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豁达

【书名: 长宁帝军 第四百二十一章 豁达 作者:知白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民国之文豪崛起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     杀上海岸的大宁战兵迅猛如奔雷卷地而来,求立水师的后队与大宁战兵才一接触随即露出败势,若海战的话他们还有几分胆色,陆战,他们真的是怕了,从骨子里怕。

    这是一种难以解释的现象,似乎谁在陆地上和宁军开战都没有几分自信,哪怕是黑武人。

    而宁人只要双脚站在陆地上,那种自信立刻就释放出来,浑然天成,胜势如狂风卷地,败势......不存在的,有也只是劣势,劣势下坚若磐石。

    另外一边,沈冷还在死守。

    他的方阵已经缩小了很多,宁人的战士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大军赶来争取时间,同样是面对生死,战兵皆有一种虽死犹荣的壮烈,而除了宁人之外,这个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军人都只能在胜势中见雄壮,在败势中哪有什么斗志可言。

    沈冷一刀将面前的求立士兵人头切开,刀子稍稍回来一点,然后从劈开的人头中间刺过去穿进后边一个求立士兵的眼窝,黑线刀往旁边一撇,刀子切出脑壳,尸体随即扑倒下去。

    “你该死!”

    一把弯刀从半空之中落下,高高跃起的阮青锋带着他自己的愤怒甚至是整个求立国的愤怒一刀斩落,也许他自己都不曾去想过,这一刀劈出来的,是求立最后那不甘衰落的国运。

    沈冷的黑线刀举起来将这一刀架住,巨力之下,沈冷的双脚竟然往后滑出去一些。

    阮青锋双目赤红,他当然看到了身后的大宁战兵铺天盖地而来,他知道自己再一次被这个叫沈冷的年轻人算计了,然而此时此刻,除了一决生死之外他已经再无任何想法。

    宁军虽然强悍凶狠,可要杀到这片空地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最起码这片空地上他的人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沈冷那点人已经扛不住多久。

    “这片土地,不收你的尸骨。”

    阮青锋一刀一刀砍下去,刀刀狠厉。

    “杀了你,挫骨扬灰。”

    他的刀很快,能纵横海域十几年,阮青锋的武艺自然不用多说,再加上决死一战必杀沈冷的信念,他的刀就变得更残暴。

    沈冷被弯刀逼退数步,可脸色却平静之极。

    阮青锋已经知道自己必败,这刀上的绝望化作力量,沈冷如何感觉不出来?

    “这片土地自然不会有我的尸骨,将遍野都是求立人的尸骨,多年之后你们尸骨做养分开出来的花儿,会为大宁歌功颂德。”

    沈冷一刀横扫,刀锋划出如同一道闪电,刀光竟是如此璀璨。

    弯刀将黑线刀荡开的同时阮青锋大步向前,一脚踹向沈冷的胸口:“你们宁人就算再强横,求立人也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不屈,这不屈会让你们陷入泥潭,哪怕开始的时候你们飞扬跋扈,最终你们的战兵将会被举国上下都心怀仇恨的求立人送进地狱。”

    沈冷侧身避开那一脚,一刀将阮青锋逼退:“你以为,你们现在所承受的,不是仇恨?”

    两个人的刀在不断的接触,刀与刀碰撞之中火星四溅。

    “别太自信了。”

    阮青锋再次冲上来:“凭什么只能是你们宁人赢。”

    “幼稚。”

    沈冷一低头躲过阮青锋横扫过来的弯刀,身子往前一冲,肩膀重重撞在阮青锋的胸口,阮青锋的双脚离地人朝着后边飞出去,才刚刚飞起的时候,沈冷的脚也到了,一脚正中小腹,阮青锋向后飞出去的速度骤然增加,若炮弹一样砸在地上,尘烟炸起。

    “战场上分胜负,你问凭什么?”

    沈冷跨步向前。

    阮青锋落地之后迅速翻身滚出去,才刚刚挪开,黑线刀噗的一声剁在他刚刚倒下的位置,刀子劈开土地犹如劈开浪潮,土往两边翻卷。

    沈冷一刀切空,双手趁势在地面撑了一下,膝盖收回然后猛的弹出去,双脚重重的踹在阮青锋的后背上,阮青锋扑倒在地,脸在地上搓出去至少两三米远,砂砾摩擦之下,脸上肉皮都快给磨掉了。

    阮青锋没有站起来,趴在地上的时候忽然侧身把弯刀甩了出去,弯刀急速旋转着,就好像有一个月亮飞向了沈冷。

    距离太近,避无可避。

    噗的一声,弯刀砍在沈冷的胸口,这一刀的力量居然切开护心镜,刀子卡在那,沈冷低头看了看,血从伤口里往下流出。

    他抬起手将弯刀拔下来,血便流的更凶。

    弯刀被他随手扔在地上,一步一步朝着阮青锋走过去。

    四周的求立人潮水一般涌上来,沈冷的刀便再一次泼洒出去一片血光。

    海边的阳光总是那么好,天空总是那么蓝,所以血也显得那么鲜红。

    沈冷脚下踩着血浸泡成沼泽的大地往前走,泥土从鞋底挤向四周,那里边有已经流逝的生命。

    沈冷的肩膀上被一刀砍中,皮甲的厚度不足以将弯刀上的力量都抵消,刀子切开皮甲砍进了肩膀里,而沈冷的黑线刀则将那求立将军的人头扫上半空。

    阮青锋挣扎着站起来,血流满面的求立水师大将军看起来像一个妖魔,披头撒发,铁盔已经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长发被血液粘在脸上,看着如此狰狞。

    他一把将身边亲兵的佩刀抢过来,嘶吼一声再次冲向沈冷。

    求立士兵也似乎看到了杀死沈冷的希望,沈冷身边拥挤到人脸都变得扭曲。

    黑线刀在扭曲的人群中上下翻飞,血液在黑线刀后边追随,人一个一个倒下去,沈冷身上也增加了一道一道伤口,皮甲上的刀口太密集,然后皮甲破碎,一条一条挂在沈冷身上。

    阮青锋一刀刺向沈冷,沈冷侧身避开的时候稍稍慢了些,体力消耗太大,身体反应已经跟不上思维,刀子在他胸口上横着切出来一刀伤口,而与此同时,沈冷的黑线刀也砍在阮青锋的肩膀上,差一点就是砍中了脖子,两个人同时跌倒在地,血糊糊的两个人啊,看起来竟是分不出谁是谁。

    求立人蜂拥而至,刀子落下。

    铁标飞来,密密麻麻,求立人随即如被放倒的麦子一样一层一层的倒下去。

    距离沈冷最近的那个求立人刀子已经往下劈砍,铁标从他的胸口贯穿过来,标枪上的力度将他撞的往前扑倒,刀子擦着沈冷的耳边落在他身后。

    宁军到了。

    杀出了怒火的大宁战兵一刀一刀的将求立人砍翻,还在反抗的,倒地没死的,刀子无情的在他们的心脏咽喉头颅上掠过。

    陈冉像是一头发了狠的猎豹,眼睛血红血红的冲过来,看到沈冷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炸了一样。

    “冷子!”

    陈冉冲过去将沈冷扶起来,阮青锋的刀离开了沈冷的身体,沈冷的刀也离开了对方的肩膀。

    跌坐在地的阮青锋似乎已经没几分力气,艰难的抬起刀又落下,明明已经不可能再砍到沈冷,却还是在一下一下的抬手落下,仿佛这样能把沈冷千刀万剐。

    烈红色的大宁战旗席卷上岸,求立人兵败如山倒,本就已经没了胆气,剩下的人除了逃之外已经没有任何想法。

    陈冉扶着沈冷往后走了几步,沈冷摆手示意还是让自己坐一会儿,他朝着陈冉咧开嘴笑了笑,那血糊糊的脸上便没了煞气,笑的时候露出那么白的牙齿。

    在地上坐下,沈冷看着对面的阮青锋,而阮青锋还在用刀子比划着他。

    “你赢了。”

    阮青锋吐出一口血水,想啐,可是已经没那么大力气,张开嘴,血水便顺着嘴角往下淌。

    “我恨不能亲手杀了你,为我姐报仇。”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沈冷,这是唯一还能做到的。

    不屈服。

    “你我一样都想亲手杀了对方,不过你想亲手杀了我的恨意来的还比我晚些,你姐死了之后你才开始想,我一直都在想,从我知道求立人的水师大将军叫阮青锋开始,我就想亲手杀了你。”

    沈冷伸手从陈冉腰带上把烟斗摘下来,那烟斗立刻就变得黏糊糊,陈冉连忙为沈冷塞上一些烟丝,然后点燃,沈冷嘬了一口后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血珠儿从嘴里喷出去很远。

    他长长的吸了口气,低头看了看伤,太多了,看不过来,想着这模样可不能让茶爷看到了,不然她会心疼死。

    “别说什么仇恨。”

    阮青锋狠狠的盯着沈冷:“就算是我们求立人没有去你们那边,以你们宁人的野心也早晚都会打过来。”

    “嗯,你说的对。”

    沈冷居然裂开嘴还在笑:“以我们宁人的野心,即便没有你们到我家园之中的屠戮掠夺,我们早晚也是会打过来的......不过我想着,陛下应该不会说那句臣服之地皆宁地,臣服之人皆宁人,求立除外。”

    他看了阮青锋一眼:“你应该明白,如果不是你们自己招惹,大宁的屠刀不会这么狠。”

    阮青锋的表情怔了一下,一时无言。

    沈冷挣扎着站起来,右手拎着他的黑线刀走向阮青锋,刀尖在地上划过,声音很轻,每个人却都听到了刀尖磨过砂砾的声音。

    “那时候我刚刚见到沈先生,沈先生说,人生之中苦楚郁闷太多,人又太复杂,有恩有怨,要想让自己不那么难过,不被俗事纠缠,便只能豁达。”

    沈冷走到阮青锋面前:“我问先生,何为豁达?”

    “先生说,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无愧本心,不留遗憾......所以豁达。”

    黑线刀落下,人头翻滚出去。

    沈冷拄着黑线刀没有倒下去,看着那无头尸体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好累。”

    他一屁股坐下来。

    “真他妈的疼。”

    ......

    ......

    【多多少少被最近发生的事影响心境,我欠的更新,以后都会补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长宁帝军相邻的书: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崛起原始时代后手长安著名神捕如意小郎君万世大唐皇权不科学的原始人大宋超级学霸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