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两京风云 第八十五章 梦醒时分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三 两京风云 第八十五章 梦醒时分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最强大脑仙道可期口袋妖怪之林克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灰姑娘]王子走开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我有一个女儿,她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财富,现仍隐居在冀州云雾山中!”张角低下头去,瞧了一眼那仍然陷于沉睡中的绝色女子,不由苦笑:“原本是想将她托付于你,看来如今……”

    “想要包办婚姻啊?免谈了!”南鹰险些跳了起来:“而且,我最后说一次,我跟地上这女人一个铜钱的关系都没有,你怎么总爱拉郎配呢?”

    “不过,你放心!”南鹰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才道:“你的女儿,我会待她有如亲妹,自然会令她终生幸福!”

    “谢了!”张角松了一口气,伸手递过一个指环道:“我曾令她立下重誓,如果有一天有人拿着这个指环来找她,并且她能完成这个人的考验,便能踏出深山,重返世间!”

    “这么玄?”南鹰接过指环,大大咧咧道:“老张啊,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来历,便用我那个时代的语言来劝劝你吧:不要对女儿过度保护!”

    张角摊了摊手,眉间闪过一丝深深的复杂。南鹰亦是叹了一口气,这定是小依离世之后,令张角多年以来一直陷于自责、愧疚和悔恨等多种情绪带来的后遗症了。

    “对了!分手在即,你身上还有什么宝贝?全拿出来!”南鹰毫不客气的向张角身上摸去:“反正你以后便是精神生命体,这些身外之物对你也无用!”

    张角苦笑之色更甚,因为他看出来了,南鹰哪里是真的贪图他什么宝贝?南鹰是想借着这些无赖把戏,冲淡那一丝离情别绪。

    “这个你不用担心!”反倒是那南华星人在正常状态下无法窥透人类的复杂心理,开口道:“我们的外星母舰极其庞大,足可容纳任何物品,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专门的物品空间,用来摆放成为精神生命之前的纪念品。”

    “说到这个,我倒是奇怪了!”南鹰愕然道:“既然你们已经摆脱身体的束缚,那么从理论上来说,完全可以凭借精神力穿梭宇宙,何必还要建造宇宙飞船?”

    “首先,精神生命体也并非可以横行宇宙,至少宇宙间狂暴的电磁风暴就会对我们造成可怕的伤害,甚至令我们形神俱灭,而飞船便是我们的最佳防护!”那南华星人道:“其次,每一个新成员加入时的改造,都只能在稳定平和的空间中进行,我们必须确保他们的安全……”

    “对了,你说安全?那么我现在也可以算是你们的预备成员了吧?”南鹰听得目光大亮:“那么,是否也应该有大批的守护者来对我提供人身保护呢?”

    “即使我没有使用读心术,仍能感到你的动机并不纯正!”南华星人的话语一经说出,连以南鹰的老脸皮厚,亦不由微微脸红,不过他很快便兴奋起来,因为那南华星人继续道:“当然,为将来可能成为同伴的人提供前期保护,这是我们一贯的规则,所以我们会同意你的申请!”

    那南华星人突然沉默下来,良久才开口道:“完成了!我已经将你的影像传输至前任精神力修炼者的守护者脑中,他们将会继续完成守护你的重责!”

    “这么方便?”南鹰又惊又喜道:“就是那一百零九位没有选择背叛的守护者吗?”

    “不过,规则如前,他们只能继续潜伏在深山中,终生不得踏出山外!”那南华星人此言一出,立时如一盆冷水浇在南鹰头上。

    他呆了半晌,才道:“山里就山里,不过不要指望我会继续呆在云雾山,换座山行不行?”

    “可以!”那南华星人点头道:“条件是,他们在迁移过程中不得做出任何影响平衡的举动!”

    “ok!成交!”南鹰打了个响指,满意道:“现在,真的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吧,将我直接传送回到洛阳皇宫!”

    “…….很抱歉,因为你的请求很可能会暴露我们的存在,为这个宇宙的原点带来难以预料的危害,所以我们只能拒绝!”

    “…….那么将我传回洛阳徐府也可以啊!”

    “为了确保安全,我们只能将你传送到附近完全没有人烟的地方,那么,再见了!”

    “饿?你说没有人烟是什么意思?”

    “小子,后会有期!”张角微笑着接口道:“期待着与你一起永恒存在的那一日!”

    “等一下!”南鹰紧张道:“一定要将我传送到安全的地方啊,没有人烟不要紧,只要没有怪兽就行!”

    “如你所愿!”

    下一刻,一个人影手舞足蹈的从半空着惨叫着一路坠下,直至“卟嗵”一声重重栽入一面原本平滑如镜的小湖,溅起高高的水柱。

    “干!”一个人头从水中冒出,狠狠吐出口中的湖水,大骂道:“穿越时让我跳河,现在又让我落湖,外星人对水情有独钟吗?”

    南鹰口中骂骂咧咧,手足并用的向湖边游去,却愕然发现一事,那女子有如湖畔沉睡的仙子一般,静静的侧卧于湖边的如茵绿草之上。

    “外星人也搞性别岐视!”他拖泥带水的爬上岸来,忍不住又骂了一句:“看来那南华星人在改造之前,不是色狼就是女人!”

    骂完之后,南鹰只觉心中无比轻松,完全没有希望破灭之后的绝望,他盘膝坐了下来,怔怔凝望着仍然微波荡漾的湖面,轻轻道:“老爹,虽然我救不了你!但是我却知道,在无数个空间里,仍然有无数个我和你在一起,当然也就有无数种改变命运的可能!”

    “这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他突然跳了起来,大叫道:“从现在起,我会按照你的心愿,不仅要好好的活下去,更要令我生活的每一日都更加精彩!因为我,要将你失去的日子活回来!”

    “乱世?”南鹰仰天长笑:“从现在起,你将迎来属于自己的真正主角!因为,我将打破一切!”

    肆无忌惮的豪言壮语有如平地惊雷,从平静的湖面上隆隆滚过,仿佛是对这个时代所发起的最终挑战。

    南鹰双手张开,傲视苍穹,满面尽是气吞山河的豪情。这一刻,他不仅终于完全放下心中的顾虑和牵绊,更明白了这世间万事万物存在的真谛,那就是,这一切均可以改变,自己并非只能成为牵线木偶般的命运傀儡。

    一直困扰着心底的恶梦,便是无论他怎样去拼搏努力,依然无法改变未来的残酷命运,令高顺、典韦等人再次沦为人间悲剧的重蹈者。而现在,这个梦终于醒了!

    “真是可惜啊!”他哈哈一笑:“真被传送到了没有人烟的地方吗?如此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宣言,竟然没有人来做我的听众!”

    “什么叫没有人?你一个人鬼吼鬼叫又在发什么疯?”一个婉转慵懒的声音在脚边低低响起:“把人家的美梦都扰醒了,快赔给我!”

    “你醒了吗?”南鹰低下头来,迎上那双微带迷茫的剪水双瞳,露出一个最灿烂的笑容:“刚刚好,我的梦也醒了!”

    那美女眼中的迷惑和娇慵突然完全敛去,她闪电般弹起身来,手中已经变戏法般灿然生花的亮出短刃,稳稳的架在南鹰颈间。

    “这是哪里?张角呢?那些守护者呢?”她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终于神色一动:“我的伤势?”

    “好啦!收起你那副冷冰冰的伪装吧!”南鹰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推开架在颈上的短刃:“张角和那些守护者同归于尽了,你的伤势好了,这是如此简单!”

    “至于这是何处?”他耸了耸肩:“待我弄清之后再告诉你吧!”

    “这不可能!”那女子骇然向背上抚去:“我明明中了一处必死之伤…….”

    “谢谢,是你救了我一命!”南鹰叹息道:“你我化敌为友如何?”

    “化敌为友?”那女子一怔,突然笑得花枝乱颤:“不得不说,你还真是天真的可以!凭眼前局势,你我之间还有和解的可能吗?”

    “不要做梦了!”她冷下脸来:“只要你仍然效忠汉室,你我之间便永无化敌为友之日!”

    “那你又为何要舍命救我呢?”南鹰望着她讶然道。

    “我?”那美女明显一滞,侧头苦思,突然亦是讶然道:“为何我的脑中一片混乱,什么都记不起来?是否你趁我熟睡之际下了什么毒药?”

    她垂下头来,轻轻道:“我只知道,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这样也行?”南鹰失口道:“说出这样的理由,你将我当成小孩子不成?”

    他望着面前明丽有如清水粉荷般垂首而立的美女,心中没来由的一颤,本能的感觉到,在她平静和冷然的外表底下,却蕴藏着深深的感情,只不过,这有如朝霞之中冉冉升起的红日一般的热情,被她平日里很好的掩饰在了心底。

    “对于一个女子来说,你背负的似乎太多了!”南鹰仿如心湖间投下一颗石子,惹起无数波动的涟漪。他柔声道:“这样的生活,对于你公平吗?”

    “你又知道什么?”那美女抬头,一双明亮深邃的眼睛中射出令人神为之夺的坚定神色:“为了家族的再度复兴,一切都是值得的!”

    “家族吗?”南鹰点了点头:“又是为了家族!为何这世间之人只知追求昔日辉煌,却不懂得开拓未来,创造历史?”

    “休想蒙混过关!你之前不是说令我达成心中夙愿吗?”那美女突然嗔道:“既然是我救了你的性命,你便应该知恩图报!还有,你打扰了我的美梦,一并赔我!”

    “可以!”南鹰微笑道:“不过,你我历经生死,也算患难之交,总要彼此加深了解一下吧?更何况,你一直对我知根知底,我却连你的名字也不知道,这未免有失公允!”

    “只要说出你的名字和家世……”他语声一顿:“我的回报,定能令你满意!”

    那美女一双美眸大亮,脱口道:“一言为定!若你的回报不能令我满意,便要你卖身作偿……”

    她突然意识到语中之病,俏脸一红道:“我姓马,来自……”

    “马家?”南鹰一怔,失声道:“是扶风马氏吗?马腾是你何人?”

    “你!”那女子一双修长自然的柳眉倒竖起来,她不能置信道:“你知道?”

    “原来如此!”南鹰恍然大悟,当日自己无意间引用了马援的名句,却令这女子心神震动,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奇怪吧?说起来,凉州和司隶一带的姓马之人,似乎并不多,你还有着羌人口音!”南鹰一拍额头:“对了,我有个部将马钧,也是你们扶风马氏,不知是否你的远族呢?”

    “马钧?没听说过!”那女子仍是一脸震惊:“可是你怎会知道我兄长的名字?他的身份直至今天,仍然是一个秘密!”

    “原来马腾是你哥哥,就是那日河畔的黑衣蒙面人吧?果然好身手!”南鹰从容道:“知道他的名字有何稀罕?我还知道他有个儿子名叫马超,有七八岁了吧?”

    “不可能!”那女子几乎是呻吟道:“你竟然连超儿都知道!”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南鹰昂首挺胸道:“休要低估本将的能力,所以劝你最好还是与本将化敌为友吧!”

    那女子见他一脸洋洋自得之色,突然轻笑出声:“既然你如此厉害,为何要与我们化敌为友呢?凭你的实力,自可兵发扶风,将我马氏全家老小扣下相胁,那么我们岂非一败涂地?”

    她说这话时平静淡定,实则浑身紧绷,劲力待发,只要南鹰敢于点头认同,立即便要不顾一切的全力出手。

    “笑话!我岂能做出如此小人行径?”南鹰傲然道:“战场之上,生死相拼,脑袋掉了算我没用!但要我做出挟持无辜老小的事情来,却是宁死不为!”

    这一番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配上南鹰庄严肃穆的神色,却令那女子芳心一颤,生出深信不疑的感觉。

    “还有一个原因!”南鹰上前一步,盯着那女子的剪水双瞳:“我南鹰生为男儿,自当恩怨分明。是你救了我的命,不说什么为你赴汤蹈火的空话,但是要我继续与你成为不共戴天之敌?我,只怕做不到!所以当然想化敌为友!”

    那女子心中又是一震,对南鹰炯炯对视的目光突然生出逃避的罕有情绪,她定了定神,才柔声道:“既然如此,为何不考虑加入我们的行列呢?”

    “换在两年前,我会考虑单独和你合作,却仍然不会与那些屠杀百姓的禽兽为伍!”南鹰坦然道:“更何况,当今天子待我亲如兄弟,若我背叛他,还算是个人吗?”

    那女子发出长长的喟叹,终于轻轻道:“还想知道我的名字吗?云萝,马云萝!”

    “云萝?好名字!”南鹰点了点头,他转身举步,向着南边行去,口中道:“纤细秀丽,攀绕如云!果然是又美丽又难缠!”

    “喂!”马云萝见他说走便走,不由一呆,随即玉容上泛起一丝怒色道:“姓南的,你说的回报呢?想要食言而肥吗?”

    “自己照照镜子吧!”南鹰头也不回的扬了扬手:“不用感谢我!当今世上,只有你与我二人,才勉强算是同类了!”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马云萝恨恨的跺了跺脚,终于还是忍不住将脸凑向了近在咫尺的湖面,现出那张顾盼生妍的绝世姿容。

    “不可能!”她突然瞪圆了眼睛,一把捂住自己的小口。清澈如镜的水面上,清晰的映照出她的面庞,那张毫无瑕疵的面庞!那道淡淡的伤痕不知何时,竟已神奇的完全消去,再无一丝痕迹。

    她呆了半晌,突然出手如风,一把撕开玉臂上的衣袖,但见晶莹如玉的肌肤有如空山灵雨之境的圣物,显现出令人呼吸停止的圣洁和明艳,却偏偏找不出原本应有的可怖伤痕。

    “这不是在做梦吧!”马云萝娇躯一震,终于跪了下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