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生病(捉虫)

【书名: 生存进度条[穿书] 第30章 生病(捉虫) 作者:不会下棋

强烈推荐:买房!囤地!发家!致富!百炼成神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天下第九快穿系统攻略武神天下九星霸体诀大帝姬     为了安心, 时进计划暗中观察一下,通过各种细节判断一下廉君到底有没有在生气。然而廉君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在发现他包扎完伤口却没老老实实去休息之后,直接揪住他的一截衣服,拉着他滑动轮椅, 亲自把他赶出了自己的房间,并关上了门。

    “我又不会打扰他休息, 他为什么要赶我出来。”时进心有不甘,还有些酸酸的,“明明之前卦九就可以在他午睡的时候直接守在他房间外间的沙发上。”

    小死残忍提醒:“我觉得是因为你现在太脏了吧……”

    时进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义正言辞反驳:“哪里脏了,我身上这身可是今天才换上的干净衣服!”

    “可你已经好多天没洗澡了……也没洗头……”小死继续残忍提醒。

    时进脸一僵, 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居然真的已经好几天没洗澡了,这期间还因为任务原因在地上滚了不知道多少圈,立刻觉得身上发痒了起来, 问道:“向傲庭带我去酒店那天,没给我擦擦吗?”

    小死怜悯回道:“别想了,他能帮你换身睡衣, 让你睡得舒服点, 都算是他体贴你了。”

    时进:“……”

    时进火速冲回房间,扒光自己好好洗了个澡, 直把身上的皮肤全都搓红了才只穿着一套薄睡衣出来, 看一眼时间, 发现居然已经差不多到了晚饭时间,忙随便换了身衣服朝着餐厅走去。

    到那的时候,廉君已经坐在了餐厅里。见时进起来,他如往常一样没说什么,只示意时进坐下,开始吃饭。

    时进还是摸不准他到底有没有生气,见桌上大部分是自己爱吃的菜,心里十分感动,忍不住再次解释道:“君少,我真的只是关心你,你如果不喜欢,我可以改。”

    廉君拿筷子的动作一顿,抬眼看向他,问道:“怎么改?”

    “……改得矜持一点?”时进试探回答。

    廉君放下筷子端起了汤碗,说道:“吃饭,吃完和我去书房。”

    时进:“……”怎么感觉气压更低了。

    ……

    吃完饭,时进老老实实跟着廉君去了书房,两人隔着茶几相对而坐,廉君取出茶具细细泡茶,问道:“伤口处理好了?”

    时进的视线不自觉落到了廉君扶在深色茶壶上的白皙手指上,点头回道:“处理好了,只是一点红痕淤青,没什么要紧。”

    廉君把第一道茶泼了,开始冲第二道,又起了话题:“说说这次任务。”

    时进小心观察一下他的表情,还是看不出什么端倪,于是老老实实顺着他的话题回答,把这次任务的过程大概说了一遍。

    廉君仔细听着,手上泡茶的动作一直没停,等时进说完时,茶也已经泡好了。

    他倒了一杯推到时进面前,说道:“尝尝。”

    时进端起来就是一口牛饮,夸道:“好喝!”

    廉君:“……”

    完全不懂品茶的时进得到了小死迟来的提醒:“进进,品茶不是这么品的,得一点点喝,细品里面的味道。”

    时进:“……”

    廉君慢慢坐直身,看着时进不说话。

    时进后背冒汗,深切体会到了马屁拍到马腿上是怎样一种感觉,不自在地挪开视线,在廉君的死亡视线下如坐针毡。

    “今天为什么要坚持过来吃饭?”廉君突然询问。

    时进张嘴就准备继续拍马屁,被廉君提前堵了回去,“我要听实话。”

    时进听他语气不对,忙把涌到嘴边的马屁咽了回来,斟酌了一下,回道:“我怕你有危险……你依然停留在b市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突然有老朋友来约,我总觉得不对劲。”

    “……你倒是敏锐。”廉君点了点轮椅扶手,倾身撤掉了泡好的茶,按铃让人给时进换了杯热奶茶,语气缓了一点,说道:“以后别再这么毛躁,心里有什么疑虑或者怀疑可以直接向我求证,不要一个人闷头使劲,孤军奋战不是什么好习惯。”

    这是在安抚?顺便教他如何正确处理危机?

    时进一愣,看着廉君无论怎么养都始终带着苍白的脸,脑子一热,一句话脱口而出:“廉君,你一定要活下去,活很久。”

    廉君顿住,抬眼看时进。

    时进说完自己也傻了一下,然后认命地叹了口气。

    以前他想救廉君,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进度条和小死,还有一小部分原因是出于人性的一点善意,但在和廉君相处了这么久的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他现在想救廉君,就只是因为他想廉君活着。

    人是感情动物,廉君这么好,他不想他死,一点也不。

    “活下去才有未来,廉君,你努力一点好不好?外面想你死的人那么多,你自己不努力一点,小心一点,我真怕你哪天突然就没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危险并不是因为准备周全了,就真的不会来了。”时进苦口婆心,说着说着忍不住挪到了廉君身边,抓住廉君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身体也往他那边斜了斜,满身操心老妈子的忧愁气息。

    他是真的怕,廉君的进度条每次都涨得跟过山车一样,理智告诉他可以不要那么急,进度条在走满前还有一个死缓,一切都是有机会的。但随着相处渐深,感情对情绪的影响逐渐加大,他真的没法保证自己时时冷静。

    廉君垂眼,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

    时进还在碎碎念:“比如说这次,大堂里有人又怎么样,他们隔那么远,万一隔壁包厢里的人突然发难,或者陈清来个玉石俱焚,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廉君没有接话,又侧头扫了扫两人之间越来越近的距离。

    “还有,你明知道饭局不对劲,那出门的时候怎么不多带几个人?不说把卦一他们全带上,带上卦三卦五总可以吧,只带卦二一个人实在是太冒险了。”时进毫无所觉,继续苦口婆心,大概是觉得廉君的手温度太低,还不自觉搓了几下。

    廉君眼神变深,终于开口:“时进。”

    “嗯?”时进侧头看他,两人一个坐正一个倾身,距离近得几乎可以数清对方的睫毛。

    廉君看着时进闪烁着真诚“单蠢”光芒的眼睛,清冽的声线不知为何有些低,语速也较平时有些慢,问道:“我的手好摸吗?”

    时进一愣,搓着廉君手的动作一顿,低头看向两人交握的手……几秒后嗖一下放开手弹到沙发另一边,表情僵硬了,边尴尬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边在心里戳小死,崩溃问道:“我怎么会握着廉君的手!我什么时候握上去的!”

    小死语气怪异,隐隐带着点兴奋:“进进,不要怕!窝支持腻!腻可以的!”

    不是,你在支持些什么!

    时进觉得自己脑子大概是坏了,或者刚刚被什么奇怪的东西上身了,看着廉君表情莫测看过来的模样,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试图自救:“君少,你的手太冷了,会所里虽然有暖气,但你还是应该多穿点。”

    廉君不理他,转身滑动轮椅去了书桌后,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身影十分冷漠。

    时进偷偷观察他,欲言又止。

    十分钟后,廉君突然抬头,朝时进示意书房门:“出去,你太吵了。”

    时进十分委屈:“我明明没有说话。”

    “你的呼吸吵到我了。”廉君不为所动,十分绝情。

    时进反射性屏住呼吸,坚持了一会,终是扛不住廉君的死亡视线,丧气地低下头,拖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书房。

    砰,书房门关上了。

    “小死,得罪了老板,我是不是要开始倒霉了?”时进站在走廊上幽幽询问。

    小死十分乐天,语气依然诡异地兴奋:“不会哇,宝贝会很疼你哒。”

    时进内伤,觉得自己这个金手指大概是废了。

    时间还早,时进回房洗漱完后躺在床上,翻了半天睡不着,漫无边际地纠结了一会廉君是不是真的生气了这个问题,思维发散着发散着,突然想起了这次出任务获得的那些重要战利品,思绪瞬间从天边拉回现实,唰一下坐起身,说道:“小死,我让你复制的资料呢,快放出来给我看看!”

    小死也一下子被从某种幻梦中拖了出来,激动地卡了一下机,然后一股脑地把一大堆资料塞到了时进脑子里。

    时进脑子一炸,倒回了床上。

    大堆资料如同幻灯片一般在脑内哗啦啦刷过,时进忍不住按住额头,觉得脑花快要被过多的信息涨开了。

    小死见状慌了,忙调整他的身体状况,给他加上一堆buff,抱歉说道:“对不起,我忘了这些资料不属于原身,和原主的记忆不一样,你接受起来会不适应。”

    “没关系。”有了buff安抚,时进慢慢缓了过来,顾不得和小死多说,专心寻找起了自己想要的资料。

    小死复制的资料总共有四份,三份来自于狼人老大狼哥,一份来自于元麻子,每一份内容都很多,如果只靠人工翻阅,没个三五天绝对翻不完。好在时进有小死帮忙,大约一个小时后,就筛出了一份最像是客户名单的东西。

    那是一份全部由字母和数字组成的名单,字母在前,数字在后,密密麻麻,乍一看就像是一堆乱码,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小死说道:“刚刚我用大数据分析了一下,基本确定这份资料就是狼人的客户名单,名单前面的字母代表的是人名,后面的数字则是用一种特定方法打乱的联系方式,最后面的几个数字应该是交易成立的日期。”

    时进询问:“能分析出联系方式打乱的规律,把它们还原吗?”

    “可以,但需要一点时间。”小死回答。

    时进放了心,说道:“不急,你慢慢来。”说完自己也琢磨起了这份名单,试图通过交易成立的日期找出些有用的线索来。

    不过他到底是不太擅长这些,没分析一会,就被这些密密麻麻的数字催眠困了,歪头睡了过去。

    ……

    一梦到天亮,晨起醒来的时进发现自己脑袋有些重的,还有些刺刺地疼,抬手一摸,无语地发现自己居然在发烧,温度还不低。

    小死十分心虚:“好像是一次性接受的信息过多,影响了你的身体情况……”

    时进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越挣扎越头晕,无奈放弃,边摸出手机给廉君发请假短信边问道:“昨天的分析有结果了吗?”

    “有。”小死回答,语气有些凝重,“名单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我还原了,但里面没有一个联络号码能和已知剧情人物的联系方式对上,并且因为这单交易最后作废,所以后续的金钱交易记录也是空白的,缺少了最重要的信息对比条件。”

    时进只觉得头更疼了,问道:“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咱们分析了一通,线索却断了?”

    “也不算吧……我根据名单上客户姓名的首字母,通过排除筛选法,核对了所有剧情相关人员的姓名,最后得到了一个最可能的名字。”

    时进听它语气不对,连忙问道:“是谁?”

    “徐川,时行瑞的心腹律师,当初过来给你宣布遗嘱的人。”小死回答,然后补充道,“在原剧情里,徐川最后被时纬崇收服,成了时纬崇的专属律师,给时纬崇提供了不少重要资料,帮时纬崇巩固了在瑞行的地位。”

    时进哑然,安静了一会才确认问道:“你确定?”

    “确定。”小死回答得十分肯定,见他表情不好看,安抚说道,“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分析错了,毕竟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客户名单上的字母就是徐川。”

    “不用证明了。”时进倒回床上,长叹口气,“和狼人交易的人多半就是他了。还记得我拒绝签署遗嘱后那反常增涨的进度条吗?当时我死活想不通为什么拒绝遗产之后进度条会不降反增,现在我想通了,问题不在我拒绝遗产上,而在我拒绝签署‘那份’遗嘱文件上。”

    小死立刻反应过来了他的意思,问道:“进进,你是说徐川拿来的那份遗嘱文件有问题?”

    “多半是,不过这一切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时进回答,脑子里各种想法乱冲,乱糟糟的理不清楚,“原剧情里原主在签署遗嘱后没多久就被绑架,被关起来折磨了很久,等原主被解救时,瑞行已经被时纬崇接管了。从原主被绑到原主被救这短时间里,瑞行到底发生了什么,时纬崇和徐川又在里面各自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些已经无从考究,我们现在只能保守猜测。”

    小死小心翼翼询问:“那进进,你觉得那个徐川,有没有可能是和时纬崇勾结的?”

    时进想了想,摇头:“我不觉得是,时纬崇确实对我没有杀意,而且当初我和时纬崇在医院见面之后,进度条立刻降了几点,我现在更偏向于是时纬崇的及时出现,让徐川和幕后黑手有所忌惮,没有再试图让我签署文件或者对我直接动手。”

    小死有些不放心:“如果万一是他呢……”

    “如果是,那就当是我脑残眼瞎,看错了人。但我还是觉得不是,时纬崇应该没有和徐川勾结,起码他肯定没有提前得知遗嘱的内容,这点原剧情有写,时家五兄弟是在遗嘱宣布之后才知道时行瑞把财产全分给了原主的。原剧情虽然有很多漏洞,但这种明确点出的事实,总不该也是错的吧。”

    时进扯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继续分析道,“还有,你仔细想想我在进入医院后进度条的那几波涨落,最开始我和时纬崇见面时,进度条降到了997,但在我用言语试探他之后,进度条又回升了,这里面的逻辑现在也是一清二楚——时纬崇被我的试探弄生气了,如果我当时继续说下去,时纬崇大概率会被我气走,徐川这时候就可以趁虚而入骗我签文件……幸亏我当时及时闭嘴了,拖着时纬崇留在了医院,还经由他的手,逼徐川把遗产一分为五,全部分了出去,不然我估计早就凉了。如果他们是有勾结的,那进度条根本就不会这么波动,时纬崇也根本不必在医院陪我,直接让我签文件就行了。”

    小死若有所思。

    时进说完思绪稍微理顺了一点,想起这段时间和时纬崇的相处,自顾自出了会神,突然揭开了盖在脸上的被子,说道:“现在想再多都没有用,要确定时纬崇和徐川有没有勾结,有个最简单的办法。”

    小死回神,期待问道:“什么办法?”

    “直接问他。”

    小死大惊:“直接问?!”

    “对,直接问。时纬崇现在可是个实实在在的好哥哥,当面问问应该没什么的,而且就算他的好哥哥模样是装出来的,那不是还有大腿在么,怕什么,反正死不了人。”时进倒是乐天起来了,振作起精神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眼前一花,又哐一下倒了回去,虚弱道,“不行了,小死我头好晕,帮我发条短信给卦二,让他带医生过来。”

    小死:“……”

    几分钟后,卦二和廉君一起带着医生过来了。

    卦二见到烧傻了的时进,十分没人性的开始幸灾乐祸,笑话他是皮过头遭报应了。

    时进没什么力气地朝他翻个白眼,挪动视线朝着廉君看去。

    廉君和他对视一眼,示意医生上前。

    医生大爷给时进测了测体温,挑眉,伸手拍拍时进的额头,说道:“这脑瓜差不多快熟了吧,不愧是年轻人,烧成这样还有精力发短信求救,而且一个字都没打错,身体素质不错啊。”

    时进被拍得生无可恋,难受说道:“龙叔,别拍了,脑花在荡,快给我扎两针吧,我难受。”

    龙叔大发慈悲松手,熟练地兑药水拿针,说道:“我就喜欢你这么听话的病人,扎两针是吧,放心,叔这就给你扎。”说着还意有所指地看了旁边的廉君一眼。

    廉君理都不带理他的,滑动轮椅来到时进另一边床边,伸手碰了碰时进烧得通红的脑袋。

    时进被他手上的温度冷得一哆嗦,哆嗦之后就觉得舒服,歪头挪了挪脑袋,把过热的脑门贴在了他的掌心。

    廉君收手的动作停住,犹豫了一下,又把手贴了回去,轻轻按了一下他的脑门,问道:“很难受?”

    “还行,就是晕。”时进回答,又把脑门往他掌心怼了怼。

    卦二在旁边不敢置信脸,一副看到了神迹的模样。

    廉君指尖微动,摸了下他鬓边的头发,突然说道:“头发长长了。”

    “是吗,我都没注意……”时进闭上眼,意识慢慢有些昏沉,知道自己这是扛不住要迷糊过去了,忙强撑着精神睁开眼,看向廉君说道,“君少,你别一直在我这里呆着,小心我过了病气给你。”

    廉君听着他含含糊糊没了精气神的声音,又摸了摸他的头发,应道:“睡吧。”

    时进撑不住睡了过去。

    龙叔视线在廉君依然放在时进额头上的手上停了停,拆开一个退烧贴,挤开廉君的手,啪一下把退烧贴贴上时进额头,说道:“时进说得对,君少你快出去,发烧虽然不传染,但万一感染点别的什么毛病就不好了,你身体弱,可受不住。”

    廉君拢眉看他一眼,又看了眼贴了退烧贴后表情舒缓了一些的时进,终是没说什么,收回手,滑动轮椅来到卦二身边,吩咐道:“你在这守着,有事给我打电话。”

    卦二点头,送他离开后走到床边,看着时进睡着后越发显得傻气的模样,忍不住伸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小声嘀咕:“你这家伙……不会真的让你痴心妄想成功了吧。”

    正在给时进绑压脉带的龙叔闻言看他一眼,低哼一声,给时进擦了擦药,稳准狠地把针扎入了时进的血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存进度条[穿书]相邻的书:时之使命盗天之路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升官发财在宋朝秘术师地球人的小商铺符箓封神英雄联盟之全民外挂极品武尊系统网游之无敌幸运值狮子联萌格斗武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