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 60 章

【书名: 莫挨老夫[娱乐圈] 第60章 第 60 章 作者:青丘千夜

强烈推荐:快穿系统攻略九星霸体诀大龟甲师旺夫命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穿回来后我嫁入了豪门天下第九民国之文豪     杨篱坐上飞机的时候, 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他居然为了听一场不知道有没有用的音乐会跑去和导演请假,然后赶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去找郑老师?

    之前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 不过现在冷静下来想想, 似乎处处都不太对劲。

    我会不会有点太冲动了?

    这么想了想,杨篱又很快想到了之前见到的郑老师的样子, 觉得自己去找郑老师也没有什么不好。

    起码,他能看看郑老师,确定郑老师在国外也能过得好。

    听说国外一些地方都是不禁止枪/支的, 而且还有什么种族歧视之类的, 郑老师脾气那么好, 说不定被人欺负了也忍着不说。

    嗯,正好可以用自己的双眼好好的去看一看!

    杨篱如此雄心壮志的想着。

    郑无束是特意问好了时间去接机的,杨篱到达的时候也不过才早上八点。

    从酒店到机场,差不多要提前两个小时出发。

    王楚红想起郑无束准备的演奏会的门票, 又看了看坐在边上心情不错的郑无束,内心的纠结大概只有周成能理解一二。

    都这样了, 他们居然还觉得自己是清白的?

    呵呵。

    王楚红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理解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的意思, 老祖宗果然智慧无穷啊。

    “郑老师, 王姐, 我在这里。”杨篱是孤身一人前来,毕竟就请了两天的假, 一个人完全可以搞定。

    杨篱也不想自己和郑老师高高兴兴的出去看演奏的时候身边还要跟着一个助理。

    和郑老师一起看音乐会的机会多么难得啊, 多一个人出来算是怎么回事?

    杨篱背着小包裹, 一眼就看见了出口前的郑无束和王楚红。

    当然, 第一时间是先看见的郑老师。

    郑老师的样子太好认了,哪怕带着一个帽子也能轻而易举的被杨篱给认出来。

    这就是真爱粉的力量!

    “给你买了早餐,不过在车上。”郑无束笑着看着杨篱,“音乐会在下午一点开始,从机场过去要不少时间,回酒店的话就赶不及了。所以你就先在车上吃东西,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下午听完音乐会之后我们再回酒店。因为你是临时来的,我住的酒店没有新房间。你夜晚先和我凑合一晚,没问题吧。”

    “没问题。”杨篱根本不觉得这是问题。

    能够和郑老师一起住,哪里是问题,分明是福利才对。

    “那就走吧。”郑无束看了一眼杨篱手里的包大小,“看来不需要我帮你提了。”

    “哈哈,问一个当员工的哪里敢麻烦老板给我提包?”

    “其实可以。”郑无束认真的回答道,“举手之劳而已。”

    “那我下一次要提个大包来。”

    杨篱和郑无束说说笑笑的,除了一开始喊了一句“王姐”之外,几乎当王楚红没有这个人。

    郑无束也是一样。

    开车的时候,他们两个也是熟练的一起坐在后座,由王楚红来开车。

    难道我存在感真的这么低么?

    王楚红忍不住这么想到。

    应该不至于啊,明明自己也是被评为十大王牌经纪人前三的人物啊。

    王楚红再次怀疑起了人生。

    将他们两个送到音乐厅附近之后,王楚红就识相的走了。

    “有什么问题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王楚红算是看明白了,自己就算跟着他们也只是被当成透明人而已,还不如放手当个红娘呢。

    “好的,谢谢王姐。”

    “嗯,我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有存在感了。”王楚红意味不明的笑笑,决定找个酒吧好好的放纵一下。

    ???

    杨篱不太明白王楚红的意思。

    不过算了,王姐的想法不是我能猜得透的。

    杨篱纠结了不到一秒钟,就立刻将注意力放在郑无束身上了。

    “音乐厅附近有不少有意思的餐厅,街上有时候也会有一些街头艺人在演奏,我觉得你可以多看看。”郑无束一边领着杨篱走一边说道,“当你见识的多了,你的人生阅历也会跟着增加。在扮演角色的时候才能更加得心应手,就像是你现在要扮演的赵瑞。”

    杨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他出国的机会寥寥无几。一来是家庭的情况不足以支撑,二来也是因为一个人旅行实在是无聊的很,他对外国的风景还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

    不过现在有郑老师在边上陪着,杨篱又觉得很多人都爱往国外跑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风景真的是不一样啊。

    走了不到十分钟,他们就听见街上传来了歌声。

    歌手反正唱的不是英语,杨篱听着觉得也不像是日语韩语这种比较常见的,不过虽然听不懂,但是曲子很好听,歌手的嗓音也很适合。

    “是阿拉伯语。”郑无束听了一会儿笑道,“这应该是阿拉伯的一首民谣,我在一部电影里听过这首bgm,印象还挺深刻的。”

    “哎?”杨篱有些好奇,“那他唱的大概是什么意思啊?”

    “时间太远,记不怎么清楚了。好像是说一个人年少的时候误将爱情当成友情,想要表白的时候发现对方结婚了吧。”

    “这倒是有意思。”杨篱笑了笑,“一般写爱情的歌曲不是失恋就是备胎,要么就是阅尽千帆还是喜欢最初那个之类的,像这种倒是少见。”

    “嗯,所以我还记得一点。”郑无束也跟着笑了起来,“走吧,我们继续往前走,在前面的一个小巷子里,有一家手工店,很特别,你既然请假出来,回去的时候个剧组的人员带一点伴手礼更好。”

    “哦对。”杨篱被这么一提醒,觉得这也是为人处世的一种,他还有的学。

    买了好些个礼物,结账的时候杨篱傻眼了。

    糟糕,他忘记换钱了。

    没办法,国内用手机就可以解决买东西的问题,现金都带的少。杨篱又急急忙忙的飞到国外,哪里还记得这么多?

    郑无束已经熟练的结了账,先选了个布袋装了起来提在手里,一边叮嘱道,“回去的时候可以买一个小箱子托运,到时候再让助理去买些礼品盒包装一下送出去就好了。”

    “我来提我来提。”

    “不用,也不重。”郑无束拒绝了杨篱,“我们马上就可以坐下来慢慢休息点个东西,几步路而已。”

    杨篱看了一眼旁边的郑无束,默默的在心里叹气。

    他们就差了两岁,怎么感觉自己在为人处世上差了人家这么多?感觉自己到这里来根本就是麻烦郑老师的,连送人的礼物都要人家帮自己提。

    郑老师这么红真的是有原因的。

    他们果然没走多久,就到了郑无束口中的不错的咖啡店。杨篱点了一份和郑无束一样的咖啡和点心,充分相信郑无束的口味。

    点心没的说,一喝咖啡,杨篱被苦的差点没吐出来。

    “怎么这么苦?”杨篱连忙又挖了一口点心塞到嘴里,他感觉这比黄连汁还要苦啊。

    “这是糖,你可以放一点。”郑无束看见杨篱整张脸皱在一起的样子差点没有笑出来,“这是我的那份糖,你也可以放进去。”

    杨篱一口气将两包糖和牛奶都放了进去。

    嗯,总算好点了。

    “我习惯了喝苦咖啡。”郑无束看见杨篱咖啡杯里浮起来的那层奶霜,眼睛里带着一点笑容,“刚才听你说要和我的一样,以为你也是喜欢喝苦的,就没有阻止你。”

    杨篱张张口,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不过喝苦咖啡也有好处。”

    “啊?”杨篱愣了一下,“是可以提神么?”

    “不是。”郑无束认真的说道,“当咖啡足够苦,你吃什么东西都是苦味的时候,你就不会想要吃东西了。这样,减肥效率更高。”

    惊呆!

    “郑老师也需要用这种方法减肥?”杨篱觉得郑无束应该是那种“说不吃就不吃”的人设,意志力应该相当强大才对。

    “当然。”郑无束大概知道杨篱在想些什么,“我也是有正常的交际的,和别人一起吃饭,人家吃的香,我却只能啃蔬菜叶子,怎么受得了?可是受不了也要受,只能喝苦咖啡了。喝着喝着,也就习惯了。”

    当一个好演员真的不容易啊。

    尤其是郑无束这种风口浪尖的,哪怕平时没事也会有一堆黑子出来跳,哪怕郑无束稍微在镜头下胖了一点,恐怕就要被轮出几万条来。

    “年纪越大,通过运动减肥的可能性就越低,最好的减肥方法还是少吃。”

    听着真是吓人。

    杨篱又吃了几口点心给自己压压惊。

    郑无束看着杨篱吃的香的样子,嘴角微微扬了起来,也吃了两口点心。

    偶尔放纵一下也没有什么问题。

    郑无束给的演奏会的门票是最好的位置。

    杨篱在音乐大厅里坐下来的时候,发现短短时间内,观众就几乎全部都坐满了。

    看来真的名不虚传啊。

    杨篱以前也跟着同学听过一场演奏会,听到半路他都听睡着了。当时的朋友嘲笑杨篱半点音乐细胞都没有,这种演奏会居然也能听睡?杨篱无奈表示自己是真的没有长这根筋。

    想到这里,杨篱默默的掐了自己一把。

    千万不能和郑老师听的时候也听睡着啊!

    这肯定就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以前念书的时候,午休时候学校广播里总会放一点纯音乐,听着听着就睡了。

    杨篱后悔自己没有带风油精来了。

    下午本来就容易打瞌睡,他还吃饱喝足了,怎么想,睡着的几率都很高啊。

    杨篱冷汗都下来了,决定自己一有睡意就掐自己一把,总不能听睡了吧!

    不过事实证明,杨篱的顾虑其实是很没必要的。

    当乐团们一个个走上舞台,正式开始演奏的时候,杨篱脑海里那一点的瞌睡虫早就被震飞了。

    就像是春天里的雷电,雷雨过后,地面上的枯黄被嫩绿取而代之;又像是夏天的艳阳,绚烂的阳光普照大地,郁郁葱葱,充满着不羁的生命力。

    杨篱被他们的演奏震撼的几乎忘记自己在哪儿。

    他们演奏什么样的曲目,杨篱的思维就跟着到了哪里。

    就好像自己也跟着一起战斗了一番一般。

    一直等到他们谢幕,杨篱才被动的和观众们一起鼓起掌来。

    “郑老师,这……这真的是,太厉害了,太厉害了。”杨篱憋了半天,也憋不出多少优美的语句来夸赞。

    “我以前也听过演奏会,但完全不一样,就算曲子是一样,但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他以前听的那场就像是照本宣科的演奏,标准是标准,却没有什么震撼力。不像这一次,他好像完全能够理解那些曲子里包含着的情感。

    “作为演员,我们的确是比一般人更容易体会到艺术作品里的情感,我们的表演也可以算是做艺术的一部分。”郑无束当然知道杨篱听入迷了,“最顶级的音乐,本来就应该是能够震撼人心的。越是经典的曲目就越是如此,哪怕大家都在学这个,但能够将经典作品里包含的情感演绎出来的人,不管放在哪里都是少之又少。”

    见识过最顶级的音乐会,再去听那些普普通通的,就会觉得哪里都不对劲。

    “可惜现在没有什么时间。”郑无束看着杨篱笑道,“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听听百老汇,也可以去参加一些音乐节,还有一些画展之类的。艺术是相通的,想要保持一个演员对于表演的热爱和生命力,我们需要接受各种各样艺术的熏陶。闭门造车是不会有什么震撼人心的东西出来的。”

    “嗯嗯。”杨篱除了坚定的点头之外已经不知道要说点什么了,“郑老师,以后你要是有类似的活动,请一定要叫上我。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赶过来的。”

    “好,到时候我会记得叫你。”

    ————————————————————

    杨篱回到《七人说鬼》的剧组的时候,为了倒时差狠狠的睡了个饱,等到下午开拍的时候,精神已经全部恢复了。

    “第八十六场第六次拍摄,开始!”

    赵瑞在外面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小鬼的所在。还是在街上听见有人说警察局那边发现了一具小男孩的尸体,这才白着脸去了警察局。

    小鬼现在还没有正式取名字,还没有被赵瑞移到乡下的户口上去,因此现在在警察局里是属于没有正式户口的黑户。

    因此,哪怕这小孩的死亡明显不同一般,甚至可能遭受过很多非人的待遇,在某些人的“关照”之下,还是被压得悄无声息。

    赵瑞因为以前荒唐的日子,在警察局里出入是家常便饭。

    “哟,赵瑞,你又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你进去写个检讨吧,哎,每次见到你我抓都懒得抓了。”

    ……

    赵瑞虽然小错常犯,但几乎没有错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因此警察们看见他也只是随口调侃两句就算了。

    小鬼的尸体暂时被放在警察局里,夜晚就会被送到殡仪馆里去。毕竟他们查不到男孩的亲属,加上街上的监控也不怎么到位,自然只能息事宁人。

    赵瑞一路混进了小鬼尸体的地方,颤抖着双手将那层白布掀开,第一次都没有成功,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

    他一直和这个家伙说,他有钱,不用小鬼出去捡垃圾。可是小鬼从小养成的习惯改不了,说自己不去捡,只是将家里的垃圾分门别类的拿出去换一点零花钱而已。

    赵瑞家里多的是各种酒瓶子,这么扔了实在太可惜了。要是拿出去换钱,能有几十块呢!

    因此,小鬼还是老老实实的将瓶子收拾好,打算去找收破烂的将酒瓶子给卖了。只是他舍不得赵瑞给他买的新衣服,这么去收破烂的那里容易弄脏。

    所以小鬼还是将自己以前的破衣服给穿上了,等回来以后再换新的。

    香喷喷。

    赵瑞想起自己家里那干干净净的样子,又看了看小鬼身体上的伤痕,还有又被搞乱了的头发,似乎有点想笑,又笑不出来。

    他伸出手,慢慢的将小鬼的头发用手指顺开。

    “当初理头发的时候,理发师觉得你头发太脏太乱,一口气全部都剪了,好不容易将你的一头杂毛弄干净,你看,你又搞脏了。”

    赵瑞一边用手指帮忙理头发,一边试着去擦小鬼脸上的伤口,可是怎么擦都不能将这团青黑给擦掉。

    “你这样不乖,以后上学了肯定会被人欺负。”

    “你看,还是要听我的吧。小孩子不能出去乱跑,就算出去了也一定要穿我给你买的新衣服,不要穿旧的。”

    警察来了,将“误闯”到这里的赵瑞带走,赵瑞拿不出和小鬼的关系的证明,连尸体也不能被他领回去。

    赵瑞只能坐在警察局的阶梯旁,眼神放空,咬着牙,嘴角的血和脸上的眼泪一点点的流下来。

    只是眼睛里却闪烁着不甘、愤怒、还有几分显而易见的疯狂。

    小鬼是被人害死的!

    他不能就这么让这件事过去了!

    “过!”

    蒋亮将杨篱最后的眼神做了一个放大的特写,觉得杨篱的表演十分到位。

    杨篱还是眼泪吧嗒的在那里哭。

    “不好意思,导演,能给我点纸巾么?”杨篱一边哭一边抽噎,“情绪上来了,我有点控制不住。”

    “没事没事。”蒋亮亲手给杨篱递过一包纸巾,“你好好休息,接下来再有两个镜头,你就要换一个妆容,要变老了。”

    换言之,也就是正片要开始了。

    前期拍的这些会经过剪辑,穿插在正片里作为回忆出现。真正的剧情开始还是要在杨篱扮成“三十五岁”的赵瑞之后。

    姚培也正式杀青,可以擦掉身上的妆了。

    当然,扮演一次死人,姚培也是收了一个大红包的,压压晦气。

    “杨篱哥哥,你这一次演的很好啊。”姚培眼睛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崇拜,“我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听你在边上这么念台词,我都想要爬起来抱住你了。”

    这倒是真的。

    杨篱说台词的时候声音又哽咽又脆弱,看起来简直像个无辜的孩子,忍不住让人想要抱抱他。

    “你要是真起来,我们就是真诈尸鬼片了。”杨篱止住了眼泪,忍不住笑了起来,“过不了审的。”

    “要是真鬼片,我都用不着杨篱哥哥你帮忙,我自己变成鬼就能收拾那些凶手了。”姚培肯定的回答,又看了阮泓他们一眼说道。

    为了观众们考虑,导演还是没有将小男孩被杀被□□的过程拍出来。一来是为了保护观众们脆弱的小心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未知”才是让人害怕的。

    因为电影里没有拍出来,所以观众们在看见尸体惨状的时候,才会去想象他遭受了什么。

    阮泓等几个“凶手”扮演者在边上看着,脸色都绿了,“培培,我们可是无辜的。”

    这个小姑娘演起戏来不是一般的出色。

    刚开始他们还有点瞧不上这个相貌一般的小姑娘,等到她开始演戏了才让这些“大人”感觉到了挫败。

    他们居然连一个小姑娘都比不过?

    人家还没有名气,这是人家第二次演戏。

    在那个时候,这些演员们的脑回路和杨篱撞在了一起。

    这种天赋型选手真的太让人讨厌了!

    “杨篱哥哥,你是怎么演出来的?”姚培其实对杨篱的演技更加好奇,“之前你不是说还演不出来么,你这两天是请了什么优秀的老师么?”

    姚培对这种能够提高演技的事情格外上心。

    “也没有请老师。”杨篱歪头想了想,“我是出去听音乐会的。”

    “听音乐还能提高演技么?”姚培小小的脑瓜子不是很能理解这个说法,她平时也听音乐啊,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厉害的。

    “重点不是听音乐会。”杨篱蹲下来,看着姚培笑道,“重点是和你一起去听音乐会的人是谁吧。”

    如果是郑老师的话,好像演戏瓶颈这种事情也没有那么难突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挨老夫[娱乐圈]相邻的书:明月照大江被我医好的妖怪总想来报恩我把被窝分给你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傲世天绝万界之独霸天下每天都想和大佬离婚[穿书]千年后本宫成了白骨精修真界优质女配大魏武神这里有间酒吧武耀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