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暗卫之悔 还赌不赌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84章 暗卫之悔 还赌不赌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星际平头哥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唉,真是的。”

    “怎么了?”

    “好好的日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顾云曦垂头丧气。

    瑾妍拍拍她的脸,“丫头,够了啊,别矫情了。”

    “好吧。”顾云曦使劲搓自己的脸,让自己恢复正常些,“打算什么时候去京城。”

    “再过个五六日吧,等紫雪嫁出去了,提提头牌,顺便整顿整顿醉意楼,我就可以安心地去京城了。”

    “你还真当醉意楼是你的心肝宝贝了啊,这么上心。”

    “拜托,我在那里十三年,多少姐妹和我同甘共苦了啊。”

    “没见共苦啊。”

    “懒得和你扯,等京城的楼建好,我自己个儿当个艺伎。”

    “你?我没听错?你的技艺不会就是耍拳脚功夫吧?”

    “就这么看不起我?好歹和你娘学了学琴。”

    顾云曦大喊,“饶了我吧!就你弹琴!”

    “少看不起人,你这丫头!”

    顾云曦吐吐舌头,好吧,承认瑾妍的琴弹的还不错,算是得了她娘的真传,她的琴才是听不下去。

    ……

    “你们回来了啊!丞羽呢?”

    “他有事,在渝水镇呢。”

    秦盛平溜达出来,不免撇撇嘴,自从有了这个叫穆丞羽的小屁孩儿,云烟的注意力便再没放在其他人身上过,他都已经被忽略好久了,真是难受。

    “诶,秦叔,你啥时候走啊。”

    “怎么着也得过了中秋吧,不然中秋还得回来一趟。”

    顾云曦笑嘻嘻地凑过去,“秦叔,那这一个多月,在家吃白饭呐。”

    “嘿,你这丫头,什么叫吃白饭?”

    “嘿嘿,字面意思。”顾云曦说完就赶紧闪开。

    “臭丫头,你们呀,就成天气我吧,我这老头子哪天给你们气死咯。”秦盛平摸摸自己的肚子,大声感叹道。

    **

    “说吧,怎么回事?今天不是去京城了?”司徒云玦坐到穆丞羽身边,递给他一碗药。

    穆丞羽撑着身子坐起来,接过药碗,“就是突然想起我当年到江南之后没见过杨勋杰,就想着回来拜访他一下,没想到杨老头儿书房有人,武功高于现在的我,还好两个丫头赶到,那个人感觉很奇怪,也不出手,若是出手,我们三个人都逃不过。”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不能运内力。”司徒云玦将他手中的空碗抢过,“你身体内的蛊虫本来就不稳定,三天两头发作,你还敢运功,简直找死。”

    “我知道了。”

    “我已经拜托了沈临昔,西域那边暗影会安排,其他事情也暂时没有什么意外,我打算回趟夜寒山。”

    穆丞羽震惊看他,“不用为了我回去,你身子受不得那地方!”

    “最多待一天,我还是能承受得住的,我只想请师傅下山为你看看。”

    “我知道是为了我,所以你更不能去,若是有一天你为了小司徒去,我绝不阻拦,没必要为了我。”

    夜寒山在大央东北,北塞以东,不属于任何一个朝国,是一片极寒之地,司徒云玦在山上待了四年,学有所成,下了山,身子却是被寒气入了骨,再受不得那般寒,甚至,他再不能行男女之事。

    若是再上山,怕是又得躺上半年。

    “司徒,你是为了复仇,何必做些不相关的事?京城那些风云你心中如明镜,谁做的,你也都清楚。”

    “可是,我不能直接杀了他们,我想要洗掉冤屈,我如何也不重要,只要瑾妍能堂堂正正地重回京城,重新冠上司徒之姓。”

    “所以,我在你的计划里不重要。”

    “不是,京城的事情需要你。”司徒云玦颓唐地靠着床头,“京城的权术我不懂,何况我们也算相依为命了。”

    穆丞羽静静听着。

    “楚暮来过一次渝水镇。”

    “他来做什么?”

    “自从你消失之后,三皇子动作频繁,但,都是我探查不到的。局势复杂,我如何去动?有时候真想直接去杀了干净。”

    “等我从西域回来,就回京。”穆丞羽做了决定。“司徒,别拦我。”

    “好,我随你一起去,你的身体不能再糟了。”

    “不…用。”

    “就这么定了。”

    穆丞羽看着那白衣离开,合上眼眸。

    **

    镶金玉碑,镌刻着上古文字,命即天定,改朝换代实乃命运。既是命定,则有天定之人,天子之尊,不可违之。

    血液传承,听天子之命。

    “我无意皇位。”

    “皇兄,我知你心,你可愿全力助我?”

    “那是自然。”

    ……

    “皇兄,父皇无意易储,太子之位我们如何能动?你与父皇说你天子之命,定能废太子!”

    “此事不可提,天命一事就此忘记,我去说与父皇,会想办法的,你切莫心急,关键时刻,得稳住心志。”

    ……

    先皇病死,死前的最后旨意,曰,太子之位不可易,且除五皇子贤王,断其贪念,予以陪葬!

    圣旨未宣,太子死于东宫。

    朝中皆讨皇五子之罪责,第六子登位。

    力保贤王,“贤王依旧是贤王,断不可二言,若朕闻得何人出言不逊,以伤贤王,别怪朕没有手下留情。”

    贤王进宫,谢皇上厚恩,并传,其夫人怀有身孕,实乃皇恩浩荡。

    不到一个月,传言北塞出兵,因新皇登基,想要趁其乱。

    皇上欲派人对峙,有臣言,“新皇登基不足一月,便大兴兵事,实为不妥,应派遣位高权重之人前往和谈。”说罢,似无意看了贤王。

    贤王自知在其位谋其政,主动谏言,让他去和谈。

    皇上不允。

    贤王力求。

    百臣附议。

    皇上勉为其难准允,言,“贤王乃文人,不善武力,定派朕的御林军随同。”

    退朝后。

    “皇兄,朕会派暗卫护你左右。”

    “皇上放心,臣定当尽全力与北塞谈妥此事,保大央之安。”

    出城五日,便没了回信。

    贤王妃入宫,恳请皇上找回其夫君。

    遂搜寻近十日,在虞山上,找到其不完整的尸首。

    贤王妃哭晕,胎气不稳。

    自后,贤王府大门再未开过。

    ……

    “此次任务完成得很好,你可以退下了,去往暗卫营训练新人吧。”

    “是。”

    一生忠心于皇上的暗卫第一次有了动摇,暗卫本无心,可是,在这深宫红墙内,相比起来,他们也是铁血铮铮。

    掏出贤王最后一刻塞进他怀中的血书,实为不忍,原来,他都知道的。

    新皇登基,怎可能留曾经的旧人,还是身怀天子之命的人。

    天子之命,此生就在小时向皇弟提及,却乃人生大错!

    留给暗卫之信,只能尽最后一点希望,保护他未出世的孩子。

    暗卫营新人选拔,他选了五人,忠于的不是皇上,而是一年后出世的穆世子!

    他知道他错了,可是,他还是这样做了。

    这封血书如今还日日揣在怀里,这是他一生杀的最不该杀的人。

    “师傅。”

    “恩。”

    “世子之命,去往西域。”

    “世子回来了?”

    “是。”

    一生杀戮的暗卫,差点落泪,血书的纸已经破旧,他掏出来,递过去。

    “暗影,这,你给世子送去吧,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想到当年看着出生的婴儿,嘴角挂着眷恋。

    “是。”

    **

    穆丞羽醒来,也不知是不是一场梦,人有些恍惚,身子已经平复,想到昨日与鬼丫头的约定,赶紧起身收拾。

    踏出房门,迎来的便是某个丫头的笑脸。

    “你醒啦!”

    “恩,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说你没回来我就来找你嘛?”顾云曦扁扁嘴,看他这样子,是不满她来找他吗?

    穆丞羽摸摸她的头顶,“没有乐意你来,只是,觉得你来太早了,昨晚才睡了几个时辰啊,一大早就跑来?”

    “嘿嘿,睡够了睡够了,你怎么比我高这么多了!我也长高了好多的。”顾云曦抬头望他。

    “恩,你长高了。”穆丞羽的宠溺让顾云曦的心颤颤的。

    “你身体真的好了吗?”顾云曦拉开他的手,好好看了看他的样子,看上去,精神不错。

    “好了,没问题了,今天你想干点儿什么,我陪你。”

    “没什么干的,这月底了,赌坊的账还没清好,得去看看。”顾云曦歪着头,想了想,都好几天没去赌坊了,昨日下午就说去一个时辰的,结果放心不下他,就跟了上去。

    “让别人弄不就好了,干嘛累着自己。”

    “这可是我的银子呐,不得算好了,就五爷那抠门的性子,怕是银子落我手里就缺斤短两了。”

    “怎么就这么信不过人家,人家都信任你,账目都交给你打理了。”

    “哼,五爷还不是图个省事儿呗。”

    “我陪你去赌坊?”

    顾云曦惊喜抬头,“好呀,还怕你无聊,不肯跟着我去呐。”

    “赌坊怎么会无聊,求媳妇儿赏点银子,我去赌两把。”

    “……没银子,我可穷了。”顾云曦立刻委屈状。

    “……”

    **

    “二当家的。”一个小厮匆匆跑进顾云曦的书房。

    顾云曦头也没抬,专心算账,“恩?”

    小厮有些为难,支支吾吾道,“二当家的,您……您要不去大堂……看看?”

    “恩?”这回顾云曦终于抬了头。

    小厮被她一盯,尴尬地擦了擦汗。

    “有人闹事?”

    “恩……算……算是吧。”

    顾云曦起身,扯扯被压了许久的袖口。

    到了大堂,四处都没有人,除了牌桌上。大堂里的玩物种类,自从顾云曦来了就多了好些,以前也不过最多是猜大小,摇骰子。后来有了所谓的二十一点纸牌,还有轮盘。

    顾云曦当初念念叨叨好久,毕竟要做纸牌,厚度硬度不能像宣纸那般,可是费了好些银两。

    “怎么回事?”

    有人回头,看见一个小姑娘,懒得搭理,又转回头去看热闹,结果,背后发凉,再转过头看时,惊了一身汗,“哟,这不是雷厉风行的二当家嘛,快!诶,你们这些没眼力见儿的,赶紧起开,让路!”

    顾云曦负手缓缓进去,方才大吼那个男人跟着顾云曦成功从外围到了里层。

    顾云曦余光瞥见这投机取巧的男人,轻笑两声,便将目光放在了牌桌子上。

    一个男人戴着金色的半面面具,坐在长桌一端,露出的半张脸,可谓魅惑,浓密的睫毛下,那只眼睛可谓是幽深如潭,看不见底,却又似星空闪烁,那精雕细刻的脸上,带着戏谑。若不是这里都是男子,怕是一片尖叫。

    长桌的另一端,是一个赌坊常客,普普通通的装束,也常常是赢家,顾云曦知道这人出老千,但一直都是赢些小钱,倒也罢了。

    “拿把椅子来!”顾云曦也不上前去与穆丞羽说话,准备好好看看戏。

    “你们两人?”顾云曦挑挑眉,像个大爷一样往后一倒,瘫在椅子里,双手抱胸。

    “二当家的,这个新来的不懂规矩,我来教训教训他,还请二当家的不要插手才好。”穆丞羽对面的那个男人说道,说话时还忍不住挑衅地看穆丞羽。

    “哟,新人啊,新人知道规则嘛?”顾云曦在赌坊大堂一直都是这般,像个男人一样,不拘小节。

    小厮在一旁擦擦汗,还新人,那位戴面具的爷不是随着二当家一起进来的吗?还看似亲密,刚刚在考虑要不要倒杯水送去就听得他们二当家这般说来,只得规矩地站在她身后。

    “承蒙二当家的关注,在下刚识得规矩。”

    “噢哟,还是个文人,在这赌坊里头别受了委屈。”顾云曦大大咧咧来上一句,随即转了方向,“你呀,对人家好点儿,别欺负了新人,传出去不好听。”

    “二当家的,哪里是我欺负他了,分明是他方才不懂规矩,坏了大家的雅兴。”

    “行啦,说这么多,还赌不赌了!”顾云曦不耐烦。

    穆丞羽轻笑,“赌。”

    两人的视线在人群中碰撞,会心一笑。

    顾云曦难掩笑意,“好,洗牌。”

    “二当家的,要不您坐庄?”一直带着的笑意中暗藏一股奸诈。

    顾云曦笑着哼一声,暗骂,“小样儿。”

    “你这新人懂不懂规矩,怎么能让二当家的出手呢?你知不知道我们二当家可是赌神!”那人可不放过一切打压穆丞羽的机会。

    “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对待新人自是以礼相待,成,我坐庄,不过,既是你们一开始挑起来的局,自得让你们分出个胜负来。”

    “哦?二当家要如何定规矩?”

    顾云曦朝二人神秘地笑了笑,“二十一点的规矩你们也懂,既然你们的局,我便行保守的作风,我只要到了十五点,便不加牌,直接参与比试,但是嘛,我都放弃了这赢局的机会,所以,尽管我作为庄家,输了也就按一倍赌注出,可好?”

    “那您若赢了呢?”穆丞羽问道。他可不信这丫头会吃亏。

    “作为庄家自是按两倍收。”

    “似乎没什么问题。”穆丞羽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对面那人也点点头,他的重点在弄死这戴面具的男人,庄家嘛,多个二当家的也无所谓,听闻她是赌神,既然按她说的这在十五点之后放弃加牌,那确实是放弃了百分百赢的局面,也是有利于他们的。

    人群中有人小声议论着,但说来说去,似乎有理。

    只有了解这二当家的小厮和穆丞羽都知道,这说得冠冕堂皇,她可是捞尽了好处。

    “那赌注呢?”穆丞羽问。

    “自然起价按规矩来,二十文。”

    穆丞羽挑眉,“会不会有点少?”

    对面那人,家里称不上富裕,平日里赢点儿小钱买酒喝,若是输了,也是三天进不得赌坊,好在有赌品,不赖账。

    听得这话,面上的得意之色便是一僵,“呵,戴着金面具就能瞧不起人?别输到最后只能用面具来抵,怕也只是个假的吧。”

    穆丞羽不怒,淡定从怀里掏出一百两银票。

    “靠!”对面直接一声。

    ------题外话------

    呜呜呜,这个赌二十一点大家别喷我~我知道以前大概是没有的,但是扔骰子我实在不太了解套路。

    原谅蠢少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