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书名: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作者:第五舜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从林焦阳的口中, 霍明迟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林焦阳之前早就察觉到霖有要走的意图, 所以他买了一个黑色耳钉送给对方当礼物,其实那个耳钉带有定位的功能。

    霖很爱惜林焦阳送给自己的礼物, 哪怕离开了, 也没舍得摘下来。

    他就这么戴着定位耳钉去了另一个星球隐居。

    林焦阳循着定位轻易找到了他,两人大吵大闹了一晚上。

    霖大骂焦阳阴险狡诈,唾弃对方在他身上放定位器的无耻手段。

    林焦阳则怨愤霖的不告而别,摔桌子砸椅子闹得不可开交。

    南被两人弄出的动静吓得坐在一旁不敢说话。

    到最后, 反而是霖抱紧了林焦阳, 满眼泪地向他道歉, “焦阳, 对不起……”

    接着两人重归于好, 又恢复到了以前如胶似漆的热恋期。

    林焦阳还清楚记得,那时霖满身汗地躺在他怀里, 嘴里叨叨的却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焦阳, 有了你, 我这一生才算是大半的圆满了,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睡到过明迟哥。”

    “明迟哥?”林焦阳疑惑地看着他。

    “哈哈, 就是最新一届的jsk风云人物。”

    林焦阳想起来了,“霍明迟。”他记得他, 趣味赛的第一名, 那位的车技的确叫人望尘莫及, 只是中途宣布了退赛, 让很多人都有些惋惜。

    霖望着青年邪气地笑了笑,继续道,“是明迟哥改变了我,我曾经疯狂地迷恋过他,甚至想过,如果他愿意跟我上床,我愿意做雌伏的那一方。”

    林焦阳抽了抽嘴角,老大不高兴地瞪着青年,“那他呢?又是怎么想的。”

    霖摇了摇头,“他看不上我……”顿了一会儿,又道,“他心里有人。”

    林焦阳那时竟然奇葩地产生了好奇之心,“他心里的人,是什么样的?“

    霖耸肩,“不知道,有一次侥幸看到过他房间里摆着的照片,很美的一双眼睛,应该是个柔弱又可怜的小白兔,那哭功,啧啧,看得我都有点心碎。”

    林焦阳挤兑道,“是吗?那跟你完全是大相径庭的两种类型啊。”

    霖神情轻佻地勾起青年的下巴,“所以我才会放弃他爱上你呀!”

    林焦阳黑了脸翻身压到他身上,“这么说,我只是个备胎?”

    霖哈哈一笑,“是啊,小焦阳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不过……”霖坏笑着又反身压了回去,“刚刚没注意才让你得逞了一次,这回怎么说都该轮到我了吧?”

    林焦阳连一点挣扎的企图都没,就放松了身体,双眸紧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好,来吧。”

    霖哼了一声,脱掉裤子跨坐到他身上。

    林焦阳:???

    霖狠狠捏了捏他的脸,“美死你,我只是懒得动了。”

    林焦阳喜不自胜,翻身抱住强壮的霖,与他一同摔入了欲望的漩涡……

    生活本该继续这么和和美美,甜甜蜜蜜下去,但噩梦还是找上了他们。南的身体每况愈下,霖也变得越发消沉。

    他不止一次听到霖说:“是南把我养大的,她对我来说是姐姐,更是母亲!南不能死,我绝不会允许她比我先走的!”

    林焦阳揪心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她得的这种病,联邦还没有安全彻底的根治方法。”

    霖苦笑:“我不知道,焦阳,我得出去找法子了,这段时间你帮我照看姐姐,好不好?”

    林焦阳望着几乎快哭出来的霖,几番挣扎之下还是点了头。

    他心疼,心疼霖肩上所担负的一切——这个外表强壮的男人,此时显得那么脆弱,脆弱到一阵风都能把他吹散。

    林焦阳想,自己决不能做那根压死骆驼的最后稻草,他要陪着他,帮他一同渡过难关。

    “会好起来的,霖。”林焦阳抱着他像孩子那般轻轻拍哄着,“一切的艰难困苦都会离你而去,只求你永远都别轻言放弃。”

    霖走了,焦阳尽心尽责地守在他家中照顾着他的姐姐。

    他每一天都会望着家门口前的那条小路,期盼着霖像得胜归来的将军一样满面笑容、意气风发地朝自己走来。

    林焦阳甚至在跟妹妹林诗兰的通话中自嘲道:“我差不多已经是块望夫石了。”

    可挂断了电话,他又瞬间湿了眼睛,看着床上一日更比一日状态更差的南,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霖回来,看到这样的南,会不会责怪他没有照顾好她?

    在他焦头烂额之际,一位叫露西的女孩出现了。露西很善良,是最近才搬来的邻居,小姑娘很同情南的疾病,隔三差五就会过来帮忙照顾。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要周到细心些,总之南的境况竟然隐隐有好转的迹象。

    林焦阳十分感激她,得空的时候也会去小姑娘家帮她修修东西,搬些女孩子搬不动的重物,久而久之,他们俩就互相熟稔了起来。

    有一天,林焦阳帮小姑娘摘了一篮子的葡萄下来,姑娘为了表示感谢,分了一半给他。

    林焦阳一开始还不要。

    露西劝道,“可以给南吃,她需要水果来滋润自己。”

    林焦阳觉得有道理,便收下了,刚要转身回去,手却被露西拉住了。

    小姑娘红着脸踮起脚尖,在他嘴角极快地偷亲了一口,“我喜欢你,焦阳哥哥……”这句表白不知在她心里演练了多少遍,如今终于有机会说了出来,她终于畅快了许多。

    林焦阳却被姑娘的举动惊得呆立当场,直到一抹灼热的视线刺在脸颊上,他方才如梦初醒地甩开了露西,连声道歉,称自己心中早已经住了喜欢的人。

    结果在转身的瞬间,却看到了风尘仆仆站在自己屋门前的霖。

    霖那一瞬间的目光是极其复杂的,像是愤怒、嫉妒,又像是解脱、释然。

    林焦阳突然慌了,他几步抢上前想要对霖解释,可迎接他的却是紧闭的硬邦邦的木门,还有门内南时不时发出的压抑咳嗽声。

    “你背叛了我,离开这吧,别再出现到我面前。”霖冰冷无情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林焦阳的心就跟撕裂了一样的疼,可任凭他怎么砸门,怎么大声哭喊,霖都没有把门打开。

    而屋内,南疑惑地问霖:“这是怎么了?”

    霖笑了笑,以一种满不在乎的口气道:“姐,我失恋了,以后可以专心照顾你了。”

    林焦阳最后没办法,只能先回家一趟,想着等霖消消气再向他解释。

    可等他过几天重新过来的时候,霖却早已经搬走了,他住过的屋子人去楼空,黑色耳钉就像周围那些没带走的垃圾一般,被随意丢放在桌面上。

    这次他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找到霖了,林焦阳追悔莫及地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决定——他之前应该赖在霖的家门口,一直守到天亮对方不得不出来为止。

    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去弥补自己的错误了。

    林焦阳痛不欲生地坐在霖的屋子中哭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头脑恢复清醒的他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了挚爱的男人。

    宇宙这么大,他又要到哪里去找霖?

    没了爱人,日子也照样还要过,只是不会过得像以前那么开心罢了。

    林焦阳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带着妹妹生活了大半年,直到一个小个子的年轻女人找上了门。

    她很漂亮,穿着一身洁白的衣裙,瘦得跟竹竿一样,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弱不禁风的病弱感。

    林焦阳却觉得她的眉眼有些眼熟。

    结果姑娘一见到他,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林焦阳被打了个懵逼,又看那姑娘两眼泪花哭得好不凄惨。

    “都是你!”姑娘控诉地看着他,“都是你害死了我的霖!!”

    林焦阳心下大震,“霖???”那她是——南?!!!

    怎么可能呢,南怎么可能会变得这么年轻!!!

    而且霖,她说霖死了是怎么回事?!!

    南捂着脸痛哭道,“都是你,都是你当初背叛了他,他才会整日里闷闷不乐,几度抑郁下选择了自杀……”

    自杀……林焦阳大脑一阵眩晕,这大半年来积压下来的负面情绪立时将他压垮。

    哐当一声,林焦阳软倒在南的面前,脑袋重重磕在了坚硬的地板上。

    然后一病不起,在医院的病床上整整躺了三个月才能下地。

    “我始终不相信霖已经死了。”青年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他吸了吸鼻子,背过脸去悄悄擦了擦泪水,继续道,“所以这两年我一直没放弃寻找他,渐渐地也摸到了一些消息。”

    霍明迟眉毛轻皱,沉声问道,“什么消息?”

    林焦阳转正脑袋看了他一眼,说道,“帝国那边的富商透露的,他说他们那时兴吃一种鱼,那种鱼的鱼肉生吃非常美味,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霍明迟想了想,猜测道,“你的意思是,霖很有可能找了这种鱼给南吃?”

    “是的,这鱼肉能让人上瘾,食用者如果沾染上了,就必须要长期大量地继续吃,一旦停止,就会被打回原形,甚至身体状况更差,严重者还会当场暴毙。”

    说到这,林焦阳咽了咽口水,表情紧张地继续道,“听说,这种鱼非常稀少,价格更是高昂,普通人家根本吃不起,在帝国,只有贵族王侯才能享用,还有少数富可敌国的商人。”

    霍明迟正色:“霖不可能买得起这种鱼……”

    林焦阳现在光是听到霖的名字就心里直抽搐,他忍着心痛道,“我怀疑,霖是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才换取了南的年轻,他绝对是跟帝国一号实验室签署了亡命契约。”

    “亡命契约?”

    “那是人体实验的志愿者在获得丰厚报酬前必须签署的协议,民间都称之为亡命契约。”

    霍明迟沉吟道,“这么说,帝国的一号实验室就建在鱼丄星上?”

    所谓的一号实验室,其实质却是专为贵族服务的,做些见不得人的残忍实验,隐蔽性非常高。

    林焦阳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不敢确定,只是听从小道消息来到了这里,而且……”他的眼神黯了黯,声音满含苦楚道,“有人说,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人鱼,有的只是鱼、男。”

    为什么叫鱼男呢,因为在残忍的实验过程,女性娇弱的体质根本坚持不下来,所成功的实验**均为男性,故称之为鱼男。

    这些消息对于初听者来说,实在是太劲爆,也太毁三观,一时间霍明迟竟有些难以消化。

    最后结束谈话时,霍明迟对青年道,“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我们再一起去找霖。”

    其实,霖的死对霍明迟来说,同样也是根扎心窝的刺,让他耿耿于怀到了今天。

    所以如果能找到生还的他,绝对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相邻的书: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前方BUG觅食中! [快穿]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综]不得善终在线养BOSS[快穿]蜜桃色巧合我选择当渣女[快穿]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