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菜鸟新人 想吃糖画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85章 菜鸟新人 想吃糖画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星际平头哥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顾云曦再不出来说句话就丢赌坊的脸了,“行了,赌坊炫富就是欠收拾,这么多银子,一会儿单独同我玩儿,二十文下注。还有!不许出老千,我的眼皮子底下容不得。”

    那人分明缩了缩,穆丞羽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让人恨得牙痒痒。

    “二当家,能不能,借点碎银,我这儿……找不开。”穆丞羽晃晃手中的银票。

    众人跟着这张银票晃了晃。

    “成!你,去取个两百文来。”

    小厮脚底抹油一般,溜得飞快。

    “行了,开局吧。”

    顾云曦接过旁人递过来的纸牌,开始洗牌。

    要说顾云曦带来的这赌法,她应该了解才是,不过,五年前,她也只是个新手,毕竟靠着前世一部《赌神》行天下,这鼎盛赌坊,依旧在手掌心里。

    第一张明牌,三人面前都已经放好。

    八,九,十。

    顾云曦毫不停顿,发第二张暗牌。

    三人默不作声,除顾云曦外开始看牌。

    周围这层层人群也都屏住了呼吸,那些都是其次,主要…想看传说中的二当家露一手,毕竟是活在传闻中的人。

    一个十来岁的女子。

    穆丞羽的面具此刻是最好的掩饰。

    对面那人夸张的得意之色,却使穆丞羽一笑,看牌的瞬间,那抹失望落入了他的眼。

    那人一向凭借出老千赢钱,自然,不懂得看人神色。

    在他眼里,这穆丞羽几乎就是个面瘫脸,一直笑着,也不知道在笑什么,看得他浑身发怵。

    只能避开穆丞羽的眼,看着顾云曦,“二当家的,不看牌啊?”

    顾云曦似乎刚回神一般,“看。”

    人群中开始有了一点窸窸窣窣的议论,顾云曦猜也能猜到,不过入不了她的耳,懒懒拿起牌,还打了个哈欠,也不藏着掖着。

    她身后的人群都倒吸一口凉气,却都赶紧捂着嘴,害怕漏了情势。

    宠辱不惊,满不在乎放下牌,看向桌边二人。

    二人都点头。

    顾云曦又一人给了一张。

    穆丞羽看了牌,扣下,不说话。

    对面那人,小心翼翼地移动手掌,害怕看见自己不想要的牌,身后的人们有些急,探着头。

    随即站起来,将三张牌狠劲儿扔在桌上。

    “哟,这才第一把,看这样子,二十文都输不起啊。”顾云曦不阴不阳说着,就这语气,最刺激一个失意发怒的人。

    八点,五点,十点。

    三张爆掉。

    “柱子,别心急。”身后有人赶紧安慰,当着二当家闹事,会被直接丢出去的。

    这男人坐下来,现在,就看是输给穆丞羽二十文还是输给顾云曦四十文了。

    看方才众人的惊讶,想来这二当家运气不错,开门红。

    顾云曦和穆丞羽相视一眼,同时翻开。

    九点,两点,两点。

    十点,十点。

    顾云曦胜。

    “别灰心,胜负乃常事,而且我还有句格言,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今天我们就五局吧。”

    “听二当家的。”穆丞羽一脸宠溺。

    “那继续。”

    这纸牌,当初顾云曦实在不愿解释那些英文字母,于是乎,写了好些个十点,这一把翻开,三人牌面全是十点。

    人群唏嘘。

    穆丞羽考究地托着下巴。

    分明严肃,在顾云曦看来,竟有些萌。

    第二张牌后,顾云曦依旧不动。两人先后看了牌,神色未变。

    顾云曦似乎无聊,学着穆丞羽的模样托着下巴,四处乱看,“你们还要牌吗?”

    人群中立刻有人疑惑,“二当家的,您不看牌啊?”

    “不看了。”

    有人觉得顾云曦这般多少有些儿戏,不过全凭运气,赌神之说还是不可信,一个黄毛丫头,根本不会赌,拿着牌听天由命而已。

    穆丞羽摇摇头,这丫头的任性可不是一点半点儿。

    称为“柱子”的男人手心冒了细汗,两人都志得意满,他手上是一张八点,要牌定是不能了,可是得让那面具男爆掉才是。

    他便“神色慌张”起来,面露纠结。

    “你到底还要不要啊。”人群中有人不满,这磨磨唧唧的性子也太小家子气了。

    “不…不要了!”话里话外都透着犹豫。

    顾云曦一切都看在眼里,有的人啊,就是太能作。

    脑袋在手心里歪来歪去,“那你呢?他不要了,你还要吗?”

    “我嘛,手头的牌不太大,尴尬的点数。”露出手中的牌,身子转了转,对着身后的人群道,“你们说,我要还是不要?”

    自然,说要的有,不要的,也有。

    穆丞羽像是听了人的意见一样,“那就再要一张吧。”

    “小心爆掉哦!”顾云曦调皮一笑,递了一张牌过去。

    没有像之前一样丢在桌上,而是举着,穆丞羽起了身,够着身子接过,触碰到她的指间,暖暖的,“多谢二当家提醒。”

    穆丞羽也不看,直接翻开,丢在面前。

    围观人群总是喜欢一惊一乍,这又是惊讶,还伴随着几句“我就说嘛,就该听我的!”

    柱子听着那些人的话出了神,不会又输了吧。

    穆丞羽翻开那张暗牌,总共点数,二十一。

    柱子的脸可谓是风雨欲来。

    “哇,这么大啊!”顾云曦装作惊呼,“看来,我也输了。”

    剩下的一张牌,被翻开,十点。

    可惜。

    似乎没有人注意到顾云曦先说了那句话才慢慢翻开了暗牌。

    穆丞羽投给她一个奖励的眼神,顾云曦心里乐滋滋的。

    两人给穆丞羽二十文,似乎,就只有那柱子输着,顾云曦严肃考虑着要不要让他赢一把。

    “哟,这么热闹啊。”

    这声音一出,人群纷纷让道,“五爷。”

    “五爷,什么风把你刮来了?”顾云曦侧着身子,脑袋还是用手撑着葛桌上呢。

    “啧啧,你这丫头,不厚道啊,干嘛欺负咱的客人?”

    “五爷,你敢说我不厚道?”尾音高扬,还带着一点儿威慑。

    五爷笑呵呵地缩了缩脖子,“行,就你这小丫头最厚道了。”

    “嗯,这话我爱听。”

    “你说你缺点儿碎银子找我要就是了,就买糖葫芦的银子都还得来赌桌上换,真是。”

    一句话,就让在场的所有人,反应过来,她就是个孩子。看两把赌牌,都还暗叹她的玩世不恭,轻视规矩呢。

    “哎呀,五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爱玩儿嘛。”顾云曦可不会傻到拂了五爷的好意。

    “成,我看你玩,发牌。”

    顾云曦摇摇头,这薛五爷有时候怪像她爹,不是说别的,就是管太宽。

    五爷的肥手,在她肩头拍了拍,顾云曦撇撇嘴,不作弊就不作弊。

    发牌。

    这回就有趣了。

    柱子五点,穆丞羽七点,而顾云曦十一点。

    不用说,要牌呐。

    这柱子也学了学,先不动,按压住内心的躁动,就不能做第一个看牌的人。

    “好吧,你们都不看牌,我看。”穆丞羽无奈,看一眼,便直接翻开扔桌上。

    十点。

    “我不要牌了,你们继续。”穆丞羽身子往后靠。

    顾云曦偷偷看了牌,她就知道,肯定不大,才四点。

    加起来十五点,不能要牌了,但是,穆丞羽的十七点也不见得赢。

    让谁赢好呢。

    算了,她最护短了,不能便宜了外人才好。

    暗暗扣下,“该你了。”

    柱子可不愿意再输了,神色动作都是紧张,翻开也是一张十一点,也能做一点用的牌,不要就肯定输,“要。”

    “行,我不需要牌了。”随即丢了一张过去。

    全场的视线都在柱子身上,这感觉可不好受,这视线当中,自然包括顾云曦。

    看样子,点数不满意,却也不小,有点左右为难的点数,而且肯定没有十七点。

    “怎么样,还要吗?”

    艰难点点头。

    顾云曦给出去,丝毫不担心自己的输赢。

    柱子看了眼牌,松了口气。

    嗯,没爆,而且,大于了穆丞羽。顾云曦坐直了身子,得慢慢来了。

    “怎么样,看样子还不错,有把握赢了?也是,二十一点也不用立刻亮牌。”顾云曦出声,多说了两句,引起了柱子的注意。

    自穆丞羽开牌,柱子都已经忘记了顾云曦的存在,此刻一提,才想起兜里的铜板来。

    见顾云曦无聊地搓着手中的两张牌,柱子暗暗心惊。

    二十一点不用直接亮牌……开局两盘,这二当家还没拿过小点数,全是十点,难不成……“二当家,你这每局都是十点,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顾云曦像个孩子,轻皱眉,依旧玩儿牌,天真的眼神好似真的在思考,“嗯……我嘛,不太喜欢出老千。”

    心里满满奸诈,不喜欢不代表不会呀。

    柱子可是老手,确实没看见顾云曦做了什么,此刻薛五爷也站在这里,可不敢轻举妄动。

    “那二当家今天运气不错。”

    “确实。”顾云曦刚好错开手中的牌,她往下瞟了瞟,嘴角似乎抑制不住的开心,“今儿运气不错。”

    柱子也往后靠了靠,强装镇定,“那二当家的赢定了?”

    “也还行吧,赢定也不至于,不到开牌,我哪里知道赢没赢。”

    人群中总是有好心人,“是的呀,二当家坐庄,要是二十一点就直接开牌,就算有人同样满点,也是庄家赢。”

    “那就不是满点了,不过,就冲二当家今日这运气,也小不了。”

    顾云曦听了也不加以评论,扔下手中的牌,反而偏头看薛五爷,撒起娇来,“五爷,让人去买糖画给我吧,想吃糖画。”

    “赌牌呢,吃什么糖画。”五爷站在顾云曦身旁,一巴掌扣在她的小脑袋上。

    力道自然不大。

    顾云曦眼巴巴地望着,眼神飘来飘去,落在了一直候在身边的小厮上。

    小厮可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习惯性点头哈腰,“我…我这就去买。”

    “臭丫头!”薛五爷忍不住骂道。

    顾云曦伸个懒腰,“唉,都困了,还有两把,一会儿五爷替我来?”

    “我像是会答应的人?”

    “不像。”

    “那不就得了,专点心!”薛五爷将她身子硬掰正了。

    穆丞羽看着他们,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让这鬼丫头可劲儿演。

    一直被忽略的柱子有些躁动,这还是第一次,一把牌这么难熬,手中一共十八点,换张牌就妥妥的了,现在却是拿不准二当家手中的点数。

    两张牌……夏日的燥热让拥挤的赌坊更添烦闷,而几人都被人群团团围在中间,柱子抬手擦汗。

    “五爷,你说他还会要牌吗?”顾云曦还是眼巴巴的可怜眼神。

    “你问他呀。”薛五爷悠悠说道,这丫头太爱演戏,都不想陪她演下去了。

    “唉。”叹一口气,无奈失望地望过去,“你,还要吗?”

    柱子被这声叹气弄得心头一窒,颤颤巍巍道,“要。”

    “嗯,给你。”顾云曦还是兴致缺缺,很是无趣,递过去。

    柱子鬼使神差的,也不看牌了,就想赶紧结束这一局,直接翻开了所有牌。

    众人一看,纷纷摇头。

    五点,一点,九点,三点,最后一张,四点。

    全盘皆输。

    顾云曦撑在桌上探出头去细细算数,“哎呀呀,好可惜啊。”

    坐回位置开牌,“我只有十五点诶。”

    听到这无辜的话,柱子差点没背过气去。

    “糖画来了,诸位让让!”小厮的高喝插进人群。

    “诶!我的糖画,来来来。”顾云曦拿到糖画,心满意足,舔了口,朝着柱子和穆丞羽道,“还来不?”

    柱子恶狠狠忍下这口气,腿前的袍子一撩,重新坐下来,“来,说好五局!我可不是输不起的人,不过就几十铜板。”

    “嗯,几十铜板,不多。”顾云曦点头赞同。

    柱子又是一口气,他哪里是不多的意思,一局二十铜板够买三斗米了,够全家吃一个月了!

    还在气愤,又听顾云曦说道,“那要不要加注?”

    柱子脸上挂不住,人群里看戏的多,哪有成天泡赌坊的好心人。

    “罢了,就这样吧。”穆丞羽“好心”地说了句。

    “唉,那这位公子发牌吧,我要吃糖画。”顾云曦将牌往穆丞羽面前推了推。

    “二当家可真看得起我。”

    “嘿嘿。”顾云曦干笑。

    穆丞羽看得出来某个鬼丫头玩累了,不想玩了,罢了,都随天意吧。

    顾云曦懒得已经不想翻牌了,指挥身旁的小厮帮忙看牌。

    真是运气,两张牌都有十五点了,顾云曦不想捉弄那可怜的男人,直接说道,“明牌吧。”

    直接留下这十七点的数,然后专心吃糖,剩下的局面留给穆丞羽折腾。

    穆丞羽被这丫头带得也懒洋洋的,看了牌,等着柱子说话。

    三人的赌局,竟也就只有一人在玩心跳。

    柱子认真地看着二人的牌面,在脑子里算着,五十二张牌已经没了一半,剩的那些都是些小数还有十点,两张牌下来数应该不大。

    紧张下,脑子恍惚一阵,竟忘记了刚刚算出还剩的牌数。

    “要一张。”

    这回,没有爆,二十点,得意洋洋。

    “开牌吧。”柱子难得一回这般有底气。

    二人翻开,顾云曦瞥了眼,“诶,平局啊,成,把我那二十文赌注分了吧。”

    收得十文铜板,柱子依旧闷闷的,那运气怎么就能这么好?他不信,“你没出老千吧。”

    “没有啊,我第一回进赌坊。”穆丞羽摊摊手。

    “哦,菜鸟新人的赌运确实不错,我甘拜下风,下一把赶紧结束了,回家吃午饭了。”柱子不敢挑事,只能这般说,也不知说给谁听的。

    “成,这样吧,明牌玩儿,看天意。”

    “正合我意。”

    顾云曦将吃完糖画的棍子往身旁一丢,激动站起身,“我来。”

    “好。”

    拿起剩余不多的牌,直接一张一张往桌上丢。

    这回还真是天意,丝毫不拖沓,因为,顾云曦面前,出现了最后一张十一点,以及一张十点。

    另外二人面前点数都小,还没来得及要牌,胜负已分。

    “天哪,今儿我的手可能开过光,建议你们啊,多去拜拜佛!”少女天真却又带着些霸气潇洒,在人群中闪闪发光。

    收了双倍铜板,丢给小厮,“今儿痛快,那位公子方才的两百文不用还了,记我账上!”

    人群散去,顾云曦溜回后院。

    穆丞羽出了赌坊,绕到胡同内,直接翻墙,找自家丫头去。

    “动作挺快?”顾云曦抱胸在院子里等他。

    “累了没?还剩了些铜板,请你吃饭去,嗯哼?”穆丞羽拉过她的手。

    “走吧。”

    路上,二人看上去如同招摇过市,这金色面具可是已经出了名。

    “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大好?”

    “嗯。”

    “那……?”

    “不放。”穆丞羽将她的手攥得更紧。

    顾云曦的小脸露出些羞色,但是下巴一扬,偷偷笑着。

    “鬼丫头,方才不是说,我们俩单独玩一局?”

    顾云曦手指戳了戳下巴,“好像是有那么回事,你想怎么赌?一百两在我这儿可不够的哦。”

    “自然,对待自家媳妇儿不能这么小气。”

    顾云曦两眼放光,“你出多少?”

    “我嘛,你看啊,我才逃回来,身无分文的,这点儿票子还是找人借的。”

    “所以?”顾云曦几乎是咬着牙,逗她好玩儿?

    “所以……”穆丞羽立刻换上狗腿子的表情,脑袋凑到顾云曦面前,“我只好把我自己输给你了。”

    顾云曦一掌将脑袋推开,“你知道,你这表情在面具遮住一半的情况下,有多丑么?”

    “你……你说……说我丑?”穆丞羽可不依了。

    顾云曦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这丫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玻璃心了?听他这贱贱的语气,就不想搭理,“你,给我滚远点,手,放开!”

    顾云曦边说边使劲儿甩手,想把“狗皮膏药”给甩下去。

    “不带这样欺负我的啊?想想我以前,多可爱,多帅,风度翩翩,风流倜傥。”穆丞羽可没舍得放开她。

    顾云曦听到这些词,直接笑喷了。

    似乎大街上总是会有那么一两个不太正常的人,大哭,大笑。

    旁人侧目,总会离得他们远些。

    顾云曦可不是会在意路人眼光的人,依旧捧腹大笑,“风流倜傥!你确定你说的是你?哈哈哈!风度翩翩!那个小屁孩儿,满脸是肉的小屁孩儿?”

    穆丞羽看着眼前这个大笑到忘我的女人,脸色由面无表情转为锅底一般黑,见她还没有要恢复正常的意思,只好无奈摇摇头,宠溺地笑起来,装生气都没法和这丫头算账。

    “笑够了没?”

    “马上!哈哈哈!马上就好。”顾云曦笑累了,擦擦眼角的泪花,直起身子。

    “真是,一个女人在大街上笑成这般,成什么样子啊?”

    “你逗我的嘛。”

    “还赌不赌?”

    “赌注是你就不赌了,太不值了!”顾云曦很是嫌弃瞥他。

    “你说什么!”穆丞羽一把抱住她,开始挠痒痒。

    两人一打一闹,在街上倒是轰动一番。

    **

    “主子,你确定是要凿山?”众人看着虞山真是想落泪,想想几年前那个山洞,凿了好几年,现在这个,竟然让他们十天内搞定?

    “嗯,把这佛像弄山上去。”

    “……”

    虽然司徒云玦也表示这活儿不是人干的,十天的期限也只有那两个不正常的家伙才能想的出来。

    要不是威胁他,他才不愿意干这样费力不讨好的活。

    什么时候才能就坦坦荡荡地站在瑾妍眼前,告诉她,他还活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