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0.5.15

【书名: 女主TA是渣男 第91章 0.5.15 作者:九十九六七

强烈推荐:农家乐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汉侯幼崽护养协会     隔天, 中年妇女就将孩子已经成功被送走的消息告知了梁家二老。

    第一次做这种下三滥事情这么顺利,两位老人顿时恶向胆边生,问:“那孩子能不能送得远一点啊?像不少老头家里不是缺媳妇嘛……”

    意思是尽量不要让梁莎长大后有翻身回北川的机会。

    中年妇女干笑两声:“一个刚断奶的娃,怎么做媳妇生娃啊……”

    老头一听也跟着尬笑:“也是,也是, 就是希望能离北川远一点……”

    “对了。”中年妇女拿出陈月洲给她准备好的台本,看了看道, “老同志,如果二胎还是个女娃子,你还是联系我, 我保准给你送远远的。”

    “说什么呢你!”刚开笑盈盈的老头顿时不高兴了,“我们这二胎, 保准是个男孩!什么女孩儿不女孩儿的!”

    “是是是,男娃男娃……”中年妇女咕哝道,“那就没什么事儿了,如果孩子的下落定下来了, 我再给你们回电话。”

    挂了电话,中年妇女忙将电话录音保存,给陈月洲用微信发了过去。

    又隔了两天, 中年妇女再次将电话打给了梁家二老。

    这次, 陈月洲在她身旁亲自坐镇指挥。

    “呀!大事儿不好了啊!”中年妇女对着电话大呼小叫,“老先生, 出事了!”

    “什么事?”老头正在哄着孙子午睡, 对中年妇女一惊一乍的反应颇为不满。

    “那个小姑娘, 快没命了!”

    “什么?”老头一惊,慌忙下床走到隔壁客厅,“怎么快没命了?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你把孩子给我的时候,是不是一直长期虐待孩子啊,孩子满身都是内伤哦,而且营养不良,一身的慢性病,本来身体就虚弱的不要不要的,结果孩子在坐上火车后,哭了阵儿,直接就晕咯!”

    “晕了?那现在呢?”

    “接应的虎哥就给小诊所看了下,诊所说孩子命保不保得住都是问题……”中年妇女说着哀叹道,“你说这孩子性命怎么就这么个脆弱哟……”

    “你说她会死?”老人总算是听懂中年妇女的意思了。

    “死倒不至于,就是可能会残疾……”中年妇女叹了口气。

    “残疾不是正好吗?你们不是有那种组织乞讨的那种队伍吗?”老头本能说到,但刚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

    毕竟作为一个一辈子老实本分的人,内心的想法再怎么真切,说出来的瞬间还是会良心不安几秒。

    “对啊,这本来是小事儿……”妇女假装思想挣扎了几秒,叹了口气,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口吻道,“老人家,给你直接说了吧,出事儿了!”

    “啊?”

    “孩子送去诊所的时候,刚好有个警察,警察也不知怎么的了就怀疑孩子不是虎哥自己孩子,拉到镇上医院一看,孩子瘫了,目前还晕着,然后警察给孩子做了检查,说孩子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哦,都是因为长期营养不了和遭受虐待,现在虎子已经被看起来了,警察正在查孩子的来头,我现在打算去避一避了……”

    “什……”老头顿时觉得脑袋犹如当头一棒。

    孩子出事……还被警察发现了?

    “不,这是你把孩子送出去的,你得对这件事负责!”回过神时,老头慌张地嚷嚷着,“这孩子是你说没问题交出去的,警察要是找上我,我就说是你把孩子卖掉的!我们只是托付你把孩子送给好人家而已!我们连钱都没问你要!”

    “唉?老人家你怎么这么个说话的?是你们说嫌弃生了个女儿,想要把女儿送了人,过几年在乡下重新生个儿子报户口的,说得好好的怎么你这个样子?”中年妇女虽然只是演戏,但听了老人二话不说就翻脸的态度,也有些急了,“你们这老两口的怎么这样?我也没从虎子那里收钱,我也可以说我是受你们托付送孩子的!”

    说着,她看了眼陈月洲的提词板补充道:“再说了,孩子之所以变成这样,是你们虐待殴打还不给孩子饭吃的后果!警察找我最多是批评我不该受你们托付送孩子,我又没有收你们和虎子的钱,我怎么个犯法啦?我没有!而你们呢,孩子爷爷奶奶天天虐待孩子,告诉你,警察找上门的时候,你看你们的老脸丢哪儿!”

    “你!”

    “你什么你!不要丢北川的脸了好不啦?跟我说话的时候一副高高在上的本事人的样子,骨子里还没我会做人呢,我给我闺女还在我们县城买的房呢!我就是好心告你们,什么态度啊真是的,警察马上就找上门了,我就看你们那副装腔作势的样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呸!”中年妇女说着挂了电话。

    陈月洲满意地点点头,一边拷贝刚才的电话录音,一边递给她一枚苹果压压火。

    中年妇女接过苹果一边啃一边怒气冲冲道:“真没想到,这脸长得像个正经人,做正经人的工作,心黑成这样,警察同志你说,这些人不用抓吗?”

    陈月洲扫了眼中年妇女:“看情况,倒是你,最近把自己保护好,不想进号子里逛逛的话,就和我们保持联系。”

    “好好好。”中年妇女用力点着头。

    而梁家这边,挂了电话的老头忧心忡忡地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梁家老太太走过来询问情况,一来二去一交谈,两个老人都慌了。

    “这可怎么办啊!”老太太搓着手,“所以我都说了,这梁莎咱们也没花钱养着,干脆就让她待着算了,赵韩洋梓把孩子弄死了她蹲大牢,和咱们没关系,现在倒好,孩子出事在外面,警察一查过来,查到咱们头上,我这五十多岁的人了,战战兢兢一辈子,老了老了落个人口贩子的名声,我还怎么做人啊!”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当初丢梁莎的时候你怎么不拦着?”

    “我……我也不是想多要个孙子啊……”老太太说着擦了擦眼泪,“你说,咱们俩这一辈子辛勤努力,就这么一个儿子,好端端的还和个男人搅合在一起,我就是觉得伤心啊,我养这么大的孩子我希望他成为个正经人儿,和大伙儿一样生儿育女啊,你说和个男人在一起介算什么事儿啊……”

    老头一听,委顿地搓了把脸,眼眶通红。

    “别人家孩子,过着生儿育女、儿孙满堂的生活,多快活,多好,他呢,和个男人在一起,既不能结婚也不能生育,这老了谁照应他?不结婚不生孩子怎么行?”

    老太太越说哭声越大:“我就在想,他现在年轻还能挣到钱,还能这么流氓,等到他老了,和咱们一样大了,人家都儿孙满地跑,他怎么办啊?

    这搞同性恋,连个孩子都没有,就算国家改天也学美国给他们结婚了,介哪有生过孩子的夫妻强啊!介男人和女人结婚没生过孩子都过不准儿呢!

    shou养孩子哪有自个儿生的好啊,咱老祖宗这传统里哪有收养别人家野孩子这一说啊,万一打明儿起他对象为了生个孩子又和女人搅合在一起怎么办啊!”

    老头转身拍了拍老太太的后背,一滴泪从眼眶滑落,他伸出手狠擦了一把。

    “我们为了他,我们是把老脸都不要了,就想着生俩儿子,一个弥补弥补咱们丢了个儿子这心口堵,一个给他养老,到头来怎么就咱们不是人呢?”老太太说着说着抱头痛哭,“我现在尽力的都尽力了,如果警察来抓我,你就让他们把我抓走吧,这梁琦还得有人照看着。”

    “说什么你……”老头摇了摇头,“你要是进去了,乃恩那边能安生?”

    “啥意思?”

    “乃恩不是在网上搞那个什么播放吗?上次就谣传了点他和之前男的的事儿,你忘了当时风波多大?这你再进去了,指不定得被人说成什么样子?”老头摇摇手,“现在这眼下,不能再出事了。”

    老太太有些慌:“那怎么办?”

    “乃恩现在住那房子和咱们这房子,加起来还有三百万的贷款,他现在要是工作丢了,咱们俩的退休金就得全拿来还房贷,到时候梁琦就只能上公办的学校,九九国际学校就不要想了,这高等私立学校的教学质量,咱俩都看老清楚了不是?”

    老头想了想:“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梁莎身体上的问题,是谁导致的?”

    “刚才你说是长期营养不良还遭受虐待……”

    “对,这都不是咱们做的啊。”老头耸耸肩,摊开手,“这都是赵韩洋梓她看她女儿不顺眼,她一手做的,现在孩子这样了,那也是她害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容我想一想……”

    老太太和老头同时陷入思考。

    下午饭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

    是中年妇女。

    老头不耐烦道:“怎么,还打电话?”

    中年妇女瞧了眼身旁的陈月洲,装作紧张道:“我给你们说,警察现在已经查到我这里来了,再过不久可能就要找我问话。”

    “什……”老头顿时汗毛直立。

    “我不想进号子,我要脸,我女儿也要脸,我不可能给我女儿把脸丢光了。”中年妇女说着还装模作样地哽咽几声,“我现在就问你们,这事儿怎么就解决?”

    “……”老头陷入沉默。

    他能怎么办?

    他又没做过这种事!

    他是兢兢业业做工程师做了一辈子,这么下三滥的事情也是第一次做!

    “我就问你们,孩子真的是你们打的吗?”中年妇女叹气,“我瞧着那孩子也没那么怕你们,是你们打的吗?真要是你们打的,孩子还敢像前几天和你们处起来那么自然?”

    老头一听,也不想瞒着:“我们打她做什么!”

    “不然这样吧,你们反正也没给我钱,我也没从虎哥那里收到个钱,万一警察查过去,你们就说,你们为了让孩子不再挨揍,才把孩子托我送了人,你看这么说怎么样?”

    老头一听,顿时眼前一亮。

    对啊!

    本来梁莎的身体问题就不是他们的错啊!

    他们可以甩锅啊!

    只要和这个中年女人口径一致,说赵韩洋梓一直长期虐待梁莎,他们想要接走梁莎抚养,可是赵韩洋梓声称那是她的孩子,拒绝他们二老探望。

    于是,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他们二老才将孩子偷了出来,托付给这给女人,因为这个女人说能替孩子找一个爱护女儿的好人家……

    没错,就用这个办法,这个办法多好啊!

    老头连忙附和道:“没错……我们本来就是为了让孩子不再受她母亲的虐待,才把孩子送走,不然为什么我们没要半个子儿?”

    中年妇女:“……”

    老人家,一把年纪了,要点脸好伐?

    挂了电话,等拷贝了再一次的电话录音,陈月洲打开淘宝,找到了营销卖家,弹窗道:[帮忙转发条微博吧。]

    ……

    当天晚上,一条神奇的微博进入了梁乃恩粉丝的视野。

    [les和gay形婚的悲剧?美妆博主奈纳凉的妻子多次殴打和侮辱自己的亲生女儿?奈纳凉夺女无果,祖父母最终选择将女儿送人所引发的悲剧?]

    下方配着梁莎因为尿渍浸泡得几乎滴血的屁股的图片,以及前一天从马桶上掉下来脑袋磕了个包的图片。

    一瞬间,梁乃恩的粉丝都懵了。

    【宿主,你要干嘛?你怎么又要把赵韩洋梓往火坑里推?】478看着手机皱眉。

    “患难见真情,她现在还在做着和梁乃恩比翼双飞的纯情梦呢,可是梁家早就时刻准备把她交给警方做弃子,这个时候再落井下石一把,梁家怕是为了自保彻底会将她舍弃。”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等着她剖腹产给梁乃恩生二胎吗?万一又生了个女儿,卖了女儿继续生下一个直到生够他们家想要的吗?”

    【可……宿主,这条微博太没说服力了,而且内容乱七八糟的,粉丝又不是傻子,不会信的,我怕你成功不了。】478瞧着微博上东拉西扯的内容,对着陈月洲摇了摇头。

    “那就是你的错了,你太低估人民群众的看热闹力量、粉丝的有色眼镜力量和大众的厌女度了。”

    陈月洲耸耸肩膀:“等着瞧吧。”

    说着,他闭上眼睛开始打盹。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他再次打开微博和b站,评论区早已炸开了锅。

    #凉凉最可爱#:[我之前就说了吧!我就说了吧!这个凉太太就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家里蹲!不工作!半夜和女人幽会!丑比一个!还那么肥头大耳!配不上我家凉凉的脚指头!果然吧,果然是个垃圾吧!既然生了孩子,就应该对孩子负责,虐待孩子什么意思?这种女人配当母亲吗?]

    #魔性之线怎么tv化那么鬼畜#[楼上请不要叫这种人渣凉太太,谢谢,这个女人我之前看了面向就知道不是个好玩意,一脸刻薄样!]

    #我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不过就算这样,凉凉父母也不能把孩子送人吧,这操作方式也是挺6666,凉凉生活在这样一个都是人渣的家庭中也是悲剧……]

    #松冈祯丞是我的#[我觉得大家不要随便评论别人家庭的做法比较好吧,但是这个母亲也是很厉害了,这么虐待自己的孩子,看屁股上的红色,八成是天天打打成那样的吧?真能下手啊!]

    #我绝对不会相信浪川大辅出轨的#[强烈请求凉凉和这个人渣女人离婚,剥夺她的监护权!把女儿夺回来!请求凉凉不要做出把女儿送人这种事情!我不知道凉凉的父母为什么要怎么做!也许是真的害怕这个人渣女人虐待女儿……老年人的逻辑可以说是很神奇了,辛苦凉凉了。]

    478望着几乎一边倒的评论,惊得是目瞪口呆:【宿主,我的脑袋瓦特了吗?为什么都是在骂赵韩洋梓?为什么极少数人在吐槽梁家那老两口?为什么都反过来可怜梁乃恩?】

    陈月洲摊手:“你看过梁乃恩的美妆视频吗?”

    【没有。】

    “梁乃恩的美妆视频里,各种方式说女人们喜欢听的话,从什么狗屁女权到女性独立,反正是现在网上那些女性所想的,梁乃恩都会说,毕竟只要说了就会涨粉嘛。

    而这些女粉丝呢,听到女性美妆博主说这些话觉得理所应当,听到男性美妆博主说这些话立刻被圈粉,毕竟这可是从男人口中听到的啊,于是什么‘好男人’、‘三观正’的帽子全扣在梁乃恩头上。

    这样的粉丝滤镜久了,粉丝都会产生错觉,以为他们镜头前看到的这个男人就是他们想象出来的那个英俊潇洒多金温柔还绅士的好男人。

    这个时候,大家得知这个单身的男人似乎有过不少来往的男人——没关系,单身嘛!而且男神居然是弯的啊!太好了!没有女人能夺走我的男神了!我得不到,就不让别的女人得到!

    再然后,男神居然和一个les形婚——可恶,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子!是有多漂亮多性感多有才?就算是les,凭什么和男神形婚!什么?居然是个丑八怪?而且好像花的还是男神的钱?这种女人该死!要千刀万剐!

    直到现在——”

    陈月洲指了指电脑:“这个可恶的贱女人还虐待男神的孩子,而男身懦弱无知的父母为了保护孩子居然把孩子送人,我们的男神最清纯无辜了,最善良无暇了,棒极了!奈纳凉最高!”

    478:【……按你这个逻辑,这些粉丝怕不是脑子有病。】

    陈月洲摊手:“人们总是会选择相信愿意相信的,事实也许有一天会被理智的人揭晓,但该发生的网络暴力已经发生了,真相早就不重要了。”

    他说着,在梁乃恩的微博下留了一条信息:[我刚才发现了这个女人居然是山绿的耽美作家!还是个小神级别!我的妈!这种人写耽美,难怪我们腐女总被黑!]

    【卧槽,宿主你干嘛!】478惊了。

    “赵韩洋梓不是喜欢逃避吗?现实生活糟糕的时候就尽情钻到耽美里面得过且过,那就让她逃啊。”陈月洲微笑,“她不是忍耐度高吗?那就看看她还能忍多久了。”

    ……

    微博事件的当晚,梁家二老打电话给了中年妇女,质问她网上的信息哪儿来的,她按照陈月洲的吩咐,坦言是自己交代的。

    二老一方面对她如此鲁莽不计后果的行为气愤不已,一方面看着儿子不断上涨的粉丝量又有些小雀跃,纠结再三,想来想去如今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既然演戏就干脆演到底,于是决定顺着她的道,找儿子发了条长微博。

    微博内容大概可以总结为三点:

    一,我们害怕赵某继续虐待孩子,所以情急之下把孩子给了朋友,托她找个合适的人先照顾;

    二,赵某虐待孩子属实,我们真得很无奈;

    三,请诸位不要过分关注孩子,她还小,我们一定会让她幸福生活的。

    微博发出的第二天,当赵韩洋梓再上网发文时,发现自己的微博、贴吧甚至是小说网的评论区,全部沦陷了。

    铺天盖地的谩骂和侮辱,一波接着一波,以秒为单位地刷新着。

    她立刻起身去找梁乃恩帮忙,可前一天还和她情投意合的梁乃恩早已不知去向。

    无奈之下,她找到梁家二老,却被直接拒之门外。

    当天晚上,梁乃恩爆出一条长微博,内容总结如下:

    一,其实我和赵某不是形婚,我是爱她的,我们育有一儿一女,我们相爱相守,直到,我发现她居然背着我乱搞,感染了梅毒,为了孩子,我选择忍受,这一忍,就是三年;

    二,我发现她是个les,而我被迫成为了同夫,她总对我说“那你也出去找个男人呗”,她作为一个写耽美的作家,总是需要这方面的灵感,我以为她只是腐而已,没想到她真的会把我推向男人的床;

    三,和男人发生关系之后的那段时间,我的人生是灰暗的,可多亏一个善解人意的男人,他叫“安可”,是他让我走出了这片阴霾,让我觉得世间还有真爱,所以,我出轨了,我承认,我和一个男人出轨了,对不起大家,我接受任何质疑和批评。

    四,和安可分手后,我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这片黑暗中能使我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做美妆博主了,在这里我能遇到很多善良的女孩子,和我分享快乐的事;

    四,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我选择离婚了,我不会放弃任意一个孩子的抚养权,我的儿子是我的心头肉,我的女儿同样是我的掌上宝,我一定会替她讨回公道!

    配图是一张赵韩洋梓的体检报告以及一份离婚协议书。

    望着梁乃恩的长微博,赵韩洋梓瞬间瘫软在了椅子上,双眼一片空白,全身都在颤抖,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好一会儿后,她僵硬的而无力的身体才慢慢有了知觉,她颤颤巍巍地抱住自己的双臂,“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泪如雨下。

    “为……什么啊……”

    赵韩洋梓shen吟。

    我已经很听话了啊,我已经什么都妥协你了啊,我已经把一切都给你了啊……

    为什么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让我踏踏实实过日子呢……

    我没有求你让我过公主般的生活啊……

    我只是求你能让我平平静静地活下去就好了啊……

    “为什么啊……”

    赵韩洋梓咬唇。

    你明明就是个弯的,明明是你先和别人有关系,明明是你把疾病传染给我……

    为什么我选择包容了你的一切,你却还要置我于死地……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可是我也从未曾对不起你啊……

    “为什么啊!”

    赵韩洋梓抱着头嘶吼。

    为什么人生要这么对待她!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背叛她!为什么没有人爱护她!

    她站起身子,抱起地上的旋转椅,用力地砸在电脑桌上!

    然后转身,挥手将玻璃橱窗了所有的手办丢在地上,举起破碎的电脑将她最珍贵的宝物一件一件砸得稀巴烂。

    “为什么啊啊啊啊——!!!”

    赵韩洋梓跪在地上,她的膝盖被手办的碎片割破,汩汩鲜血流淌,却已浑然不觉。

    这时,手机响了。

    她抬眼,来电备注:苏珊。

    摁下接听键,对面是陈月洲甜美腻人的声音,带着恶魔般的蛊惑:“要,报仇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主TA是渣男相邻的书:赌婚:豪门钱妻寻途夏杰尔的诗我的电竞大小姐厉鬼谢礼殿下求放过魔方因子逆战之塔防神话动漫世界的秩序守护者汉末逆流重活之娱乐香江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