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别来无恙 皇后复宠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88章 别来无恙 皇后复宠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薛五爷一听人没出来,慌了神,匆匆到了府衙前,却是大门紧闭,此刻竟然银子都不好使了。

    只得赶紧差人再去趟安阳村,总不能让她娘担心了。

    当小厮赶到村子,给云烟说顾云曦今天镇上有个宴会,晚上不回来了。

    云烟本不太放心,但是薛五爷都这样说了,也罢了。

    可是穆丞羽听了便觉着不对,他在这里,他不信顾云曦没有想到他,看了看云烟,将那个小厮拉到一旁,问了个清楚。

    却听得顾云曦进了府衙没出来,顿时气极。

    小厮感受到这人身上的寒气,往后退了退,这大夏天的,凉意阵阵,赶紧逃离了此地。

    穆丞羽沉下心,这杨老头定是有鬼。

    “婶娘,我去找鬼丫头,去看着她不许她喝酒。”穆丞羽自然也不想让云烟担心了,便如此说道。

    云烟应了,许了他去。

    想到自己动不得内力,强闯不行,更不能出面,只能直奔山上而去。

    司徒云玦被顾云曦催着赶工,还在山上守着呢。

    “什么?杨显竟然直接扣了人?他应该记得我交代过。”司徒云玦收了手中的图纸,看来得马上回镇上去了。

    “他定是早已叛变,我觉得,是冲着我来的。”穆丞羽的拳头捏得死紧,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云曦因他而出事。

    司徒云玦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直觉,去吧,我担心她。”

    “那你把面具给我。”

    “……可以不吗?”

    “你说呢?”

    “走吧,一起去镇上,我去小司徒那儿躲躲。”

    两人一齐动身,牵了马来,司徒云玦才问道,“你为什么去瑾妍那儿?”

    “我的脸,只能躲在她房里了吧,不然我上哪儿去?待在这里指定待不住。”穆丞羽理直气壮地说着。

    “房里!穆丞羽,你找死!”

    “哎呀,你放心,我不吃你妹的豆腐。”

    “……能不能正经点,我这是去救你的小媳妇儿诶。”

    **

    “丞羽?”瑾妍听着窗边的声响,停下收拾东西的手,抬头看了眼,便看见穆丞羽翻了窗进来。“你的面具呢?”

    “给别人了,让他去救云曦。”穆丞羽找了凳子坐下。

    “我还正要收拾了回去给你说呢,你怎么知道的?”

    “五爷派人来招呼了声,到底什么情况,你知不知道杨显为什么扣人?”

    瑾妍摇了摇头,“云曦进了那门之后,就紧闭着,而且,似乎为了躲着众人,连看门的都没了,整个府衙似乎一片死寂。”

    “杨显没出来?”

    “没,杨大人也没有回府,我让人一直盯着的。”

    穆丞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杨显的动作就是冲着他来的,应该不会伤害云曦,但是……不能忍。身子前倾,沉重地将额头抵在握紧的双拳上,“现在只能等消息了。”

    **

    司徒云玦落在府衙主厅的房顶上。

    听说杨显老头儿身边有个高手,他倒不敢随意冒进,试试先,翻开瓦片,看见杨大人正在写公文,便合上瓦片,安心等着。

    然而,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也没什么动静,倒是将院内的巡逻给弄清了,看来今日确实反常,不光门口没有了人,为了防范,几乎整个渝水镇府衙的所有衙役都在巡逻。

    这是怕人来劫狱吗?

    真要劫狱,怕是这些衙役也拦不了。

    “看来,今天不在。”司徒云玦轻声自言自语道,随即旋身从房顶下来,负手进了屋内。

    “回来了?”杨显没抬头。

    司徒云玦点点头,脚步轻轻地走到桌子对面。

    杨显瞥见那抹白衣便是一愣,不敢抬头对上那人的眸。

    “杨大人,别来无恙?”司徒云玦随手拿起桌上的摆件,不在意地看了看。

    “少主,你怎么来了?”杨显心中直冒冷气,百密一疏,猜测穆丞羽会亲自来找他,竟然忘了还有一人。

    “看来,杨大人是将我忘了啊,不对啊,杨大人派了那么多人日日守着我的园子,怎么就给忘了呢?”

    杨显抬眸,那金色的面具很是扎眼,不是说最近这位主子都没戴面具了?戴面具的另有其人?被这样点明了,只得干笑,“呵呵呵,少主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哪里会监视鬼园?再说了,我也没有人手啊,府衙的差役可不能让我这般调遣。”

    “嗯哼,回答得不错。”司徒云玦面具下方,噙着浅笑,好似真的很满意。

    既然他装傻充愣,就罢了,懒得多舌,反正敲打一遍也就够了。

    “少主今日来,所谓何事?”

    “听说你关押了顾云曦?”

    “您说的是那鼎盛赌坊的二当家?就是那个女娃?”杨显站起来,佝着腰。

    “还能有谁。”

    “那女娃是涉及一桩命案,刚刚审问之时,她大闹刑堂,甚至还伤了几名衙役,将口供给撕碎了,这才说让她冷静冷静,暂时收押,等她情绪稳定了,就重新提审。”

    “几时有过自杀还能判他人罪行的?”司徒云玦看杨显的态度,看来是还不想撕破脸直接站在对立面。

    “少主,这事儿确实不太好解决,但毕竟得给那王叶的家人一个交代不是?早晨还好好的,转眼人就没了。”

    “哦?要什么交代?赌坊那么多人的眼睛都是瞎的?”

    司徒云玦的威压着实让不会武功的杨显很是难受,这上位者的姿态,他竟然毫无能力反抗。分明……他是官。

    “少主……”

    “我现在就要把人带走,杨大人,你是准许还是不准呢?”

    屋里,突然响起第三个人的声音,“父亲。”

    司徒云玦偏头,入目的是一个蓝衣男子,头发高束,腰间的玉佩和佩剑,都是上等,走路脚下无声,身上的武学气息浓厚,这可不是一般地位的人,看来这就是那日追逐穆丞羽的人。又转头瞧了瞧杨显,呵,父亲?

    “哦?看来,杨勋杰还有个兄弟?”

    提起杨勋杰,父子二人面色皆是一变。

    站在门口那人眉眼间更是严肃,而另一手竟然已经搭在了佩剑之上。

    “少主,人,你带走吧。”

    本来杨显还想僵持一阵,没想到衡杰竟然这时候回来,这孩子一根筋,不会人与人间对话的圆润,万一动起手来,就真是撕破脸了。

    “那谢过杨大人了。”

    “来人!”

    “父亲,怎么回事?”杨衡杰拔高了声音,带着一丝质问。

    “衡杰,闭嘴。”

    “父亲!”

    杨显睇过去一个眼神,杨衡杰不甘地闭了嘴。

    顾云曦没有再见到这位杨大人,司徒云玦将她直接领走。

    顾云曦从大门大大方方地出去,而司徒则是翻墙回了鬼园。

    人刚离开屋子,杨衡杰迫不及待地到了杨显身旁,“父亲,为何放走那个女子?没了这个砝码,怎么让穆丞羽现身?”

    “现在还不宜撕破了脸,特别是这位。”

    “他是谁?难道今日死的那个人就白死了吗?”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总是,看见这一袭白衣就暂时别惹。”杨显理了理袖子,坐回到了桌子后边,“至于王叶,死了就死了,反正外人都认为是自杀,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一直觉得,世子的闹腾不过是持着那身份,身后的人,怕是只能是这位了。

    “知道了,他身上的气息确实比穆丞羽更有杀气。”

    “罢了,你只需要办好我交代的事情,其他的不要想,不要问,三皇子那边,你别乱说话。”

    “是。”

    **

    顾云曦推开瑾妍房门,屋内两人都惊喜望着她。

    穆丞羽怔愣了一瞬,立刻扑上去将人抱住。

    这突然的拥抱,让顾云曦也愣了,僵硬的双手,慢慢地抚上穆丞羽的后背,一只手里还拿着那半面面具。

    “怎么了?怎么这样就被吓着了?”她觉得这依旧还是个孩子,无奈笑笑,拍了拍他。

    “没。”穆丞羽放开她,看着她的脸,心里总算轻松下来,他不知道要是真的有一天,这丫头因他受了重伤,会怎么办。

    “喏,面具。”顾云曦抬手,将面具盖在他的脸上。

    “恩,没了面具,感觉自己像没穿衣服一样。”穆丞羽笑出声。

    “哪有这么严重,那半张脸,并不难看。”

    瑾妍都习惯了二人的旁若无人,“咳,既然你们没事了,就赶紧走,我事儿还没完呢,你们先回去吧。”

    “等你一起?”

    瑾妍惊恐地看着顾云曦,“算了,你们回去吧,我一会儿自己回。”

    “我得去趟鬼园,你们俩先玩会儿。”

    “等等!”顾云曦拉住他,“你别上街了,镇守杨大人似乎是在找你,方才并没有审案子,只是在问我你的下落。”

    “我就知道,这个杨显,我更得去趟鬼园了。”

    “你怎么去,街上过去啊?”顾云曦担心他。

    “那你去给他送个信,让他来接我。”

    顾云曦自然听得懂说的谁,瞥了眼一旁的瑾妍,“你觉得他会来吗?你有什么急事,非得去?”

    “我得安排好,将鬼园全部转移,鬼园下面是一个作坊,金砂银砂的制作,还有整个黑市的资料库。杨显既然叛变,鬼园就不安全,想来已经盯了鬼园很久,只会不敢动作。”

    “黑市?”瑾妍闻声过来,“你们弄这么大的场子做什么?”

    “一个关系网,虽不能说遍布大央,但是整个京中地区都有眼线,特别是京城。”

    “我懂,不就是眼线嘛。”顾云曦不以为然。

    “你在查什么?”

    “两家人的死。”穆丞羽认真地看着瑾妍,他觉得有的事情,应该让她知道,她姓司徒,将军之后,司徒云玦将她保护得太好。

    经营了整个地下网,不是一朝一夕的,而且这张网能做更多事情,不仅仅是为了复仇。

    “如今,我已经不需要了,瑾妍,你姓司徒,你要做的,我知道,你上次问我为什么信任你,将京城的暗道交予你,因为你是司徒之后,还有更多的东西,我会交给你。”

    这是瑾妍第一次看见如此认真的穆丞羽,因为大多时候,都是在皮,就像个孩子,尽管她知道他不简单,但也仅仅是知道。

    “交给我?”

    “恩。”

    “丞羽,别再说了。”顾云曦扯扯穆丞羽的袖子,担心他这一说下去又会说漏嘴,毕竟,对于瑾妍来说,她哥哥还活着是大事,不应该有别人告诉她。

    穆丞羽会意,“恩,今天先不说了,等你京城的醉意楼修缮好了,再说这事儿。鬼园,还有京城无论如何都得回一趟。”

    “再说,我去叫辆马车,我们先回去,瑾妍,随我们一起回吧,虽然我觉得那些人也不至于搜马车,但还是……”

    “行吧,我收拾一下,等我。”

    瑾妍转身去收拾,顾云曦和穆丞羽交换了视线,都选择了不说话,随后顾云曦出门去叫马车了。

    **

    京城,央凰宫。

    “皇上,再过一月半,便是中秋,不如,同中秋宴一起册封太子妃吧。”

    皇上点点头,“也行,皇后,那江南高家之女可入京了?”

    “昨日才收到了书信,已经快要进京了,想来不出三日便可达京城。”凌皇后难掩兴奋,太子就是她的命根子,终于能有一方势力再次助太子,她自是高兴。

    “恩,后宫,你安排安排,既然是定下的太子妃,那便好生招待。”皇上今日心情还算不错,与皇后的言语也是温柔许多。

    “是,妾身定当全力招待好。”皇后朝着皇上靠了靠,风姿未老,玉手抚上皇上的双肩,轻柔的捏拿起来。

    皇上享受地闭上眼,“皇后这么多年,这点儿手艺还是没荒废。”

    “皇上喜爱,那妾身当然不能忘了这手艺,皇上可还舒服?”

    “恩。”

    皇上享受片刻,想起太子来,“太子呢?今日没来请安吗?”

    “太子这段时间处理旱灾一事,比较乏了,臣妾看他精神不好,昨日在宫里睡了大半日,今日臣妾便一早派人去让他出去走走。”

    “恩,就京郊的旱灾虽说不是特别严重,但已经殃及了百姓的生存之本,这件事,太子处理得很好。”

    “太子之责就是替皇上分忧,做得好,是应该的。”皇后面上自是乐得不行,听闻前日,还在大殿之上赏了太子金银绸缎。

    “嗯嗯,你如今性子倒也温和许多了。”

    “应该的,毕竟年纪渐大,许多事也看淡了,哪里还有年轻时那股冲劲儿。”

    皇上拍拍他肩上的手,将她拉到面前来,“哪里就老了,青儿如今还未及冠,你要是这般说,那朕得多老了。”

    皇后立马笑道,“皇上哪里的话,这是臣妾的不是了,该罚。”

    “哦?”皇上笑起来,“如何罚?”

    皇后对上那双深沉的眸子,皇上脸上的笑意,是她熟悉的,却也是许久未见过的笑,立刻娇羞起来,“随皇上处置~”

    “哈哈哈。”

    翌日,玉器绸缎纷纷抬入央凰宫,朝臣后宫皆是议论纷纷。

    **

    “娘!”一大早,顾云曦便在院子里大喊。

    “怎么了,怎么了?一大早的。”云烟从房里探出头。

    “给您说一声,我陪小屁孩儿去趟京城,晚上晚些回来。”

    云烟沉默片刻,“去吧去吧,天黑之前回来啊。”

    “知道了,反正这天儿黑得晚。”顾云曦说完,拉着穆丞羽就跑,马车在山下等着呢。

    瑾妍摇摇头,丫头真是越来越野了,“婶子,中午多做些饭菜吧,丫头山上的大佛她也好些日子没去看了,我上去看看去,顺便给那几个兄弟带些饭菜去。”

    “好。”

    瑾妍还真想试试,在大佛前是个什么感觉,真的会宁静吗?昨日穆丞羽说的那些,瑾妍又是一夜没睡好,做了一夜的梦,哎,始终迈不过去那个坎,大火燃烧的夜晚,映得通红的天。

    提着食盒,上了山。

    远远的就能看见这佛像,金色似乎太过耀眼了些。

    山林里,锁链的声音尤为特别。

    当然,一袭白衣的人,也是特别的。

    瑾妍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那背影,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

    天热,那些做工的男子都光着上半身,淹没在了灰土里,唯独他,一袭白衣,干净无尘。

    “主子。”有一个人注意到了瑾妍,喊了声,努努嘴。

    “恩?”司徒云玦抬头看了那人,随后转了身。

    四目相对,瑾妍提着食盒的手紧了紧。

    司徒云玦没有想到瑾妍会来山上,她总是一早就去了醉意楼,整理那些信息。

    这张脸实在太过熟悉,两人的眉眼都像极了他们的母亲,瑾妍艰难地出声,“哥哥?”

    喉咙里的哽咽,这声哥哥几乎是呜咽。

    “怎么会这样?”瑾妍分明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太过仓促,司徒云玦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瑾妍一步一步靠近他,手中的食盒也早已放在了地上,“你是我哥哥吗?”

    那期待的眼神,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急切地想要得到认同一般,司徒云玦不敢否认,喉结滚动,半晌,才点了点头。

    瑾妍朝后退了两步,似乎想要逃离,司徒云玦一把抓住她,将她扯到怀里。

    “对不起,瑾妍,是我不好。”

    靠着这结实的胸膛,真实的触感,瑾妍依旧觉得像是一场梦,愣愣的,竟然哭不出来,她哥哥,从梦里走出来了。

    “你从哪里来的?我梦里,你可没那么帅。”瑾妍的头抵在他的肩窝里,闷声说着。

    “对不起,对不起。”司徒云玦的脸,在她头上蹭了蹭。

    瑾妍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一脸认真道,“你不是我哥哥,对不对?我哥哥已经死了十三年了。”

    “我是你哥哥,我是司徒云玦,瑾妍,是我一直瞒着你,是哥哥不好。”司徒云玦捧着她的小脸,担心她会因此崩溃。

    瑾妍这才大哭起来,哇的一声,敲在了司徒云玦的心上,“你肯定不是我哥哥,我哥哥是不会骗我的,他从来不会骗我!”

    “我……瑾妍。”

    瑾妍一下子跑开。

    司徒云玦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他想象过兄妹重逢的样子,他以为,这个软糯糯的妹妹会扑到他的怀里大哭。

    然而,他错了,他消失了十三年,或许她真的忍受不了这欺瞒。

    追了两步便停了下来,落寞地垂下手。

    “主子,还是追追吧,她一个人。”跟着司徒云玦的这些亲近些的手下都是知道瑾妍的。

    司徒云玦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朝着瑾妍方才的方向抬腿奔跑起来。

    瑾妍坐在山顶上,望着这一片山林,村庄,一切都很遥远,眼泪早已干涸,空洞的双眼,她有些绝望,绝望之余,有了些庆幸,原来,哥哥还在。

    想起当初穆丞羽突然出现的时候,云曦的那种惊讶和内心的一抹抗拒,她此时此刻才理解了。

    穆丞羽……云曦……这个大佛。

    “瑾妍,你空了上山上去看看吧,拜拜佛。”

    想起云曦对她说的话,她心中一沉。

    原来,他们俩都知道。

    原来,穆丞羽这般信任她。

    原来,穆丞羽的出现,是这般巧合却又合理。

    泪水,又滑下了,她讨厌欺瞒。

    拾起袖口,胡乱在脸上擦了擦。

    “瑾妍,原谅哥哥好不好?”司徒云玦温润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