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追我男人 照顾好她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83章 追我男人 照顾好她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山村名医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什么?”

    顾云曦摇摇头,越过他,往前走。

    她看不到他的未来,形形色色的人,花花绿绿的画面,她已经淡然,不去做任何改变,不管那个人会遭受到怎样的厄运或者灾难,终究是他自己的命,当初帮了薛五爷,也不过为己。

    可是方才,他在她前面,那背影是如此落寞。

    她想帮他,若是五年前,她能看见他的一切,那她是否可以阻止这一切。

    可是,她看不见他。

    ……

    “瑾妍,怎么样?”顾云曦钻进这低矮的店铺门。

    刚进门,灰尘就落了她一身,抬手在面前挥了挥。

    “恩,这儿呢。”

    明显能感觉到瑾妍是憋着在说话。顾云曦忍不住吐槽,这里到底是荒废了多久啊?在这繁华的街巷后,竟还有这般肮脏之地,仿若进了乞丐街。

    在后院找到了瑾妍,她粉白的衣服上也是灰扑扑的一层。

    瑾妍叉着腰,环视着四周,“看来这修葺的活儿可不是个简单的,云曦,这可得费好些银子呢,就不能换一个好一些的地方,直接用?”

    “瑾妍,这儿有暗道,和修暗道的费用比起来,我觉得修葺外堂是小意思。”顾云曦走到瑾妍边上,将手搭在她肩上。

    “暗道?”

    “恩,有暗道通往几个重要府邸。”

    这时,穆丞羽到了后院,接上了瑾妍的话。

    瑾妍怔住,“你,知道啊?”

    “很明显,不是吗?小司徒,别多想,我也只是因为云曦才帮你的。”

    “哟,原来还是承了这丫头的情咯,成,看来,云曦这鬼丫头的后半辈子有着落了。”

    瑾妍笑嘻嘻说了一句就接着去参观这楼。

    却不成想这一句,让二人都僵在原地。

    一个害羞,一个失落。

    后半辈子,还很长,有什么事,谁会知道呢?

    顾云曦看了眼穆丞羽,侧过的脸,什么也看不清,冰冷的面具下是喜是悲,顾云曦不得而知,只好叫了声,跑去找瑾妍,“瑾妍!你等等我!”

    穆丞羽苦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矫情,这心情大起大落,既然坚定了陪着她,何必想这么多呢?

    四层的小楼,除了一楼,楼上的一切都是完好的,只是灰尘多一些。

    “小屁孩儿,这里是为什么只有一楼如此破败,连那大门都做得这般低。”

    “因为那些想买下这里的人看了大门和一楼,就会放弃这里。我们没办法一直守着,只能这样。”

    “就像鬼园?”

    “恩。”穆丞羽轻声道,“其实鬼园哪有传得这么吓人,也就装鬼骗过一次,杨老头儿知道那儿是我的地儿,怎么也不会卖掉。”

    “杨老头儿?镇守大人?”

    “恩。”说到这个,穆丞羽想起一件事来,当年让杨勋杰去江南,正因为送了杨勋杰的一块肉来,他应了毛玄的约,可是,他在江南并没有看见杨勋杰,甚至,一把大火后,也从未听说过杨勋杰的消息。

    看来,回渝水镇还得去趟镇守府。

    “鬼丫头,一会儿我们早点回。”

    “为什么?不逛京城啦,我总共就没来两次呢。”顾云曦从楼上探出头,她娘总是不让她来京城,日日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单独到京城,瑾妍也不大愿意到京城来,于是,这么些年,她也就来了没几次。

    “下回我再带你来,我得去渝水镇办点事。”

    “哎,什么事,非得今日不可,再说了,不是不许四处乱跑的吗?”

    “这不算乱跑,真的是正经事。”穆丞羽仰着头,同楼上的顾云曦喊话。

    “好吧好吧,瑾妍,准备走了!”

    回渝水镇的路上,穆丞羽将那破旧小楼能通往的府邸都说了说,瑾妍一听便心中明了,这些人都是世子的人,朝堂之上的势力帮派并不全然,私底下这泾渭分明,有些人是瑾妍没想到的。

    比如,沈丞相。

    沈丞相中立多年,从不涉党争,不拉帮结派,永远中立,清廉之官,坐在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上,也一心公正。

    在民间之言甚是佳话。

    其子沈临昔更是京城第一大才子,虽不入朝为官,却也是一心为民,施粥散银都是常做之事。

    此父子二人可都是话本子上的经典。

    没想到,是穆世子的人。

    既然有暗道想通,那必定是用命来信任的人。

    瑾妍几次想要开口,都看着两人之间的暗潮涌动,实在不想开口打扰。

    路程行至一半,瑾妍实在没忍住,“穆世子。”

    “恩。”穆丞羽心不在焉地应了,手中依旧玩儿着顾云曦的手指。

    瑾妍吞了吞口水,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这般明目张胆是会被拉去处以鞭刑的啊。

    好吧,他们肯定不知道,一个成天嘻嘻哈哈,破了多少曾经的视为神论的规矩,一个高高在上的世子,怎么知道百姓之苦。

    要是人人像他们俩这般,也不至于青楼女子这般被人瞧不起。

    “你是为什么信任我?”

    “恩?”穆丞羽像是没有听清,尾音上扬,终于舍得抬起头,看着瑾妍。

    “你是为什么信任我?暗道这般重要,都交予我。”

    穆丞羽又垂下头,玩儿顾云曦的手,“我现在暂时用不着,而且,我信得过鬼丫头。”

    闭着眼假寐的顾云曦偷偷睁了一只眼,偷瞟某个刚刚说信得过她的男人,结果,刚好撞上他温柔的视线,赶紧闭上眼,想压下就要翘起的嘴角。

    “我知道你没睡。”

    瑾妍看着两人,朝另一边挪了挪,实在受不了,还能不能正常说话了?

    到了渝水镇,穆丞羽对着顾云曦再三保证,绝不乱跑,一个时辰之后就去赌坊找她,顾云曦才终于放开了他的手。

    穆丞羽到了镇守府院墙外,飞身而上,落入院内,镇守府本身不大,平日里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人光临,自是没有侍卫,只有些小厮来回洒扫罢了。

    他避开这些人,上了屋顶,很快便到了主屋,这还是下午,想来不在卧房。趴在书房顶上,掀开一块瓦片,刚附上眼,便听得屋内一声厉吼,“谁!”

    穆丞羽心中一惊,快速放回瓦片便要走,房门却已经打开,有一人冲了出来,脚下生风,穆丞羽探不到他丝毫脚步声。

    心知打不过,只得赶紧退出府。

    然而……几年来都没有练功,加上为了逼出蛊虫,功力几乎损耗殆尽,翻翻墙还行。

    穆丞羽捂住胸口,胸腔内有东西在蠢蠢欲动,吞噬之疼渐渐浮现。

    身后之人也离得越来越近。

    脚下一滑,就要向前栽去。

    “诶!”一声尖叫响起。

    穆丞羽清晰感受到自己落入一个怀抱,软软的。

    “靠,大街上追我男人干嘛!”顾云曦抬手指着便是怒吼。

    听到这话,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愣了。

    从屋里冲出来的青衣男子挑挑眉,面前这二女一男,两个围着面纱,一个戴着面具,大白天的,可真是……光明正大。

    这屋顶的瓦片都乱了几分,大街上?

    顾云曦出口就后悔了,恨不得咬舌自尽,常日里教训赌坊里头的小混混教训习惯了,头微微偏了偏,着实不好意思,不管了,反正错就错到底,头发一甩,直面青衣男子,“喂,你谁啊。”

    青衣男子长发束起,留有一撮在风中飘扬,青绿腰带上镶了翡玉,手中握着的剑更是精巧,剑光凌厉,这般行头,怕是不只是个小侍卫。

    论主子也不为过。

    “你要不要搞清楚,这里是哪里?”

    “我告诉你啊,你可别欺负弱小!”顾云曦反正豁出去了,不就是不要脸嘛,这种事儿,常干。

    青衣男子拧着的眉头这下拧得更紧,下压的嘴角分明不悦。

    “这里可是镇守府,我可以随时下令将你们关押天牢。”

    穆丞羽强忍不适,顾云曦的功力有多少,他不了解,但他肯定,在此人面前,不过就是三脚猫工夫,根本不够看。

    蛊虫一旦开始活动,他必定撑不过一炷香,如今,走,方为上策。

    顾云曦也不是傻子,傻站在这里与那人耍嘴皮子,终是讨不了好,“哼,我知道这是镇守府,不就是走错路了,何必这般大动肝火。”

    在不经意间,顾云曦挪动脚步,移到了穆丞羽身边。

    在身后伸出手,穆丞羽一把抓住。

    他的手一片冰凉,几乎寒彻了顾云曦的手心,她心道不好,眼神飘向瑾妍。

    “走错了!呵,就你们这面纱面具,明明是有备而来。”青衣男子眼尖,看出那男人有伤,可是,不知这两个女人的深浅,毕竟能这么快地出现在屋顶,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

    他没敢出手,一打三,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瑾妍快速移到顾云曦身边,无需言语,无需眼神,穆丞羽和瑾妍同时行动起来,三人很快消失在屋顶。

    此时不过是青衣男子话音刚落。

    震惊之下,竟没有追上去。

    “怎么回事!”

    青衣男子跪在镇守杨大人身侧,“爹,恕儿子无能,没能擒住匪徒,三人武力尚可,儿子不知深浅,便没有硬碰硬。”

    “罢了,回书房。”杨大人拈了拈胡须,轻咳两声,转身而去。

    青衣男子起身跟上去,“爹,这封信现在送去?”

    杨大人看着桌面已经封好的信封,久久没有回话。

    “爹?”

    “算了。”杨大人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本空折子,将信封压在底下,“过些时日再说,你密切注意鬼园便是。”

    “是。”青衣男子离去。

    三人一路往北,便是鬼园,穆丞羽带着二人直接越墙而入,还未落地,穆丞羽忽地一声惨叫,随即,直直坠落下去,两个女人哪里扶得住,跟着摔在地面。

    穆丞羽即刻抽搐起来,突然,整个身子腾起,一口血喷出来,随即抽搐得更加剧烈。

    顾云曦爬起来,看着穆丞羽这般模样,顾不得其他,直接爬到他身边,“丞羽!丞羽!怎么了!”

    这一番惊动了院中的人,几个小厮赶过来,看见这一幕,也是一阵惊讶。

    那张面具自然认得,近日都听说世子回来了,还有主子取下了面具,大家都别冲撞了才好,这般看来,这可是世子!身边二人也都识得,便匆忙叫喊起来,“世子!快,去通知主子,你们,赶紧带人回屋!”

    瑾妍将顾云曦拉开,让他们抬人。

    顾云曦完全慌了神,跟着他们就往园子深处走。

    一路到了穆丞羽的房间。

    瑾妍才看明白了这机关重重的地下城,当年,云曦进了甬道就消失了,原来是这里有升降机关。

    坐在穆丞羽床边,顾云曦牵着自己的袖子为他擦着嘴角的血迹。他的抽搐越来越弱,现在几乎是已经昏死过去。

    “云曦,没事的,你别太担心!”瑾妍何尝不担心,也只能这般说着。

    “瑾妍,他会好的吧,是吧?”顾云曦满怀期待地问着。

    “恩,会的,他都答应你留在你身边的,不会离开的。”

    “恩。”

    门外一人听到了屋内的声音,本急匆匆的脚步瞬间一顿。

    “主子?”身后的小厮疑惑叫了声。

    司徒云玦微微回头,“让她们俩去隔壁屋子等,准备好茶水和点心。”

    “是。”

    司徒云玦脚步一转,躲在另一间屋子内。

    看着她的背影,司徒云玦叹了口气。

    瑾妍似乎听到什么,回身望了望,除了一片黯然,什么都没有。

    “瑾妍?”

    “没事。”瑾妍转过头,继续往前走。

    直到她们进了屋子,司徒云玦才从墙后出来,来不及想其他,赶紧去看穆丞羽的情况。

    他的周围似乎还飘着淡淡的血腥气。

    司徒云玦上前,直接扯开他胸前的衣服。

    胸口处已是一片青紫,乌黑之色甚是骇人。

    这蛊虫生于胸腔心肺,断不能从外直接拉开一道口子,将它逼出来。

    迷心蛊本是无毒,只是控人心智接受命令,然而,一旦用了功力与它抗衡,便会分泌毒液,而毒液中……还有虫卵。

    司徒云玦此时也别无他法,只得施针稳住他的情况,再输送功力清顺他的经脉。

    毒清不了,虫卵数量也不知道,他这样该如何是好。

    穆丞羽安静下来,司徒云玦也浑身出了一层薄汗。

    他知道那边还有个丫头担心着,唤来小厮,“准备热水,我一会儿沐浴,再准备好为世子擦身的水,等我回了屋,再叫她们两个进来。”

    “是。”

    司徒云玦整理好自己身上的白衣,便离开了屋子。

    两人回到房内的时候,只剩下穆丞羽躺在床上,苍白的脸毫无血色。

    “他多久会醒来?”

    瑾妍看看屋子,“我也不知道,救他的人为何就离去了?”

    顾云曦想到救他的人,看了看瑾妍,没说什么。

    瑾妍也只当做她一心扑在穆丞羽身上,便作罢,独自坐在墙边。

    似乎,有一双眼一直盯着她。

    司徒云玦半躺在浴桶中,氤氲水汽围绕着他,看不清他的神色。

    或许,在想如何解了穆丞羽的毒,或许,在想如何布下一个局完成复仇,或许,在想她。

    他的脸同她的,颇为相似,两人差了三岁,却是心灵相通。兄妹俩的性子也是沉稳之极。

    “瑾妍……”他喃喃着。

    穆丞羽醒得很快,浑身的疲软感让他没办法坐起来,“鬼丫头。”

    顾云曦望着床铺最里头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嗯啊?你醒啦?!”

    “嗯,现在什么时辰了?”

    “快酉时了。”瑾妍走过来,不用想也知道这丫头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要不你们先回去吧,太晚了,婶娘会担心的。”

    “那你呢?”

    “我就留在这里,你也看见了,我浑身这个样子,回去又得被你娘说道好一阵。”穆丞羽尽可能地咧开嘴,让她看着他没那么担心。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在这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你为什么要去镇守府,而镇守府的人为什么要杀你。”

    “我去是真的有事情要做,不过,似乎比我预料得要麻烦许多。”穆丞羽也在思考着,那个人,还有镇守老头儿在做什么。

    瑾妍看她依依不舍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云曦,你不用担心他,反正死不了,既然他在这里是安全的,那我们就回去吧,让他好好休息,既然这里有大夫,就不怕。”

    “大夫!我得去问问他,你到底怎么了。”说着顾云曦就往外头跑。

    穆丞羽想叫住她,奈何这丫头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瑾妍也想追上去,被穆丞羽叫住了,万一那丫头真找到了司徒,倒也不妨事,就是别让这丫头去了。

    “让她去吧,反正也撬不开他的嘴。”他也不担心,司徒不是个乱说话的人。

    “那能告诉我吗?”

    “告诉什么?”穆丞羽平躺着,慢慢闭上了眼。

    “你的身体状况,我害怕太严重,云曦承受不了。”瑾妍站在床边,高高的身影映下,遮住了他金色面具的光泽。

    穆丞羽没有睁眼,轻轻摇摇头,“不太好,或许陪不了她太长时间,你帮我照顾好她,我听说,秦安喜欢她。”

    瑾妍一怔,“朝夕相处几年,你也知道,丫头很耀眼。”

    “我陪不了她五年,就让她五年后,嫁与秦安吧,虽说文弱了些,到底是真心对她的。”

    “你在说什么呢,就云曦这样子,怎么可能嫁给秦安,她心里有人,每年秦叔那般催,两人也一点进展也没有。”瑾妍觉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她说,如果五年后,她未嫁,秦安未娶,就成亲。”穆丞羽掀开眼睑,怔怔地望着天花板,仿佛那日田埂的画面再现,黑夜下,他听到了她的声音。

    他是在意的,但是,他给不了的东西,只能让其他人给她。

    “五年后的事情,五年后再说,现在你对她好便够了。”瑾妍自认为是懂顾云曦的,那个丫头看似大大咧咧,其实也细腻得紧。

    “嗯。”这声音来得飘渺。

    顾云曦耷拉着脑袋回来,看她的样子,也知道没有见到司徒。

    穆丞羽轻笑,“他是个怪人,鬼丫头别往心里去。”

    “不是……我压根不知道他的屋子是哪一间,你们这儿太大了。”顾云曦显得很挫败。

    穆丞羽失笑,好吧,高估了这丫头,不过也差不多是被拒之门外了,毕竟司徒的房间离这里不过隔了几扇门而已。

    “你在这里真的没事吗?”

    “真没事,你们赶紧回,如果明天我好了就回去,如果没回,你就来这里看我,好不好?”

    现在穆丞羽说话就像是哄小孩,不给点儿甜头的保证,还真是搞不定这丫头。

    “好吧。”

    瑾妍带着顾云曦离开了鬼园。

    鬼园的屋顶上,依旧坐着一名白衣男子,只是没有那面面具罢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