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受伤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103章 受伤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又是一个清爽明媚的早晨,顾云曦拉开房门,一眼便见到了一直守在门口的穆丞羽,有些错愕,“你在这儿多久了?”

    “还好,你起得不算晚,喏,这个给你。”穆丞羽将手中的包裹塞给她,“一会儿收拾好,我们就出发,乔装一下,不太安全。”

    “好,知道了。你的面具,还在我屋里。”

    穆丞羽得意勾唇,“你昨夜是抱着睡的吧。”

    “滚。”

    “你先收着吧,那面具太惹眼,今天不戴了。”穆丞羽收住玩笑话。

    顾云曦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怎么回事?”

    “被人盯上了,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蒙混出了城,能走远些。”穆丞羽似乎并不在意。

    “追杀呢,能不能严肃点。”

    “放心,我会护你周全。”

    “谁要你护着了,我现在也能自保的,好吧?再说了,不能动用内力的你,还不如我呢。”

    穆丞羽看她得意的样子,好像嘴都要翘上天了,不禁笑出声来,“是是是,那到时候还得劳烦媳妇儿大人保护我呀。”

    “不和你多说了,我回去收拾东西,收好了来找你们出发。”

    “恩,好。”

    这回穆丞羽没有要强进她的房间,特别乖地走了。

    顾云曦摇摇头,没管他,回房收拾。打开穆丞羽给的包裹,才发现,这……是套男装。

    顾云曦咬咬牙,她还是有胸的好吧!

    男装,当别人都瞎么?顾云曦忍着冲过去骂那个蠢蛋的冲动,将衣服给换上了。

    为了乔装彻底,顾云曦对着镜子思索好半天,只能像个老爷爷一般佝偻着身子,好在她算不上特别高,这样身子微微躬着,效果还不错。

    头发都给盘了起来,塞进了帽子里头。

    收拾好包袱,就去找穆丞羽和司徒云玦。

    “我觉得我还差点儿东西。”

    “什么?”穆丞羽看她穿着男装器宇轩昂地走过来,觉得哪里不太对。

    “灰白色的假胡子,还有姜汁或者草木灰。”

    司徒听了她的要求,忍不住问道,“你这是?”

    “乔装嘛,扮老头儿。”

    穆丞羽瞟了眼某个部位,迅速移开视线,“咳咳,也对,你直着身子走路,有点儿明显,不过呢,你见过哪个老头儿骑马的?”

    顾云曦一掌拍到自己脑门上,“不好意思,是我蠢了,那现在怎么办?”

    “你就……看能不能,算了,你就穿你自己的衣服吧,头发嘛,多弄些辫子。”

    顾云曦点点头,又开始倒腾自己。

    等几人启程时,都快午时了。

    “要不吃了饭再走?”顾云曦搓搓手,对这家客栈印象还不错。

    “别了,一会儿真晚了。”司徒云玦抢先做了决定,决不能让穆丞羽同意。

    司徒云玦和穆丞羽都戴了人皮面具,换了身糙一些的粗布衣服,让一直跟着拉包袱的两个小厮先离开了,到下一个城镇温城汇合。

    三人骑着马,一副江湖儿女的姿态,晃晃悠悠的出了城,往山涧走去。

    这山涧最近传说有宝物,白日里都去那儿淘宝去,想用人群避开杨衡杰等人的追踪,从而进山林里,绕道去往温城。

    温城之后就得往西走了,便没有虞山山脉的庇佑,希望能在这一段路甩开他们,或者,直接伤了他们。

    “云曦,一会儿,若是有什么意外,一定保护好自己,还有,保证别让丞羽的蛊毒发作。”

    “恩。”顾云曦的视线从司徒云玦的脸上划过,有些陌生的脸,眼前出现的,却是熟悉的人。“司徒。”

    “恩?”

    顾云曦迟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她看见了他受伤,一人手中那个一个盅向着穆丞羽扑过去,司徒为了挡下那个盅,尽管离得有些远,但似乎用尽了全力救下穆丞羽,他的左后肩受了一剑,且是贯穿的伤口。

    剑,有毒。

    她,不在画面里。

    看她面色凝重,穆丞羽不禁问道,“怎么了?”

    “没事。”顾云曦摇了摇头,安抚下穆丞羽,才又看向司徒云玦,“司徒,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别一心救穆丞羽,保护好自己。”

    “什么意思?”

    “走吧,出城。”顾云曦不想多说,能够预见的事,还是忍下吧,毕竟不是每件事情都能看见的。若是出现方才的情况,她一定想办法保护他。

    这些人能追上他们,看来全怪她,因为她才会在仓洪城多停留了这么一天。

    暗自懊恼。

    穆丞羽骑着马,与她并行,“丫头,干嘛呢?你这样子,我会生气的。”

    看她的样子,分明是在自责。

    “知道了啦。”

    “真的知道了?不管我们是不是在这里多待了一天,杨衡杰总会带人追上来的,既然是早晚的事,我们在京中地区就解决掉这个隐患,似乎更好。”

    “好啦好啦,真的明白了。”

    不得不说,穆丞羽的解释让她很暖。

    出城之时,司徒瞥了瞥城门边的守卫,还有城楼上的那些人,看不出所以然了,只能作罢。

    山涧水清,是仓洪城的最重要的水源,也是一块宝地,滋润着附近的一片山林。

    至于宝物,有人说在下游处捡到一块玉石,在京城卖出一万两的天价,还有几块印着大和的金块。于是,从上游开始,人们就开始在河边寻找,经过山涧滋养的石头,开始挖掘大和时期的古墓。

    快到山涧处时,便有一股清新味道散开,像是春天嫩芽出土时候的清香。

    顾云曦很喜欢这味道,好似回到春日里的麦田里,埋下的种子在土壤里的幸福。

    可是容不得他们多想,还未从清香中回过神,身后跟踪的人已经露出了痕迹。

    “乔装都白花时间了。”顾云曦扁扁嘴,这满头的小辫可花了好些时候和精力呢,结果,一点儿用处都没有,该认出来的还是会认出来,“他们真的这般有信心可以撂倒我们仨吗?这直接出现会不会太草率了?跟踪不都是为了偷袭?”

    “或许他们真的有办法,他们带了蛊虫。”

    因为穆丞羽恶化的心蛊,顾云曦听见这两个字,很是敏感,反应有些大,“什么!”

    穆丞羽扯了扯她,“镇定些。”

    “至于是什么蛊,不太清楚。”

    “蛊虫是不是就用的像骰盅一样的东西装着?”

    “是。”

    顾云曦好似恍然大悟,有些激动,甚至有些害怕,“他们的目标是穆丞羽,他们向他扔蛊虫,你为了救他,受了伤!”

    “你怎么知道?”

    这才惊觉说漏嘴的顾云曦缩了缩,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我看见的,我能预见一些不好的事,我不能控制,也不能看我想看的东西,方才,我就看见了,而且,刺中你的剑上,有毒,你的血都黑了。”

    顾云曦说的话,司徒云玦有些没能反应过来,准确的说,超出了理解和接受范围,“你是说,你能预见未来。”

    “事实是这样的。”顾云曦点点头,“本来不想告诉你们的,这种事,不太好。”

    “别想了,安心些,你说的,我记住了。”司徒云玦在这样的情况下,别样的冷静,不管如何,他信她说的。而且,他必须稳住她的情绪。

    穆丞羽目不转睛地盯着顾云曦,似乎是在探究。

    “你别这样看着我。”

    “不是,只是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似乎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恩。”

    司徒云玦看顾云曦似乎还有些纠结,只好岔开这些话,“竟然下作到又用蛊,又用毒。”

    “防不胜防?我倒觉得在情理之中。”穆丞羽眯起眼,“楚暮那个人可不善良,总觉得他的阴戾气息有些重。”

    “你还说人家?你以前那气势,是个活物,都得躲你三丈远。”顾云曦忍不住插嘴,打击他,是她的乐趣。

    “上回杨衡杰被你伤成那样,都能从床上爬起来,一路追到了这里,想来楚暮是威胁了,不管是以命相抵,还是有什么把柄,总之,还是小心些,他们必定是下了决心,破釜沉舟来的。”

    穆丞羽淡定地分析着,尽管他离开太久,但有些人的性子和气息是变不了的。就那日他到村里的一瞬,他便知道,太子,不如眼前这人。

    “大概是我上回的威胁,让我们这位三皇子有些恼。”司徒云玦想了想,怕是只能直接打一场了。

    谈话间,三人已经渐渐步入山林之中,慢慢远离了山涧,毕竟那边人太多,还是不要伤及无辜的好。

    人群的喧闹之声,已经渐渐离去,身后的马蹄声也越来越急。

    三人相视一眼,驾马飞速地朝着三个方向散开。

    “穆丞羽!一定保护好自己!”顾云曦纵使担心,但也没办法,若是他们两人在一起,只能一起死的份,这般分开来,还能分散些敌方力量,只能祈祷司徒云玦能快点解决他那边的人。

    很快,司徒云玦那边开始打斗起来。

    顾云曦偏头看,景象在树木的飞速后退中断断续续呈现,司徒快准狠,不拖泥带水,都直取性命。

    跟着司徒云玦中的几人中,有一个身形动作慢了些许,可是手中握着的剑,分明不那么简单。

    司徒云玦轻笑,杨衡杰,自不量力。

    顾云曦的功夫只能防身,应该是打不过这些男人,只能身子俯在马背上,挥着长鞭,让马儿在山林里快速地穿梭,躲命。

    穆丞羽敛下神色,带着身后的人同样在山林里来回跑,眼见着司徒身边敌人不多了,便驱马朝那边去。

    剑锋交错,厉声凛冽,杨衡杰双眼充血,好似要爆掉一般,动作虽慢,但力道不小,甚至比他之前的力气还大上些许。

    司徒云玦察觉不对,却也只能应对着,暂时思考不了这么多。

    一招一式间,杨衡杰的伤口想来已经裂开,而后背和胸腔的骨头在咔擦作响,扭曲的面部,司徒云玦已经想到了他是多么的痛苦,在这具几近散架的身子下,招式的力量依旧不减。

    司徒云玦脑中一闪,刚好穆丞羽赶到身边,他大喊道,“丞羽,他被下了蛊!”

    穆丞羽神色一变,既然是被下了蛊,那就是一具傀儡,现在的情况都还能支撑着,怕是不那么简单。

    一个傀儡的杨衡杰就需要司徒云玦尽全力应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骚扰穆丞羽的手下们。

    穆丞羽只好自己先应付着。

    “丞羽,想办法你来牵制住杨衡杰,那些人我来。”

    穆丞羽的脑子飞速转着,而那些人自是能听清他们的对话,知道司徒云玦此刻无暇分心,更是奋力全力攻击穆丞羽,企盼着解决一个是一个,何况,重要的目标就是他。

    有几人已经从怀里掏出了蛊盅。他们一手拿剑,一手拿盅,身下的马匹也已经安静下来,围着穆丞羽慢悠悠的,离穆丞羽近些的几人依旧保持着高度紧张的打斗状态,随时准备出手。

    穆丞羽的深浅,他们,还不知道。

    跑远了些的顾云曦放心不下,找了一处有视线盲区的地方,是一个山坡,上去了又是下坡,她脑中一转,快速地从怀里掏出碎银子,冲下山坡,身子刚好被遮住,顺势一拐,就一瞬的工夫,他们失去了目标,下一瞬,顾云曦冒出来,而她手中的碎银子接连地快速飞出,直击各个马匹的膝关节。

    马儿受到袭击,猛地向前扑,而刚好,到了下坡处,马背上的人摔下马,朝山下滚。

    转眼,顾云曦朝着来时的方向已经跑出去很远。

    剩下三个幸存的人调转马头,赶紧去追顾云曦。

    顾云曦赶到的时候,恰好看见的就是穆丞羽被他们围着,有人手中拿着那棕色的蛊盅,她心里立刻就慌了,想到先前看到的画面,他们两个人都不能出事!

    匆忙从怀里掏出剩的不多的碎银子,朝着那几人的马屁股投去。

    用了巧劲儿,力道大,那几个那蛊盅的人没有办法牵住缰绳,马屁股被打,马儿受惊,先是猛地一跃,颠簸了一下,就开始跑起来。

    突如其来的颠簸,有两个人的蛊盅掉到了地上,紧接着,就看见他们的马抽搐起来,高大的马匹轰然倒地,而那马背上的人,恍惚间,穆丞羽的暗针直中眉心。

    司徒云玦看了眼,心下了然,“回生蛊。”

    这种蛊虫,是一种爱啃噬新鲜肉的蛊虫,会寻找最近的活物,一击即中,绝对死亡,若是蛊虫数量稍微多一些,那尸体最后会荡然无存,或许能剩下一两节骨头。

    看到马儿的惨状,顾云曦倒吸两口气。这蛊虫要是咬上穆丞羽,岂不是……

    娘的,敢这么狠!

    顾云曦火大,驾着马到了穆丞羽身边,现在所剩敌人数量不算太多,能应付。

    穆丞羽同司徒云玦交换了眼神,便开始了新一轮的绝杀。

    剩的人不敢小瞧这两人的小花招,看起来也不是绣花枕头,纷纷提剑就冲了上去。那些剑刃上分明有这不一样的暗光,都有毒。

    其中还有一人,似乎擅飞镖,梅花镖一个接一个,穆丞羽尽了最大努力躲避着,还有护着顾云曦,有些吃力。

    脚下一踩,抱着顾云曦从马背上跃下。

    顾云曦搂着他的脖子,随着他的身子落到地面,附在他耳边,轻声道,“小心那两匹马身体里的蛊虫。”

    离得近了,就是死啊。

    剩下有十一人,呈现合围势将穆丞羽二人围在中央,都居高临下。

    穆丞羽这般就显得势弱了。

    “丫头,还有三人手中那些蛊盅,能不能打掉?”穆丞羽小声地在顾云曦耳边说道。

    顾云曦瞥了瞥,简明扼要,“两个。”

    穆丞羽点点头,后面那个人的确不太好解决,那就两个。穆丞羽将顾云曦的手臂一甩,她整个人顺势弹了出去,被他再扯回来的时候,他身子微侧,两个便背靠着背。

    穆丞羽张开双臂,猛地一挥,数十根细小的银针飞散出去。

    顾云曦也同时出手,扔碎银子跟扔小石子儿一样,却是让她的心有点儿抽痛。

    马儿的嘶鸣啼叫惊起一群林中鸟,山涧附近的人也扯着嗓子询问。

    顿时,毫无声息。

    马倒下三匹,人,死了四个。穆丞羽解决三人,顾云曦解决掉一个。

    还有七个。

    可是这七个哪里还会给他们反应时间,让他们有机会出手群杀完全是失误。

    一个个纷纷从马上飞跃而下,直扑穆丞羽而去。

    顾云曦吃力地应对着,帮他挡下好些剑锋,感觉到身后之后似乎有所不对,不敢转头看过去,“穆丞羽,坚持住。”

    “丫头,我没事,专心些。”

    “恩。”顾云曦咬咬牙,不知道他是不是身体里的蛊毒要发作了,而他们四周,现在还有好些夺命的回生蛊。

    顾云曦立刻引着他换了方向,面对他的人要多上三人。那些人身子往上跃,准备继续对着穆丞羽下手,顾云曦拼尽全力扯住了他们的腿,狠狠摔下。可是一个女人的力气能有多大。

    顾云曦扯他们之时,离他们太近,有一人被拉扯住,他反手就是一巴掌。

    清脆的一声响,在穆丞羽心头震了震。

    “丫头!”穆丞羽也不顾应付其他人,暗针朝那人便飞射过去。

    顾云曦也怒了,“竟然打我脸!”

    暗针被他躲过,匆忙之下,那人低声道,“找机会下蛊,快!”

    冲上去的顾云曦脚下猛地停下,拉起穆丞羽就开始狂奔。

    跑了几步,隐隐作痛的小腹,让顾云曦想杀人。一阵绞痛,她面上发白。看了看穆丞羽,也好不到哪里去,豆大的汗珠从两鬓滑下,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热的还是蛊毒疼的。

    跑了没多远,身后的脚步声逼近。

    穆丞羽拉住顾云曦的手臂,使劲往一边丢过去。

    顾云曦感受到一股大力,手臂有些微疼,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已经悬了空。

    穆丞羽瞬间化身地狱的恶魔,那股戾气和凌厉直扑追杀的七人而去。他反正蛊毒也差不多了,发作一次保她安全,足够了。

    内力催动,蛊毒噬心,身子在空中旋转,从上直直坠下,身影一过,他似乎消失不见。方才打顾云曦的那人,突然身子向前扑,后背宛若被拆了骨头。

    那人倒地不起,到死都没明白,穆丞羽到底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

    他顺势抓着那人的后领,坠下,大手一捞,捡起掉落在地上淬了毒的剑,随手便是一掷,插入另一人的脑门。

    太过疼痛,似乎坚持到此已是极限,他慢了下来,身子摇摇欲坠。

    而另一边,司徒云玦,几乎打碎了杨衡杰的每一块骨头,这具傀儡才倒在地上,但依旧挣扎着,他替杨显感到惋惜和悲哀。

    急匆匆地朝着穆丞羽他们的方向去。

    那一瞬,穆丞羽身子软软地坠落,有一人的蛊盅飞掷而来,顾云曦转身,一把毒剑直指穆丞羽的咽喉,司徒云玦跃起,就要飞扑。

    “不!”这一幕,直戳顾云曦的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