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22章

【书名: 史上第一美人[系统] 第22章 第22章 作者:凉书月

强烈推荐: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汉侯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网上的争吵不休与选手无关, 走了一波新人,一切选手们不免得有些兔死狐悲。

    而施颜宿舍里,另外一个妹子f班妹子里张娟任也被淘汰了,李友婷和章潇潇感叹了一会儿,终究没说什么。

    晚上,施颜趁着室友入睡, 她照旧进入智脑空间。

    刚和赵合德碰上面, 打算进行训练, 却突然听到0983发出了一阵极其刺耳的警报声。

    【警报:宇宙星际罪犯编号01成功逃脱星际监狱、并进入地球星——低级位面天沧大陆】

    【发布紧急任务:地球星参赛选手施颜寻找编号01任务。[未完成]】

    施颜一脸懵然,她偏过头,只见旁边赵合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甚至直接大骂:“废物, 星际守卫都是吃干饭的吗?连个星际罪犯都能让跑了?”

    施颜:“……”

    还没等施颜细细询问,只见她面前出现一个银白如星空般的旋涡洞, 旋涡洞中强大的飓风朝着施颜卷去,她感受着自己的身子被旋涡洞撕扯着、想要吸引她进入漩涡洞内。

    眼看, 施颜要被旋涡洞吸进去,耳边赵合德惊恐的声音响起:“木兰,快呀,要来不及了。”

    施颜隐隐感受到身后似乎有一个人, 但下一秒, 她眼前一黑, 庞大的飓风将她卷起, 吸进银白色的旋涡洞。

    之后, 旋涡洞骤然消失,智脑空间中,一切仿如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风平浪静。

    ******

    天苍大陆,九州四国,天元国。

    天兴六年,初夏。

    天元国皇后张嫣于三日前御花园失足、龙胎不稳,现正在皇后寝宫桂兰殿待产。

    可接连三天,龙子不出,百官朝臣惶恐,宫女太监人人自危,齐齐跪于大殿乞求上天垂怜、国母安康,举国百姓牵肠挂肚。

    天元国现任帝王亓官雍,年号天兴,亲携太子亓官旻、以及六位成年皇子,皆拜于龙渊皇城太庙,祈求皇后平安。

    此时,太庙中,香火鼎盛、凛然肃穆。

    天兴帝身着龙袍、满脸疲惫,跪于太.祖牌位之下,身后是年仅7岁的太子亓官旻,他口中凄然祈求。

    “太.祖太宗在上,不孝子孙亓官雍拜见列位太.祖太宗,乃是雍无能,今至梓潼龙子三天未诞,雍实惶恐,恳请太.祖太宗,庇护后辈子孙绵延安康。”

    太子亓官旻年纪尚幼,却不乏赤子孝子之心,只见他眼中泛着水渍,眸中情真切切,口念:“小子旻祈求太.祖太宗保佑母后,保佑她肚中胎儿平安,小子旻愿折寿十年,祈求上天护我天元国国母、母子皆安。”

    ……

    卯时,天刚明。

    天元国龙渊皇城内,一夜之间皇宫百花齐放、花香阵阵袭来;草木皆青绿、如枯木逢春。

    皇宫之上突生金光,形成一座金桥。片刻后,金桥之上,百鸟展翅,如百鸟朝凤、盘旋于皇后寝宫桂兰殿。

    百花盛开、百草皆绿、百鸟朝凤等等天降异象,使得朝臣皆惊。还不等惊讶,便看到宫女太监狂喜之色。

    “生了、生了、娘娘终于生了,平安产下小皇女。”终于,这位小皇女‘千呼万呼始出来’了。

    龙渊皇城的西南角的太庙外,

    皇帝贴身大太监李兰心面色狂喜,得到宫里消息之后,连滚带爬跑到皇帝跟前,喜极而泣道。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天降异象,一夜之间,百花齐放、百鸟朝凤、百木逢春。吾国大喜,皇后娘娘产下皇女,母女均安。”说罢,李兰心朝着天元帝磕头。

    天元帝震惊,一甩龙袍,连忙站起身:“当真?”

    “奴才岂敢用此等大事欺瞒陛下。”

    顾不得震惊,天元帝连忙转身:“来人,摆驾回宫。”

    ***

    位于无上先天之境的云雾山、秋月斋中。

    斋主万剑一于三年前坐定闭关,却骤然被天元国公主出生的天降异象所惊醒,强行出关。他一出关,便前往太上境寻求太上临渊长老占卜。

    哪知临渊长老刚一卜卦,便口吐鲜血,被卦象之力所反噬,还草草留下一句:“天机不敢泄露,老朽只能言,此女于我云雾山、秋月斋日后既非福、亦非祸,端看斋主如何抉择。”

    斋主万剑一听后,眉头紧皱。一双剑眸在烛火映衬下,眸光明明灭灭,璀璨生辉。

    直到,

    空气里传来一声沉沉叹息:“罢了,勿论吉凶祸福,本座亲自走一遭去瞧瞧便知晓了。”

    ****

    皇后寝宫桂兰殿中,琼楼玉宇、灯火通明。

    皇后躺在黄梨木拔步床上面颊苍白、奄奄一息,她的贴身贴身侍女明月抱着新出生的小皇女,一脸乐呵呵道。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公主殿下出生便有异象,宫内外皆知公主出生百花齐放、百鸟朝凤、百木逢春,想来娘娘和公主殿下都是有福之人,受上苍垂怜。”

    皇后张嫣听后,煞白却不乏秀美的脸庞闪现万般爱怜,她只觉得生下这孩子宛如要了她半条命,却甘之如饴,恨不得将天下最好的东西送给吾儿。一时间,心思一动,将要抱抱宫女怀中的孩子。她想起身,便挣扎着说:“快,扶本宫起来,本宫要亲自抱抱公主。”

    另一个贴身侍女灿星见状,心下着急,连忙上前安抚:“娘娘,您身体尚未痊愈,太医让您静养,切不可妄动。”

    皇后张嫣不依,还没等宫女们继续劝阻,只见殿外突然传来一句豪放的大笑声:“太.祖太宗显灵,梓潼,你终于为朕育下皇儿。”

    亓官雍来到皇后床榻之前,张嫣挣扎起身,打算行礼:“臣妾参见陛下……”

    还不等她起身,就被亓官雍按在床榻上,只见亓官雍神色爱怜,连声说:“你我之间,何须多礼。”亓官雍并未用‘朕’来形容,足见他对皇后的尊重。

    从落魄皇子时,她一个丞相嫡女,嫁入皇宫。而后,同他一路走来,各种阴谋内斗坎坷,她的情谊他怎么会不知。后来,他登临大宝,却得知皇后早年在皇宫被人神不知、鬼不觉毁了身子,无法育子,得知此等惊天噩耗,他如晴天霹雳般暴怒,后宫血流成河。哪知,她却不以为然。即便如此,也不娇不妒,宫妃一个接一个孕育皇子,她皆一视同仁对待,帮他将皇宫打理的极好,他这一生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百姓万民,却唯独对不起皇后。

    直到七年前,对方时隔二十年,成功育下一名皇子,一出生便被亓官雍珍之爱之,立为太子。

    如今,她又为自己育下第一位公主……一想起自己这位一出生便带着异象的公主,皇帝亓官雍面上眉开眼笑。

    他大喇喇坐在皇后旁边,一伸手:“快,将公主抱给我。”

    “是,陛下。”明月上前踱步,小心翼翼将怀中襁褓稚儿递给亓官雍。

    亓官雍接过之后,只见金凤襁褓中,稚儿粉嫩,不同于其他刚出生的孩子全身褶皱、丑陋。亓官雍越看越爱怜,连连说:“不愧是朕的大公主,梓潼,你瞧瞧,咱们的孩子长得多好看,和太子一出生时完全不一样。朕还记得太子出生时,全身皱巴、像个泥猴儿。”

    张嫣听后,温柔一笑,眉眼柔情似水,连声道:“陛下可要为公主赐名?”

    亓官雍闻之,双眸闪烁光亮:“当如是之,朕这就为公主起名。”

    亓官雍想了许久,紧张道:“玉,宝石贵也,白璧无瑕,亓官玉如何?”

    张嫣拢眉,还没说什么,只见亓官雍自己摇头否定了。

    亓官雍:“不妥,不妥、朕还是过后在仔细想想。”

    张嫣娇笑:“陛下为公主起名,可否容臣妾为公主起一乳名?”

    亓官雍双目泛着精光,连连大笑:“是何乳名?”

    张嫣松开拢起的眉,看向亓官雍怀里的女婴,轻笑出声:“便叫玉宝吧,‘玉’字如陛下所说贵也、‘宝’乃臣妾与陛下手中至宝珍也,‘玉宝’乃是臣妾对她爱之、怜之、宠之,望她一生,能被陛下视为珍宝疼宠。”

    张嫣说着说着,眉眼水雾萦绕,丝丝深情厚谊缠绕皇帝心间,令他心旷神怡,心里一高兴,大手一挥。

    “来人,拟旨。”

    “皇后贤敏淑惠,为朕诞下公主,其功甚深。感念皇恩,喜得麟儿,今大赦天下,报以百姓同乐之。其女聪慧敏捷、安贞之吉、懿姿纯茂,深得朕心。今敕封为公主、加封号元御,仪服同列候,享封邑张北郡,钦此。”

    ……

    自此之后,百姓皆知皇宫里的这位元御公主一出生百鸟朝凤、百花齐放、百木逢春、深受天子宠爱。今上特地大赦天下、庆其出生,这可是连太子出生都未拥有的荣耀,足可见其尊贵荣宠。

    而桂兰殿,太子亓官旻看着宫女怀里粉嘟嘟的小不点,瞪大自己的双眸,连忙惊叹道。

    “母后,这就是妹妹?好小啊。”

    经过几天修养,张嫣已然能直起身子,明月拿起软枕,垫在她身下:“娘娘,这样可否?”

    “尚可。”张嫣轻轻点头。

    紧接着,她接过灿星怀里的女婴,然后递给太子看,温声道:“是啊,正因为妹妹还小,旻儿以后要好好保护妹妹,知道吗?”

    太子拍着小胸脯,昂起头:“母后放心,旻儿一定会当一个好兄长,照顾好妹妹的。”

    太子立下誓言后,便瞪大眼睛笑吟吟的看着襁褓里的女婴,只见她闭着眼眸、脸颊粉嫩圆润,琼鼻樱嘴、小巧玲珑,更加惹人怜爱。太子心中不由得泛起一股莫名的欣喜之情,他知道这是源于骨子里同种血脉力量的炽热。

    ***

    与此同时。

    皇帝寝宫紫宸殿,迎来一位特别的客人。

    “陛下,元御公主根骨其佳、先天奇经八脉大通,我秋月斋在公主出生时得长老卜卦。此女与天下生机息息相关有关,与我云雾山有缘,合该是我秋月斋的弟子。”一头戴君子造化冠、身着天青造化袍的男子平淡说道。

    亓官雍脸色铁青,胸中怒火暴涨,怒骂道:“混账,谁跟你云雾山、秋月斋有缘。元御乃是朕的大公主,是我天元国皇室贵胄,岂是你等凡夫俗子可以肖想的?”

    万剑一丝毫不在意皇帝的愤怒,他心平气和道:“陛下当知,公主乃先天道体,若为邪魔宗门所掳,势必要为其斩断俗世尘缘。仅凭天苍一国可护不住公主。更何况,如今公主出生,天降异象,只怕龙苑、醉楼的人已经在路上了吧。将公主交给云雾山、秋月斋,陛下可随时派人前往探视。若直接被龙苑、醉楼所掳,那时……其结果,想必本座也不必言明了。”

    天兴帝亓官雍脸色狰狞、心中气血汹涌,他眼眸赤红如血,从嘴中一字一句狠厉的道:“你敢威胁朕?”

    万剑一眼皮抬也不抬:“不是本座威胁陛下,而是公主于如今的天元国,是祸非福。若是陛下不顾念天元国百姓安危,举国之力抵挡邪门魔道,倒是有一拼之力。只是,陛下真的忍心天下战火弥漫、百姓生灵涂炭?”

    “那你且试试看,看朕忍不忍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史上第一美人[系统]相邻的书:BE狂魔求生系统[快穿]暗黑进化录[娱乐圈]忙内很闲二次元之斩神崇祯有把枪网恋吗,我女装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