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夏雨初

【书名: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子 第68章 夏雨初 作者:甜即正义

强烈推荐:快穿系统攻略六零小仙女天下第九天帝传九星霸体诀武神天下带着庄园养娃致富其实我超有钱[星际]     场内放着音乐,下面员工起哄的声音还很大, 口口声音又还软软的, 大家并没有听到这位小少爷的声音, 大家纷纷根据他的口型猜测他说了什么。

    “我看出来了, 好像是叫爸爸!”

    “爸爸?为什么要对我们招手喊爸爸?”

    “会不会是想拉粑粑了?”

    然后这个人就被群殴了, 他们的小少爷这么软萌这么可爱, 怎么可能是会想拉粑粑这么毁气氛, 而且你见过一脸兴奋地朝大家挥手说我要拉粑粑的宝宝么!

    “说不定他想表达:看,这是我爸爸打下的江山, 但由于还太小,表达不出来,所以只能兴奋地含着爸爸、爸爸, 为顾总的厉害加油助威呢!”

    “......”

    众人一听, 竟还觉得挺有道理。

    他们在底下议论着, 上面的人一句也听不到,顾晏卿听到口口在朝众人说拜拜, 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家傻儿子的头, 提前把他抱起来, 教他说:“不是拜拜, 是大家好。”

    口口有点不理解为什么挥手变成大家好了,有点小疑惑,不过爸爸说是就是吧, 所以他又冲旁边地人挥手:“大、大家好。”

    众人第一次看到自家老板这么温柔的样子, 顿时沸腾了, 顾晏卿在公司由于是老板,会比较严肃,甚至不苟言笑,很多人都怕他。

    现在这个,完全就是暖男爸爸有木有!

    而且,这样子抱着小少爷,两个人的眉眼真的像极了,这个小少爷未来肯定也会和老板一样玉树临风。

    口口听他们一波波的掌声和喧闹声,小手挥得更起劲了,一直到红毯结束,顾晏卿把他抱到一边休息,小家伙因为用力过猛,双颊通红,气喘吁吁的。

    乔晚晴从刚刚给她们拿东西提包的助理手中接过装口口东西的包包,从里面拿出口口的装水的奶瓶,递给口口。

    口口“咕哝咕哝”地喝掉了小半瓶的水,这里的温度调得比较低,乔晚晴觉得自己穿一字肩的礼服都有点凉凉的,可口口额头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可见刚刚他是多兴奋。

    乔晚晴拿出纸巾给他擦,笑着说:“宝贝,你也太捧场了。”

    口口把小奶瓶递给乔晚晴,深呼一口气,说:“累累!”

    “你这么卖力,当然会累,”顾晏卿刚刚抱着他,完全能感受到他的兴奋,捏了捏他的小鼻子问,“开不开心?”

    “开心。”口口眉飞眼笑。

    乔晚晴逗他:“多开心?”

    口口张开手臂,尽全力比了个很大的圈圈,说:“这、这么多。”

    现场还有些其他的工作人员和一些专程过来围观口口的员工,都被口口给逗笑了。

    顾晏卿他们红毯过后,陆陆续续还来了些嘉宾什么的,差不多人就到齐了,大家各自找自己的席位坐下来。

    今晚的流程是红毯过后,老总上去讲话,然后开席,由于是宴会形式的比较随意,他们公司每个部门都有准备一个表演节目,大家边吃边看,中间还穿插了抽奖一类的环节。

    顾晏卿今晚注定没空的,乔晚晴回房间换了条比较简单点的裙子,才好照顾口口。

    裙子也是顾晏卿让人准备的,虽然没有晚礼裙那样正式,比较小清新一点,淡紫粉色的,齐膝露肩式设计,有点偏向小礼服裙的款式,和她发型不会不搭,但行动很方便,等下万一要上台什么的,既不会丢份,也能照顾好口口。

    她没考虑到的,顾晏卿全部都考虑周全了。

    “等下我可能没法一直在席位上,要是有人来敬你酒,你就说不能喝。”落座后,顾晏卿小声和乔晚晴咬耳朵。

    乔晚晴并不怎么会喝酒,喝了还容易上脸,她当然是不想在这种场合喝多了丢顾晏卿的脸,点头说:“知道了。”

    “如果有一些占着辈分大、或者喝醉了脑子抽风的,你就暗示他们你有了。”

    “......走开!”

    口口听到他们在嘀嘀咕咕地说悄悄话,自己坐在妈妈的怀里,动了好几下都没找到存在感,顿时不开心了。

    他开始踢脚脚。

    他穿的鞋子也是跟他身上的小西装一套的,黑色的小鞋子,并不是皮鞋,软软轻轻的,口口踢了几下,就把鞋子踢掉了。

    “鞋、鞋~”口口嘿嘿笑道。

    乔晚晴一看他那小眼神,就知道是故意的,说:“宝贝,不能踢鞋这么没礼貌知道吗?”

    “嗯?”口口仰起小脸,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她,一副你说啥我听不懂的样子。

    “在别人面前脱鞋很没礼貌,特别是吃饭的时候。”乔晚晴耐心地教他,虽然他未必听得懂,可是见到了他做错事,一次说不听两次,说多了他自然就懂了。

    “嗯?”口口继续无辜,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她。

    乔晚晴又耐心地指了指他小脚脚,尽量简单地给他说:“不能乱脱鞋鞋,在外面。”

    “嗯?”口口还是发出不懂的疑问。

    乔晚晴都要被他这个样子给气笑了,口口这哪里是不懂,他就是装成这样的,他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有时候他是理解的,不知道为什么,要故意装出不懂的样子来。

    “你看看你儿子,多坏。”乔晚晴被气得告状。

    顾晏卿把他的鞋子捡起来给他穿上,轻笑说:“他就是不想听懂而已,以前渊渊比较小的时候也会这样,大一点懂事就好了。”

    “熊孩子!”乔晚晴捏了捏口口重新穿上鞋的小脚脚,说他。

    “熊、熊孩子。”口口学她,软软呆呆的样子,乔晚晴被他激起来那点气顿时消了。

    谁还没调皮的时候呢。

    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在老板一家三口身上,看他们在那边咬耳朵,纷纷感叹老板老板娘好恩爱,还有人在打听猜测老板娘是哪里人,哪家的小姐。

    一些对于本市高门比较了解的,也从来没听说过本市有谁家的小姐叫乔晚晴的,对方肯定不是本地人,说不定是他家x市那边的,所以面生得很。

    不过顾晏卿平时太低调了,从来也没见他跟哪个女性亲密过,只有今年春天开始据说长期不在公司,大家猜测就是那段时间去恋爱了。

    “王助理,你不是天天呆在顾总的身边吗?求分享八卦啊。”

    特地让负责晚宴桌席作为安排的人,把他位置调到了离主桌远远的王骁,眼观鼻鼻观心地默默听他们议论的王骁,听到他们突然cue他,内心复杂。

    他对于乔晚晴的态度实在不算友善,对方也确实不算什么善茬,又蠢又坏,没想到真被她给上位成功了,成了正正经经的顾太太。

    王骁并不觉得这事情自己有错,现在的乔晚晴怎么样他不知道,但之前的她,行为实在令人不齿,要重来一遍,他肯定也还是那个态度。

    所以顾晏卿也没追究他的错处。

    只是现在乔晚晴已经基本是老板娘没得跑了,成王败寇,对方再怎么不对,以后也是自己老板娘,他只好躲得远远的,尽量不去碍她的眼。

    “老板一向公私分明,他的私事我从来不参与的。”王骁说。

    “一点风声都没有吗,”对方还不死心,“老板这半年经常不在公司,是不是回x市去和老板娘约会啦?”

    他就在本市好么,只是把战线从城市转移到农村了!

    王骁淡淡地说:“不知道。”

    “......”

    等大家基本都落座后,宴会便开始了,主持人上去开场串词,说了一些场面话,便有请公司的老板顾晏卿上去讲话。

    刚才还在给把鞋子踢掉了的口口穿鞋子的顾爸爸,立刻变成顾总,衣冠楚楚地走上台,接过主持人给他递过来的话筒,试了一下音,随后淡淡地说:“大家好。”

    他一上去,有教导主任的效果,下面的人慢慢地声音就小下来了,不出几秒,就基本没什么动静了。

    原本可能是有点热,又在踢鞋子的口口,一瞬间听到他爸爸的声音被放大,传遍宴会厅的每一个角落,顿时呆住了,连小脚脚都不晃了,开始四处张望找爸爸在哪里。

    他的位置就在台下正中央,一转头就可以看到他的爸爸,看到顾晏卿在台上优雅地发言,口口张开嘴笑得一脸开心,乔晚晴正意识到不好,来不及捂住口口的嘴,就听到口口开心地叫了句:“爸爸~”

    现场这会儿除了顾晏卿的发言,没有别的声音,连音乐都停掉了,所以口口这声爸爸即便声音不是非常大,还是显得很突兀,坐在前面点席位的人,都听到了,正在讲话的顾晏卿也听到了。

    这声爸爸在这么正式严肃的老板讲话中,实在显得太突兀了,大家甚至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已经笑了。

    顾晏卿被打断了讲话,他停下来,微笑了一下,说:“刚才叫爸爸的是犬子顾明琮,不好意思,犬子不懂事,让大家见笑了。”

    ——本来口口是叫顾思乔的,连户口都上好了,但这个名字实在太羞耻了,乔晚晴每次想起来,都觉得难以启齿,让顾晏卿想办法给他改掉了,变成了和渊渊一个辈的明字辈,名字明琮。

    乔晚晴没想到口口会叫出来,礼貌地冲同桌的人笑了笑,小声对口口说:“爸爸正在讲话,等下才能叫爸爸知道吗?”

    口口似懂非懂,不过他好歹没再叫爸爸了,还一动不动地看着台上,仿佛在认真地听顾晏卿讲话,仿佛在认真听他讲话。

    乔晚晴松了口气,所以带个小孩子来这种场合什么的,真是有各种预料不到的情况。

    顾晏卿讲话完后,宣布晚宴开始,便开席了。

    席间重新热闹起来,他们公司各部门准备的表演节目也开场了。

    乔晚晴还没参加过年会,以为像这种即将上市的大公司,表演的节目说不定跟电视上那些节目一样精彩好看,毕竟她学校以前什么校庆、年度晚会甚至开学毕业典礼的表演,都是很正式很精彩的。

    事实证明她高估这些人的节操了。

    这些平时都是坐在电脑前工作的高级白领金领,在表演方面基本没什么天赋,弄什么正式的表演太为难他们了。

    既然唱不好跳不好,干脆个个都把节操一抛,上演的搞怪节目,小品居多,还基本都是男士反串,什么宫廷剧相亲剧,还有就是跳搞怪舞相声一类的,反正跟高大上三个字不挂边。

    不过这样搞怪的好处就是,大家一边吃一边看节目,挺乐呵的,不会出现上面的人在尬演,上面的人在埋头狂吃的局面。

    顾晏卿在周年庆一般都会带着公司的几个高层,去一桌桌地给员工们敬酒,表示他们为公司付出,辛苦了之类的。

    有些员工胆子大点的,喝一杯还不会让他们跑,反正就是各种理由灌他的酒,毕竟灌老板的机会只有这一次,再错过就要等一年了。

    乔晚晴听他们在一波波地灌顾晏卿喝酒,知道今天恐怕顾总不能竖着回去了,心想当老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作为“老板娘”,确实不少人过来敬她酒,或者借着过来看口口,和她套近乎什么的,无论是谁,乔晚晴反正都不认识,都笑脸以待,半个晚上下来,脸都要僵了。

    还有人跟她搭讪了一会儿,要她微信的,乔晚晴想到自己朋友圈都是些农村的生活写照,要是被传出去,顾晏卿肯定不会介意,但总不好。

    对对方屏蔽朋友圈又不礼貌,干脆表示自己平时基本不用微信,一个都没有加。

    乔晚晴毕竟见识不多,装装样子还好,来跟她攀谈的人多了很容易应付不过来,她正想要借口带正跟一个小姐姐在一边不知道玩什么,玩得很开心的口口去换纸尿裤时,注意到顾晏卿已经敬完酒回来了。

    “你喝完了?”乔晚晴问他。

    “还没,歇歇,给我盛碗汤,晚晴。”顾晏卿说,应该喝了不少,看起来动作有点呆滞。

    乔晚晴忙给他盛了一碗撇掉油的小肠苦笋汤,她刚刚喝过,放了好些党参枸杞类莲子的材料,味道很清新,而且刚上不久,还是滚烫的,正好适合现在的他。

    “还有几桌啊?”乔晚晴有点担心他,他记得顾晏卿并没有多会喝。

    “才过半,”顾晏卿把头凑过来,说,“给我揉揉右边的太阳穴,有点突突地疼。”

    大厅广众之下,乔晚晴伸出手给他按了按,顿时听到他们桌和周围桌发出一阵的惊呼声,顾晏卿淡定地让乔晚晴给他按摩完,才对桌上的人说:“喝得有点多,头疼,让大家见笑了。”

    他们桌要么是公司的高层,或者是重要的合作伙伴,总之都是商界大佬人物,听到他说,忙摆手表示没关系。

    顾晏卿淡淡一笑,随后凑到乔晚晴耳边:“这种大庭广众下秀恩爱的滋味爽不爽。”

    “......是你很爽吧。”

    她刚刚真怕那些人起哄亲一个,因为她已经听到夹杂着这个声音了,不过节奏没被带起来。

    “你不爽?”顾晏卿挑眉。

    “咳咳,一点点。”

    他们在这边咬耳朵,又有人举着杯子过来敬酒,对方应该是一对夫妻,因为是手挽手过来的,女的那位举着杯子,笑眯眯地对乔晚晴说:“乔小姐,别来无恙啊。”

    她穿着宽松的裙子,肚子微凸,孕态明显,乔晚晴看着那位笑意盈盈的女子,怔忡片刻,才想起来是谁,脸色一变。

    这个人叫夏雨初,和顾晏卿是朋友关系,当初原主有机会接近顾晏卿,就是攀交了夏雨初,然后小利用了一下对方。

    她老公......乔晚晴多看了几眼,也认出来了,当初她刚穿越过来,不愿意去产检,推迟了几天,离开医院时碰到了个男的帮她捡包,后来顾晏卿跟她说就是那个男的是他公司员工,知道点他们之间的事情,所以告诉他乔晚晴怀孕的事情,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发展。

    那个男的......现在看来正是夏雨初的老公,原主之前没见过她老公,所以没记忆,她老公大概看过她的照片什么的,或者其实见过了只是原主不记得了,所以不认得。

    乔晚晴知道,恐怕她最怕的那笔账,终于要来算了。

    虽然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毕竟是原主惹的祸,她借了人家的身体,就得承担这破事。

    在乔晚晴胡思乱想间,顾晏卿伸手抓住她的,他的手很烫,在这温度开得较低的空调房,甚至有点灼人。

    可这个牵手一下子让乔晚晴错乱的心镇定下来了。

    “夏小姐,好久不见。”乔晚晴冲她得体地一笑,说。

    夏雨初轻轻哼笑了一声,说:“没想到你和顾总最终真能成眷侣,恭喜啊。”

    说着,她朝乔晚晴举杯,虽说是恭喜的话,可嘲讽的意味明显,这是公司的周年庆,而且还和顾晏卿是好朋友,她还这样做,大概是真的气当初乔晚晴利用她。

    乔晚晴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可这个时候就算知道自己是错的,也不能低头,不然只会让夏雨初更嚣张,乔晚晴伸手拿过杯子,发现她杯子里不知何时已经被人倒了满满一杯红色的液体,明显是红酒。

    她只能硬着头皮端起来,冲夏雨初笑笑:“多谢夏小姐的祝福。”

    她还想说我和顾晏卿有今天,还要多谢你的,不过这话太婊了,人家是孕妇,乔晚晴知道妈妈都不容易,而且确实是原主的错,没必要为了口头之快去故意气她。

    她正要喝时,被一直没说话的顾晏卿按住,他淡淡地看了夏雨初一眼,说:“雨初,你不是怀孕了,怎么还喝酒?”

    “我这是蓝莓汁,不是红酒。”夏雨初举杯,冲乔晚晴抬了抬下巴,邀请意思明显。

    顾晏卿把她的酒杯端过来:“她跟你一样,不能喝。”

    这个所谓的跟你一样,是跟她一样单纯不能喝酒,还是跟她一样怀孕了,就不好说了。

    不过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谁还敢让她喝。

    夏雨初脸色沉了沉。

    乔晚晴以为对方会代替她喝,想着顾晏卿等下还要被酒浇灌一通,正想着怎么办时,顾晏卿把她的杯子放回去,随后端起他自己装着椰汁的杯子,塞到乔晚晴手上:“熟人之间,意思一下就行。”

    “......”果然顾晏卿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正在这氛围微妙而尴尬的时候,原本被顾晏卿公司的员工带去玩的口口跑过来,刚刚上了果盘,那果盘很大,里面好几种水果,其中有一种是红色的火龙果。

    也不知道是谁给了口口红色火龙果,乔晚晴看他脸上、嘴边,甚至脱了西装外套,只剩小马甲和白色衬衣的衬衣领口上,到处都是红色痕迹。

    乔晚晴看他从一个高贵可爱的小王子,彻底变成了脏兮兮的小花猫,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口口跑过来,还冲乔晚晴举着同样已经红色的小手手,撒娇说:“妈妈,脏,口口、口口脏~”

    “......”

    你还知道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子相邻的书:我五行缺德[玄学]大橘为重[综英美]煞气逼人极品逍遥行奥特曼之超级无敌抽奖系统爆豪樱子是万人迷[综]科举兴家:唐瑾他天生好命玄学大师不是人穿成炮灰他妈圣经解密之摩西五经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王者荣耀之国民校草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