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小手拍拍

【书名: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子 第66章 小手拍拍 作者:甜即正义

强烈推荐:天下第九快穿系统攻略买房!囤地!发家!致富!六零小仙女天帝传九星霸体诀武神天下带着庄园养娃致富     乔奶奶看乔晚晴今天迟迟没起来,就把粥放电饭锅里煮了, 然后去田里帮忙摘菜打包, 乔晚晴起来只要做个饭就行了。

    可是等她弄完回来, 已经八点多了, 却听到厨房里传来一股焦味, 她吓了一跳, 赶紧跑进厨房, 厨房里的一幕却令她哭笑不得。

    半残人士顾先生,正在厨房里做早餐, 他大概不会生火,就用电磁炉做的,乔奶奶进去的时候, 他正在煎蛋, 只是那煎蛋, 已经不能叫做煎蛋了,应该叫煎炭。

    关键炭就算了, 一边已经烧黑了, 另一边还是生的, 乔奶奶进去的是, 他正在笨拙地用铲子艰难地把它翻过来。

    而口口,由于乔晚晴每次煮饭的时候,口口很喜欢围观看锅里炒得滋滋作响的菜, 所以乔晚晴放了个四方形的塑料凳子在厨房里, 专门供口口站着围观锅里的菜。

    现在, 他把凳子推到电磁炉旁边,拿了个小碗,用汤匙敲着小碗,看着爸爸煎的蛋,兴奋地敲着碗,口水流了一衣襟。

    顾晏卿关掉电磁炉的开关,十分懊恼看着已经煎焦的蛋,他看到乔奶奶进来,说:“怎么我煎这个蛋,上面一点都不凝固,一翻动这个荷包蛋就散了,不翻就焦了。”

    顾总没想到自己叱咤商场,却被小小的荷包蛋难住了,怎么也煎不出里嫩外酥的荷包蛋来。

    这蛋黄它自己会流出来,一下就散掉了,没办法成型,更别说荷包蛋了。

    由于昨晚用力过猛,今天乔晚晴累得厉害,浑身酸疼,根本没力气起来做饭,顾总就自告奋勇,结果煎个蛋就把他难倒了。

    口口见爸爸把糊掉的蛋铲出来,忙伸过小碗去接,结果他爸爸又把它给铲掉了,口口小嘴一撇:“爸爸,口口、口口饿~”

    乔奶奶洗了一把手说:“我来做吧,煮了粥,口口可以先弄点粥给他喝。”

    虽然顾总很想大展一下身手,表现一下自己的男友力,可被现实无情地打败了,所以只能乖乖地给口口喂粥去。

    乔晚晴睡到吃早饭才起来,口口现在长大点,又开启了一项新技能,就是告状,他拉着乔晚晴的手,结结巴巴地说:“爸爸、爸爸蛋、蛋坏了!”

    正在给口口吹冷乔奶奶给他弄的水蒸蛋的顾总:“......”

    虽然他知道口口是想告诉他妈妈什么,但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顾晏卿听得出来怪的,乔晚晴这个阅遍小黄文的自然也听得出来怪了,她忍笑地问口口:“爸爸的蛋蛋怎么坏了?”

    口口歪头想了一下,大概在想表达的词汇,想了一会,他眼睛一亮,想到了:“煮、煮的。”

    “吃蛋,”顾晏卿把蛋舀进口口的嘴里,堵住他的嘴,刮了刮他的鼻子说,“小小年纪就会告状,小坏蛋。”

    “爸爸是大、大坏蛋!”口口不甘示弱地说。

    “......”

    乔晚晴根本没指望顾晏卿能做出什么好吃的东西来,在她看来,对方连火都生不起来,没想到对方还懂得用电磁炉,看来也不算太厨房白痴。

    “顾总啊,你到底做了什么这么可怕的蛋,让你儿子都忍不住告你黑状了。”

    “就煎散了而已,”顾总觉得说出来有伤他英明神武的形象,可看乔晚晴一脸不信的样子,又说,“还烧焦一点。”

    所以就是,不仅把荷包蛋煎坏了,还很烧焦了。

    如果用大锅煮东西,乔晚晴理解顾晏卿掌握不到火候,用电磁炉就......他们家的电磁炉锅很厚的,想要烧掉还要一点本事才行。

    不过么,新人做菜还是需要鼓励的,乔晚晴说:“不错,很厉害了,起码没着火。”

    “......”这听着一点都不像夸奖啊。

    陆云菲他们下午就回去了,乔晚晴也没什么好给她带回去的,去村里买了几斤野生蜂蜜给她喝,养颜,同样也顶着顾总的黑脸,送了lort两斤。

    日子一天天地过,门前那块地的主人终于松了口,但他们开口要180一平,乔晚晴觉得太高了,双方磨了一番,最后以170的价格定了。

    温棚搭建成本不低,他们的面积还那么大,成本顶的上造一栋房了,乔晚晴见天气还热着,索性把这事情放一放,等凉了再说。

    ......

    转眼迎来了九月份,农淘那边的培训终于也要开始了。

    家里的事情都搞定下来了,至于素食馆那边,保险起见,乔晚晴听从顾晏卿的意见,请了个店长,专门给她打理饭店的事情。

    本来她要把乔奶奶接到城里去带口口的,她才好上课,结果顾夫人听说了这件事情,欣然表示要过来帮忙带娃。

    她作为贵妇,平日里不用工作,除了和她那些贵妇朋友出入各种高档消费场合,没什么事情做,帮忙带口口也没关系。

    虽然,乔晚晴还是跟顾夫人一起呆着会有点不自在,可人家也是好心,她不好拒绝,反正婆媳关系都是慢慢磨合的,而且乔奶奶在城市里住着不自在,她便放心地把口□□给了她。

    乔晚晴这个课程时间安排还挺紧的,上午8点上到12点,下午2点上到6点,加起来八个小时的时间。

    她以为参加培训的人会很少,事实证明大家都有一颗发家致富的心,这个培训居然满满地招了四个班,上至五六十岁要戴老花镜的老人,下至还在上中职的学生,参差不齐。

    后来她才知道这些人并不只是来自他们临水县,c市附近的县都有招,她看对方的宣传,什么建设电商小镇之类的,以为只是他们临水县的项目。

    难怪培训要在c市举办。

    他们去的第一天,主持人给他们做了动员,并举办开班仪式,这个项目搞得很大,居然c市的电视台都有来,乔晚晴有点相信其质量了。

    弄完这些之后,差不多十一点的时间,他们收到了一张基础测试的试卷,说是测试一下他们的水平层次,然后分班。

    基础比较差的就从基础班学起,有一定的基础的,就开始学比较深一个层次的知识。

    乔晚晴这阵子恶补了不少电商的知识,这个考试对她这个完全没怎么接触过电商的人来讲,竟不是很难。

    到了下午的时候,测试结果就出来了,主办方把班级分成了基础班和提升班两种,乔晚晴这个电商盲,有幸进入了提升班。

    然后,乔晚晴迎来了第一个难题:老师讲的东西,她好多听不懂,或者一知半解。

    这种感觉巨难受,她甚至有点跟不上老师的思路,有时候她的思想还停留在上一个问题,对方已经跳到下个问题上去了,她又脸皮薄,老师问有没有听懂的时候,她不好意思说没听懂。

    班上的人却好像没有她这种问题——如果不是一半的人在打瞌睡的话。

    她的同桌是个看起来20岁左右的妹子,长得很青春阳光,跟她比起来,这个妹子厉害得仿佛开了挂,不但积极听课做笔记,老师有时候问的问题,她还能第一时间举手起来回答。

    乔晚晴仿佛看到了学渣和学霸的差距,问题她在学校的时候也没这么差劲啊,那时候她还每个学期都拿奖学金呢,怎么这会儿就不懂了。

    是隔行如隔山,还是传说中的......一孕傻三年?

    下课后,乔晚晴正犹豫着找那个妹子请教一下的时候,那个妹子先主动找她搭讪了:“嗨,你好,你也是才毕业的学生吗?”

    “不是......我孩子都要两岁了。”

    “哇,你看起来很年轻漂亮耶,”对方笑了笑,眉眼弯弯地说,“我叫陈瑜,认识一下?”

    “乔晚晴。”乔晚晴把自己课本上的名字给她看。

    “你不但人好看,名字也巨甜,”陈瑜嘴特别甜,“你大学念的是什么专业啊?”

    “......生物工程。”

    乔晚晴回想一下自己四年的大学课程,这个专业虽然她学得很认真,但感觉什么也没学到,因为他们学校默认生物工程是微生物学的,所以学到了,能用的东西非常少。

    专业课里,还掺杂了化学专业课、物理专业课,公式记了一大堆,除非真正的学霸,未来考研那种,不然出来找工作基本都找不到对口的。

    “那跟电商的关系不大啊,”陈瑜说,“我一开始报名的时候,以为我这种物流专业的,已经很不挂钩了,事实证明我好像还是属于比较贴切的,我跟你说,我早上看到那么多的老大爷老大妈,都惊呆了。”

    “......”胖友,你是不是对这种农村培训有什么误解,不是这群人,难道还能像学校一样,一群朝气蓬勃的少男少女么。

    “不过我也是被我老师骗来的,她告诉我们这是创业班,我想着我们那破学校,毕业后也估计不好找工作,来碰碰运气来着。”

    乔晚晴没有陈瑜能说,听她喋喋不休地讲完了,问:“你还没毕业啊?”

    “差不多相当于毕业了,我们大专第三学年都是出去实习的,我老师说来这边上课,也算是实习分,我就来了。”

    大专生的话,大三今年不过也20岁左右,难怪这么能说还口无遮拦的。

    乔晚晴有点怀念自己大学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不过大四那年出去实习,就被社会的现实打回了原型。

    社会不是学校的象牙塔,有时候说错一句话,都能被人揣测半天,例如有次同部门她自认为还处得比较好的小姐姐,两个人中午下班一起出去吃饭,走到半路乔晚晴想起来还有个文件没法给领导,赶紧回去发,让那个小姐姐帮她打一下饭。

    那个小姐姐说不,口气带笑,明显就是玩笑。

    乔晚晴就也跟着开玩笑说,那下次你找我做事情,我就不配合你了。

    其实这个都是玩笑话,乔晚晴甚至都忘记自己说过什么了,结果那个小姐姐第二天开会部门的时候,当着她们全部门人的面说,乔晚晴说不配合她工作。

    乔晚晴当时就急了,说她在开玩笑。

    对方却一脸冷漠地说:工作上的事情没有玩笑,要公私分明。

    这种完全不近人情的话,居然还得到了领导的赞成,让乔晚晴以后多注意。

    ......

    就是在这种地方磨练了三个月,让乔晚晴成熟了很多,说话也不会信口开河了。

    乔晚晴问她:“老师上课讲的东西,你都听得懂吗?”

    “还好,我还觉得有点简单了,因为我的专业就是跟这个挂钩的,你听不懂吗?”

    “......一知半解。”乔晚晴惭愧地说。

    “哎,那你是怎么进这个班级的?”

    “我之前看了些电商相关的书,做的时候没感觉难。”

    乔晚晴也有点考试型选手的趋向,她学得未必好,但考试就能考得很不错,特别是选择题,她对于不会答的题,直觉很准。

    “那就不奇怪的,你现在应该是还没转过弯来,等多听几节课就好啦,”陈瑜安慰她说,“放心,除了教你怎么运营淘宝店铺那些干货类的东西,这些不用掌握得太好,大概懂就行了。”

    乔晚晴看过他们这个提升班的课表,第一周是进行电商知识的讲解,例如淘宝、天猫、京东什么的区别,规则一类的,乔晚晴被这些概念绕得有点晕。

    第二周就进入初级操作周了,开始教他们怎么开淘宝、上传商品一类的,之后越学越深,反正看课表,如果不跳票,内容应该是干货的多,而且上机操作和理论课结合,估计确实有一点作用。

    本来还跟不上的乔晚晴听陈瑜这样说,放心下来,接下来的听课心态放宽了不少,反正听得懂就尽量记,听不懂就先跳过听下面的。

    到了傍晚,五点半下班的顾晏卿过来接她下课。

    他们培训的地点是位于c市市郊的创业园,离顾晏卿的公司40分钟左右的路程,乔晚晴的老师拖一会课,再和她在这里交的第一个朋友陈瑜闲聊一下,就差不多了。

    乔晚晴看到顾晏卿说快到了的信息,和陈瑜告别,提着自己的包包,走到马路上,一眼看到了顾晏卿的车。

    她坐上去,系上安全带,呼了一口气,自由惯了,一下上了8个小时的课,有点想吐。

    顾晏卿侧过去亲了亲她的脸颊,才发动车子,问她:“今天上课上得怎么样?”

    “听不懂,”乔晚晴实话实说,吐了吐舌头说,“脑子秀逗了,反应不过来。”

    顾晏卿似乎早预料到一般,并没有觉得奇怪,只是问她:“学了什么内容?”

    乔晚晴把上课的大致内容讲了一下,顾晏卿听完,也和陈瑜一样的想法,说:“没关系,这些知识,掌握不掌握都没关系的,只是拓宽你们认知而已,不会以后见了专业人士,人家给你们讲例如b2c、c2c、b2b这些专业术语,你们还一脸雾水。”

    这倒也是,乔晚晴以前看书上这几个词,真的一脸懵圈,后来自己去百度仔细读了,什么consumerconsumer的,也一知半解。

    但今天老师用生动的语言给他们解释了一下,她一下就懂了并且区分开了。

    乔晚晴苦笑说:“我今天在朋友圈发了个动态,说自己在培训学习做电商的,还被我一个朋友嘲笑了,她说做淘宝根本不需要上课,只要有人带就行了,上课就是浪费时间学完全没用的。”

    那个朋友是原主之前的加的,乔晚晴扒拉了一下记忆,并没有此人的相关消息,应该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加的路人。

    她还说她弟弟初中都没毕业,自己摸索做淘宝,现在轻松月入六位数,2开头,偶尔三开头,那口气,满满的都是鄙视他们这些动不动就去上什么培训的。

    “你要是单纯只是想卖蔬菜干,当然我随便去给你买个天猫店,给你找个资深运营的带带你,一下就做起来了。”

    趁着红灯,顾晏卿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乔女士,你的目标是成为有名望的创业者,不是闷声发财的土豪。”

    “......”她就想闷声发大财来着。

    不过乔晚晴理解了顾晏卿的意思,这个项目是政府扶持的,做出来业绩不但是挣钱,更多的是名望。

    要说钱,顾晏卿赚的钱已经够多了,她赚得再多再累,其实也根本比不上顾晏卿,但成为什么杰出女性创业者,地位就不一样了。

    所以他才不会让她走捷径。

    不然想要做个店铺起来而已,多简单啊,砸钱操作就是,只要货不会太差,都能做出销售额来的。

    但想想,那样好像确实没什么意义啊,比开挂还挂。

    顾晏卿把车停进车库,由于今天是开班仪式,弄得比较晚下吃午饭,乔晚晴为了不显得太脱离大部队,中午和大家一起吃的,并没有回去,中午只抽空跟口口视频了一下。

    口口一上午没见到她,已经委屈得不行了,在视频里一直叫妈妈,可把她心疼得,现在恨不得立刻奔回家去抱口口。

    顾晏卿却把她壁咚到车门上,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你也一天没见我了,怎么没见你想我。”

    “你连口口的醋都吃!”

    “我吃得最多的就是那个臭小子的醋。”

    “......我不是上课还偷偷给你发微信。”

    乔晚晴以前大学的时候没谈过恋爱,完全不知道原来读书谈恋爱是这么幸福的时候。

    老师在上面讲课,她一边听课一边紧紧握着手机,感受到震动的时候,心情跟着震动,仿佛有蜜从其中流出来,整个心都是甜甜的。

    要是许久没震动,就会内心失落,连带着听课都没意思。

    明明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丰富的情绪。

    还搞小心思,例如顾晏卿隔15分钟给她回消息,她就要隔20分钟再给他回过去,事实上这20分钟她已经看了不下10次手机计时了。

    所以恋爱影响学习什么的......一点没错了。

    “不够。”

    说着,顾晏卿慢慢地啃着她的嘴唇,越吻越深,最后乔晚晴气喘吁吁地软在他的怀里,才帮她把弄乱的衣服整理好,半抱着她进了电梯。

    他们刚进家门口,口口就飞奔过来:“妈妈,爸爸。”

    乔晚晴蹲下/身,张开手接住他,把他抱起来:“宝贝,想不想妈妈。”

    口口抱着她的脖子,想也不想地说:“想!”

    乔晚晴在他小脸上亲了又亲:“妈妈也想宝贝。”

    “爸爸。”

    跟乔晚晴亲热了一会,口口不忘记爸爸,探过来给他抱着亲了亲,又软软地撒娇说想爸爸。

    小小年纪,还挺懂得雨露均沾!

    三个人走进客厅,顾夫人正坐在沙发上给口口收拾玩具,等二人跟她打了招呼,闲扯了一下后,顾夫人对口口说:“口口,今天学了什么,快给爸爸妈妈展示一下。”

    口口一听,表现欲立刻上来了,从顾晏卿的怀里下来,乖乖地在小凳子上坐好。

    乔晚晴和顾晏卿坐下来期待地看着他。

    “来,宝贝,预备,开始。”

    顾夫人说着,开始有节奏地拍手掌,还带唱歌的:“小手拍拍,小手拍拍,手指伸出来,手指伸出来......”

    口口跟着她的节奏,伸出自己的小手指,还竖在自己的跟前,认真的样子特别萌。

    顾夫人继续唱:“眼睛在哪里?眼睛在这里。用手指出来,用手指出来。”

    口口想了想,用小手指了指自己的小眼睛,得到顾夫人的肯定后,笑得很开心。

    接着,顾夫人问了他鼻子、耳朵、嘴巴,口口歪头想一下,都能用自己的小手手准确地指出来在哪里。

    等歌曲结束后,乔晚晴和顾晏卿都捧场地拍手:“口口真棒。”

    乔晚晴以前还真没跟他玩过这种游戏,口口现在忘性还很大,要他单独记一个事物,比如手、脚,他比较能记住,但鼻子眼睛耳朵这些都是比较近的,他就会记混淆了。

    这个小游戏居然让他完全区分开了。

    口口得到爸爸妈妈的夸奖很开心,骄傲地挺起自己的小胸膛:“口口,口口很聪、聪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子相邻的书:我五行缺德[玄学]大橘为重[综英美]煞气逼人极品逍遥行奥特曼之超级无敌抽奖系统爆豪樱子是万人迷[综]科举兴家:唐瑾他天生好命玄学大师不是人穿成炮灰他妈圣经解密之摩西五经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王者荣耀之国民校草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