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69 章

【书名: 丝丝入骨 第69章 第 69 章 作者:西方经济学

强烈推荐: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天下第九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快穿系统攻略九星霸体诀七零之彪悍女知青六零小仙女武神天下     季铮是南城特种兵部队最优秀的特种兵, 军校毕业进入特种兵大队后,他就开始参与行动。缉毒、救援、维和,世界各国跑,行动中救了数不清的人。

    他是个多善良的人呢?尽管只有一面之缘, 看到她站在花豹面前脸色惨白,他都会在休息空隙,过来安抚她。

    而这样的人, 竟然亲手杀了27名无辜的平民, 这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一年前, 季铮在营救被缅甸毒贩绑架的村民时,追到柬埔寨境内遭遇埋伏被抓。他参加过很多次缉毒行动,毒贩内部有眼线, 季铮能力太突出, 他们认得他,所以没有杀他, 想将他收为己用。”

    “两个月后, 缉毒部队找到毒贩窝点,双方交战, 毒贩潜逃,季铮被救出。但被救出来时, 季铮情况很不好,有自杀倾向。”

    “当时缉毒部队在几百米的雨林里, 发现了悬挂着的27具尸体, 都是被毒贩绑架的那些村民。27个人都死了, 伤口杂乱,但都是中了狙、击、枪而亡。”

    章廷说到这里,沉了一口气,道:“是季铮的狙、击、枪。”

    像是被浸入水中,姜格没了呼吸。

    “后来,季铮被部队带回军区医院,等平静下来后,我开始给他进行心理疏导。”章廷说,“季铮杀过不少毒贩,多多少少和现在活着的毒贩有关系,他们恨他。在没法将他收为己用后,他们没有杀掉他,而是折磨他,毁掉他。”

    “他们让季铮杀那些村民,要么就杀自己。季铮选择自杀,但那些人没同意,他们绑住了他,把他的手指绑在了扳机上,瞄准后,压下了他的手指。”

    就这样,季铮亲眼看着27个无辜的人被他的枪杀死了。

    “他们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毁掉了他作为一个狙、击、手的信仰,季铮回来后,再也拿不起狙、击、枪。就算后来勉强能拿得起,瞄准的时候视线也一直是模糊的。他心里下意识的认为狙、击、枪是罪恶的,所以通过视线模糊的方式,让他无法射击。”

    对面姜格毫无声息,办公室也静悄悄的,只能听到钟表行走的声音。章廷低头看着季铮的治疗病历,道:“季铮是个强大的军人。”

    “在那样的状态下,他还在问我他以后能不能拿起狙、击、枪,能不能射击。我安慰他可以,只要他配合治疗,他会越来越好。”

    “但其实我当时心里没底。”章廷道:“若是他不那么善良,或许他能走过这个心理障碍,但问题就出在,他太善良了。”

    所以更难以突破这个心理障碍。

    季铮能走到现在这一步,真的是太不容易,也太强大了。

    姜格的心像是被栓了一块石头,沉甸甸地压着血管,心脏收缩挤压,她的肤色越来越透明、苍白。

    “现在呢?”姜格问,“现在能恢复么?他催眠里已经克服心理障碍了。”

    章廷抬眸看着姜格,昨天和季铮聊天,章廷还是给了季铮希望,但实际上,他并不是那么乐观。

    “催眠和现实不同,现实比催眠要残酷,也更清晰得让他知道他或许永远都跨不过去这道坎。”

    办公室里再次陷入沉默,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姜格面色平静地拿了帽子和口罩,她从座位上站起来,给章廷鞠了一躬,而后道:“章医生,您带我去部队吧。”

    章廷带着姜格去了部队,路上的时候,姜格没怎么说话,她一直在沉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等到了训练场,她从车上走下来,看向了训练场上那个高大挺拔的人影。

    季铮的面前架着枪,他旁边站着李可,沈文和倪彦也都在那里。他们今天本来要训练的,但三个人一起请了假,过来射击训练场陪季铮。

    季铮已经在在狙、击、枪后站了半天,男人的手指卡在扳机上,指头都挤压得变形,但他一直没有扣动扳机。

    旁边李可还在报着风向、湿度的数据,沈文和倪彦看着季铮,互相对视一眼,眼睛里无奈而焦急。

    姜格走进训练场,现在是上午十点,烈日当空,空气中慢慢弥漫上一股夏日的燥热气息。她站在训练场边沿,叫了一声。

    “阿铮。”

    射击训练场空旷,女人的声音通透清甜,叫出来后,季铮旁边的李可、沈文和倪彦都转头看了过来。

    三个人一看那身形就知道是姜格,沈文挥手刚要回应,旁边倪彦拽住了他,示意他别说话。

    季铮的脑海像是被剪碎的电影胶片,胶片的影像在他的脑海里重组,切碎,再重组,一张张脸,清晰的印刻在他的脑子里,他看不清倍镜后的靶子,他的眼前只有那一张张的脸。

    在这纷杂的影像之中,一抹红色出现,红纱在枯树后飘扬,姜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季铮像是从泥沼之中被拉出,脑海中的影响迅速后退,最终,他的脑海变成了一片空白。

    卡在扳机上的手指松开,指腹血液重新流通,麻痹的感觉渐渐袭来,伴随着夏日的燥热,潮湿的热风,远山由远及近,季铮僵硬的心脏慢慢跳动着。

    他收起心神,从狙、击、枪后离开,转身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姜格站在那里,她身形单薄又高挑,戴着帽子,摘掉口罩,风吹过她颊边的碎发,她的脸颊因为刚刚戴着口罩变得有些红。盈亮的桃花眼安静地看着他,又叫了他一声。

    “阿铮。”

    季铮像是从噩梦中清醒了过来。

    他恢复了呼吸和心跳,从狙、击、枪后离开,朝着姜格走去。姜格站在那里没有动,等着他过去。走到姜格身边,季铮淡淡一笑,问她:“你怎么来了?”

    男人的脸被烈日晒得有些红,他清俊的面庞上,清黑的眼底一如既往的温柔和煦,但他的唇色有些白。似乎察觉到她放在他唇上的视线,男人轻抿了抿唇,盖住了那抹苍白。

    姜格没在意,她看着季铮,道:“我来接你回家。”

    季铮坐在保姆车驾驶座上,姜格把车开到了老宅,在青石巷口停好车,姜格打开车门下了车,季铮跟着她一起下来了。

    两人回到老宅,不过半个多月没来,院子里已经杂草丛生。季铮开门后,姜格跟着进去,看到一院子杂草,愣了一下。

    这种杂草野蛮生长,没半个月功夫长到了大腿高,季铮回头看着姜格,她穿着短裤,白生生的两条长腿露在外面。季铮笑了笑,张开手臂。姜格会意,一下跳在他怀里,季铮打横将她抱起,把她抱进了客厅。

    进了客厅,季铮把姜格放了下来,待姜格站稳,他看向院子里的杂草,说:“过会儿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姜格应了一声,道:“嗯。”

    回到老宅,两人似乎找到了根据地,季铮回过神来,看着姜格问道:“你今天不是拍广告么?”

    “我毁约了。”姜格道。

    季铮眼底微微诧异,想到她过来找自己,他淡淡一笑,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女人的脸热热的,软软的,他柔声道:“怎么能这样?”

    姜格抬手握住他的手,道:“我有钱,赔得起违约金。”

    垂眸看着她,季铮眼底慢慢浮上一层温柔的笑意,两人对视着,最后,吻在了一起。

    独处的机会不多,这个吻比在外面偷偷摸摸时吻得更深入一些,分开时,不光季铮,姜格也在浅浅喘着,气息不匀,脸色绯红。

    通透的客厅变得旖旎,季铮抱着姜格,又亲了亲她的眼角。眼角有些痒,姜格微微眨眼,唇角勾起,抱住了季铮。

    “该吃午饭了。”姜格说。

    季铮应了一声,抬眼看看院子,道:“那去买菜。”

    季铮晒了一上午,身上出了汗,他去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身体,顺便换身衣服。姜格在客厅等他,她看着院子里的杂草,接到了蔡纪的电话。

    蔡纪刚处理完广告违约赔偿的问题,他担心姜格的安全,所以才打的电话。姜格接了电话,他气就消了一半,但声音还是很严肃,道:“你怎么说不拍就不拍,多大年纪了还这么任性?抓紧给我回来,下午还有杂志专访。”

    “推了吧。”姜格道。

    蔡纪:“……”

    没等蔡纪发飙,姜格索性一股脑都说了出来,她道:“你帮我把接下来的通告也推了吧,能延后就延后,特别紧急的我抽时间去完成,不能延后,不紧急的就赔违约金。”

    钱颖的戏是十月份开拍,距离十月份进组还有两个多月,姜格这段时间的通告都是出席一些活动,给品牌代言,或者是杂志专访,综艺访谈,对她影响不算太大。

    蔡纪觉得姜格简直是在说梦话,他提醒道:“你知道都推了违约金得赔多少钱么?”

    “我以后能挣。”姜格说。

    蔡纪被堵得没话了。

    姜格低头看了看脚尖,她言简意赅,对蔡纪道:“蔡纪哥,人生中的事情有轻重缓急,要有取舍,我现在有比我的事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姜格简单回忆了一下自己的人生,从小生活在暴力之下,亲眼看到母亲被打死,拼了命的挣钱给姜桐治病,惧怕被姜康杀害,在遇到季铮之前,她的人生没有一点光。

    季铮给了她光和热,他用爱温暖她,包容她,并且用他的强大帮她扫平了障碍,让她事业顺遂,一生无忧。

    可她给季铮带来了什么?

    爱人之间的关系是相互的,她不能一味的接受着季铮的光和热。因为他的人生之中,也有黑暗的地方,她希望她能够将他黑暗的地方照亮。

    在季铮没有恢复,没有重新拾起他的梦想之前,姜格都会陪伴着他。不管将来的结果是什么,是好消息,她为他骄傲,陪他开心雀跃。是坏消息,在季铮倒下时,她希望扶起季铮的人是她。

    季铮换了衣服,姜格刚挂了电话,见他下楼,姜格走过去,道:“你想吃什么?我今天中午做饭。”

    他笑着看了她一眼,道:“可以随便点么?”

    两人走到外面,季铮又把姜格抱了起来,她在他怀里,笑着说:“只要我能做的出来。”

    中午菜市场人不多,两人简单买了些菜回来,姜格去厨房做饭,季铮在旁边打下手。饭菜很快准备好,两人去餐厅吃了午饭。

    吃过午饭后,季铮去了院子里准备拔草。姜格换了他初中的衣服,把腿和胳膊遮住后,也走了进去。

    前几天刚下了雨,地上泥土松软,草很好拔。季铮看着姜格也进了草里,问道:“要不要比赛?”

    他力气大,也比她高,姜格说:“不公平吧?”

    季铮笑起来,用手指圈了一下,道:“你拔四分之一,我拔四分之三,行不行?”

    姜格看了一眼自己要拔的草,勉强同意,问道:“那输了赢了什么说法?”

    “输了做晚饭吧。”季铮道。

    姜格没异议,点了点头,双手先握住了一把草。季铮看她明目张胆作弊,不以为意,浅声一笑,道:“那开始了?”

    话音一落,姜格开始拔了起来。

    院子不大,草并不是很多,说是比赛,不过三五分钟就能结束。姜格拔草的时候,丝毫没关注身后季铮的动作。她努力得把自己那一小片草拔起,在剩下最后的一小片时,她一口吃个大胖子,一把全部握住,借着身体的重量往后拔起。

    草被拔起,姜格身体惯性往后一冲,在她快要跌在地上时,被季铮一把捞着抱了起来。姜格被季铮公主抱着,她怀里还抱了一把草,草根上全是泥,她看了一眼后面,季铮笑起来,低头亲了亲她,说:“我赢了。”

    姜格抬起手里的草,扬了扬,泥土落了季铮满身。

    季铮:“……”

    姜格笑起来。

    季铮看着她笑,也笑起来,道:“耍赖么?”

    姜格把草扔了,他刚换好的衣服全脏了,她抬头看了一眼季铮,说:“去洗个澡吧。”

    季铮点了点头,他放下姜格,把院子里的草收拾了一下,堆积在了院子一旁。原本杂乱无章的院子里,野草被清理干净以后,重新变得整洁了些。

    收拾完以后,季铮回了卧室,拿了新的衣服,进了浴室。

    姜格站在院子里,从客厅的窗户望进去,能看到二楼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进了浴室。浴室门关,姜格回神,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

    她身上也全是泥。

    姜格拍了拍手上的泥,转身进了客厅,上了楼梯。

    浴室门板单薄,里面花洒的水声传了出来,姜格手放在浴室的门把手上,微一用力,门被拧开了。

    季铮刚脱了衣服,待听到开门声时,他转眸看了过去。姜格身后是正午骄阳,她站在阳光中,抬眸看着他,走了进来。

    姜格把浴室的门关上了,狭窄的浴室里,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季铮身上没穿衣服,水流顺着他肌肉的轮廓和滑落。看着站在面前的姜格,他喉结微动,问道:“怎么……”

    剩下的那个字,被姜格吻在了喉结里。

    喉结上,女人的唇柔软温热,她轻轻啃咬了一下,酥麻感一下击中全身。她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踮起脚,女人的唇齿沿着他的下颌线轮廓到达了他的耳垂边。

    她轻轻啃咬着他的耳垂,声音和气息顺着耳廓传递到全身,女人声音酥甜。

    “要不要吃梨?”

    季铮的防线溃于一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丝丝入骨相邻的书:通天证道我不是名侦探阴阳之仙道混然世界龙象帝尊罗克伯爵个性是连砍暴击加非气逸散的挂逼[综]我的检察官先生遇见魔修,鬼都哭了 [无限][综]不良为王重生后我成了老板的小心肝容我喜欢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