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殿试

【书名: 明朝败家子 第一百六十七章:殿试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王华愣了一下,抬眸一看,此时王守仁依旧枯坐着,对着这四个字发呆。

    知行合一……

    这是何意呢?

    王华开始搜检自己平生所學,想要从这四个字之中寻觅出任何与之联系的策论题。

    他沉吟了良久,咳嗽了一声。

    熬红了眼的王守仁这才意识到什么,轻轻抬头,一布满了血丝的眼睛与王华相对,令王华心里有一些些的疼。

    “在温习功课?”王华挤出一些笑容。

    “不是。”

    显然,王守仁不擅长说谎。

    王华的表情开始有点儿凝固,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明日……

    也就是明日,就要殿试了,不是……这是几个意思?

    好在,状元郎就是状元郎,毕竟是当今朝中声誉如日中天的少詹事,王华只吸了口气,脸上又重新换发了笑容:“那么,这知行合一乃是何意?”

    “儿子现在还只是半懂不懂,所以这几日,儿子也在琢磨和推敲。”王守仁很认真的道:“不过此四字,乃南和伯府方公子所赐,儿子越是琢磨,越是觉得此四字所蕴藏的,并非只是简单的道理,真感细思恐极。孔圣人和程朱夫子,固然有道理,可儿子却以为,他们……”

    王华在发抖。

    反了啊这是……

    连圣人都敢批评了!

    王家诗书传家,靠的就是四书五经,是孔孟和程朱这些先贤们赏的一口饭吃,你……小小年纪,居然如此离经叛道。

    敢情这些日子,你成日关在书房里,压根就没有在温习功课,都在琢磨这知行合一四个字了。

    王华气得脸色蜡黄,一双眼睛,鲜红似血。

    王守仁见父亲发怒了,便索性缄口,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是他是个执拗的人,一旦心里有了主意,便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所以他布满血丝的眼里,却闪动着清澈的眸光,与父亲对视。

    呼……

    王华决定还是不揍这个败家玩意,自己毕竟是状元公,要有修养,要以德服人。

    王华尽力用平静的语气道:“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他语速极快地继续道:“因而,才有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么,现在,你的前程就在眼前,明日的殿试,关乎你的命运,更关乎你治国平天下之欲,这些,你就不在乎了吗?”

    王守仁脸色僵硬,似乎是在思考。

    事实上,他无时无刻都在思考,思考这东西是分人的,比如一个普通人,这叫瞎琢磨,而对于一个历史上的大思想家而言,这就叫思考。

    当然,现在王守仁还不是大思想家,自然,他现在是在瞎琢磨。

    王守仁瞎琢磨了片刻之后,抬眸,眼眸里更加坚定,沉着地道:“父亲,格物致知,证明是错的,儿子曾格竹,格了三日,最终一点道理都没有收获。儿子还曾去格西山的农地,也是一无所获。”

    “你……你……”王华这次甚至气得胡子都乱颤起来了,胸中燃起了熊熊大火。

    “不过……对于殿试,儿子倒是很有信心。”王守仁笑了笑,颇为自傲的样子。

    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倒是听了这句话后,王华总算脸色缓和了一些:“嗯?”

    王守仁淡淡道:“方继藩的几个门生,若以八股而论,儿子不如他们,可以策论而论,他们……不足为道。欧阳志、刘文善、江臣三人,思维过于僵硬。徐经此人,心思倒是活络,學问却是差了一些。倒是唐寅,才情极好,可惜……他出身商贾之家,在策论上,怕也难有作为。”

    这是真的一丁点也不谦虚啊。

    王华有些恼火,其实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多年来的处世之道告诉他,要谦虚。

    他瞪了王守仁一眼,道:“这么说来,你倒认为自己还能高中状元?”

    王守仁微微一笑,抿了抿嘴道:“儿子……志在必得!”

    …………

    闲暇的时候,方继藩坐在厅里,是最幸福的时刻,五个门生围着自己侍奉,一个个低眉顺眼,各种讨好的样子,也算是人生中难得的娱乐。

    方继藩不喜欢玩弄nv性,可玩一玩自己的门生,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唐寅献上了自己自拜入了门墙之后的第十三幅画。

    照旧,还是仕女图,话说唐寅的仕女图,在历史上确实是一绝,方继藩看着看着,欣赏水平也是直线的上升。

    不过这仕女图看着看着,也是腻味。

    一见恩师眉头微微皱起,唐寅不由得心里咯噔了一下,很是小心翼翼地道:“恩师不喜欢吗?”

    方继藩叹了口气,道:“小唐啊,这画还好,不过为师有个小小的疑问,总是想不明白。”

    唐寅便忙道:“还请恩师明示。”

    方继藩唏嘘了一番,道:“为何这画里的女子,总是穿得严严实实的,你总是给她们穿这么多衣服做什么?”

    不对啊,方继藩很疑惑。

    唐寅的仕女图固然是一绝,可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唐寅的chun宫图,那也是相当有水平的,你怎么能只画仕女,不画chun宫呢?怎么,嫌为师不懂得欣赏不成?

    “……”唐寅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坐在下头的欧阳志,面无表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房梁发呆神游。

    江臣和刘文善低垂着头,毫无情绪波动。

    徐经则是震惊了,他似乎还有些不太习惯,直勾勾地看着恩师,心里在琢磨,恩师喜欢……,这……不是同道中人吗?那下一次去那里,该不该叫上恩师……这会不会不好,师徒一起狎ji,这是佳话呢,还是……

    唐寅愣了一下,随即满面通红,踟蹰道:“恩……恩师……这个……这个,學生是贡生,怎……怎么能画这样的画?”

    方继藩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肮脏,衣服穿的少一些,便见不得人了吗?”

    “……”唐寅恨不得将脑袋埋进沙子里了。

    方继藩心里感慨,果然……自己还是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啊,比如唐寅,若是在历史上,他因弊案从此穷困潦倒,最终会不得已之下,为人画春宫,造福乡里。而如今,唐寅依旧还是贡生,便开始鄙视历史上自己曾经吃饭的手艺了,由此可见,这人哪,容易忘本。

    方继藩坐下,表情认真起来:“好了,不说这个了,明日就是殿试了,为师也没什么可以教你们的,这殿试之中,要好好努力,别都像江臣和徐经一样,给为师丢人。”

    江臣和徐经二人,顿时面露惭愧之色,是挺丢人的。

    接着又慎重地交代了一番,便让五人早早去睡。

    对于这一场殿试,方继藩其实有些拿不准,他倒是知道弘治十二年的殿试题,不过殿试非会试和乡试,会试和乡试的题,早就在主考官心里了,一般情况之下,是不会变得,毕竟八股题受外界的影响比较少。

    而殿试主考的,乃是策论题,这意义就不一般了。

    策论说到底,就是时事,时事随时都可能改变,因而皇帝出题也会比较任性。

    对此,方继藩并没有将历史上的策论题透露出来,免得让五个门生受这些题的影响。

    与其如此,不如培养他们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质,欧阳志、刘文善、江臣三人就很不错,你看,他们不是在自己的调教之下,变得即便天塌下来,也一丁点也不觉得诧异吗?

    可见,自己的教育,是极成功的。

    而接下来,能否取得好的成绩,就全凭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这一夜安静地度过,到了次日一早,天才蒙蒙亮,方继藩就起来了。

    小香香一边给方继藩穿衣,一边道:“少爷,唐公子等人,早早的就预备好了,专等少爷起来。”

    “噢。”方继藩看了看外头的天色,不由道:“做人的爹……啊,不,做人的恩师,真是难啊,不过本少爷倒是有经验了,要不,小香香,我们造个人来玩吧,少爷我现在养孩子已有经验心得了。”

    小香香顿时羞红了俏脸,一脸羞答答的低下了头。虽然每日少爷都会说几句怪话,毛手毛脚一番,她也渐渐习惯,不再抗拒,可今日,就更直白了,她细心地给方继藩系上了金腰带,脆生生地道:“少爷,你又欺负人家……”说罢,掩面走了。

    方继藩乐了,其实他也不是真的要欺负小香香,就是习惯性的逗逗她,只是刚回头,正好见站在门口的邓健也跟着傻笑。

    “笑个屁,滚一边去。”方继藩冷哼一声,举了扇子,给邓健的额头敲了一下。

    最近邓健打得少,这真是不习惯了。

    ………………

    今天生日呢,对自己说声生日快乐!噢,继续码字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明朝败家子相邻的书:段友出征魔神的宝座末世穿越之书王者荣耀之召唤师的天下不败封神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轮回绝境恶魔游戏超神女保镖空色幻想汉末虫族名侦探柯南之冰炎魔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