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护犊子的赌王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101章 护犊子的赌王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星际平头哥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重回六零全能军嫂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综]刀剑攻略盛世医香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顾云曦眯起眼,透出一股厮杀的光芒来,仿若刀光剑影。

    穆丞羽猛地咳嗽两声,“该开了啊。”

    这两人对视还没个完了,穆丞羽给司徒甩了个眼刀子。

    司徒看向穆丞羽,这么护犊子?“丞羽,要不看在你的份上,我就让她赢两把。”

    顾云曦立刻伸手挡住,“诶诶诶!可千万别,这话说出口,一会儿明明自己输了还非说是让了我,这种事儿,可别在我面前出现。”

    “成。”

    顾云曦抬脚,踩在椅子上,脚底一翻,揭开鞋底的一块来,露出一个凹槽,她淡定地从凹槽里掏了银票出来。

    “哟,藏得够深啊。”连穆丞羽都忍不住说上两句。

    “哼,我的银子,除非我自己掏,否则啊,没人能抢了去。”她笑嘻嘻地往桌上一拍,“一百两。”

    周围传来吸气声。

    那店家老板自认不会眼拙,识人可不得了,起初也就以为是江湖客,这一个姑娘一掏就是一百两,普通行走江湖的人哪里会有这么多钱。

    “你这一百两都拿了,我怎么好意思少拿呢?丞羽,押,一百零一两。”

    “……”

    “司徒,你可真大方啊!我谢谢你啊!”

    “别呀,这会儿谈谢,多没意思,你看看你有没有能耐拿走这一百零一两。”司徒按着骰盅准备开的架势。

    顾云曦擦了擦方才踩过的地方,慢慢坐下来,“少废话了,开吧。三。”

    “二。”司徒接过去。

    两人对上眼神,异口同声,“一。”

    顾云曦的巴掌在桌面一拍,大笑道,“啊哈!还是我赢,啧啧啧!”

    三个骰子,顾云曦五六六,而司徒五五六。

    桌上的三人都毫不在意,某人只顾着收银票。

    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这开的数,也太巧了。

    “司徒,别说你让我。”

    “嗯哼。”司徒嘴边噙着笑,“没让。”

    “那你说,你不如你一个女子。”

    “不说,不就才一局嘛。这都是运气。”

    顾云曦还没接话呢,穆丞羽就接过去,颇有一副讨赏的样子,“我倒觉得,都是本事,对吧,丫头?”

    顾云曦嘿嘿两声,虽说司徒怎么可能知道她的点数,再少摇了一点,但是,她心中还是知道,想来真让了她,既然这话都从穆丞羽口中说出来了,便……“恩,当然!”

    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司徒摇摇头,这就是所谓的妇唱夫随?

    “下一把?”顾云曦又丢了一百两到了桌子中央。

    “恩。”

    这回两人同时甩骰盅,招式竟然都是那般……复杂。

    引得周围看客是越来越多,方才的叫好声,可是找来了好些客栈里的住客。

    两人同时停下动作,将骰盅一下扣在桌上。

    顾云曦抢先开了口,“你先开。”

    “行。”司徒云玦不磨叽,这声音一出,手中的骰盅也已经打开。

    五六六。

    就是方才一局顾云曦的点数。

    顾云曦笑呵呵地打开骰盅,“还真巧。”

    六六六。

    “承让了。”顾云曦的长手一捞,银票又进了她的兜里。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司徒肯定是在让她,点数这般,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有透视眼,能看见她的点数。

    “小屁孩儿,你来。”顾云曦将骰盅推到穆丞羽的面前。司徒老是让她,没意思,何况知道了司徒的手艺不比她差,也就没意思了。

    “不玩儿了?”

    “让你玩会儿。”

    “我可不行,不像你们,都学过,我可就真是看运气,随天意了。”穆丞羽打开骰盅,把玩儿三枚骰子。

    “本来就是看天意。”

    穆丞羽惊讶地看着顾云曦,“你好意思说你刚才那是看天意?”

    “对呀。”

    “我无言以对。”

    “哈哈哈。”顾云曦开心地笑起来,“快点,你们继续。”

    两个男人似乎都是无奈,听话地开始晃起骰盅来。

    顾云曦紧紧盯着司徒的手,听着他的骰盅。

    很久以前便听过一句话,骰子玩儿久了,是能听见它说话的。

    从前的她一笑而过,然而,和薛五爷学了,才发现,或许,这话是真的。

    骰盅扣下之时,顾云曦点点头,这回,司徒是真的看天意了。

    “还没下注。”穆丞羽面具下的脸极尽邪魅。

    顾云曦匆匆一瞥,仿佛看到了那日赌坊里的穆丞羽,自信,诱惑。

    赌桌上的穆丞羽咋这么好看呢!

    “就十两吧。”

    顾云曦立刻抬头,视线从穆丞羽脸上移开,“这么少!”

    “我和他的银子,不过就是从这兜里进到那边兜里,不一样吗?”司徒说得理所当然,好似没毛病。

    顾云曦可就不依了,“那我还和小屁孩儿是一个兜呢,哼,他是我的,那既然你俩都这般了,就把所有银票都放我兜里吧,和放他那儿一样的。”

    “那可不行。”

    “那十两,这也太少了,一点儿的不大气!”

    “方才可不是我说的十两起价。”

    “你!”顾云曦被噎得,无话可说,“成,反正我赢了两百两,今晚能睡个好觉了。”

    “不虚弱了?”

    司徒云玦那表情眼神,分明就是嘲笑加挑衅。

    “哼,不虚!”

    两人的骰盅一开,天意?司徒的点数还是少一点,虽然这回没那么邪乎,不像方才只有一个骰子的点数不一样,这回,都不一样,就是总点数,少一。

    “娘啊!”顾云曦吓一跳,这怕是撞了鬼了。

    看戏的人都明白,这桌上三人谁最厉害了。

    司徒云玦干笑两声,“咳咳,这是意外,纯属巧合。”

    谁信?三把都是如此。

    虽然点数不大,但穆丞羽赢。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发声,“这位兄弟,今儿就是打着主意送钱来了。”

    一阵哄笑,没有讥讽之意,单纯一句玩笑话。

    “你们还赌不赌?要赌的话,我们也下注来两局成不成?”

    司徒云玦侧过身子,“可是若没人买我赢,你们赚谁的去呢?”

    人群中有一人弱弱地问道,“我要是买你赢,你能好好来两局,让我赢点小钱不?”

    顾云曦双眼一闪,“既然要玩,就好好玩。”

    “怎么,你又有新主意了?”穆丞羽往她身边靠了靠。

    “我坐庄,玩骰宝,可好?这样大家都能玩儿了。”

    “你这轻轻松松全围,那我们岂不是亏大了。”司徒云玦可不想让自己兜里不多的银票全都进了顾云曦的口袋。

    顾云曦似乎苦恼地用手抵着下巴,“那……那换个人摇骰子?老板!老板在不?”

    人群中一直看热闹的老板突然被点到,慌忙应声,“恩?”

    “您现在忙不?”顾云曦有些谄媚。

    老板甩甩头。

    “那你帮我摇骰盅,我付你十两,但依旧是我坐庄,你若是想玩儿,可以让店小二帮你下注,您看如何?”

    老板想了半晌,有些兴奋,“我看行!”

    这辈子不是没进过赌坊,可不敢轻易下手啊,这过一把瘾还有十两银子拿,不错啊!

    “你们呢?怎么样?玩儿不玩儿?”顾云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她那铜瓶子给抱着了。

    “反正无聊,听你的。”穆丞羽绝不会反驳,知道这丫头总是会有办法捞点钱,就随了她去。

    “既然玩儿,规矩可就得定好了,大家都参与的话,这里不是赌坊,但也是愿赌服输,若是敢找店家麻烦,别怪我不客气。”

    顾云曦说话铿锵有力,店家老板在一旁赞同地点头。

    众人都吆喝这,客栈的大堂瞬间热闹起来,听着欢呼的声音,更多的人下楼来。

    竟然没想到,这么一家小小的客栈,几乎是住满了房客。

    “这季节,还不到运粮之季,怎么这么多人出远门住客栈?”顾云曦凑到穆丞羽边上小声问。

    “不知道。”

    “那便算了。”顾云曦嘴上说着,心里想的却是一会儿找老板问问。

    “怎么样?这就开始吗?”老板乐呵呵的。

    “恩。”顾云曦坐下来,“再拼一张桌子来吧,一边押大,一边押小。”

    “成。”

    店小二忙着布置,人群更是沸腾。

    司徒云玦站在穆丞羽边上来,小声道,“这丫头还真是到了哪里都有这般魄力,妥妥的老大啊。”

    “本世子看上的人,能差了?”

    “这会儿又端上架子成世子了?”司徒云玦冷哼,“这丫头怎么就开了窍?想来最早见她就像个胆小鬼,五年前见她时,就像是换了个人。”

    “也许还真就是换了个人。”

    “恩?”

    穆丞羽笑而不语。

    “我说你就别装神秘了,这丫头有啥秘密?”司徒云玦很是好奇。

    “我哪儿知道。”

    “哼,你就忽悠我吧。”

    穆丞羽笑着摇摇头,他哪里说得清,他也不知道,不过,顾云曦只有一个,都会让他想把最好的捧到她眼前。

    桌子摆上了,大家便围了一圈。穆丞羽和司徒云玦分两边坐着。

    “来,你们俩,银子掏出来摆上呀。”顾云曦说着,眼里闪现的光芒好似那些银子已经进了她的兜。

    司徒云玦无奈,现在才惊觉为什么要陪着着丫头胡闹,跟着她,无论什么地方都能变成赌坊了,“真是服了你了,就玩五局。”

    随后拿了一百两的银子出来。

    顾云曦挑挑眉,这有些不情愿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成!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老板开始摇骰盅,手法可不太熟练,晃晃悠悠地在桌上画圈。

    众人左看看右看看,这两个男人的状态着实琢磨不准。

    一个定睛看着那女子,一个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不过虽说这里缺了些赌坊的热情,但是想赢钱的心人人都有。

    骰盅停下,大家都掏了些碎银子,准备押上,此时就等两个男人的话了。

    穆丞羽将视线转向司徒云玦,“怎么样?”

    “二十两,我押大。”

    “那我就押小。”穆丞羽无所谓道。

    顾云曦轻咳两声,微张了张嘴,没敢说话,本想说两个人可以押同样的,但是想到其他人,全都跟着赢,岂不是她就血亏了,算了,穆丞羽输二十两就输了吧。

    司徒云玦看了顾云曦的神色,微不可察地笑了笑,没想到这丫头这般护犊子啊,合着他成了外人。

    想下注的都押上了,两边这样不在意,让其他人拿不准主意,也只能瞎蒙。押上了赌注就开始一阵一阵的叫喊,人人都希望有意念力,让骰子变成自己想要的点数。

    骰盅打开,总数十四点,大。

    客栈老板看了看顾云曦的神色,便将小的一边的银子给推了过去。

    顾云曦眼巴巴地望着穆丞羽那一锭银子,感觉心都疼了。

    “方才输了这么多给丫头,怎么着也得赢点儿回来吧。”司徒云玦得意地将那一锭银子揣进怀里。

    众人一听,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这意思,看来是认真地要赢了,这人的赌术定是高。在场大多数人都暗暗下了决心,下一把,跟着他押。

    穆丞羽扫过众人,起了坏心思。

    第二把,穆丞羽抢先喊了小,司徒云玦耸耸肩,“看来这还得比速度了,我只好押大了。”

    众人又不知道该如何押了,似乎,那白衣男子是无奈之举,很遗憾啊。

    纠结之后,还是差不多一半一半。

    毫无疑问,穆丞羽赢了。

    第三局穆丞羽还是抢了先,人们又跟着穆丞羽押上了,然而让众人失望了,这回,司徒云玦赢了,那出乎意料的样子还真是像模像样。

    顾云曦偷偷笑,小屁孩儿实在太坏了,这哪里是在玩儿赌局,分明是他们在玩儿那些无关人等。

    算了,不戳穿,这种时候,真想来点儿瓜子,或者糖画。

    第四局结束,反正都是赌点小钱,那些人输赢都是自己的,有些抱怨声响起,也无关紧要。

    最后一局,顾云曦向着老板点点头。老板明白,让出了摇骰盅的中间位置,顾云曦挪了挪凳子,“这最后一局,我来,规矩嘛,若是出现围骰,我赢,但是若是猜中围骰的点数,同样赢,不过,我可保证不了一定会出现围骰,你们自己押。”

    司徒云玦勾了勾嘴角,会玩儿。

    骰盅定。

    众人开始押。

    绝大多数人都猜测围骰,但是点数,每个点的都有人押,这样,总会有人赢。

    司徒云玦和穆丞羽就偏偏不走寻常路,一人押大,一人押小。

    场面争论得有些激烈。

    更多的是,有人发觉这女子实在不简单。

    “老板,你来开吧,我就不碰骰盅了,我可不出老千啊。”顾云曦举起手,亮了亮手心。

    老板刚刚也押了点儿,心中有些忐忑,二十两银子啊,全靠它了。

    打开骰盅,竟然是,三三四。

    十点。

    并没有出现围骰,众人视线飘向押小的穆丞羽。

    娘啊,这……

    咒骂声一片。

    顾云曦笑嘻嘻地,看着银子,跟长了脚似的,都到了穆丞羽面前。

    五局结束,众人议论纷纷,虽是散去,但几乎每人的话都绕着那个笑容明媚却带着点奸诈的女子。

    穆丞羽看着桌上一堆碎银,摇摇头。

    “老板,桌上的银子,你都收了吧,你看看今夜的几间房钱够不够。”

    老板听了,震惊中藏不住喜悦,“够了够了,还多了些。”

    “多出十两没,方才说过给你十两银子的。”

    “有的,有的。”老板忙不迭地点头,将银子慢慢收起来。

    顾云曦跟着老板到了柜台边,“老板,再跟你打听个事儿呗。”

    “恩?姑娘,说。”

    “为什么这么多人住客栈啊,最近也不是运粮季啊。”

    老板停下手中的动作,“姑娘不知道?”

    “知道什么?”顾云曦有些懵。

    “最近传闻说那山涧边上有宝贝,近一个月来,客栈生意实在不错,你们昨夜来,还就剩了五间房,你们要去三间。”

    “看着你这客栈不小啊,都住满了?”顾云曦惊讶,这得是什么宝贝,这般吸引人,她对宝贝也很感兴趣的。

    老板很是开心,“是啊,满了,以前也就能赶上中秋虞城的灯节能热闹热闹,我也就是这一个月临时扩了点屋子,以前那后头只是个院子。”

    顾云曦点点头,“谢谢老板了。”

    “没事,姑娘还要热水吗?昨晚那位公子可把我们一个店小二折腾得够呛。”

    “麻烦老板了,晚上可能还需要些。”听到说起穆丞羽,顾云曦有些小幸福,“一会儿我让他下来取,我这就先回房去歇歇了,再次谢谢老板了。”

    “不碍事,我一会儿让人给送上去。”老板挥挥手,看着顾云曦上了楼梯,他匆忙埋下头,收拾银子。

    **

    “看你今天心情不错。”

    穆丞羽点点头,“还行。”

    “有心情聊聊正事吗?”司徒云玦问道。

    “你说便是,我现在这般不容易说话吗?和我说事情还要这般等我心情好?”

    “哼,你要是受了刺激,又乱来,我可应付不了。”

    “唉,还真是辛苦你了。”

    “说这些没用的,你知道我的目的,而且,这其中少不了你,那你呢,你到底怎么打算的,而且这次去西域,到底是什么情况,我都还不太清楚。”

    “空了给你仔细说缘由,这是一个故事。至于以后的打算……”穆丞羽的眼神顿时犀利起来,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司徒云玦等着他,等他说出那个应该有的答案。

    “如果这次成功,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东西,我就回京。”

    “你回京,只是为了帮我还是……?”

    “帮你,帮丫头,还有…帮我自己。有的时候,往事会压的自己喘不过来气,特别是,涉及到根本无法触碰到的人。”

    “你是说皇上?”司徒云玦一直在猜,他不知道他离这个故事还有多远。

    “嗯。父亲捧他上位,到头来却安排了刺杀,而且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身份,或许,有一天,我和我父亲的命运是一样的。”

    穆丞羽又沉重下来。

    司徒云玦拍了拍他的肩,“算了,不想说便不说了。你今晚睡哪儿?还是要去陪着丫头?”

    “嗯,其实吧,也许是她在陪我。”穆丞羽露出笑。

    “你也是厉害,竟然上得了云曦的床。”

    “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儿。”

    “行了,赶紧走,别在我这屋赖着了。”司徒云玦捶他。

    房门突然被推开,“怎么从你俩嘴里说出来,都变了味儿。”

    “嘿,丫头。”司徒云玦挥挥手,他可不怕这丫头片子。

    穆丞羽干笑着,“我们没说什么呀。”

    “是吗?”顾云曦站在门口,笑对二人,却让人觉得阴森森的,“今晚呢,你就留在这儿吧,啊,我走了。”

    顾云曦退出去正要把房门关上,就听得穆丞羽的叫声。

    最后,依旧是穆丞羽死皮赖脸地跟着顾云曦回了房。

    某人曰,五年前就同床共枕了,现在用不着这么矜持。

    顾云曦只想骂,矜持你娘的才怪了!

    司徒云玦在房里轻声叹气,他的命运不会和他父亲一样的,当年的贤王是个好王爷,但这穆世子,哼,可不是爱戴百姓的好世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