日的牛奶冰厂有限公司,几乎垄断了香江的牛奶、制冰、冷藏肉类业务。

    至于那块地皮,牛奶公司当然也买下,并成为牛奶冰厂有限公司现在的总部所在地。

    众所周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工业技术发展迅猛,家用电冰箱开始进入富裕家庭。

    如此一来,牛奶公司的传统制冰业务,也就随着萎缩了,牛奶和冷藏肉类业务比重增大,同时进军零售、餐饮等行业。

    归根结底,牛奶公司勉强算得上百年企业了,底子不薄,仍然能给股东带来稳定的收益。

    英国佬眼见牛奶公司的吸金能力不复重前,便把牛奶公司推上了股市,最后圈上一笔钱。

    当时事业如日中天、俨然成为香江华人领袖的周希年,借着身为牛奶公司董事的便利,一步步地买入股份,最终风平浪静地得到了控制权,顺理成章地坐上了董事会主席的位置,形成了今日的牛奶公司权力架构。

    在香江局势动荡的时候,像怡和这样的英国佬,当然看不上已经走下坡路的牛奶公司。

    但现在不一样了,米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了中国,西方世界和中国的关系随之大为缓和,英国肯定也会和中国恢复大使级的外交关系。

    如此一来,香江就有了繁荣稳定的确切外部环境,动荡时期带不走的地皮,一下子就显示出了价值。

    随便想想也能知道,早年间,冰块和牛奶这两门生意,很占地方。

    原来的香江制冰公司,便分别在港岛的雪厂街、春园街、铜锣湾,建设了制冰厂。

    而原来的老牛奶公司,则在港岛的铜锣湾和薄扶林,开辟牛场和农场。

    毫不夸张地讲,牛奶公司不知不觉间,成了香江的“地王”。

    在香江,所谓的“地王”,还是挺多的,但论起含金量来,牛奶公司这个“地王”,绝对名列前茅。

    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港岛中区的物业建设,已经接近了饱和,而港岛的第二商业区,正向铜锣湾挪动。

    说白了,别的“地王”,在九龙和新界的十块地皮,也未必有牛奶公司在港岛铜锣湾的一块地皮,来得值钱!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形容的就是牛奶公司目前的微妙处境。

    当然了,如此关键的信息,不是谁都能知道的,只有怡和大班、高弦这样开了挂的人,以及拥有上帝视角的“读者”,才能洞悉。

    这就是牛奶公司被高弦盯上的价值所在,高弦都不用问第二遍“值不值得拼一把”,与会众人便认可,动力实在太足了。

    易慧强眯着眼睛,仔细端详居中而坐的高弦,心里不由得琢磨:两年多前,我在木屋区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小子想当“地王”,要在铜锣湾,和我易家这样的大地主平起平坐的野心呢?

    估计爸爸知道这件事后,肯定会大吃一惊。

    也不清楚,小妹是否早就知道高弦的计划。

    自己现在才知道这个消息,是小妹女生外向、守口如瓶呢?还是高弦城府极深、引而不发呢?

    好在,高弦将会成为易家的女婿,早晚都是一家人,我不用像周希年那样,担惊受怕地费脑筋。

    讨论中,马新聪又说道:“周希年控制下的牛奶公司,资产数亿、员工上千,加上他又请了和记大班祁德尊、会德丰大班马登做董事,我们即使发动突袭,亮出第一大股东的资本,恐怕也要周旋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得到控制权。”

    高弦目光炯炯地说道:“所以,我把这个阶段,叫做斗牛。”

    听了如此形象的比喻,大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 = 一秒記住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资本狂人相邻的书:花都最强修真系统药女医香大叔的心尖宝贝超级大农民穿越者分享平台武神东来御妖途妇贵悍妻谋略都市修真网绝品小毒医俗人俗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