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红肚兜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124章 红肚兜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恶毒炮灰他弟[星际][综]刀剑攻略重回六零全能军嫂不死佣兵星际平头哥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说吧。”穆丞羽不想多费口舌。

    “你让我说我就要说?”秀娘已经撕下了伪装,毫不掩饰她的烦躁不耐,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暴脾气的大小姐。

    “如果你还想从这里活着走出去,最好说点儿有用的东西。”穆丞羽威胁着,双眸都透着厉光。

    司徒云玦面带笑容,似乎纯良无害,“作为一个巫师,巫术不行,武功也不行,你说你身后的人怎么会派你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

    “是吗?”穆丞羽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刀子来,闪身到了她跟前,刀子抵上她的面颊,“小心你的脸,花了就回不来了。”

    “别!”秀娘猛地尖叫起来。

    穆丞羽不屑地笑一声,他果然没猜错,她总是无意识地就在摸自己的脸,分明就是在意这张脸。

    “你的名字。”

    “秀娘。”

    “恩?还要抵抗下去?”

    “真的叫秀娘!”秀娘感受到脸上刀子的冰冷,赶紧叫起来。

    穆丞羽已经开始不耐烦,手上的力道加重,“姓。”

    “上官。”

    这两个字,是穆丞羽意料之中的,而司徒云玦倒是一愣,这不就是……

    “上官家的人可真爱穿红色的衣服?恩?”

    秀娘别开脸,被抓了简直就是耻辱。若是被他们知道了,她一样没命。

    “带我们去。”

    “凭什么!”

    “凭你的命在我手上。”穆丞羽收了刀子,他不担心她会拒绝,转向司徒云玦,“司徒,先带她去你那边。”

    司徒云玦同穆丞羽相视一眼,不用说什么,他便起身,将她搬了出去。

    穆丞羽走近顾云曦,将她脖子上的血玉解下来。转身出了房门。

    他刚离开,顾云曦的身子便开始猛烈地抽搐起来,大滴的汗珠从皮肤渗透出来,很快便浸湿了床单。

    而穆丞羽拿着血玉到了司徒房里。

    “这是你想要的,你现在告诉我,怎么用它?”

    秀娘看见这玄月血玉,眼睛都亮了起来,身子不自觉地挣扎起来。

    “上官家要找的东西其中一样就是此物吧。”穆丞羽见她没有要回答的意思,瞥向司徒云玦。

    司徒云玦会意,一脚踢了过去,秀娘连同椅子侧翻在地,她瞬间便吐出一口血来。

    秀娘掩下神色,“用你们皇族的血。”

    “皇族?”

    “是。浸泡它,然后戴在那人身上,由巫师作法,这块玉里面有个阵。这些我也是偷听到的。”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取到玄月血玉?”

    “这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被那无耻的轩辕家夺了去,还进贡给了你们。”秀娘咬牙切齿,话中带着恨意。

    “你们的东西?既然是你们的东西,为何要用我们皇族的血?”

    “这个,我不知道。”秀娘理直气壮,她是真不知道。

    穆丞羽不禁笑起来,“看来你在上官家里的地位也不怎么样,什么都不知道,那你肯定也不知道如何作法,那便算了。”

    说完,穆丞羽就朝门外走,本以为她知道点儿什么,得见见血,逼问逼问,不想让臭丫头看见,才转了房间,简直是多此一举,没用。

    完全不顾身后秀娘的叫喊,这下她没有什么用处了,就担心着自己的命了。

    踏进屋子,就见着床上抽搐得厉害的顾云曦。

    顿时慌了神,冲到她身边,想到这块玉,赶紧给她重新戴上。

    她乌紫的嘴唇,着实吓人,他不过离开一会儿,竟然成了这个样子。可是,戴上了血玉,她也没有一点儿好转。

    穆丞羽飞快地奔到隔壁,叫来司徒云玦。

    司徒云玦见顾云曦出汗的速度,也是吓了一跳。

    “这个蛊好厉害。”感叹之余,赶紧准备银针,准备针灸,一边准备着,一边同穆丞羽解释道,“这蛊虫在脑子里,我没有办法解决,只能控制她现在的状态。”

    “恩,她这个样子太吓人了,你说是我方才把玉拿走了造成的还是本来就到了发作的时辰?”

    “说不好。”

    穆丞羽不再说话,安静地让司徒云玦施针。

    几针下去,她的情况一点儿都没有变化,汗水还是不停地滚下,身子抽搐的烈度不减反增。

    司徒云玦只好停了针。

    “怎么回事?”穆丞羽焦心不已。

    司徒云玦难得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转念一想,也不是很罕见,毕竟身边这两人,一个在脑,一个在心,他救治过的人,不多,就有两人都是疑难杂症。

    想到此,不禁摇摇头。

    “司徒,你这是什么意思?”

    “等等看吧,既然,丫头都说了她每年都会昏睡过去,一定有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才对,蛊虫发作,不可能只是安详地睡着。”

    这句话算是安慰了穆丞羽,但他又止不住得担心,看着她这样子,他什么都做不了。

    “该死!”穆丞羽咒骂,有些烦躁。

    两人像是忘记了隔壁房间还倒在地上声嘶力竭的秀娘,就在顾云曦身边守着。

    一个时辰过后,她的抽搐才停了下来。

    浑身湿了透,发丝黏在脸上,真像是水中捞出来的。

    两个大男人在此,也不能给她换衣服。

    “要不你给她换了吧,这穿着湿衣服真的不好。”司徒云玦朝着穆丞羽可劲儿使眼色。

    “我……”穆丞羽内心在挣扎。

    “反正以后都是你的人,今天你给人家把衣服换了,明天赶紧哄到手,这事儿就能翻过去了。”

    要是顾云曦真的听见了,怕是得扒了司徒云玦的皮,都出的什么馊主意。

    “你快些吧,我先出去等。”司徒云玦说完还拍了拍穆丞羽的肩膀,才出了门。

    穆丞羽伸出手,想要叫住司徒云玦,但是那声“等等”就是梗在咽喉,出不来。看着这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和丫头,内心有点慌,嘴角还忍不住地上扬。

    有点紧张,有点……期待?

    “鬼丫头,你要是现在醒过来打我一顿还来得及。”穆丞羽双手不停地搓着,感觉有些下不去手。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想脱你衣服的,我是为了你好。”

    他还在自我催眠,减轻自己内心的罪恶感。

    两人从相识以来,已经做过无数出格的事情了,两人还未成亲,已经如此亲密,早就该遭天谴了。

    “算了,明天我就娶你!”穆丞羽都不知道自己说了句什么话来,双手已经伸向了顾云曦。

    掀开了被子,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内衬衣,那晚她知道自己快要睡过去,特地给换上的,她还说她能睡得舒服些。

    看着这白色的内衣,穆丞羽就涨红了脸,别过脸去,挥掉脑中里乱七八糟的画面。

    好半晌,才又战战兢兢地开了口,“丫头,你会不会怪我啊?”

    甩甩头,不敢多想,再次伸出恶魔的爪子,闭上眼,就开始解腰带。

    手总会碰到她的细腰,他浑身已经发热,触碰到她的腰间的布料,感觉一片冰凉。

    慌乱中,连一个简单的结死活就是解不开。

    他腾出一只手来擦擦额头的汗水,难得第一次觉得脸上的面具如此多余,闷得他难受,分明没有遮住鼻孔,却觉得呼吸不过来了,将面具一扯,直接丢开。

    不管三七二十一,飞快地解开腰带,解开她胸前的一颗盘扣,随即将衣服扯开。

    里面……除了还有一件肚兜,便……空空荡荡。

    “丫头,对不起啊。”这是穆丞羽第一次看见女子的身子,虽然他还没脱完。

    坐在床沿,将她的身子托起,小心翼翼地把袖子脱下,光滑的肌肤直接触碰到他的指间,他心中燥火难耐。

    再这样下去,他大概要爆掉了,赶紧将衣服褪下,还细心地拿了帕子,轻轻擦着后背的汗水。

    剩下的肚兜,又让他纠结万分,到底是脱还是不脱?

    他先将她放下,用被子盖好,走到柜子边上,翻了翻她的包袱,想找出一套干净的内衣来。

    结果,不小心,翻到了一件红色的肚兜,“咦,这个好看。”

    丝滑的感觉比她身上的白色肚兜好多了,这上边还有一对鸳鸯。

    “这料子做一身内衣也是好的,赶明儿做两套先。”穆丞羽拿着这间鲜红的肚兜开始心猿意马。

    又开始看她的包袱,仿佛打开了一个宝库,里面的东西都是他好奇的。

    但是……

    手中的东西似乎异常烫手,吞咽一番,才合上了柜子门,拿着红肚兜蹑手蹑脚地回到了床边。

    “换!”

    他依旧不敢看。

    将她的身子托起来,抱在了怀里,从背后将颈上后腰间的细绳解开。

    他感受到在两人的空隙间,原本的肚兜掉落。

    他的脸烧了起来。

    快速地将手头的红肚兜扯到胸前,不经意间,碰到她的肌肤,出汗过后的身子带着芬芳,嫩滑的肌肤,让穆丞羽第一次这般强烈地要想娶她。

    “云曦,我爱你。”

    他附在她耳边,最是温柔地表达着最深的爱恋。

    可惜顾云曦听不见。

    他不再如此害怕,脑子中也没有了污秽想法。

    好好地帮她穿好肚兜和内衣,扶着她躺下。

    满足地坐在地上,下巴搁在床沿,就这样看着她。

    司徒云玦见里头一直没了动静,坏笑一声,转了步子准备回房,这才想起来屋内还有那上官秀娘。

    慌忙过去,踹开房门,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司徒云玦揉了揉手腕,“还敢跑?”

    “丞羽,我出去一趟,你留在这儿,注意些。”

    穆丞羽打开房门,“这么晚了,去哪儿?”

    “秀娘跑了。”

    穆丞羽迅速问道,“自己跑的,还是有人救下的?”

    “应该是自己跑的,绳子还不算特别紧。”方才那椅子倒在地上,一定程度上来说,绳子圈就可以脱出来。

    “那你小心些,不知道她身边还有没有其他人。”

    “我知道。”司徒云玦点点头,走前还不忘探出头,朝屋里边望了望。

    “看什么看。”穆丞羽同样探出身子,遮挡住他的视线。

    “我就看看你干没干坏事,把人家脱了?”

    “闭上你的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司徒。”

    “行了,臭小子,逗你玩儿呢,你还给我摆出这副样子,我这辈子可不会有女人,你好好把握。”司徒云玦嘻嘻哈哈的不正经样儿,惹得穆丞羽想揍死他。

    司徒云玦去追上官秀娘了。

    若真是一个笨女子,想来也就只会逃回到小酒馆,可是不能准确判断。

    总之,先去小酒馆看看。

    司徒云玦一身黑衣,行走在屋顶之上,在夜色中穿梭。

    秀娘的一身红装很好辨认,即使在夜色中,也能够看清一二。

    到了小酒馆,司徒云玦直接闯了进去,本已经打烊在收拾的小二吓了一跳。

    “你……这么晚了,怎么来了?”

    司徒云玦不多想,直接闯进后堂的,寻着上好的屋子去。

    就小二刚刚那结巴的模样,分明是被吓住了,她肯定已经回来了,还交代说过,不能表现出她在的讯息。

    可是小二只是个普通人,这般一说,定会更加害怕。

    司徒云玦眼神划过,二楼一个身影一闪,他立刻跳上了二楼围栏,双手扒住围栏,身子一跃便翻上了二楼楼道,追着那身影去了。

    小二站在拐角处,张大了嘴,还没明白过来,自己看见了什么。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还未跑出去多远,司徒云玦就把她抓到了。

    从二楼跑出去本就是各家的天台或是房顶,就这女人的功夫,哪里跑得过。

    换了一身夜行衣的上官秀娘,此时更显得狼狈。

    “你放开我!”

    “还敢跑?就你这三脚猫功夫?”司徒捏住她一只手的手腕将她提了起来。

    上官秀娘一直反抗着,不禁疼痛得叫出声。

    “跟我走。”司徒云玦的耐心已经耗尽,不管她,将她押着就走。

    在这屋顶上奔走,上官秀娘惊叫出声。

    “闭嘴!”

    拎回了客栈,司徒云玦将她的手腕,脚腕都捆上了,保证她逃不掉,才将她丢在了床上。

    “你要干什么?”

    司徒云玦本要去找穆丞羽,听到她的声音,回过头,一副惊恐的样子,不禁有些不悦,“你在想什么?缺男人的话我可以去给你找几个。”

    上官秀娘脸一红。

    “就这么青涩,还会施展媚术?”司徒云玦分明在嘲笑。

    不再理这个蠢女人,出门去找穆丞羽。

    已经确定,这女人的脑子还不够下这样的套,一定是有人支使才对。

    “等丫头醒了就启程,让她带我们进沙漠。”

    司徒云玦沉思,沙漠他没去过,但听说是个吃人的地方,“带着她安全吗?我担心会有其他人来救她,或者……她会带着我们乱转,毕竟沙漠是她熟悉的地方,若是她有机会溜走,就有可能把我们丢下。”

    “但是没有她带路,就算我们有了骆驼,也不一定能走出沙漠,想办法把她看劳了,如果有人来救她,我们被俘,或许可以当做深入敌营,不过得保护好自己,毕竟到了巫师的老窝,还有不知道有多少的蛊师。”

    “恩,你当时如何回来的?”

    穆丞羽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我也不知道,或许是被沙尘暴给卷出来的。”

    听闻此,司徒云玦有些心疼。

    “没事儿,我现在好好的,我只祈祷,我带着你们这次,别再遇上那些骇人的东西,能平平安安到达沙城就好。”穆丞羽说这话的时候看着顾云曦,他最担心的,也就是他的丫头了。

    “恩,好好休息吧,她应该明天会醒过来的。”

    “好,那位上官秀娘,就交给你了,上官家,有趣。”穆丞羽不禁邪笑起来。

    这上官家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夜深了,他爬上床,抱着他的小丫头,满足地睡了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