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蛊虫慌乱

【书名: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 第153章 蛊虫慌乱 作者:佛系少女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三人最终为了以防万一,将祝文捆好了,塞进了床下,将收起来的蛊盅找了另一间屋子,锁在了柜子里,他们都不是蛊师,自然也不敢讲蛊虫随身携带,万一有个好歹,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简单收拾好,就出门去往苗老的那个胡同。

    苗老在昏暗的屋子里已经等了好久了,始终不见人来,这颗心一直提着,放不下,虽然知道那个孩子已经没有了大碍,但是一直没来,便一直觉着人没醒,刚想要再去那处别院瞧瞧,便响起了敲门声。

    苗老赶紧去开了门。

    “苗老,不好意思,来晚了。”相对来说,顾云曦和这苗老还算熟悉,便先开了口,“遇上了点儿麻烦事。”

    “何事?”

    “刚想出门,那个蛊师又来了,我们先解决了一通,出门又为了避开高府的眼线,稍稍费了一番工夫。”

    看三人平淡的神色,也知道,已经没有问题了,他的眼神飘向站在最后的司徒云玦,声音带着激动,“你真是司徒家的?”

    “是,苗老,您与家父是何关系?”这两日,林鹤是司徒野的师兄,高老夫人是姑姑,这又来一个,他都不知道该叫什么了。

    “我也就是个长辈罢了。”苗老垂下头,避开了司徒云玦探究的神色。他也没什么资格多说什么,他当初在司徒家也不过是个管事罢了。

    司徒家灭门,当初司徒野的小家已经举家搬往京城,后来听闻他们一家也命丧火海,如今见到好好的人,心中怎能不感叹,他也算是苟且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纵使与高老夫人交好,可是也心知老夫人的难处,多年来,除了隔些日子给些银子接济,也没有太多交流。

    如今见到司徒之后,差点落泪,“我想知道,那年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子脚下,可不是在江南灭门这般简单,自从司徒家没落,他就几乎不知道如今发生的事情了,而且,高老夫人有意将消息给截住,没让他知道,他知晓老夫人的心,这么多年,倒也淡然了。

    看见这神色,司徒云玦没法不动容,那饱经沧桑的脸上,出现的惊喜,庆幸,悔恨,几十年所有的情感,大概都展现出来了,“苗老想问何事?”

    “我是司徒家的大夫,司徒家灭门前,当初老爷将家里重要的一些管事都遣散了,还没问个明白,司徒府就成了一片废墟,那些提前遣散的管事,逃的逃,死的死,如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了,后来,我也只知道你们在京城遇了难,具体的,就再也问不出来,大小姐故意的,我知道,有的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可是心里这口气,咽不下啊,若不是如今大小姐还在人事,我这糟老头子也没有活着的念想了。”

    一番话,说得捶足顿胸,饱含的不知悔恨还是其他。

    司徒云玦眼前,又出现了那场大火,熊熊烈火映红了他的双眸,爹娘的喊叫,他听着好像来自遥远,“我也记不清了。”

    记不清,但如今也差不多查清了,一整个势力要你们的命,真的逃得过吗?连江南的司徒本家都全府灭门,他们一家四口能争得过什么?

    “小玦,罢了。”苗老拭去眼角的泪花,看出他不想说,也不勉强了,那些往事,在谁的心口不都是一道疤,“现在你们还好吗?”

    “今天的情况您也知道,不过应该是来寻仇的。想来高家应该会有所动作了,毕竟我们三个人,有两个都是他们必须要铲除的。”

    苗老听到这话,不由得看向穆丞羽和顾云曦。

    司徒云玦也不藏着掖着了,既然想要知道更多的,就得说清楚他们的情况,指了指穆丞羽,“他是穆世子,也是所谓的天命之人,对楚暮坐上那个位置有极大的阻碍。”

    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似乎真是气度不太一般,若是真的和楚暮有冲突,那他们在江南就危险了。

    “江南不大,苏城更小,高家在这里几乎是一统的局势。”苗老想说的,也就是高家在这里想做些什么,可是易如反掌。

    “我们也无意与高家硬碰硬,只是想得到些有用的东西就回京城。”穆丞羽说道,既然提到了他,那就表个态,他如今没有势力,在这里能掀起什么风浪。

    “嗯嗯。”苗老点点头。

    司徒云玦沉默了片刻,道,“至于司徒家的血仇,我一定会报的。”

    “我能给你们说的不多,要说关于高家的东西,你们可以去找丝绸铺的林鹤或者普陀寺的海住持。”

    顾云曦皱眉,“这两个人我们都已经接触过了,似乎都没有要给我们说点儿什么的意思。”

    “他们知道你们的身份了?”

    “恩,一人给了钥匙,一人给了盒子。”

    “诶?”苗老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不应该啊,既然知道了你们的身份,怎么可能……”话说到一半,想到的可能性也只有高家对他们的束缚。

    他们二人断不会害怕所谓的引火上身,只是,可能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危险……

    “我想办法联系一下他们,商量一下,苏城里头,高家眼线太多,你们也注意些,那处别院既然已经被盯上了,不如换一处住所?”

    “他们应该早就知道我们住那里了,可是一直没动手,我们几日来出门也能感觉到有尾巴。”司徒云玦思考着,这也是他们一直不理解的问题,若是打起来,指不定最后的结果,但是,只跟踪,不动手,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高家的行事风格如此。

    “他们可能是在等消息。”高家的作风向来手起刀落,快准狠,在这江南,灭掉一个大府邸,消息都穿不出去,更别说这杀三个人了。唯一可能的就是在等楚暮的消息。

    穆丞羽赞同地点点头。

    “明天我去找了林鹤二人就给你们递消息。”

    “恩,那我们先回去,先回去把那个蛊师给处置了。”

    三人告辞,苗老没留他们,等他们离开,视线扫过自己收下的八个孩子,该是行动的时候了,拼一把,倒也无愧了,能够安心下去见老爷了。

    顾云曦他们回到别院,还没推开大门便发现了问题,有人进去过,至于还在不在里面,这就不知道了。

    不多想,翻上了屋顶,小心为上。

    三人落脚都极轻,没有弄出一点声响,可是院子里可就热闹了。尽管他们也轻声着言语动作,但人多,交流起来可就不那么安静了。

    这些人看上去就是府内侍卫,想来是高家的人,这般大摇大摆地进了别院,也还真是够大胆的,想来刚到不久,他们似乎刚刚找到了蛊师,抬到了院子里,然而并没有停下来,还在屋内屋外穿梭。

    司徒云玦眸光一凛,那司徒家册的盒子和小册子都翻找了出来。

    “老大,没找到蛊盅啊。”

    “那会不会是这蛊师没带过来?”

    “不像啊,都被绑成这样了。”

    两个人小声讨论着。顾云曦趴在房顶上偷笑,锁蛊盅的钥匙在自己身上呢,还想要回蛊虫,想得美。

    “老大,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另一个侍卫从一间房里出来,向中间那人禀报。

    “那就赶紧撤。”

    这十人的小队撤离得很快,带着昏迷的蛊师匆匆从大门离开。

    “看来他们都不知道这里可以直接进高家啊。”顾云曦看着他们撤离的身影小声道。

    “毕竟从街道上来说,差挺远的,也就高老爷明白了吧。”

    司徒云玦担心的是那个盒子,“他们拿走了盒子,怎么办?”

    “那就想办法给偷出来。”顾云曦心里乐呵呵地,她还想去高家看看呢,这么大的宅子,就逛了逛禁地,没劲。

    穆丞羽知道事情轻重,“等苗老明天的消息再说,今夜别睡太死,小心些。”

    三人这才跳下房顶,回了房间。

    “诶!我中午扣在桌上的那条蛊虫不见了。”顾云曦看着被简单翻过了屋子,那个扣着的碗很明显已经打开了。

    “莫不是落下来,咬着谁了?”司徒云玦猜测。

    “咬了那个蛊师?”顾云曦想到那画面就觉得开心,被自己养的虫子咬了,也真是太衰了。

    还没开心完呢,穆丞羽就打断她,“蛊虫不会咬蛊师,他们身上有种特别的气味。”

    “哦。”顾云曦的笑容僵在嘴边,冷漠地说了句,甩手回自己房间了。

    穆丞羽被她的态度弄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司徒云玦担心蛊虫还在屋子里,“我们还是出去吧,万一蛊虫还在就麻烦了。”

    “方才这屋子进进出货这么多人,蛊虫对血肉的反应特别灵敏,可能……已经被带走了吧。”穆丞羽几乎是肯定地说道,“让他们乱闯,活该了。”

    穆丞羽预料得倒是准确,被咬的这位,还没走过街角呢,就蛊毒发作了。

    这是最后一个出这件屋子的人,没找到东西就随手翻开了那个碗,蛊虫很快就进了他手背上的毛孔,这轻轻的扎一下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也就没管。

    在这街角,毫无预警地就倒下了,倒在地上,浑身开始发红发热。

    “嘿,高可,怎么了!”其余人赶紧上前看是个什么情况。

    被叫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就跟昏迷没什么两样,他们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由两个人抬着往高府走。

    刚走到府门前,抬着高可的一人,也突然倒下,这样子和高可一模一样。

    众人瞬间就慌了。

    方才那个老大赶紧站出来,“都到了,赶紧的,将人抬回去。”看了看,随手指了一人,“你,跑快些去报告老爷,顺带让人请府中的大夫来。”

    “是。”

    众人不敢懈怠,虽然有些不敢碰这两个人了,但是这都到了府门前面了,也只好硬着头皮将人扛了进去。

    这条路,第一次觉得是这般长,众人心慌,在这样的时候,刚过了花园,又倒了一个。

    看着倒下的男子,其他还好着的人,赶紧都将已经晕倒的人丢下。

    真是邪了门了,进了一趟那个别院,还染上了什么奇怪的病不成。

    方才的老大心中不好受,自己的小队心都散了,在命面前,什么都不好使,站在这花园,众人就面面相觑,也不先开口发言。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方才跑进府报信的,跑得可谓是气喘吁吁,毕竟人命关天的时候。

    话音还没落下,又一人,软绵绵倒在了地上,最先昏倒的高可,现在已经开始轻微抽搐起来。这没抬着没碰着都还能让人倒下,众人一下子跳开老远。

    大夫毕竟没点儿拳脚功夫,跑得慢了些,等大夫到了,看着他们的样子,心里也不安起来。

    “怎么回事?”

    “胡大夫,你赶紧给看看,我们刚刚执行了任务回来,不知道怎么地,就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

    胡大夫毕竟身为大夫,何况又在高府已经待了多年,不敢违背,只能小心地到了高可身边,他抽搐的幅度越来越大,看来是最严重的一个,把上脉,这胡大夫的神色就严肃起来。

    “是毒,可是……”这是什么毒,胡大夫说不上来,这奇怪的脉象着实超出了他平日里看病的范畴。

    “砰”地一声闷响,又一个倒下了。

    这一下,已经倒了五个人,加上还昏迷着的蛊师,地上横七竖八地就有六个人了。

    那个小队老大真的开始慌了,都离了这么远了,还……他赶紧跑开,丢下一句,“我去找老爷。”

    等众人反应过来,老大都已经跑得没影了。

    此地不宜久留,还好好的几人都匆匆跑开,殊不知,这条钻来钻去的蛊虫已经进了其中一个人的血肉里。

    胡大夫看着独留自己的场面,脸都黑了,也顾不得其他,闪得远远的了。

    等高老爷过来的时候,看见这一场景,吓了一跳!

    “到底怎么回事?”

    胡大夫颤颤巍巍地上前,“老爷,是毒,不过,恕我能力不足,没查出来是什么毒。”

    老爷看着这一地……还有旁边的蛊师,淡淡出声,“看来是蛊毒。”

    “啊?蛊毒!”胡大夫吓了一跳,他不过就是个普通大夫,哪里知晓什么蛊毒。

    “暂时没有解药,先把他们安置在一个屋子里吧,别让其他人靠近了,胡大夫,你先医治这位吧。”高老爷指着同样昏迷着的蛊师。

    “好,我看看!”高老爷在边上,自然不敢再避开,只能硬着头皮把上脉。“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被打晕了。”

    诊出来没有什么大病,胡大夫也松了一口气,只要别传染到他就好。

    “先把他弄醒,那些人就有救了。”高老爷不想再多管了,看这样子也知道司徒云玦那三个人没事了。

    这里刚收拾好,侍卫院子已经是哀嚎一片。跑回去的蛊虫接二连三地作祟。

    顾云曦三人,真的没有想到这么一条误打误撞跑出去的蛊虫,将整个高府闹得天翻地覆。

    一晚上,除了几位主子不知情外,其余下人们,可是完全翻了天,传染病的谣言在整个府邸全方位蔓延开来。

    这夜,高府混乱了,同样的,宫墙里,三皇子楚暮也神色焦急。

    自然,是高冥炎将消息带回了京城。

    听到上官幽死亡的消息,楚暮为之一震,他与上官幽的合作,可不只是用几个人那么简单,其中暗地里的交易,可是庞大的数目。

    加上一开始穆丞羽几人往西域去的消息,他不得不将事情联系到了一起,莫非……

    穆丞羽他们杀了上官幽?

    这个想法在脑中形成,他不由得浑身微颤……

    ------题外话------

    终于有一天是早上更新的啦!欧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子谋婚:娇宠小妖妃相邻的书:美色惑爷:妻不可待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综]我选择当渣女[快穿]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单身狗终结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