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脑子进了水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110章 脑子进了水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文轩回到明轩苑,身后跟着两个丫头,她们手中提着食盒,明轩苑几位的午饭。

    文沁见他进来,慌忙问道,想也不用想,他们爹肯定会生气,“怎么样了?”

    “没事,你们别担心。”

    “小沁,这几封信能帮我送出去不?”顾云曦开心地叠好最后一封,放入信封里。

    “好,都送到哪儿?”

    “渝水镇的赌坊和青楼,都行。”

    “?”文沁拿着信的手顿住了。

    “吓着你了?”顾云曦捂嘴偷笑,“我家就是一个小村子,怕送信的人找不着,就送去镇上吧,我是赌坊的二当家,青楼嘛,是我姐姐的。”

    “你…你说什么?”文沁的手已经开始哆嗦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啊,感觉家里进了狼。

    连同文轩都傻眼,赌坊的二当家,青楼都是她家的。

    顾云曦见俩兄妹的眼神,便打趣道,“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会觉得我十恶不赦。”

    “没有没有,你想多了。”文沁慌忙解释,垂下头,不好意思,怎么能这么想她。

    “你本来就十恶不赦。”房间里响起第四个人的声音。

    顾云曦的眼瞬间锁定还闭眼装睡的穆丞羽,“你丫的,赶紧给我起来,还装睡!”

    穆丞羽纹丝不动。

    “穆丞羽,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把期限变成十五年。”顾云曦很傲娇。

    “哎。”穆丞羽睁开眼,坐起来,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都得不到顾云曦的同情了,他只好幽幽说道,“反正到时候也不是你决定,我强绑了,然后吃干抹净。”

    “咳咳咳!”顾云曦震惊,“这儿还有人诶!”

    “哦,没看见。”

    文沁和文轩彻底败了。他们俩一向清心寡欲,端庄谦和,今日通通破功。

    倒是文沁有一个疑问,终于能插上嘴,“不是说是白公子?”

    “他胡扯的。”顾云曦顺口答,手上还在折腾穆丞羽。

    穆丞羽也不奇怪,这丫头交朋友的速度他也不是没见识过,她通常靠直觉来信任别人。不过,文沁,还不坏。

    “好吧。”文沁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不是因为无趣,只是被噎得慌,难受。

    起身,到了桌边,倒了水喝。

    “小沁,那个人还有多久醒?”顾云曦没说名字,毕竟司徒同穆丞羽不一样,他是已经死去的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见不得光。

    “我先前去看过,应该最迟就晚饭前吧。”文沁想到她们似乎是着急赶路,有些不舍,“你们,是他醒了,你们就离开吗?”

    “恩,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这两日,真的谢谢你们,我口拙,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没事,什么都不用说的。”文沁很喜欢这个女子,喜欢她自由自在的样子。而自己,一丝都张扬不得。

    婢女敲了敲门,端进来方才热好了的饭菜。

    “来吃饭吧。”文轩先坐到了桌子边。

    顾云曦柔声问了问穆丞羽,“你还好吗?能不能起得来。”

    “没事。”穆丞羽弯腰揉了揉之前抽筋的腿,那个地方还有些酥麻。

    顾云曦等着他,还是将他扶了一把,到了饭桌边上。

    “如果那位公子身子可以的话,你们明天出发吧,我帮你们准备路上能用得到的东西。”

    “谢过了。”穆丞羽接了文轩的话。

    午后,四人一直聚在一起,东拉西扯,大多都是顾云曦在说,其他三人在听。

    顾云曦就像是个说书的,把她身边的故事瞎掰扯几句。

    “青楼的女人啊,个个都命苦,就看谁稳得住,有手段了,若是都留在青楼一辈子,就算是老了也能过活,可是有人就是想安定了,非要嫁人,但对于青楼女子来说,那就是痴人说梦嘛。”

    “你怎么不说说,那是因为被你给吓到了才非要离开的?”穆丞羽见她说得起劲,忍不住拆穿她。

    “哎呀,这些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再说了,她到头来也没摆脱我,我就是上村里溜一圈,她都会认为我针对她。”

    连文轩都止不住地摇摇头,他都没去逛过青楼呢,这丫头倒好,青楼之事张口就来,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倒是有趣,与常日里他所认识的青楼完全不同。

    “对了,如果你们以后有机会,去了京城,一定到醉意楼去逛逛。”

    “云曦,你在京城也有?”

    顾云曦吐吐舌头,干笑两声,“嘿嘿。”

    穆丞羽看她高兴的样子,也同样开心着,“你以后再开个小茶馆好了,就整天坐那儿说书也不错。”

    “不成,我就喜欢坐着收银子,说书是个什么活儿啊。”

    “行,你就坐着吧。”

    房门被敲响,外头一个丫头的声音传来,“少爷小姐,那屋的公子醒了。”

    “他醒了!”文沁最先反应过来,赶紧跑出去。

    “小沁她?”顾云曦没想到文沁这般激动,看着文轩有些疑惑。

    文轩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小沁这悉心照料的,方才的反应也有些过了头,文轩心里有些不好的滋味。

    三人跟着去了那边房间。

    司徒云玦平躺在床上,听闻他们的声响,偏头看了看。

    文沁帮他又看了看伤口,才道,“还是需要好好养养伤,他现在应该还不是特别清醒,等等再同他说话吧。”

    穆丞羽点点头,就在床边坐了下来。

    “丞羽。”司徒云玦呢喃。

    “恩。”

    便没了下文,看着司徒这般虚弱,忍不住感叹,“哎,若是被某人知道了,我觉得我人头不保啊。”

    文沁听了这话,愣了一瞬,低下头,显得有些落寞,转身就朝屋外走。

    文轩见了,心中似乎明了了些,朝着穆丞羽他们道,“你们说说话吧,我先出去。”

    “好,谢谢你。”顾云曦朝着文轩报以感谢的微笑。

    文轩点点头,追了出去。她就在不远处的石凳子上坐着,文轩过去,挨着坐下。

    “小沁,你有什么要问吗?或者,有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哥哥,很明显吗?”

    “我是你哥哥,自然懂你的心思。”

    文沁有些难过,“他应该有妻子了,是吧?”

    “这第一眼就因为他的外表喜欢了?”文轩觉得妹妹不是这样一个只重外表的人。

    “那年,你出事的时候让人回来求救,当时我担心,便找了过去,他救的不光是你,是我们俩。”

    文轩有些震惊,“我都不知道你去了。”

    当时他的确让人回府找救兵,但是后来醒来的时候,身边除了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就没见到其他人了,他自然以为,府里的人没来,毕竟这批人很可能就是雪夫人花钱买来的。

    “我伤得轻些,比你早一天回府,你回来也没提那件事,我也就闭口不谈,毕竟,不知道那些人是从何而来的。”

    “所以,你喜欢他?”文轩直接点明了。

    文沁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当我看见那丞羽的时候,我还傻乎乎地跑上去问他是谁,后来给这人换药,才发现了他手腕上的烫伤,和那时看见的疤痕一模一样。”

    “那穆丞羽,是京城的穆世子,皇上的亲侄子。”

    文沁听了这话,有些吃惊,看着分明不像啊,特别是与云曦一直斗嘴的时候。

    “跟在他身边的人,想来也不简单,所以……”所以别动了那些歪念头,这半句,文轩没能说出口。

    文沁完全明白的,“我知道了,哥哥。”

    **

    “司徒,能说话了吗?”

    司徒云玦终于点点头,“这是哪儿?”

    “温城文府。”

    “文府?”司徒云玦慢慢撑着身子坐起来,穆丞羽赶紧扶了一把。他的伤口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脑子清醒些,他基本就算是痊愈了。

    “恩。”

    “方才那个是文轩?”

    “你认识?”顾云曦凑过去,没想到司徒还真认识文轩啊。

    “恩,他算是我表弟吧。”

    此话就像是一个深水炸弹,炸懵了顾云曦,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之间有关系啊,“表弟!”

    “那你几年前真的救过他?”

    “恩。”

    “表弟是怎么一回事?”顾云曦很想知道其中的纠葛。

    “这个以后再说,怎么会到了文府?”

    顾云曦泄了气,“就是碰见了文轩,他认出了面具,带我们来了,给你治伤呗。”

    穆丞羽终于开了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先等等吧,既然来了文府,我看看情况,文轩的母亲是我姨母,当年我来就是知道了这层关心,想来探察一下姨母的死,正好碰上他们兄妹遭人追杀。”

    穆丞羽神情严肃,“暗影传了急信回来,上官是西摩东部部落首领,要讨伐皇室,可能会进京刺杀。”

    司徒听了消息陷入深思,“你怎么想的?”

    “皇上定不能有事,否则天下大乱,京中太子和楚暮还没分出胜负,怎么能容忍西摩这般小国践踏,再者,还没弄清楚这上官到底要干什么。我们要么是回京,等,要么是赶往西摩,如果他们还没出发,那就看情况制止,如果已经离开了西摩,那就找出他们的目的。”

    “你是不会回京等的吧。”

    “自然。”

    “好,今天给我一晚时间,明日天明出发。”

    司徒云玦和穆丞羽做好了决定。

    “司徒,文家这夫人我和丫头见过,这潭水虽然不是特别浑,但,文轩兄妹的日子并不特别好过。”

    “知道了。”

    顾云曦想到二人正在外头等着,便问道,“你打算同他们相认吗?”

    司徒云玦没有回答。

    “那…现在要不要叫他们进来?”顾云曦不知道司徒打算怎么做,也不敢贸然建议些什么。

    “恩。”

    ……

    “谢谢你多年前的救命之恩,我才知道,原来舍妹也是公子救的。”文轩诚挚地弯下腰,鞠了一躬。

    “文轩,文沁,不必谢。”

    “公子的姓名方便告诉我们吗?”文轩看着司徒云玦的双眼。

    “司徒云玦。”

    司徒云玦注视着二人,然而他们什么反应都没有。他便只好接下去说道,“你们的母亲叶氏,是我姨母。”

    他说得轻松,就好似方才同穆丞羽和顾云曦说出这个消息一般,他虽然只是偶尔关注了他们的消息,但是这个关系的概念却是根深蒂固的。

    “恩?”文轩的确没能反应过来,他母亲已经死了七年了,有的往事都似乎如同枯叶成泥,思索许久,才想起母亲当时的一句话来,他嘴里不自觉地冒出来,“京城昭远将军司徒府?”

    “是。”

    那年,如今的雪夫人还只是个姨娘,诞下文昆,老爷越发宠爱那雪姨娘,同时,他娘的身子似乎一日衰过一日,她便交代如果没了依靠,可以去京城,找司徒夫人。他去找了,得到的消息是司徒府早已灭门,想来是母亲太久未离开过这温城,未能得到消息。

    “昭远将军府不是满门被灭了吗?”

    “所以,我的名字不能对外交代。”

    文沁站在文轩身后,咬着嘴唇,有些难堪,羞耻,想到在这之前,她还……这是她的表哥?

    文轩大脑里闪过一些念头,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妹妹正在懊恼。

    “明白了。”

    这屋子里除了司徒云玦的四个人,似乎都有了主心骨。

    四人都等着他再接着说下去,等待着他所做的决定。

    “表哥,明日你们就启程去西域吗?”

    顾云曦挑眉,这改口改得挺快,千万别说动了司徒留在这文府里。

    “对,文府的事情,我暂时帮不上什么忙,何况具体情况我也为了解,那年只是突然想到你们,本说来温城看看,结果碰巧遇上那般事,也算是老天爷保佑吧。”

    听到司徒云玦这般说,顾云曦松了口气。

    文轩意本就不在让他们留下,便开门见山,“我想同你们一起去西域。”

    “为何?”

    “一来,我一个月后,本就计划去西边一座城镇,虽然没有到西域范围,但差不多也是交界处。二来,路上也能有个照应。还有一点,是出于我的私心吧,文家的事,我已经不想掺和,但是一时半会儿摆脱不了他们,甚至连我爹的视线都逃不开,所以……”

    穆丞羽接过他的话头,“所以,想借由我们一起出去。之前你提过一次,我拒绝了,如今知道了你与司徒的这层关系,我就会答应你一起去吗?”

    文轩自然听出了穆丞羽话中的愠怒。

    “我没有想过借由这层关系,就算没有,我也打算再请求一次,我不会过问你们的事,也不会干涉阻碍。”

    “逃离你父亲的控制有很多方式,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我们。”穆丞羽皱着眉,有些不悦。在他看来,或许这文轩有些得寸进尺。

    “世子,我并无其他意思。”

    “丞羽,让我同他单独说说吧。”司徒及时制止了二人之间弥漫着的淡淡的火药味儿。

    穆丞羽点点头,拉着顾云曦出去了,还有文沁,似乎也不适合待在这里,跟着一同出去。

    三人在石桌边上坐下,文沁还没从那消息里缓过神来。

    “小沁?怎么了?方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看上去闷闷不乐?”

    “没事。”文沁支起手,撑着下巴,“云曦,司徒…表哥,成亲了吗?”

    “啊?”顾云曦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没有啊,他身边还没见过哪个女子呢,若不是这小屁孩儿成天粘着我,我都要以为司徒和小屁孩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穆丞羽一听最后这话,严肃的脸直接崩了,那本就不大的火一下子冒出了口,“你这死丫头,脑子里净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生活没乐趣,还不允许我随意想想吗?”

    穆丞羽磨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这叫,随意想想?”

    “是啊,你看啊,你和司徒……啊啊啊!放开我!”

    穆丞羽突然把顾云曦拉到自己怀里,二话不说,扛上就走。顾云曦没反应过来,再说了,这个姿势,真的很累!

    随着顾云曦无用的拍打,穆丞羽冷哼出声,“我看你是刚刚跳进水里,脑子进了水,我给你倒掉!”

    “穆丞羽,我弄死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