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司徒家册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147章 司徒家册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重回六零全能军嫂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综]刀剑攻略盛世医香     司徒云玦拿着纸笔跟着石碑一路抄了下来,顾云曦也跟着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名字。

    突然发现一个刚熟悉起来的名字——林鹤。

    “丞羽,你看这个。”顾云曦的指间放在林鹤二字的旁边。

    穆丞羽扫了一眼,也露出一丝惊讶,那日平白无故地就提起了高家,看来这还有一层关系在。

    这块石碑真是太过神奇,联系了这么多以为毫无关系的人。

    “林鹤帮高家是肯定的,不过,看那个老头的样子,估计也无法从他那里下手。”穆丞羽回想起那张严肃而又透着精明的脸来。

    “没有突破口,真是太难受了。”顾云曦离开了这块石碑,走到门边,便看见外面的一点黑影。

    慌忙回身,压低了声音,着急道,“来人了,走!”

    另外两个人本就一直保持着警惕,在人家家里这般大肆游走,到底有些嚣张,听到顾云曦的话,身形很快地绕到石碑后面,从后窗跳了出去。

    他们刚小心翼翼地合上了窗户,高老爷带着一名随从就推开了此间屋子的门。

    三人不敢久留,却又好奇,一跃而上,直接到了屋顶。

    “你去检查一下后面,有没有痕迹,听说他们的身手很好,仔细些。”高老爷吩咐着。

    那人转身离去,高老爷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才在石碑前蹲下,嘴里碎碎念着,“这些日子实在太忙,都好一段日子没记事了,哎。”

    屋顶上掀开了一片瓦,三个脑袋凑在一起,往下看,他们方才还因为偷看稍微争执吵闹了一会儿,不过,他们动静很小,这样看来,就说明这位高老爷不会武功。

    于是三人更加大胆放肆地偷看起来。

    就见高老爷伸手在石碑底下捣鼓一阵,因为他们都看的位置刚好在石碑顶上,高老爷前倾的身子刚好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并没有看清楚是如何从石碑底部弄出来了一个小盒子。

    高老爷从案几下面钻出来,简单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将盒子放在案几上,掏出了钥匙,打开了上面的锁,打开盒子的同时,另一手又从案几下的抽屉里拿出了砚台和毛笔。

    盒子中有一个册子,他拿了出来,翻了翻,找到一页空白,便开始磨墨写字。

    写的什么,三人的视力还没有好到能看清楚,等他写完放回去收拾好这一切的时候,那个去巡查的随从回来了。

    “老爷,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好,回去吧,今日老夫人心情不错,你再去给她买盒厉阳街的桂花糕来。”

    “是。”

    三人耳尖,听见老夫人三个字,都竖起了耳朵,这老夫人,还真想见一见,不知道是敌是友。

    主仆二人前后出了这房间,刚走几步,想着又倒了回来,“你去找把锁来。”

    刚准备从屋顶下来的三人,听见这话,纷纷摇摇头,在门上上锁有什么用?窗户都开着呢。

    又在屋后等了好久,才等到他们将大门锁上,离开了这里。刚走,他们就翻窗而入,顾云曦最为积极,嗖嗖就到了方才高老爷蹲下的位置,开始在地面和石碑上摸索,但都没有发现那个可以拿出盒子来的地方。

    “小笨蛋,我来看看。”穆丞羽也凑了过去,四处都平平整整,连地板都是一整块,没有丝毫的缝隙,这让二人都不解。

    “刚刚谁说我笨来着?”

    “还真是奇了怪了,司徒,你来看看。”穆丞羽站起身来,叫了声司徒云玦,机关之事,还是得司徒云玦擅长些。

    司徒云玦看了看,摇摇头,他们俩都已经趴在了地面找,都没找到,他再看,也是徒劳,何况,扫过一眼,并没有机关的痕迹。

    “我们去找林鹤吧,反正还得做一身衣服。”顾云曦坐在地面,抬头望着二人。

    “也行。”穆丞羽第一反应不是别的,是她那身衣服,她穿上一定很好看。

    三人到了拿着布料又见到了林鹤,这回,林鹤看见了司徒云玦,微微怔愣了一下,他这张脸,长得和他父亲可真像,“你们又来到此地,有何事?”

    顾云曦一直观察着这位林鹤老先生的神情,见他在看见司徒云玦之后的一瞬间呆滞和恍惚,她就知道了,这林鹤知道这其中的联系,那石碑的含义。

    “林老先生,别误会,我们就是想再做一身里衬,先前那件衣服实在有些太……透了。”

    林鹤听顾云曦这样说道,点点头,便接过他们手中的红色丝绸进到里间做衣服了。

    “司徒,一会儿,你和他搭搭话,我看他方才的神色,有些怔愣,不过,没有敌意。”

    “我也注意到了。”司徒云玦陷入沉思,“可是,贸然提出会不会打草惊蛇。”

    穆丞羽神色严肃,“你先不提石碑上的事情,先随意问问。”

    他们三人在这城中,想来他们早就知道了,但是关于他们已经闯入高家的事情,的确不宜打草惊蛇,否则,估计就该杀人灭口了。

    “如果我父亲的死,和他们有关系,那估计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处理我了。”这一层一层关系梳理下来,各种可能性都想过了,不管如何,最起码的前提,便是三人的安全。

    “怕什么,反正打不过就跑,现在丞羽这小屁孩儿似乎也很厉害了。”顾云曦信心满满,说着还在穆丞羽的肩膀上拍了拍。

    穆丞羽无奈地摊了摊手,话糙理不糙,只能这样理解了,打不过除了跑还能硬着头皮上吗?他们三个都是惜命的人,在生死边缘挣扎这么多回,也就是不想死。

    三人在外面嘀咕了好一会儿,见到林鹤出来,才收了嘴。

    上回衣服都是由那个看上去像是助手的女人给送出来的,今日林鹤亲自出门来,顾云曦歪着头,看他,出门第一眼扫过的,是司徒云玦,而不是衣服的主人。

    趁着林鹤还没有走过来,顾云曦凑到穆丞羽耳边,悄悄说道,“怎么感觉他有话要和司徒说。”

    “那……”

    穆丞羽想说那就先看看,不行的话就直接问,但是林鹤已经到了跟前,“这是你们的衣服。”

    林鹤递给他们便转身,想要回到里间,顾云曦那双突然敏锐起来的双眼,怎么会没有注意到转身最后那个别有深意的眼神,她赶紧开口叫住林鹤,“林老先生留步。”

    “还有什么事?”林鹤身子未完全转过来,只是偏头用余光能瞥到三人。

    “不知老先生现在忙不忙?若是不忙的话,想请您喝杯茶,以表示我的感谢,这两身衣服,都很喜欢。”

    顾云曦下意识就觉得他会拒绝,本就随口扯的理由,只为了有一个能说话的空间,让顾云曦没有想到的是,林鹤并没有拒绝,反而说道,“就在我的店里一叙吧。”

    尽管这本就是他们所想,但他这样的态度,终究是让三人显得有些错愕。

    “随我来吧。”林鹤径直往先前的里间去。

    三人跟上,没想到里间里面还有一个门,穿过去,便是书房的模样,桌上还有未收拾的笔墨。

    “你们先坐,我去叫人泡壶茶来。”

    等林鹤再回来的时候,手中不仅端着茶盘,还提了一个盒子,这个盒子,看上去,与高家密室中他们偷看到的很是相似。

    “你们进过高家吗?”

    顾云曦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这谈话未免也太直接了……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这话是看着司徒云玦说的。

    而这话还透露出一个信息便是,高家,可能会伤害司徒云玦。顾云曦听出了这个意味,却忍不住戏弄一把,“什么叫不会伤害他,那就是会伤害我们了?”

    “你们与我无关。”

    这么冷漠的老头子,难不成意思就是要护着司徒云玦,而他们俩,自求多福?

    林鹤回答了顾云曦的话,就一直盯着司徒云玦,司徒云玦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遗憾,便点了点头,“进过了。”

    “那就是看过了石碑了,不过,也能料到,不然,你们也不会找上我。”林鹤给他们掺茶水,本来顾云曦想帮个忙的,毕竟这里自己是小辈,又是个妇道人家,掺茶倒水的事情做做也无妨,可是这老家伙说了那话之后,顾云曦便坐着等他倒茶。

    “是,可是没有解开那块石碑的意义。”

    “石碑……”林鹤叹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对于你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你不知道也是无碍的。”

    “可是……”

    “你父亲,曾是我的师弟。”一句话,点明了关系,也让整个谜团露出了那么一个小角,“这是你父亲的箱子,那块石碑上的人,每一家都会有一个这样的箱子。”

    “作何用的?”司徒云玦自然地拿起放在桌上的箱子,刚拿起来看了一眼,便是一惊,这锁孔,就是那钥匙的形状。

    “里面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一个记录册子,等你们看了,便能知道了,不过,我这里没有钥匙,当年你父亲只是放在我这里保管一下,没想到,没能回得来了。”

    “这钥匙……我有。”司徒云玦的视线就像是黏在了这锁孔上。

    林鹤也在一边坐下来,“恩?”

    顾云曦听到钥匙,赶紧从怀里掏出来,“给。”她将香囊递过去,便朝着林鹤解释道,“今日我们上了普陀寺,住持说这是高老夫人给我们的。”

    林鹤从头到尾的表现,流露出来的分明是一种惋惜和对司徒云玦的一种疼爱,这样看来,这林鹤老先生,就不是敌人了。

    “高老夫人?哎,没想到钥匙竟然会在她手里。”林鹤轻叹一声。

    而司徒云玦那边已经打开了盒子,刚要拿出册子来,林鹤便道,“回去看吧,这里面的东西是你们意料之外的,一会儿保持不了镇定,被高家的人看见了,就不好了。”

    听林鹤这么说,三人心里有了些底,穆丞羽想到楚暮,又问了一句,“这些东西,有涉及到楚暮吗?”

    “不涉及,但是,既然,楚暮的名字能出现在石碑上,你们看了这册子,就什么都知道了,回去吧,拿上两匹布,包一下,别让那些人看出来这个盒子。”

    林鹤的叮嘱,让三人对他有了尊重,这个老人是真心帮他们的。

    三人回了别院,自然知道有不少人注意着他们,虽然不是跟踪,但是一举一动,都已经落入了高老爷的掌控中。

    这个盒子被放在了桌上,顾云曦和穆丞羽根本没有身份去打开,而对于司徒云玦来说,最后林鹤的话,让他感受到这个盒子里的那本册子,将会有多么的让人意外。

    顾云曦看着司徒云玦犹豫不决,仿佛面前这个盒子就是潘多拉的魔盒,带着诅咒。

    “打开吧。”顾云曦等不了了,看着有些着急。

    司徒云玦伸出手,快速地打开。拿出了这个册子来。这一扯,才发现这册子并不像是书本那样,而是长长的一整页,折叠起来,就如同奏折一般。

    穆丞羽脑中却是一闪,“当年在毛玄那里……也就是扯开了一个这样长的折子,当初扫了两眼,并没注意,难道……”

    “毛玄的名字,不也在那块石碑上,看来,也就是这个吧,毛玄的册子上,肯定是关于楚暮的消息,所以才要追杀你。”有了这么一个联系,有的问题似乎就迎刃而解,但是更加让人好奇,这个册子上会是什么,能让楚暮追杀穆丞羽足足五年。

    司徒云玦整理好刚刚不小心拉扯开的折子,拿在手中,准备从第一页开始翻下去。

    顾云曦赶紧挪了屁股凑了过去,穆丞羽微不可察地撇撇嘴,为什么觉得最近这丫头很不安分,心里都开始吃上了司徒云玦的醋了,这还真是干醋,全是自己瞎想的,自我批评了一番,便也挪了过去,紧紧挨着顾云曦。

    第一页,入目的是四个字——司徒家册。

    册子翻过第二页,便看见了一个重要的词,高家。司徒长女嫁入高家。

    简单看下来,全是记录,每件事情都几乎是一句话带过,没有多加的赘述,很多事情,都是他们完全不了解的,一页一页翻过,速度却也越来越慢,因为已经开始提到了司徒野。

    对于后面的东西,有些害怕。当看见司徒野,杨心的名字放在一起的时候,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司徒野与杨心诞下一子。

    司徒云玦和穆丞羽头上一颗雷砸下。

    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杨心……诞下一子,难不成,是楚暮?

    这个疯狂的念头,迅速席卷了司徒云玦。这个册子上面,并没有标注时间,这样,根本无从查实。

    不过……前面几页已经出现过了司徒云玦和司徒瑾妍的名字,那这个孩子,应该……司徒云玦根本不敢往下想。

    如今的宠妃,丽妃,竟然和司徒野有染,还诞下了一子,这个消息,该是怎样的轰动!

    “你们……怎么了?”顾云曦还云里雾里,不太清楚二人是怎么回事,这些事情都没有让她提起兴趣,她不过是跟着意思意思,扫过一眼,就等着翻页。

    看他们这幅样子,才重新看了看这一页的内容,司徒野她知道,司徒云玦的父亲,然而,杨心……有点熟悉的名字,朝着司徒云玦问道,“杨心不是你娘吗?”

    穆丞羽知道司徒云玦可能根本没有听顾云曦说话,便接过问题,“杨心是丽妃,也就是楚暮和煦熙的母亲。”

    “啊……”这一声迟缓的惊叹,拉回了司徒云玦恍惚的神智,这几天状态本就不太对,他摇了摇头,接着看下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