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七十章

【书名: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第70章 第七十章 作者:第五舜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林珍的综穿人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霍明迟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他当着大婊贝的面把药瓶丢进了包厢内的垃圾桶中。

    “不需要了。”

    大婊贝在听到男人说的这句话后, 眼底汹涌的情绪果真悄悄然平复了许多,他不露声色地走到一旁, 伸手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将透视墙面的效果关闭了, 墙壁又恢复成了正常的状态。

    “我们回去吧?”霍明迟征询地看向他。

    大婊贝轻轻笑了一声,“不急。”他坐回沙发上,低头打开手腕上的智能表投影,手指快速移动着在上头操作了一番, “宝贝过来。”

    霍明迟依言走了过去, 他刚坐下, 大婊贝就把视听的权限开放了出来。

    画面上是两个男人, 两个身材非常棒的男人, 他们先是朝镜头笑了笑,接着就旁若无人地开始互相脱起了衣服。

    霍明迟抽了抽嘴角, 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当看到那两个男人相拥着滚到床上时, 他晲了眼旁边翘着脚看得津津有味的大婊贝, 终于忍不住低声骂道,“你是不是有病?”

    盖尔笑了笑,接话道, “我有没有病,你不是知道吗?”

    霍明迟皱了皱眉, 语含嘲讽道, “精神病和神经病是不一样的。”

    “那现在就当我多了一种病咯~”大婊贝将手搭放在男人的肩膀上, 暧昧的拇指若有若无地刮搔摩挲着他的脖颈, “这可是来尤物必看的助兴视频,听说姿势挺齐全的……”他侧过脸十分意外地挑了挑眉,像是才注意到男人脸上的不快,“既然要找乐子,就不要端出这种好像我在逼迫你的态度,不喜欢你可以立马走,我不会拦你,明白吗?”

    霍明迟顿时就笑了,他压着怒火硬声问道,“把我气走了,你后面打算怎么玩?”

    “你猜?”大婊贝气死人不偿命,偏偏还凑过来一口一口亲着男人的脸蛋,举止亲昵,连声音都该死的性感。

    霍明迟深吸一口气,忍着要甩他一巴掌的冲动,爆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粗口,“这他妈是盖尔的身体,我希望你不要乱来。”

    “乱来?”大婊贝眯了眯眼睛,似乎被这句话中的哪个字给触到了逆鳞,他突然直起身,挥手关掉吵闹的视频投影,那双注视着男人的眼睛虽仍带了笑,却无端让人觉出些阴冷来,“我的身体,自然想怎么样都是我的自由。”

    他顿了顿,又柔声补充道,“不要再惹恼我了,我不想对你下手。”

    霍明迟却摇了摇头,自嘲地低声笑道,“终究不是一个人。”

    听到这话,大婊贝眼底本就所剩不多的笑意彻底消失殆尽,他寒下脸问道,“说什么?”

    霍明迟抬起头,丝毫不让地跟他对峙着,“我无法把你当成盖尔来对待,你和他,终究还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所以下次,麻烦你出现的时候提前给我发一条消息,我保证这段时间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直到我的宝贝回来找我为止。”

    大婊贝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他扬了扬眉,深蓝的眼眸一错不错地盯在男人脸上,“迟迟,说认真的,还是气话?”

    霍明迟缓声答道,“为一个不相干的人生气?没必要。”

    大婊贝耷拉下眼皮,漂亮的蓝眼珠在瞬息间被浓密的金色睫毛掩盖,他抚着唇思索了一段时间,才点头轻声道,“好,你滚吧。”

    一直困扰自己的难题终于迎刃而解,霍明迟却像是松了口气,爽快地扭头就走。

    在他身后,大婊贝打开通讯器联络了早就候在尤物门外的年轻少尉,“伊万,送他。”

    霍明迟听到对方的话立马顿住了脚步,他回头看向大婊贝,婉拒道,“穆迪亚,谢谢,但是不用。”

    大婊贝靠在沙发上,打开之前的投影视频又看了起来,这回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男人。

    霍明迟自讨了个没趣,便不再多逗留,他迅速走到外面,在伊万热情洋溢地迎上来前就避开了,“不用,我坐星轨回去就行。”

    伊万呆了呆,迅速跟了上去,“夫人,求求你让我送你回家吧,不然少将一定会责怪我办事不利的!”

    霍明迟不语,脚步却是停下了。

    伊万欣喜地看着他。

    霍明迟奇怪地瞥他一眼,“夫人?”

    伊万机灵地转了转眼珠子,“咳,祖宗,祖宗!!求您让我送送您吧~”

    霍明迟:……

    伊万拼命掐大腿挤出两地眼泪,“您是少将的祖宗,也是我们的祖宗,求您行行好救救我这个孝孙吧!万分感谢!!”

    霍明迟静默了一瞬,终于还是点头答应了,“好。”他是觉得没必要因为自己跟穆迪亚之间的矛盾,让无辜的人受牵累。

    而且他跟穆迪亚如今,基本算是划清界限了吧,倒用不着在一件小事上过于较真。

    伊万欢天喜地地在前面带路,直到将男人安全送回了家,他才长舒了一口气。

    果真是祖宗,一开始真的是太不好伺候了!

    虽然后面的态度很好很温和,但也能从言语中窥得对方的脾性——绝对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佩服少将,也不知道是怎么把这男人哄到手里的。

    伊万坏笑:一定费了不少功夫吧?

    此时的尤物包厢里。

    盖尔撑着脑袋,姿态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红润的唇角带笑,看上去像是心情很好——如果忽略那双阴冷的眼睛的话。

    在他面前的视频投影中,播放得正是那天酒醉后,男人静静躺在他怀里的画面。

    “乖乖,你喜欢我吗?”

    “恩……”

    “你会永远陪着我,对不对?”

    男人没说话,沉黑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金发青年催促地亲了男人一口,“说话,宝贝?”

    男人却抬手抱住了青年,探舌就是一通火辣到极点的深吻。

    等他脱力地松开手,侧过脸呼呼大睡的时候,金发青年则摸了摸自己被亲肿的嘴唇,撑着头痴迷地盯着男人看了许久许久……

    盖尔一遍遍回放着这个短暂的视频,不知疲倦,只是越看到最后,他的眼神就越冷,那双冰蓝的眼眸,只消看上一眼就让人仿佛坠入天寒地冻的雪窟深渊中,浓稠的黑暗和绝望充斥其中,再没有视频中的半点柔情蜜意。

    直到通讯器发出了几声轻响,金发青年才重新恢复了笑颜,坐起身关闭了面前循环播放的短视频。

    “少将,人抓住了。”

    “好,把他带过来吧。”

    十分钟后,包厢的暗门被悄然打开,一列士兵压着一个双手被捆缚在背后的瘦弱男人走了进来。

    在一群人涌进时,盖尔正低着头,在电子桌屏的特殊道具一栏挑挑拣拣了好几个看着就很渗人的物件。

    所以秦天明被压进包厢时,首先看到的就是青年在灯光下煜煜生辉的金发,他心间顿时就生出种不好的预感,瑟瑟发抖的双腿根本就支撑不住身体,要不是身后的士兵牢牢架着他,估计早跪到地上去了。

    当盖尔选好惩罚工具,终于抬起头露出那张让人目眩神迷的脸蛋时,秦天明竟直接被吓得失禁了。

    “你……你,盖,盖尔?”

    盖尔点点头,笑道,“是我,怎么这么副害怕的表情?”

    “盖尔,我的宝宝,我爱你,真的爱你啊!!!你给我一次悔过的机会好不好?我这辈子一定会好好对你的,求你了,求你了……”秦天明拼命挣扎着,试图摆脱士兵的钳制爬到青年脚边,但最终还是被压回了地面上。

    盖尔就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他把玩着手上的微型火.枪,盯着痛哭流涕赌咒发誓的瘦弱男人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厌烦地撇开了视线,随手就将火.枪丢给了士兵,“留口气就行。”

    他今晚实在没了兴致去折磨这只好不容易抓到手里的臭老鼠。

    甚至在走出包厢的时候,听到身后惨烈的哭嚎尖叫,他心里竟然生不出半分的解恨和快慰,只有满满的落寞和孤独围绕周身。

    盖尔突然觉得报仇真没意思,简直无聊透顶极了。

    比不上心爱男人的半点有趣,也没有那张淡色的薄唇来得温暖怡情,每当被它亲吻时,盖尔便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就像面对着那么多形形色色的漂亮尤物,他仍然只觉得男人好看,仍然只想全心全意地宠爱对方。

    在这世上,好看的皮囊往往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却万里挑不出一个。

    难得遇见,所以怦然心动。

    盖尔靠在飞船的软椅上,垂眸打开了智能表的备忘录投影。

    他在上头写道:

    【小白痴,你还真是幸运的招人嫉妒,轻而易举就拥抱了自己的全世界。】

    【可我却觉得,他应该是我的,只是被你半路捷足先登了。】

    【三年的约定早已经到期,我没有将你杀死,你也并未让我消失——有时候真不知道是该自豪还是怨恨,你的存在让我很苦恼,我无时无刻都希望你能消失,正如你也日夜企盼我能离开一样。】

    【小白痴,再做个约定吧,从此以后,白天归你,夜晚归我,我们互不干涉,和平共处下去如何?我可以为你扫平未来的一切障碍,而你只需要……帮我将他牢牢捆在身边,这是我的妥协。】

    【你该感到高兴,是因为他让我改变了主意,而你也的确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然,今天的我依然很讨厌你,小、白、痴。】

    【写在最后的晨安,愿你和他有个愉快的一天~】

    记到这里,盖尔困倦地放下了手,他轻轻吸了口气,手指来到通讯界面不断下拉翻找着,终于找到了男人的通讯号。

    大婊贝笑了笑,发了一条语音过去,“从此所有的白天我都不会出现,你好好爱你的白痴宝宝,我不会再打扰到你们。”

    那边很快就回了过来,却只有冷淡的两个字,【谢谢。】

    大婊贝盯着这两个疏离的字眼看了许久,慢慢才回过神来,“能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吗?”他头一次愿意低下高贵的脑袋,用最卑微的言语去乞求一个根本不爱他的男人垂怜。

    那边却沉寂了许久,在盖尔几乎不抱希望的时候,霍明迟竟然直接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抱歉,刚刚接了一通电话。”

    男人的嗓音依旧如往常那般低沉磁性,好听到耳朵都想怀孕的那种。

    盖尔愉悦地调换了一个坐姿,他眯着眼睛,伸手在投影界面上点了几下,顺利将音量调到最大,“没关系,我并没有等很久。”

    “还以为你生气了……”霍明迟缓缓松了口气:“希望刚刚说的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但,你愿意把一半的时间让给盖尔,我其实很高兴。”

    “那你愿意把一半的时间也分给我吗?”盖尔的好心情因为这番话顿时消散了许多,他迅速坐起了身,抚着手上的腕表试探地问道,只是语气不可避免的冷了些。

    霍明迟当然听清了对方前后态度的转变,估摸着又是发火的前兆。

    “我非常愿意……穆迪亚。”为了安抚大婊贝,他特意以一种十分郑重的语气回答道。

    “就不该再对你抱有任何的希望。”盖尔嗤笑了一声,语调变得清和又生分,“霍明迟~你是不是仍然将我跟他区分得很开?是不是想要我彻底消失,最好把所有的时间都给小白痴?”

    “……”意识到大婊贝动了气,霍明迟无奈地叹了声,赶忙开口道,“我想你误会了。”

    “误会?”大名往往是那些相对陌生的人才会这么叫,而亲近的人喊他的都是小名。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偏偏这个男人始终打着疏远他的主意,所以才会在话尾特意强调一遍他的大名?

    但其实霍明迟的想法完全不是这样,他的确是想将小天使和大婊贝区分开来,却不是为了远离,而是为了方便以后他们更长时间的相处。

    如果他直接将穆迪亚当作盖尔来对待,那么无论是对大婊贝,还是天使宝宝来说都是残忍的。

    霍明迟更加不愿意看到盖尔受伤的表情,就他目前的了解来看,小天使本人是对大婊贝很抵触的,他只能想办法慢慢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从中找到一个切入口,让他们各自慢慢认可对方。

    或许这比药物带来的效果更安全可靠。

    “穆迪亚,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把你当盖尔的替身,估计你会恨我?倒不如……”

    后面的话他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嘟——嘟——嘟——的忙音给打断了,因为大婊贝已经气得把通讯直接切断了。

    在霍明迟犹豫着要不要重新打过去时,却意外地收到了对方发来的一条简讯,【迟迟,我的心肝儿~你该清楚,有个疯子十分贪恋你身体的温度,但也非常厌恶你口中伤人的话语,如果你不想成为一个哑巴,那就请别再对他说那些话了~】

    让人手脚发凉的威胁,霍明迟捏了捏手心的凉汗,这是第一次他真正意识到了小天使和大婊贝之间的不同。

    前者让人舒心,后者却叫人心慌慌。

    惹不起的家伙……还是远离为好。

    霍明迟匆匆洗了个澡往床上倒去,或许是最近一茬接一茬的破事来得太过频繁,他是真累了,刚好今天又把所有明面上的事情都解决得差不多,心头轻了些,困意就来得十分凶猛。

    男人几乎是一沾枕头就睡死了过去。

    其实在当天晚上,他接到的那通电话是葛卿打过来的,“霍先生,联邦时报这次的确做得太过分了。”

    霍明迟听到这话笑了笑,反而气定神闲地安慰他道,“你知道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左右不过是时间问题,我正准备联系律师,要是后头的官司打赢了,那得到的赔偿绝对不会比他们从我身上赚得少。”

    知道男人并没有受到舆论的影响,葛卿顿时就放心了,“要不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求之不得。”

    葛卿的动作很快,几乎是在两人通讯结束的那天,就以蓝天的名义晒出了最早两人交易的游戏版权买卖事件,下面则配文评价霍明迟的商业嗅觉敏锐灵敏,投资作风大胆。

    为了洗白霍明迟,他还不惜自贬了一通:最开始的《理想爱情》只是一个压箱底的半成品垃圾,是霍先生独到的眼光才真正救活了它。而理想爱情能成功大火,我们作为游戏开发方,有的只会是感激加自豪——这个游戏在他手上经营,才发挥出了应有的光芒。

    众所周知,这个游戏火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霍明迟作为游戏背后的运营商,赚得的钱财开一个投资公司那完全是绰绰有余。

    所以在蓝天公司提供的铁证如山下,那些之前还质疑霍明迟前期来钱渠道不正的黑粉们,立马就站不住脚了。

    他们一部分销声匿迹,一部分则是道貌岸然地发博向霍明迟致歉,但言语中,仍然对jsk挑战赛时的隐性包养事件多有怀疑。

    无能的空空(新闻挖料人):霍先生能解释一下,关于购买《理想爱情》游戏版权时的几百万资金是从何而来的吗?

    下面跟了好事者们一水儿地排。

    由此可见,那些黑们想要东山再起,往往只差了一个合适的猛料。

    他们就像围着鸡蛋打转的苍蝇一样,只要发现任何一条裂缝,都会一拥而上。

    霍明迟只好联系了jsk总裁。

    “我需要你出面澄清一件事。”在电话里,霍明迟没有拐弯抹角地直接道明了来意。

    jsk总裁接到男人的来电时,别提有多得意了,他当着金鹰总裁的面自信地提出了自己帮忙的前提条件,“求我。”

    霍明迟笑了笑,对对方提出的无理条件没有半点着恼,反而非常自然地接过接过话头道,“求你。”

    “没诚意。”jsk总裁不高兴地撇了撇嘴角,“算了,谁让我曾经喜欢过你呢。”

    然后他就把昨天苦想了一晚的博文发了出去。

    其实就算霍明迟不找来,出于道义和自己的名声,他都会出面澄清这次的事件。

    博文很长,主要的中心思想就是:他突然提奖金,仅仅只是想招揽一个有潜力的赛车手进公司着力培养,为将来的跨星系联赛做打算。

    奈何该赛车手清纯不做作,对他那点臭钱完全看不上,倔脾气上来直接宣布了退出比赛。

    jsk总裁当时很难过,企图挽回,却无疾而终。

    其中他甚至还添油加醋编了一通霍明迟觉得自己的赛车精神受到侮辱,主动把钱打还公司卡上,然后被他强塞硬劝,对方才勉为其难收下这笔钱的莫须有事件。

    霍明迟看完只有一个感受,“你比记者还能扯。”

    jsk总裁委屈,“也不想想老子这是为了谁?说,你要怎么补偿我死去的脑细胞们?”

    霍明迟忍不住笑出了声,经历这番事情,他倒是对jsk总裁此人改观了许多,于是主动邀请道,“有时间吗,请你吃个饭?”

    jsk总裁当场拍桌子大笑道,“有,你请必须有!”

    霍明迟看了眼日程表,不疾不徐道,“周三晚上七点,潘若达星杜丽魅蓝?”

    jsk总裁简直都快蹦起来了,“没问题!”

    结束通话后,金鹰总裁在一旁玩味地笑看他,“恭喜终于得偿所愿?”

    jsk总裁却一改之前的激动态度,背着手得意道,“老子魅力就是大,不过鹰哥,你真不吃醋??”

    金鹰总裁:“……嗯?我要是吃醋你还会赴约吗?”

    jsk总裁,“你先说吃不吃。”

    金鹰总裁:“吃。”

    jsk总裁拍板,“好,老子带你一起去赴约,秀他一脸!!”

    金鹰总裁:“啥……”他怎么越来越搞不懂这人的脑回路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相邻的书: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前方BUG觅食中! [快穿]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综]不得善终在线养BOSS[快穿]蜜桃色巧合我选择当渣女[快穿]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