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好花不常开

【书名: 剑胆琴心长歌行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好花不常开 作者:苏公子南伽

强烈推荐:野心家穿越五零抢夫记武神天下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百炼成神快穿系统攻略诸界末日在线破云     想他刘不苦一人单刀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以来,虽无顶尖资质,没能习得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武道修为,却也从未被人如此戏耍过,而且偏生直到现在,他竟依然被对方完全牵着鼻子走,连挣脱都没得挣脱。

    凌辱白依依?

    若是放在平时,说不得他还真就这么做了,他毕竟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不是,可放在现在,当着三个陌生人的面干这种事,刘不苦觉得这对他而言,其实才算是一种凌辱。

    他可是四品武夫啊,竟被人强逼着做这种事,莫不是真当他是那种精*虫上脑的种猪,还会感到兴奋么,可看着对方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不得已,他甚至只能以真气灌注,才勉强将那东西翘起。

    眼前的小姑娘该是头一次见这玩意儿,羞恼,气愤,皆一齐涌上心头,涨得她是满面通红,嘴里几乎是带着乞求的味道让他不要过来,刘不苦见状,在心头哀叹一声,真当是我想么,若不是遇到这个怪物,你我都不必受这一难呀!

    魔罗蹲在旁边,一只手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眼前挣扎不止的白依依,眼神清澈得就好像一个正在茶楼里听书的孩子那样单纯。

    “你在想,为什么,为什么我要逼他对你做这种事,你我明明连见也未曾见过,你在想,为什么你本该是高高在上,一帆风顺,注定要受世人仰望的高贵人生,竟会突然急转直下,沦落至此,被一个糙得好像茅坑里臭虫一样的男人凌辱。”

    “类似的问题,在我五岁那年也曾想过,那一年除夕夜,我问我的母亲,为什么村里的其他孩子都有糖葫芦吃,可我却没有,我的母亲告诉我,这是因为我们家穷,所以我以后想要什么东西,就得倍加努力,不然我什么也得不到。”

    “很可笑,对吧,不过我得感谢她,因为正是她,让我早早地意识到了命运的不公之处,原来很多旁人一生下来就有的东西,却要让其他人用一生的努力去获取,并且还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我问我自己,凭什么?”

    “有人告诉我说,这叫因果轮回,这一辈子的苦,是前世种下的因,我告诉你,这是骗人的,他们编制了一个幻梦,让世人竞相追逐,就好像一群野狗也追一块本不存在的骨头,就好像有了那个梦之后,在人世的一切苦,都可以忍受了,也有人告诉我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这是老天的考验,通过之后,自然一路皆坦途,平步青云,直达九天,这也是狗屁!凭什么要考验,凭什么有的人就不需要考验,谁又能来给我说说,这些所谓的考验,又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我倒偏生喜欢这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是了,天地本无道,哪儿有什么仁义道德,公平公正?那不过是凡人构想出来聊以自*慰,自欺欺人的把戏罢了,就好像在饭桌上不能以筷敲碗一样无趣。”

    “我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去武馆习武了,因为我母亲养不起我,那时候我才几岁呀,就得每日兼着仆役的活儿,才勉强能隔一个月凑出一份钱来,买来补药,配合炼体才勉强不会伤及根本,但其中的苦,现在想想,依然让我不寒而栗。”

    “那时候的我,简直无法想象,同样的年纪,竟有人一生下来,就有高手代为疏通经脉,帮助温润筋骨,更有无数丹药辅佐修行,一日功夫,胜我十年,不过我连想都想不出来,自然也没有羡慕过。”

    “我学着努力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自助者天助之,我都做到了,可你猜如何?到我十岁那年,师父告诉我,我天生经脉断绝,这辈子都不可能摸到中三品的边,一辈子都只能做个最底层的武人,地位比普通人高不到哪里去。”

    “不过那倒也无所谓,我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更没想过要跟他们一样,对普通人呼来喝去,随意欺凌,说来可笑,一开始习武,只不过是母亲骗我说到了那就有糖葫芦吃罢了,心心念念着这东西,每年都省出一点钱来,在除夕夜里一次吃上十根,每年都这么想着,总算是撑了下来。”

    “结果好景不长,我本已安于命运的一切摆布,但它却依旧不肯放过我。”

    “就因为这幅生而有之的皮囊,貌美如花的二师姐与我关系极好,于是我就被我师父的亲儿子给恨上了,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派人将我脊骨打断,直接丢了出去。”

    “没人站出来替我伸冤,我就像条断脊之犬似地活了三年,一路靠乞讨为生往家走,饶是如此,竟还要被人欺负嘲弄,万没曾想,等我回到家中,才知道母亲早已改嫁,是个有钱的大户人家,我在路上见到了她,她却没有认下我,而是让身边的仆役将我当做乞丐痛打了一顿便赶走了。”

    “姑娘,你来告诉我,我自问前半生从未做过一件坏事,为何却要被命运死死扼住喉咙?”

    “我来告诉你吧,因为命运这东西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它根本就没有道理,没有否极泰来,没有时来运转,也没有柳暗花明,它就是喜欢愚弄世人,或者说这世上本就没有命运这种东西,没有因果循环,没有报应不爽,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和一个一生遍行好事的教书匠在天地面前,其实并无区别,更或许,它其实就是喜欢坏人更多一些。”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这高高在上的,哪个不是满手血腥?这得享荣华富贵的,哪个又不是敲开了穷人的骨髓,一口一口吸出来的豪宅大院?”

    “所以我初到长安,就爱上了这里,你看这里是多么美妙的地方,表面光鲜,背地里却有着一箩筐,数也数不尽的腌臜事,那些口口声声仁义道德的,其实都是一肚子男盗女娼,那些奋力鼓吹武道修行只需要勤勉努力的,其实个个都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孩子,自打落生,就没吃过一点苦。”

    “多么滑稽可笑的人世啊!你看看他们,这里还需要什么朝廷呢?这里还需要什么秩序呢?每个人心中都有魔,我不过是将它们放出来罢了,你要恨我吗,你不该恨我呀!”

    正在这时,众人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刘不苦,你在做什么?还有你们,到底是何人!”

    魔罗转头一瞧,却见体阔腰圆,好似一座肉山的赵奴一只手抓着被他打断了四肢之后,好似提猎物一样倒提着的无心,刘不苦身子一抖,回过头,正与对方目光相对,两人皆是一惊。

    魔罗却懒得看他,而是继续盯向了地上原本已经放弃了挣扎,似乎认命的白依依,却见她突然将地上散落的衣物又自扯到了自己的面前,努力地蜷缩起来,想要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他一下就明白了。

    “你认识这少年,不,你爱他,所以不想在他面前出丑,是不是?”

    他嘴角勾起笑意,好似发现了最珍惜的宝物。

    白依依听见这句话,却是眼露恐惧与屈辱交杂的神色,身子紧绷,脚趾都全部勾了起来,魔罗见状,却是如饮甘霖,兴奋得几乎要颤抖了起来,他以命令的语气,大喊道:“快!快将那少年带过来,扒开他的眼睛,让他好好看着。”

    赵奴闻言,勃然大怒,他可没刘不苦这般客气,当即一挥蒲扇,一根根手指粗细的钢针便闪电般地射向对方,早有防备的公输恨见状,赶紧闪身到了魔罗身旁,抬手举起那含光五行盾,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之后,那些足以钉穿三十层甲胄的钢针全都无功而返,徒劳地落在了地上。

    在无阵法依托的情况下,正面对峙一位显然有真气在身的武人,公输恨虽然有些天然的畏惧,但依旧表现得十分自信。

    挥手间撒出一张大网,赵奴见状,冷哼一声,甩开已无反抗之力的无心,直接滚成肉球硬撞了上去,依他的想法,自己这一身横练功夫难不成还怕这玩意儿,反正对方又无真气灌注,就算是上品法宝也发挥不出功效来,这一下定要连着网将对方撞得粉身碎骨,才让对方知道,自己可不是谁都能驱役的。

    却不想,当那网当头罩下之后,赵奴浑身一抖,身子一下子被捆得结结实实,与此同时,一根根表面刻有无数符箓文字的尖刺如虫子一样,自行钻入了他体内,封住他全身窍穴,就这样,堂堂一个四品武人,竟好似一头肥猪一样地被捆在了地上。

    公输恨见状,禁不住兴奋地大喊道:“哼,无知!就连镇魔钉也是我师爷所做之物,你们这些武人,也配在我们面前放肆么?”

    魔罗瞥了一眼已经吓得呆住的刘不苦,转头朝着那面容被完全摧毁的黄花说话,声音极其温柔,好似情人耳语。

    “黄花,将那少年拖过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剑胆琴心长歌行相邻的书:异界王者荣耀成神系统无上鬼墨奇幻的天武除妖系统仙盗神途我是狗策划校草太嚣张:腹黑媳妇,要亲亲浩渺卷轴旧墟之鸿鹄志与初音的异世冒险都市无敌仙尊凡人的征程春风吹尽花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