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第 120 章

【书名: 殿下求放过 第120章 第 120 章 作者:七杯酒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薛见眼底毫无欲念, 只有焦灼不定,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沉冽压抑的狠意。

    阿枣钗横鬓斜,一头青丝凌乱,薛见拨开淌在她脸上的发丝,目光凝落在她的脸上, 手上的动作却分毫不停,转眼她身上就剩了一件兜衣勉强遮着。

    她想要挣扎, 却被薛见捉住手腕牢牢制住,按过头顶,他看着她白腻的肌肤, 哪怕心里在焦灼,此时也动了情.欲, 用力挤进她的双腿间,一手捂住她的眼睛,弯下腰亲吻她的脖颈,低低唤了声:“阿枣。”

    他一遍又一遍地唤着‘阿枣’。

    他猛然记起阿枣这个小名是她告诉自己的, 而沈珏和李氏从来没有唤过这个乳名,他们一直叫她——丝丝。

    阿枣已然暴怒到失去理智,趁着他分神的功夫, 随手捏碎了书桌上的茶盏, 冲他的手腕用力划了下去!

    薛见对她从未防备,冷不丁被划到, 愣了下才回过神来, 先是一条细细的血线, 然后血珠一串一串冒了出来。

    这番惊变让两人都回过神来,也不疯了也不闹了,阿枣心慌意乱,也不顾身上衣裳没剩几件了,忙取了纱布和药来,捧着他的手颤声道:“怎么回事?”

    她见不是要害才稍松了口气,连忙洒了药粉给他止血,又拿纱布细细缠上,见血彻底止住了,她累瘫在椅子上,白着脸道:“你怎么了?”

    薛见神色全敛,面上波澜不兴:“没什么,今天有些心绪不宁。”也罢了,姬贵嫔说的并不一定是真。

    阿枣不信,别的男人心绪不宁的时候或许会用性.事发泄,薛见不会把她当发泄的工具。他...不会吧?

    阿枣心里忽的飘忽起来。

    他见她手上也被划了道口子,虽然不重,但皮肉外翻,很是狰狞,他轻轻吹了口气:“还疼吗?”

    阿枣全副心神都放在他身上,压根没注意到自己伤了,看见伤口才‘哎呀’了声:“应该是刚才被划伤的。”薛见帮她把药粉撒匀,又缠上一道白布。

    她拽着他的衣襟不让他走:“你到底怎么了?”

    薛见并不是不想告诉她,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甚至不能确定这件事是不是他的臆想。

    她见他蹙眉不语,忍不住扯着他的衣服晃了晃,里面掉出一个荷包来,她愣了下:“我的荷包?”

    她随手拉开荷包,里面几片莲花瓣和一块后周宗室的玉佩,她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此事,但有一件事她自以为确定了。

    “你是不是还怀疑我和李兰籍有.染?!”

    亏他口口声声还说不介意此事,只要她平安回来就行,这话果然是骗人的,一转头就跟她发起火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那荷包薛见怕有心人拿到生出什么是非,他还没来得及处理,她这时候竟翻出来了。

    薛见禁不住笑了:“哪有的事,不要乱想。”

    他把齐悠设计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又把她搂在怀里,抚着她的一头青丝:“今天...是我不对。”

    阿枣听了齐悠的事难免骂了几句,但还是觉着不对,正要问他,薛见就捏了捏她挺翘的臀部,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含笑道:“还不去穿衣服?这是在勾引我?”

    她脑子已经被搅和成了一团浆糊,任由他把她抱在怀里换上了寝衣,又把她平放在床上,他亲了亲她的眉心:“睡吧,我真的只是心绪不宁。”

    阿枣觉着眉间被留下温温热热的印记,她捧住他的脸:“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得告诉我。”

    薛见微微一笑,答应了。

    他既然不想说,那就摆明了阿枣怎么逼问也问不出来,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无奈地叹了声。

    两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阿枣给这事整的心力交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薛见搂着她在怀里拍了会儿,见她迷迷瞪瞪睡过去,盯着她瞧了许久,神色让人琢磨不透,阿枣似是有所觉察,嘴里咕哝了几声,他忙拍着她,她眼皮轻颤几下,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薛见哄着她许久,不知何时自己也睡了过去。

    他于一片沉寂中听到几声隐约的惨叫和哀求,声音好似还有些熟悉,他眉梢微挑,挑开层层叠叠的帷幔,循着声音走过去,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亭台楼阁无一不是他熟悉的——正是改建之前的皇子府。

    薛见脚步不停,仍旧循着声音往前走,就见沈入扣,不,不对,是原来沈丝丝假扮的沈入扣,被刑部的人锁拿出府,沈丝丝已经卸下易容,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绝色面容,她跪下求他:“殿下,我真不是故意的,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然再不会负您!”

    她慌得不成:“我家里还有哥哥和母亲等着我照顾呢!”

    很奇怪的是,这张再熟悉不过的脸,跪在薛见面前露出惊恐绝望的表情,他心里竟然没有丝毫波动,除了漠然还是漠然,他嗤笑了声:“那又如何?”

    他微微倾下身,觉着女扮男装这点很有意思,才难得跟她多说了几句,他几分不耐几分讥诮:“家里有亲人,并不是你背主害人的理由,在你设计过程中,无辜被牵连进来惨死的那些人,他们难道就没有父母兄长吗?”

    他说着慢慢直起身,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锦衣摇曳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沈丝丝最终还是被锁拿下去。

    薛见在此时猛地睁开眼,下意识地看向阿枣,见她还在身侧,伸手紧紧把她抱在怀里,闻着她发间的甜香,又禁不住探手到她的中衣里,抚弄着她难耐的几点。

    他本以为她假扮了真正的沈丝丝,再用沈丝丝的身份假扮沈入扣,但似乎又不是这样的,他不得不往鬼神的方向想过去。

    阿枣被他彻底弄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反手搂住他:“你又怎么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稀里糊涂地就被薛见哄着开始了,每次做这事儿的时候最开始总是撑胀,越往后才越能得趣。

    薛见这回没给她适应的机会,将她翻了个身,小心不碰着她的伤口,提着一把细腰重重顶进去,阿枣被大力撞的头晕目线,本想骂人,但最终只轻哼了声:“你,你轻点。”

    他从后咬住她的脖颈,重重顶进去,简直是要把她撞碎的力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真切感受到她的存在:“你绝不准消失在这世上。”她绝不是飘然到世上的一抹幽魂。

    阿枣发现原来薛见老说自己留了力道,居然是真的......她现在骨头都快被撞散架了,他异常蛮横地撞着那一点,撑胀难受之中偏偏夹杂着灭顶的快感,她头脑一片混沌,压根没有精力分辨他在说什么,被撞的不住嘤咛,刺激到泪珠一串一串的滚落。

    薛见骨子里的强势桀骜在这场酣畅淋漓的情.事中显露无疑,他正肆无忌惮地享受着他最重要的宝贝。

    阿枣恍惚中想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四个字,平时不管他多温柔体贴,现在都恨不得在这张床上,把她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他微微俯下身,帮她拭去额上的汗珠,又咬住她的耳朵,声音低沉暧昧:“跟我重复一遍,你不会离开,你会一直陪着我。”

    阿枣眨了眨泪眼:“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薛见吻去她眼角的泪滴:“乖孩子。”

    他语调带了一丝灼人的热度:“那你是谁的?”

    阿枣闭了闭眼,身子一紧:“你的。”

    他力道放缓,换成了她能承受得住的冲击:“我喜欢阿枣。”他在阿枣处加了重音。

    阿枣胡乱点了点头:“我也喜欢你。”

    两人说是抵死缠.绵也不为过,阿枣起初还能迎合,到最后也没了力气,一边哭天抹泪一边求饶。薛见闭了闭眼,总算是饶过她,不过却没退出来,而是板过来她的脸问道:“阿枣,随便说一句什么。”

    阿枣恨不得踹他一脚,怒了:“跪下,叫爸爸。”她既看得见也摸得着,就蜷缩在自己身边,鲜焕而真实。

    他一笑,抱着她去洗漱。

    两人睡到日上三竿,阿枣几乎是从床上爬起来的,她让谷歌伺候着洗漱,过了会儿薛见才进来,她把昨晚上两人的对话忘得差不多,皱眉道:“你做什么去了?”

    薛见道:“去问七弟一点事。”

    七殿下?就是那个神棍?

    阿枣有些急躁,总觉着两人之间生了什么异常,她正低头琢磨,薛见随手把粥碗放在她面前,忽的淡然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

    阿枣不知道他纠结的是什么,她不解道:“你觉着我有事瞒着你?”

    薛见顿了下,淡淡道:“罢了,你就是你,只要你还在...”

    阿枣越发不解,她重重扯了扯他的袖子:“你究竟想说什么?”

    薛见沉吟不语,阿枣彻底怒了,两人换好衣裳出了门,两人闹的别扭连下人都看出来,因此两个相貌出众的丫鬟格外殷勤起来。

    幸好今天没什么事,两人这才免于责难,皇上禁不住瞧了眼薛见,皱眉问道:“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殿下求放过相邻的书:[综英美]被系统抛弃之后我的朋友很多[综]最强反吃鸡系统十里人间八零军嫂逆袭人生寤寐思服[娱乐圈]厉鬼谢礼我的电竞大小姐夏杰尔的诗寻途赌婚:豪门钱妻女主TA是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