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鬼魅制香厂(八)

【书名: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第63章 鬼魅制香厂(八) 作者:白羽摘雕弓

强烈推荐:九星霸体诀六零小仙女武神天下快穿系统攻略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大龟甲师天下第九破云     “阿声回来了?”柳拂衣有些诧异, “你怎么不进来?”

    少年回来时身披寒霜,走过天井,落了一肩清冷的月光,伫立在阴暗的屋檐下,一言不发。

    慕瑶抱着有些打瞌睡的楚楚,压低声音招了招手:“来得正好, 阿姐有话交代你。”

    他的步子这才动了一下,迟缓地走进了厅堂。

    室内暖融融的亮光如波涛涌来,一瞬间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他站定在距离慕瑶两步远的位置,将流血的手心藏在袖中, 用力擦了两下:“阿姐。”

    烛火下, 他的眸子漆黑,脸上一丝暖意也没有,就像淋了整夜雨的小动物,浑身上下的毛都蔫蔫的, 打不起精神。

    慕瑶有些担心:“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慕声摇摇头,再次歪头避开了慕瑶伸出的手:“我没事。”

    慕瑶面色怅然。阿声最近似乎长大了, 有个理智的声音这样告诉她, 他开始有自己的心事, 也与她疏远了, 一时间不知道该欣慰还是该失落。

    柳拂衣插话:“妙妙呢?”

    慕声顿了顿, 轻声道:“在后面。”

    仿佛印证他的话似的, 门“吱呀”一声推开了,紧跟着进来了满身寒霜的凌妙妙,手上还搭着慕声的披风,她闭上门,安安静静地走到主角团身边,罕见地没有主动开口。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甚至没有给彼此一个眼神。

    闹别扭了。柳拂衣通过观察下定结论。

    可惜现在不是调解矛盾的最佳时机。

    “有件事得给你们商量一下。”慕瑶压低声音,简要地讲了刚才在这里发生的事。

    “慕姐姐怀疑,十娘子是画皮妖?”凌妙妙抬起眼。

    “按楚楚的话来分析,十娘子可能趁夜幕降临戴上画皮,催眠李准,趁机吸食他的精气。”

    “这个画皮妖很可能已进化到高阶。”柳拂衣压低声音,以手指在地面上虚划,“她只在夜晚画皮,便可操控李准在白日也对她百依百顺,她借李准阳气庇护,大肆自由活动;画皮妖到了高阶,活人精气无法满足她的贪欲,还需要吸食大量阴气……”

    “所以她诱骗李准举家搬来泾阳坡,这里曾是万人埋骨地,阴气厚重,甚至滋生出了阴阳裂?”

    “……对。”柳拂衣看她半晌,没想到什么要补充的,遂点点头。

    “还记不记得前些天我们和十娘子一道吃茶?”慕瑶转向妙妙,“她给我们讲了她和李准的相识过程,当时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却没想明白哪里不对劲,现在想明白了。”

    妙妙有些不在状态:“是哪里不对劲?”

    “她的视角有问题。”慕瑶肯定道,“她讲述的她和李准的‘相识’,画面里只有李准和他妻子,没有她的存在。她就像是庭院里的一棵草,一朵花,一只动物,旁观着他们的生活,自己却没有参与其中。”

    “她说自己是李准的朋友,可朋友,又怎么会连一句对话都没有呢?”

    妙妙满脑子都是那一天十娘子将手指放在唇上的画面,她告诉她,让一个人爱上自己的最终奥义,是付出全部的爱。

    画皮妖,顾名思义,戴上画皮,魅惑众生,以虚伪面目蛊惑人心。

    口口声声最爱李准的十娘子,真的是妖……会吸食他精气,操控他,摆布他,迷惑他的画皮妖?她的以爱换爱理论根本就是个笑话,始终依仗的还是一张倾国倾城的美人面皮?

    凌妙妙心里一团乱麻,沉默了许久才接道:“那我们要怎么做?”

    “我已在她房门外的地面上布好了七杀阵。”慕瑶轻声道,“如果她真是大妖,一出房门,便会被阵困住。但是她的房间我们不好进入,还需要楚楚配合。”

    柳拂衣俯下身去,扶住小女孩的肩头:“楚楚,柳哥哥方才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楚楚点点头,慢慢伸出小手,露出袖子里藏的半截澄黄符纸。

    柳拂衣以血绘制的符咒,可削减大妖实力,控制大妖的行动,使之头昏脑涨,以至于束手就擒,效用和道士镇鬼的桃木剑差不多。

    “今晚十姨娘哄你睡觉的时候,你找机会将这个贴在门上,不能让她发现,能做到吗?”

    楚楚似懂非懂地望着他的脸,将符纸一点点塞回袖子,半晌,扬起小脸,黑宝石般的眸子闪烁,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

    “好孩子。”柳拂衣拍拍她的背,叫醒了旁边睡得鼾声如雷的乳娘。

    小女孩被乳娘抱在肩头,将要走到屏风背后时,她咬住唇,冲柳拂衣挥了挥小手。

    主角团也冲她挥挥手,这大概是全文最小的剧情参与者了。

    “是不是大妖,明天就见分晓。”慕瑶嘱咐道,“明天夜里,我们再去一次制香厂。看看没了大妖控制,制香厂还藏着什么猫腻。”

    慕声从头至尾保持沉默,像个游魂似的听完了慕瑶布置,又心事重重地转身回了房间,中间慕瑶看他几次,他都避开了目光。

    “阿声,阿声……”慕瑶望着他的背影直皱眉头,想回头问妙妙,却发现她早就不知道何时溜掉了,旁边只有一脸茫然的柳拂衣。

    “……咦,人呢?”

    慕声推门。

    屋里只燃着两支小小的蜡烛,堪堪照得清楚家具的轮廓。他转身闭上门,黑暗瞬间将他围拢。

    他将外袍脱下来,放在桌上,在黑暗中熟练地绕过了柜子,撩开帐子,坐在了床上,开始卸腕上绑带。

    才卸了一只,他眸光猛然一凛,如闪电般出手向身后掐去:“谁?”

    “我……咳咳咳咳……”女孩儿夸张地发出一声尖利的长鸣,活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

    摸到了绸缎般绵软的脖颈,他顿时松开手。空气中漂浮着熟悉的馥郁清香。

    凌妙妙。

    在他床上。

    “……”他指尖“砰”地炸出一朵火花,照亮了她的脸,那一双杏子眼里倒映出亮抹光亮,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火花灭了,屋里又陷入黑暗,隐去了她的脸。

    她似乎有些着慌:“你这屋里黑成这样,怎么不点灯,看得见吗你?”

    他顺手在桌子上摸了一根蜡烛,“砰”地点燃了,端在手里,刚想把她赶下去,忽然皱起眉头:“你喝酒了?”

    酒气混杂着花香,像是花开得过于烂漫,有些甜腻地醉人。她怀里抱着个酒壶,两颊泛着红。

    妙妙“嗯”了一声,“酒……酒壮怂人胆。”

    爬黑莲花的床,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她现在手心还湿漉漉的,生怕慕声一个暴起将她丢下床。

    慕声果然拉住她的衣服角,将她向外拖,语气不善:“……你下去。”

    “可你现在也不睡觉啊……”她放下酒壶,两手抱着床角的柱子,闹起来,“我就坐坐嘛,别那么小气嘛,子期,子期,子期……”

    她一叠声地叫他名字,喊得他百爪挠心,他压着火气一连点了三根蜡烛,摆了一溜,把他们之间照得分毫毕现。

    这样才好,比刚才那昏暗暗的气氛好多了。

    “你喝酒吗子期?”

    “……”

    “这么早就睡觉,真无聊,没一点夜生活。”

    “……”

    “明天就要……”她骤然惊醒,咬下了“跳裂隙”三个字,“就要捉妖了,今天我们多玩一会儿好不好,嗯?说话呀子期,说话嘛……”

    还真是酒壮怂人胆。慕声冷眼看着她双手抱着柱子,占足了嘴上便宜,完全没有平时察言观色那点自觉。

    大半夜跑到男人床上喝酒……

    刚消下的火又“呼”地冒了起来,拉了拉她袖口,耐着性子道:“你在我这干什么?回你自己房间去。”

    “我不走!”她那个“不”字拖得又长又不情愿,生气地瞪着他,好像他才是侵占别人领地的那个。

    交涉失败。慕声扯了一把领子透了透气,屋里好热。

    他脑子乱成一锅粥。

    术法,修行,慕家,前途,姐姐……这些本来在他心里盘条理顺的事情,一见到她就全乱了,什么都来不及细想,只顾得上眼前的兵荒马乱。

    “你喝了多少……”他拎过壶来,发现是空的,顿时火冒三丈,黑眸一沉,“你全喝了?”

    “嗯!”她很骄傲地点了一下头,语气像街边口沫横飞说评书的,“我一口闷,没断!”

    “……”

    他凑近了她,两双眼睛像照镜子一般对着,近得可以看见彼此根根分明的睫毛,他压低声音,“那你让我跟你喝什么?”

    “你来呀,有的是!”她从怀里一掏,居然又掏出一只酒壶,眼眸亮晶晶,“我给你留着呢。”

    衣服扯开了些许,若隐若现露出白皙的肌肤,他想往后退,偏偏凌妙妙拉着他的手不放,强行让他握着酒壶,“你摸摸,热的,我揣怀里帮你加热啦……”

    她自顾自笑起来,笑得如银铃响动,像盘丝洞里的女妖精。

    四周都是她发间香气,怀中香气,眼前娇躯近在咫尺,不断与梦境叠合。

    他觉得自己要发疯了。

    在头脑纷乱中,他不断地回想这个晚上从她嘴里吐出什么话,化作几柄刀子插进心里,让他清醒清醒。

    想到阿姐,果然如冷水浇头。

    眼前的人动了一下,往里面靠了靠,骤然离他远去,抱住膝盖,将自己蜷缩起来,只伸出手轻轻戳他。

    “……喝不喝?”

    “给点面子嘛。”

    他回头猛地吹熄了蜡烛,屋里陷入先前的黑暗。

    凌妙妙“呀”了一声,抱怨道:“摸黑喝酒,什么毛病,你看得见我的脸吗?”

    他心道,就是要看不见才好。

    他长睫微垂,心烦意乱地端起酒壶,一口闷,没断。

    ……谁给她的烧刀子,又烈又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相邻的书:我和豪门老男人定了娃娃亲佛系女配穿书日常他们都说朕是暴君尾巴真的不能吃吗?黏人精重回六零[系统]玄天药尊深山鹿不知归哈利波特之贵族荣耀青铜萌叔老婆别当掌门天下第一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