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我月事还没结束啊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112章 我月事还没结束啊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文轩还没离开,听闻是他爹来叫人,心中有些忐忑,却又不敢违逆。

    司徒云玦跟上他们一起,穆丞羽在踏出院子之时,回头看了眼,文轩站在门前,似乎在担心着。

    他摇摇头,文轩虽然想着毁了文家,但是他连过问一句都不敢,也没有想过要同他们一起去见他爹,可见,这样的愚孝和懦弱,最后的结果,只可能是失败,除非他能改变自己这性子,能够有勇气明面对抗他爹。

    “几位,这边请。”婢女将他们三人带到了书房门前。

    “你自己应付。”穆丞羽直接丢下这句话来。这还是第一次,他对司徒云玦有了轻微的怒气。

    “恩。”

    三人进了书房,文老爷从桌上抬起头,见了他们,随即站起身来,像是热情真诚地对待客人。

    “欢迎,这么晚了把三位叫来,我也很抱歉,只是有点儿事找你们。”文老爷自然而然地挨着司徒云玦坐下,婢女上前倒上茶,就退出了书房。

    “请问文老爷有什么事?”司徒应对道。

    “三位如何称呼?”

    “文老爷可以叫我燕羽。”司徒从容不破。

    听到燕羽二字,文老爷浑身一震,他也是常常在外面跑的人,自然,听过燕羽堂,“你是?”

    “文老爷不必多想,这只是个名字而已,无关其他。”

    此言一出,文老爷已经不想去问另外二人的身份了,就冲那个男子通身的气度和那面金色面具,想来不凡,能和燕羽堂堂主一起的人……

    “犬子曾蒙堂主捡回一条命,在此,多谢了。”

    “还请不用放在心上。”司徒云玦冷着脸,架子十足。

    他的确是燕羽堂堂主,他也就是燕羽,但是如今已无当年之辉煌,自从穆丞羽离开,燕羽堂便没有集结发布过任务,再者,前几日,他们离开渝水镇之前,几乎将势力规整,安排好,基本上,暂时已经不存在了,除了到西域沿线的接应以外,其余人都是待命状态,如果他们出事,燕羽堂便解散。

    “犬子今晚来同我说,要与你们一同去西域,说是在路途中能相互照应些。此刻看来,完全是得堂主照顾了。”

    “此次我在山林中遇见江湖追杀,不幸受了伤,被文公子所救,我已经是万分感谢,听说文公子过些日子也本就要去往西域,便说着这就同行。”

    “真是感谢,这样,我也放心了,犬子还未单独出去办事过,本来还担心呢。”

    “先前,文老爷想问我们什么事?”

    “没事了,没事了。”文老爷暗自将自己宠着的那兄妹俩码了一通,方才还来哭诉,说是他们不正常,还是通缉犯,还好没直接问出口,不然惹上了,收不了场就完了。

    “方才我还与大公子商量了下,因为我们还有事要急着赶路,所以明晚就要出发。”

    “好好好。”

    “那,文老爷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早些休息,明天还要赶路。”

    司徒云玦三人没有再回话,点了点头就径直离开了文老爷的书房。

    看来,文轩的心思,文老爷一点儿不知道,只当是一个孝顺儿子,文轩隐藏得还不错。

    “司徒,没想到啊,直接抬出身份了。”穆丞羽双臂抱胸。

    “这样方便啊,你看,他连你们俩的身份还没问呢。”

    “燕羽堂堂主可是除了内部的人以外,没人见过真面目的呀。这么神秘的身份,就这么交代了,也算是豁出去了吧。”

    “反正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这个身份说了就说了呗,不过,我也是没想到,那文老爷这么相信我们,竟然没有一点怀疑。”

    “他怀疑了。”顾云曦突然说道。

    “恩?”

    “走的时候,看他的神情,是有些怀疑的。”

    “云曦,你看人挺在行啊。”司徒云玦拍了拍顾云曦的肩膀。

    “那可不,我觉得吧,这文老爷和文轩的性子挺像的,只能说,文轩遗传得很到位,两人都是不动声色,很容易给人一种真诚的感觉。”

    穆丞羽对于顾云曦说出这番话来,很是新奇,“丫头,你竟然开窍了!之前还那么相信文轩来着。”

    “之前那是我懒得动脑子而已!”顾云曦辩解。

    “恩,你这脑子还挺值钱的,就是懒。”穆丞羽一句话总结。

    司徒云玦倒还笑起来,“哈哈哈,一个人连脑子都懒了,这是得有多懒?”

    顾云曦就说刚刚那句话听着有点不对,这下,使劲瞅两人,带着怨恨。

    “算了,不和你们两人多说,穆丞羽,今晚记得去司徒屋里睡。”

    “啊!别啊,你看我们这回去,肯定连沐浴的水都准备好了。”穆丞羽立刻抱住顾云曦。

    司徒云玦叹口气,这俩到底是什么人呐!

    “你们俩以后要不要考虑一下克制一点,不要这么旁若无人?虽然我的存在感一向不强烈,但是,还是存在的吧。”

    “司徒,别这么怨念,今天我给瑾妍她们写了信的哦~我还帮你说了几句的。”

    “真的啊?你写信怎么不叫我,我也写一封啊!”提到瑾妍,司徒就不淡定了。

    顾云曦摊摊手,“你还睡着呢,我怎么叫你,放心吧,下回一定叫上你,一起寄回去。”

    “恩。”

    回了院子,文轩在院内等着他们,“我爹没有难为你们吧。”

    趁着穆丞羽和司徒还没开口,顾云曦立刻朝前跑了两步,“你爹好凶的,都以为我们诱拐你,他特别担心你的安危呢。”

    文轩慌忙说道,边说着还有要鞠躬的意思,“抱歉,还请原谅,我爹的脾气不是特别好,若是真说了什么,请各位别往心里去。”

    “你爹也这样对你吗?若真是也这样对你,那你可真是太惨了。”

    “也没有。”文轩明显不愿意说太多。

    “你觉得你爹是什么样的?”顾云曦穷追不舍地问,她看着文轩这般“文质彬彬”的样子很是着急,或许说好听点是隐忍,喜怒不形于色,但是,说难听点,就是懦弱,不敢直面反驳。

    “我爹?”文轩不明白为什么顾云曦一直问,心中特别忐忑,难道真的他爹说了特别难听的话,让这女子感到难堪了?

    “恩。”

    “还请大家谅解,我爹无心的话。”

    话又回到了远处,顾云曦实在无奈了,朝着穆丞羽跟前凑了凑,“没事,你放心,你爹没有为难我们。”

    “回去睡吧,明天要出发了,好好休息。”司徒朝着文轩说了两句,终是有那么点血缘关系,司徒的态度还算好。

    “恩,你们也早些休息。”

    “哎,他在我心中的第一印象全毁了,在山林里捡到他的第一面还觉得是个文雅公子呢,就连今日下午,我都还觉得他挺有脾气的,在这偌大的文府里也算是能撑得起来的人,真是彻底失望了。”

    听完这话,司徒径直回了房间,用脚也能想到,接下来一定有些腻歪到会遭天谴的话。

    穆丞羽揉了揉她的头,“怎么,没失望之前还有其他想法啊?”

    “没有啊,看你,就知道就算是文雅公子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那是什么类型?我也很想知道我在你心中是什么样子?”

    “活泼点的呀,不过我觉得文耀不错,就是小了点儿,比你还小,姐弟恋啊。”

    “这又是个什么古怪的词语。”穆丞羽皱着眉头思索着。

    “就是女子比男子年纪大咯,我其实觉得姐弟恋不太好,要不是你只比我小两个月,我早就把你甩到不知天南海北,天涯海角,苍山洱海了。”

    穆丞羽摇摇头,不想理她说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进了屋子,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就有婢女跑来,“公子,小姐,请问,现在就把热水给送来吗?”

    “恩,送来吧。”

    很快,热水倒满了浴桶,顾云曦脱了鞋袜,将脚伸入洗脚盆,羡慕地看着浴桶,她也好想泡一泡澡,这大热天的,浑身是汗,但是……葵水还没走,真是难受。

    穆丞羽拿了干净衣服过来,放到浴桶旁边,便看着顾云曦怔怔地望着浴桶出神,“丫头,你这是等不及了?”

    “胡说八道什么。”

    穆丞羽没再说话,背对着顾云曦,深吸几口气,他到了此刻,还有些犹豫,在心里下了无数次决心,要将身上的烧伤给她看,到了最后关头,还是想要逃跑。

    这几日进展有些快,他不想瞒她,如果她接受不了,他不能耽误了她,然而,要他亲口说出来,再被她强行要求看一看,只会更加难堪,不如借着沐浴,让她自己看吧,至少还会心疼他一会儿,至少,在发现之前,没那么沉重。

    “你在干什么?”顾云曦看着这纹丝不动的背影很疑惑。

    “我在想你。”

    “瞎扯。”

    “好啦,这就脱,你看着啊。”穆丞羽带着欢笑,内心里却满是苦涩。

    “谁要看你,赶紧进桶里去,别让我看见了。”

    “丫头,一定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着。”穆丞羽依旧背对着她,慢慢解开腰带,褪下外袍,接着,褪下内衬。

    顾云曦偷偷地,目不转睛地盯着,看着他的动作,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穆丞羽还没露出肌肤,却被顾云曦的声音逗笑了,这安静的空间里,她的丫头也这么紧张,连咽口水都这般大声了。

    “你能不能给个干脆!左右都是脱,是吧,你自己要求在我这儿沐浴的。”顾云曦觉得这人磨磨唧唧的,就是在故意逗她呢。

    穆丞羽背对着她的笑容都分不清是开心还是苦笑,“原来真的等不及了,做好准备哦,我真脱了哦!别吓到了。”

    “怎么还会被吓到,难不成有肌……”顾云曦最后的一个字还没说完,就看见了他的背。

    她是真的被吓住了,不是因为疤痕的丑陋和扭曲,只是因为突如其来,她没反应过来。

    穆丞羽没有听见动静,他没有勇气转过身,下一瞬,他立刻将还没褪去的内衬赶紧穿上。

    “丞羽!等等!”顾云曦捂住嘴,也顾不上穿鞋,双脚直接从盆子里踏出来,光脚踩在地上,慢慢走向穆丞羽,地板上留下一个个脚印水渍。

    穆丞羽没有停下,赶紧系上了腰间的细绳。顾云曦到了他背后,她知道他的心情,连脸上那么一小块疤都不愿意面对,更别说这背上的大片伤痕。

    她看着他的后背,感受到他内心的沉重和难过。她什么也不用说,也没有去扯下衣服再仔细看一看。

    只是从后背环住了他。

    她的手放在他肚子前,双手扣住,大有种死也不放的架势。

    “别怕。”她的脸贴上他的背。

    原来非要在她这里沐浴只是想要告诉她。

    “我不怕,我只是……”穆丞羽不知道怎么说,“前胸也还有,还有腿部,你若是……”

    “别说!”顾云曦打断他,她好像知道了他想要说什么,蓦地一笑,非常坚定地开口道,“我不会离开你。”

    听到这话,穆丞羽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有些开心,有些难受。

    “你不用去想我会不会接受你,你知道吗?在五年前,你生辰那日,我得知你是世子的时候,我看到你在别人面前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心里是什么滋味?我觉得,我配不上你,那时候,你分明才十岁,却有着不符合你年龄的气度和威严,我当时很害怕,也同样的,被你吸引,就是那日,我在湖边,心里无味杂陈。”

    穆丞羽静静听着,努力回忆着那天的情形。

    “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我应该离开你,但是我有期待着能在你身边,我想把这个选择权交到你手上,只要你要我,我就留下,你若是不要我,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大不了就是潇洒离开。”

    “我不知道你想过这么多。”穆丞羽垂下头,心里更加难受。

    “我说这些不是让你自责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就是想问问你,当时你的想法是什么?”

    穆丞羽努力回忆着,他连她的情绪都没察觉到,只是她在就很开心,“没有什么感觉,你在,我很开心。”

    “所以,现在的我,是同样的心情。我没有想过你不在,只是很自然地觉得你就在这里呀,你不要想什么配不上我的话,我不想听,我不在意这些的,你的伤,又不是伤在我的心上,只要我的心好好的,我就是爱你的。”

    不感动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更多的是沉重,自己何德何能,每天都听着她说她爱他,想起司徒说的话,她真的是特别的,他不能放开她,得赶紧娶了。

    穆丞羽转过身,将她抱在怀里,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心里。

    “穆丞羽,你要闷死我了!放开我!”

    “不放!”他满足地笑起来。

    “啊喂,你身上很多汗诶,臭死了,你还洗不洗澡了!再不洗,水都凉透了!”

    “一起洗。”话音刚落,顾云曦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脚离了地,随后,水,扑面而来。

    “穆丞羽!”一声大喊响彻明轩苑。

    顾云曦的衣服湿了透,他竟然,把她丢进了水里!抹了一把脸,看清眼前的画面,穆丞羽已经扔掉了上衣,裸露着的肌肤的确是伤痕累累,顾云曦根本来不及心疼,某人的长腿就已经跨进了浴桶。

    “啊喂,穆丞羽,浴桶没这么大啊!”

    “装得下我们两个的!放心。”

    “不是,我!”顾云曦面红耳赤,她不能进水的啊,仔细想了想,要是不说,她真的出不去了,“我,月事还没结束啊。”

    说完,顾云曦已经更不想见人,包括穆丞羽!

    穆丞羽恍然大悟,才反应过来,瞬间慌乱,“啊,那该怎么办,怎么办!”

    “你,出去!”

    “出哪儿去?”

    “这屋子!出去!”

    穆丞羽想了想,怎么遇上这样的乌龙,只好抱着衣服,狼狈地出了房间,裤子是湿的,鞋子也没穿……真是,想要骂老天啊!

    ------题外话------

    真的是很废啊!才写完,明天的大概也比较晚,但一定不会是今天这样,我要努力把更新时间调整回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